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28.食尸鬼和饿死鬼(4)
作者:伊三  |  字数:5322  |  更新时间:2020-05-04 05:00:01 全文阅读

“问你话呢,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赵百倚实在分辨不出他是什么物种。

红眼睛、黑皮肤、虎背熊腰的怪兽或者是棕褐发色的尖牙少年?

难道他是小区里的偷尸体的那个?

但是他不说话,紧紧地抿着嘴,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赵百倚,很无辜的样子。

莫侵提示他:“食尸鬼。”

“食尸鬼?”

坐在地上的食尸鬼认可地点点头,很俏皮的模样。

赵百倚疑惑,“食尸鬼不就是那种以人肉为食的怪物吗?”

莫侵点头,“他是鬼,没有实体。”

赵百倚看过去,那只食尸鬼又点点头,十分乖巧,好像莫侵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每一句话他都要推崇一般。

赵百倚无语,看了看他身旁的地面,没有影子。

按理说,食尸鬼是一种怪物,它们通常会游荡在坟墓或旷野等地搜寻新鲜的尸体,以死者的血肉为食,把他们叫做“鬼”,原理跟“吸血鬼”是一样的,但是本质上来说,他们是不被划分为“鬼”类的。

可是眼前的这只食尸鬼……很明显是鬼啊!

这么奇怪的物种,难道真的跟人皮书有关系?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饿了。”他很委屈,咧开大嘴说了两个字,就拿爪子把自己的嘴捂住,一双红色的眼睛咕噜咕噜地转。

看来,他不爱露出自己恐怖的牙齿和大嘴。

“牛头不对马嘴,我是问你,你是鬼还是……什么东西?”

他歪着头,认真地想了想,“猫咪。”

赵百倚:???

莫侵最先反应过来,“鬣狗。”

“哦,食尸鬼的原型是鬣狗,鬣狗虽然也叫狗,但比起犬类,还是跟猫科比较亲的。可是食尸鬼死了之后,会变成鬼的吗?”

赵百倚回想一下《向青河记》里的记载,他隐约记得,但凡这类超出普通人类生命形态的物种,比如妖精、精灵,都是自行消逝的,怎么会变成鬼呢?

莫侵摇头,表示不知。

赵百倚又问:“你是饿了,跑到这儿来找东西吃?”

食尸鬼重重地点头。

“但是我看你也不饿啊,看你之前胀成那个样子。”

他张开嘴,吐出一团烟雾,“死魂,不饱。”

“挑三拣四,有的你吃就不错了。”赵百倚反应过来,“所以你刚刚想吃我?”

食尸鬼诚实地点点头,一派乖巧的样子,有问有答,毫不设防。

赵百倚叹气,这只食尸鬼是不是也太乖巧了点,跟他凶狠的外形反差太大了吧?

“但是这儿也没尸体啊?你怎么找来这里的?”

赵百倚对食尸鬼有疑心,食尸鬼以腐尸为食,最近的尸体失窃案和肉泥案难保不是他做的。

于是谨慎地后退了一步。

食尸鬼眨眨眼,看着赵百倚说:“有味道。”

“嗯?”

赵百倚内心受到伤害,他堂堂正正一个讲卫生爱清洁的大好青年,居然被一只脏兮兮的裹着破烂布料的散发流浪狗一般可怜味道的不知名怪兽义正言辞地说身上有味道,这真是奇耻大辱!

“我身上有味道?你注意一下自己的措辞好吗,怎么看我都比你干净吧,怎么闻我都比你香吧?”

食尸鬼低头审视自己,无法反驳,弱小,无助,但还是倔强地伸出手指,就是指着赵百倚,“有味道。”

赵百倚就不服了,自己抓起衣服闻了闻,难道是洗衣液的味道,还是他沾到了什么东西,于是周身摸了摸,一摸,哦,手帕。

他从外套口袋摸出向魏的那条小手帕,盯紧了食尸鬼,“这里面的狗毛是你的?”

食尸鬼摇摇头,认真地纠正他,“不是狗狗。”

“男生说话别叠字儿。你敢说这不是你的?”赵百倚顺手往他头上摸了一把,咦,手感还不错,跟撸猫似的。

食尸鬼舒服地把头凑过去,承认说:“是。”

“你就是跟着这撮毛找过来的?”

