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27.食尸鬼和饿死鬼(3)
作者:伊三  |  字数:5317  |  更新时间:2020-05-03 05:00:01 全文阅读

向魏出去后,并没有下楼,反而是在楼道里窗户旁四处查看。

赵百倚突然想起来物业说的那句话,“红眼睛,黑皮肤,虎背熊腰?”

这么一说,项楚士才意识到:“难怪这么便宜的活儿你也肯来,敢情是志不在此啊?”

向魏没理他,继续察看。

赵百倚倒是有点兴致,“黑皮肤?会不会是外国的鬼啊?我们能抓吗?”

项楚士说:“能是能,就是引渡有点麻烦。”

引渡……

这词好国际化哦!

“外国也有地府吗?”

“这个嘛,制度不一样……”项楚士摸摸下巴,正准备给赵百倚普及相关知识。

“报警。”向魏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后边说话的两人定住脚,往前一看。

两具死尸。

薛凯火速赶来,看见他们三人时格外无奈,“怎么哪儿都有你们啊?脚都长在命案现场了?柯南吗?”

项楚士也不甘示弱,“您也不差,但凡在我们业务范围内的案子,您都垄断了吧?”

薛凯恨得牙痒痒,迁怒前来尸检的法医:“白宁,干活!”

默默尸检的白宁:“……”

项楚士炸了,“你敢吼宁宁?我看你真是活腻了,我不给你减个十年八年……”

默默尸检的白宁:“……”

根据尸僵,两名被害人均至少死亡72小时,且经过一段时间的冷藏,是被转移到这里的。身上都有被野兽啃咬过的痕迹,是死后造成的,尸体旁边有棕褐色动物短毛,疑似犬类。

而后从医院处证实,这是医院丢失的两具尸体,但和昨晚肉泥案的尸体不一样,它们曝尸楼道,咬痕粗暴,从处理手法上看,明显跟昨晚的案子不是同一作案人。

而且从监控中可以看到,是一条棕褐色的狗把他们拖走的。因为这栋楼闹鬼,小区警卫一般不敢上来巡逻,所以并没有发现尸体。

但是薛凯坚持将两个案子联系在一起调查,请白宁回法医部加快DNA核对和数据整合等工作进度。

对于薛凯要白宁加班的这种恶劣行为,项楚士在回去的路上表示出极大的不满,并提出疑问:“一条狗,能把两具死尸神不知鬼不觉地叼到跟医院隔了两条街的某小区的九楼?”

“我怀疑不是狗。”向魏从兜里掏出一条手帕,手帕里包着几条狗毛。

项楚士一脸嫌弃,“你捡这玩意儿干嘛?这不就是狗毛吗?”

“有腐肉味。”赵百倚闻了闻,联想到肉泥案现场的味道,不禁有点作呕。

“薛凯说有类似的案子?”向魏看向赵百倚。

“啊?哦是,昨晚在东郊外的废车场,但是现在应该都清理干净了。”

“我们去看看。”

“我!就不去了!我晚上还得找梁教授聊实习报告呢。”赵百倚突然庆幸梁教授约了他,他可不想再去那个令人反胃的地方了。

向魏点头,把手帕叠好,递给他,“你拿着吧,如果这是怨灵的,应该由作为书主的你保管。”

赵百倚是不愿意保管的,但他被说服了。

三人搭车到学校门口,向魏趁赵百倚下车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抽了一张灵符出来。灵符跟出去,钻进赵百倚的衣服里去了。

项楚士眼尖,看见了,但是默不作声,走远了,才问:“你干嘛呢?”

“看看。”向魏说道,收起深藏的心思。

项楚士嘟囔,“他最近疑心挺重的,你可当心着点,小男孩的心也是很脆弱的。”

趁着天色,校园慢慢地亮起了路灯。

操场上的男女嬉笑,路上赶着晚课的学生匆忙,赵百倚在其中晃荡,身后侧跟着白胜炊烟的莫侵。

他问:“莫侵,要不你跟我并肩走?”