食尸鬼骄傲地点点头,“我的味道。”

赵百倚想了想,嗯,这就跟狮子撒尿标志领地边界是差不多性质的吧。

早说清楚嘛,害得他怀疑自己。

莫侵也说,她和梵钟发现食尸鬼的方位正好是今天小区的方向。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当时梵钟和莫侵同样往这个方向追来,因为赵百倚被吊死的女鬼挡住去路,步调落下了,莫侵才没有及时来帮助赵百倚。

赵百倚在了解情况后,才解开心结。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赵百倚现在捋清头绪了,“我手上的毛是你的,你循着味道找到了我。我手上的毛是小区的尸体上找到的,就是说是你把尸体叼到那儿去的。监控显示,叼尸体的是一条狗,你是鬣狗,证据确凿!”

食尸鬼听完赵百倚的分析,憨然点头承认了。

“那你为什么要把尸体叼到那么远的地方,你跟人皮书有什么关系吗?”

食尸鬼茫然摇头,一派听不懂课的小学生式模样,但他歪了歪头,又说:“它让我去的。”

“谁?”赵百倚疑问的同时,机敏地捕捉到一抹紫色光芒闪过,“谁在那?”

他警惕地察觉到这里还有别的视线存在,食尸鬼也忽然冲着相同方向低声地哼哼,莫侵立刻过去查看,没有发现。

他转而问食尸鬼,“刚才那里有什么东西吗?”

食尸鬼摇头,眼神闪躲地低下头,很有自己的原则,“不能告诉。”

赵百倚尊重它,没再多问,决定给向魏打个电话,让他们回头看看这是什么情况。

但是他一拿出手机,梁教授的两个未接电话和一封短信即刻把他吓得魂不附体。

糟了惨了没了!

他忘了今天约了梁教授谈论文和实习的事了!

但是他颤颤巍巍地点开短信的下一秒,他长吁一口气,老天总算对他不薄。

短信上说,梁教授临时有紧急工作,今晚的约谈再约时间。

他于是一身轻松地给向魏打了个电话过去,没人接。打给项楚士,还是没人接。

他叹气,心想这两人不会真去昨晚的废车厂了吧?

算了,他亲自走一趟,把这奇奇怪怪的物种送去青河巷吧。

也亏得这个食尸鬼真的是鬼,没人能看得见他。莫侵一路把刀横在他脖子上,他才乖乖地跟在赵百倚身后走。

但是一路上,食尸鬼的肚子不停地咕噜咕噜响,每当赵百倚一扭头,食尸鬼以一种五分委屈五分渴望的眼神望着他。

赵百倚当然知道他想什么,逗着他说:“干嘛,想吃我啊?”

食尸鬼的心声被了解,顿时眼睛一亮,闪现明媚的红光,开心地点头。

赵百倚觉得好笑,还真是三分颜色上大红。

“你还好意思点头?”

“应该的。”

“什么应该的?”

“你。”食尸鬼严肃地盯着赵百倚说:“应该的。”

赵百倚:“……你平常讲话就这样吗?”

“人的话,难讲。”

莫侵顺便解释说,食尸鬼兽性居多,远离人类,通常不善口语表达,甚至是不会语言表达,靠嚎叫和肢体接触沟通,这只食尸鬼,虽然语句不通,但他能迅速理解语意并作出简单应答,显然是跟人类生活过,或者说是接受过训练的。

他们刚好走到路边,等预约的车过来。

赵百倚于是直接求证,“是人教你说话的?”

食尸鬼点头,顿了顿,又摇头,说:“姐姐,你。”

赵百倚尝试理解他的意思,先指莫侵后指自己,“姐姐……和我?”

岂料食尸鬼猛地摇头,十分急切的样子,“姐姐!你!”

“嗯……我是男生,男生的话,你可以叫哥哥。”赵百倚重新思考了一下,再次纠正食尸鬼,还拿莫侵举例说明,“这位才是姐姐。”

食尸鬼见赵百倚总不能领会他的意思,急了,甚至想动手拉拽赵百倚,“姐姐!”

赵百倚为求自保,直接上手把莫侵手里的长刀推了推,恐吓他,“别过来啊,信不信我再给你来几刀?”

但是赵百倚下一秒就愣住了,“莫侵,这……你这刀,不长这样子的吧?”

此时赵百倚的手挨着的刀柄,从刀柄直至三分之一的刀体,是货真价实的真刀,通体紫褐暗色,隐隐有嗜血阴诡之感,拼凑着余下的和莫侵融为一体的浑白色,看着就像一把玩具刀失败品。

莫侵显然也是愣住了,缓了一会儿才理清头绪,自然把手松开。

待浑厚的白色褪去后,她说道:“这是它原本的样子。”

赵百倚也不多想,“哦”了一声,以为是莫侵为了便于使刀而特意为之。

他再认真看了看,该刀通体呈紫褐色,刀身修长有气派,握在手上很是轻巧上手,他不由地赞叹道:“这样也挺好看的,莫侵。”

然后又拿着把玩一会儿,对准食尸鬼,食尸鬼怕得要死,闭着唇皱着眉,一副委屈的面孔,躲躲闪闪。

但是莫侵却着实慌乱了一阵,她没想到赵百倚居然可以拿起她的刀,要知道,她并不是这把刀真正的主人,但这把刀,却是绝对认主的。

她看向赵百倚,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莫侵?”

“嗯?”莫侵的思绪被拉回来,企图在赵百倚那张脸上看出一点熟悉的模样。

但是并没有。

从前的那个人从不以真面目示人,外界传说他样貌丑陋,性情暴戾,断不会有眼前这个男子的清俊温润。

“你怎么了?”赵百倚吓唬完食尸鬼,小心翼翼地把刀递回给莫侵,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不是我擅自拿你的刀,你不开心了,不好意思啊,我一时兴起,你别介意。”

“没事。”莫侵心不在焉,低头去看看那把长刀,近乎暗色的刀锋,借着月色闪现从前应有的光泽,那是她好久都未曾见过的锋芒了。

她伸出手,接过来,白色渐渐吞噬暗色,也吞噬了她自己。

“又被抢了。”

食尸鬼抬头看着远处,眼里满是失落。

“什么又被抢了?”赵百倚问他。

“吃的。”

赵百倚醒悟过来,食尸鬼吃的是尸体,难道说……

“除了你,还有另外一只食尸鬼?”

食尸鬼摇摇头,“没有。”

“那你又说!”

“别的鬼。”

“什么意思?”

食尸鬼嗅了嗅,指着一个方向,“那边,有鬼,抢走了。”

“说清楚点。”

“它们,尸体,抢走了,没有吃的,饿了。”

“它们是谁?”

“是鬼。”

“什么鬼?”

“好凶的鬼。”

赵百倚好惆怅,我的心好累,这个食尸鬼让我疲惫。

食尸鬼歪歪头,跟赵百倚同款惆怅,“没有了。”

“你是不是骗我呢,除了你这样的食尸鬼,哪个鬼会喜欢吃尸体,饿鬼投胎吗?”

赵百倚刚说完,脑子灵光一闪,哎,我刚刚说什么了吗?

食尸鬼又点点头,间接应证了赵百倚的想法。

赵百倚皱眉,难道昨晚的案子是饿死鬼做的?

莫侵此时也察觉到,“有人死了。”

赵百倚一头雾水:“什么?”

食尸鬼乖巧地抢答:“新鲜。”

赵百倚顿悟,“饿死鬼为了新鲜的尸体杀人?”

莫侵点头。

不会吧,这么变态?!

他机智地把目光投向食尸鬼,“你知不知道那饿死鬼在哪?”

食尸鬼又点点头,很骄傲被点到名的样子。

“快带我去。”

“好饿。”食尸鬼不动,瞬间低垂下头。

赵百倚巧舌如簧,“你不是说饿死鬼抢了你的食物吗,等你带我们找到了饿死鬼,你不就可以再抢回来了?”