“不必。”莫侵拒绝。

他将心比心地想了想莫侵对自己的定位,莫侵为鬼是将,但她护卫主君,应该是习惯了下属的姿态的。

“没关系的,我又不是你的主君、上级,你不用对我表示很尊敬的。”

“你太奶奶有恩于我……”

“那是我太奶奶对你有恩,又不是我。”赵百倚站定等她,莫侵静默一会儿,渐渐消散。

赵百倚叹了一口气,心中郁结难解。

然,仿若灵光一闪,惊觉梵钟定定地停在莫侵跟前,渐渐如烟丝消散的莫侵重新凝聚回人形,按兵不动。

梵钟靠近莫侵,似是试探了下,觉得无害,又挪过来赵百倚跟前,钟体上用血写就的“百”字一闪而过。

正无语之时,梵钟突然掉下来一张小纸条。赵百倚凑过去一看,纸上写着“知平安,故遣还。”

哦,清明那时候的事了,没想到它还能自己飞回来。

“之前也没见你掉下小纸条来啊。”赵百倚饶有兴致地研究起梵钟,往里摸摸,也没发现可以装纸条的地方。

梵钟从他手里飞出去,纸条卷上去又掉下来,新的纸条上写着:“别乱摸。”

还挺傲娇?!

紧接着,又一张纸条:“西南方向。”

还没到赵百倚反应过来呢,梵钟就直直地飞了出去,莫侵也在同一时间察觉,“有东西进来了。”

梵钟隐藏在树林里飞行,落进一片赵百倚从没来过的林子。

那片林子远离生活区和教学区,虽然被规划进新的建设范围,但预定定的建设时间是定在暑假期间。

赵百倚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捂着肚子缓了好一阵子,神色紧张地一把把梵钟抓下来。

“跑这儿来干嘛?”

赵百倚盯着前面幽静的林子,他已经置身其中了。

一个女生,吊在树上,凄惨的背影掉进赵百倚的视线里。

米现,那个曾在大一军训时以恐怖鬼故事而荣获“米仙儿”一称的男人,讲的第一个鬼故事,就是关于这片林子的。

很多年前,某个毕业季,某系女生同穿民国服装,其中有一个女生因为长得不大好看导致上身效果不佳而在无意中被取笑了,该女生因为长期受到身边人的玩笑,不堪重负,在拍完毕业照后跑进这片林子上吊自杀了。

因为拍完毕业照后,很多人都离校,继续实习或工作,并没有人在意该女生已经去世了。直至该女生毕业照上第一个女生毁容,第二个女生毁容,第三个女生毁容……且众多女生毁容之后,就会回到这片林子上吊自杀了。

当然了,米现说的要更恐怖些,气氛渲染得极阴森,死状描绘得极细致。但是赵百倚只记得大概,且他不认为众女生毁容再自杀的情况属实,再说了,现在在他看来,林子里只吊着一个鬼。

那个女生编着一条麻花辫,十分别致,稍显丰腴的身体在风的吹动下悠悠晃动。

就在赵百倚心里绸缪着趁其不备赶紧溜之大吉的时候,他手里的梵钟不合时宜地响起了闷声。

赵百倚愤恨:“以前也没见你这么灵过!”

吊死的女鬼显然听到了梵声,套在绳子上的脖子一梗,慢慢地转了过来。紫青的脸上,眼睛慢悠悠地睁开,没有任何意外地和赵百倚对视上了。

毫不夸耀地说,赵百倚现在害怕得眼睛瞪得比鬼都大!

他赶忙把视线低下,发现它的脚上套着一个银色项圈,跟方浩野脚上的一模一样。

赵百倚曾就此事特意问过向魏,才知道原来自杀而死的鬼魂,会被鬼差在脚上戴上一个银色项圈,作为记号。因为自杀死的魂魄,通常会带有很深的执念,鬼差一般带不走它们,劝也劝不听,拽也拽不走,只能趁它们刚死,还处在混沌懵懂的离魂期,给它们做个记号,等它们有意愿离开人世了,鬼差就来带它们回地府。

显然,这个吊死的女鬼不愿意离开。

它垂下来的脚慢慢地下降,平平地踩到地上后居然腿一软倒下了,但它渐渐凶狠的眼神里大方地泄露出要加害赵百倚的意思。

不好!

赵百倚转身要跑,梵钟却从他手里飞了出来,立在空中,赵百倚用尽力气也扳不动。

而此时,吊死的女鬼的骨骼开始发出“嘎嘎”的声音,它慢慢地活动它的头部,企图让长期僵吊在空中的身体灵活起来。

赵百倚只好暂时舍弃梵钟,刚跑出吊死鬼的视线又折返回来,隐秘地跳到一棵树后面躲着。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把这个女鬼引到校区去。

听说,自杀死掉的鬼,怨气很深,逮着谁就弄谁的几率很大。赵百倚除了自己躲着点,也还是要为广大青年大学生的安全着想的。

吊死的女鬼,挣扎地转动自己的关节,企图把身体站立起来。它的头,以向后倾的姿势,顶住地面,骨折的手臂一节一节地摆动回来,撑住地面,上半身转了一圈,充血的双眼翻着白眼看到空中的梵钟,它再一用力,双腿直直地翻过来,死鱼般地弹了两下,它直起身体,像僵尸一样站了起来。