食尸鬼抬起头,很认可这个逻辑,带着赵百倚去找饿死鬼。

赵百倚刚取消完约车订单,抬头发现食尸鬼专门挑着七绕八拐的偏僻小巷走,像走迷宫一样。

他质疑食尸鬼,“你到底知不知道在哪,你别带我兜圈子啊。”

食尸鬼回过头来,羞涩一笑,露出他整齐的锋利的尖牙,正想说话。

赵百倚被猛地一吓,“转过去说话。”

食尸鬼乖乖地转回去,说“不认识,大路。”

有一个小巷口,已经走了两遍。

赵百倚不动声色,对莫侵说:“莫侵,我的梵钟忘带了,你回去帮我带过来吧。”

莫侵是鬼将,梵钟是佛门圣物,纵然莫侵有佛性,也是拿不动梵钟的,更何况,梵钟会自己飞,哪里用得着莫侵亲自去拿。这段话,是特意说给食尸鬼听的。

莫侵聪明,自然知道赵百倚是故意使唤开她的,于是说了声“好”,飘走了。

赵百倚独自一人跟着食尸鬼转悠,心里暗自向埋伏在暗处的莫侵示意,一旦食尸鬼图谋不轨,就立刻出来把它咔嚓了。

莫侵走了,赵百倚手中自然也就没了武器,食尸鬼在前面暗自筹谋。

果不其然,食尸鬼带赵百倚拐进一个幽黑的偏僻小巷,站定了脚。

赵百倚明知故问,“这是个死胡同吧,是不是走错路了?”

食尸鬼见时机已到,顿时显露出凶狠的模样,变作狼狗般的原型,二话不说,向赵百倚扑过去,一副饿鬼扑食的样子。

赵百倚后退一步,还没来得及喊莫侵出来,一把浑白色长刀“咻”地一声,迎风飞刺过来,扎扎实实地刺进墙体里,横在食尸鬼和赵百倚之间。

食尸鬼吞了一口唾液,顿了顿,又张开大嘴,野兽般的爪子抓向赵百倚。

赵百倚一下子拔出长刀,顺势一砍,白色浑然的长刀在他手里逐渐显出锋利的刀刃,不偏不倚地斩在食尸鬼的身上。

食尸鬼大叫一声,跳开几步,赵百倚乘势追击,长刀一横,把食尸鬼逼到了角落里。

“活腻了,还想吃我?”赵百倚的气焰十分嚣张,拿刀面拍在食尸鬼的脸上,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吓得他立刻开始审视自己。

怎么一回事,情绪有点控制不住啊。

莫侵姗姗来迟,不急于将刀要回来,方才她是故意试探赵百倚是否真的能拿得动刀的,而刀也并未反噬赵百倚,如此看来,赵百倚确是有值得怀疑的地方,但她并未言明。

反倒赵百倚,着急忙慌地把刀还给莫侵,镇定心神。

此时,食尸鬼捂住自己的伤口,很委屈地盯着赵百倚的肩膀说:“受伤,有香味。”

赵百倚的思绪被拉回来,摸了摸自己的肩膀,摸出一手的血,他这时才感觉到疼痛。

这是被那个吊死鬼咬的,再看看自己的脚,也有一个渗血的牙齿印。

估计是伤口渗出血来,食尸鬼又饿,一时忍不住,才出此下策,顶风作案。

不然看它这个怂样,打不过莫侵也就算了,连他都打不过,真是枉费了这么大一凶狠狼狗体型啊!

“我不是说了,等找到饿死鬼,有的你吃的。嘶!”赵百倚拍了食尸鬼一巴掌,被他粗糙的皮肤扎到手,得不偿失。

“剩下的……”食尸鬼低低地垂下头,委屈到极致的姿态。

“有得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活该你饿着。你是食尸鬼,吃尸体已经是对死去的人的不尊敬了,虽然说在某种特殊程度上,你也算是为地球做了净化工作,这点我是给予认可的,但是你如果要为了温饱去杀人,那就是道德沦丧的问题了……”赵百倚也是看不过眼,抱着老教师般循循诱导的博爱胸怀,开始滔滔不绝地教育起食尸鬼来。

食尸鬼活脱脱一个被教导主任教训的怂学生,耷拉着脑袋就没敢抬起来过,但是总能恰当地在重要节点点头,以示受用。

赵百倚见食尸鬼认错态度良好,十分欣慰,慷慨地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好了,赶紧带我去找饿死鬼,找到了,或许我能考虑考虑,放你一马。”

食尸鬼顿时欣喜,约法三章,“不能反悔。”

“好像反悔的是你!”赵百倚训斥说,“起来,快走。”

有了承诺,食尸鬼这回学乖了,满心欢喜,果真带着赵百倚左拐右绕地走出了小巷,但是却是往郊外去的。

走了约二十分钟,食尸鬼把赵百倚带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地方。

赵百倚环顾四周,“这不是那个厂房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