它的腿脚关节尚且还没适应,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它走到梵钟面前,眼里透着新奇。头部在有限范围内僵硬地转了半圈,没发现赵百倚的身影,又把目光放到了梵钟上。

赵百倚大气不敢出,扒开两片叶子,密切关注着吊死鬼的动向。

就在此时,梵钟忽然发出亮光,吊死鬼抬手挡光,后退了几步,顿生怒意,冲梵钟撞去。

但是因为它许久不活动了,连站都站不稳,猛地一冲撞过去,居然神奇地从梵钟一边擦过,脚踝一歪,直直地栽进了某棵树上挂着。

树的两方,两双眼睛四只瞳孔相互看上了,一眨一眨的。

“啊!”赵百倚大叫一声,赶紧缩头后退,此时梵钟终于“良心发现”,快速飞回了赵百倚手中。

赵百倚抓住梵钟,直直地对着女鬼,当做防卫的武器。

女鬼慢悠悠地把头从树枝里拔出来,充血的眼睛恐怖异常,直勾勾地盯着赵百倚,像夜里沙漠上饿极了的狼。

它忽然一个深呼吸,赵百倚赶紧屏住了呼吸。

刚刚他跟吊死鬼靠得很近,大叫的时候更是带出去活人的气息,鬼魂本就贪恋活人气息,现在赵百倚这么一个大活人就站在她面前,它当然不会放过他了。

赵百倚警觉地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处境,一如既往地求助,“莫侵!”

但是莫侵居然没有回应他。

赵百倚懵了,他跑了一路,又被吊死鬼带回米现的鬼故事中,居然没注意到莫侵跟他跑散了!

可是不该啊,莫侵不是能瞬间转移的吗?!

他心想,是不是莫侵出事了?

但是依眼前的情况来看,他更像出事的那个。

尤其是当吊死鬼把它的头发全都竖起来之后,赵百倚怵了,这应该就是鬼版的怒发冲冠吧。

“你别过来!我这可是开过光的梵钟,斩妖除魔,遇鬼杀鬼的!”

赵百倚吓唬吊死鬼说,被夸的梵钟一时兴起,也很给面子,忽地闪一下发光,撑住了场面。

吊死鬼似乎真的很怕梵钟的光,又退开几步。

赵百倚以为它怕了,难得觉得梵钟真是有点用处,正洋洋得意。吊死鬼鬼眼珠子一动,身形一歪,一瘸一拐地兜了个弯子,冲赵百倚扑过去。

快扑到赵百倚的时候,它的关节已经完全恢复了,凶狠地咧开嘴,扑到赵百倚,一口咬在赵百倚的肩膀上。

赵百倚闷哼一声,拿梵钟往它头上就是一顿乱砸,最后奋力翻身,勉强起身,还没来得及跑,吊死鬼一把拽住他的脚,低头又是一口!

被当做武器的梵钟光芒渐渐消失,掉下纸条,写着:“活该”。

赵百倚伸出另一只脚踹它,吊死鬼的头被踢开,但是依旧狠狠抓着赵百倚的脚,不肯松手。

这鬼怎么跟个饿死鬼一样,净咬人啊!

赵百倚努力地踹开吊死鬼,把手上的梵钟一甩,没砸中吊死鬼也就罢了,梵钟居然直直地飞了出去。

“哎,回来回来。”

赵百倚眼睁睁地看着梵钟飞走——梵钟直直地飞到原先的地方,大约是因为赵百倚的粗暴行为而生气了。

赵百倚视线往天上的梵钟一扫——妈妈啊!

一只体型庞大的怪兽正俯蹲在树枝上,树影婆娑的月色下,它眼睛通红像血满月,咧开巨大的嘴巴,露出食人鱼般尖锐锋利的牙齿,贪婪地盯着赵百倚。

赵百倚心中一惊,怪兽脚下一蹦,直直地往赵百倚冲跳下来,利爪眼看就要划穿他脆弱的身体。

然而赵百倚此时被女鬼抓住脚,整个人被即将袭来的巨大的怪兽身形吓得动弹不得,他用尽全身力气大喊一声,“莫侵!”

“砰!”

一声巨响炸裂在赵百倚耳边,大地颤动,猛烈的地风“轰”地刮过赵百倚的脸,他紧闭双眼,不敢去看那恐怖的怪兽碾压自己的惨况。

然而,他却听到一声惨叫。

很显然,这声惨叫不是他自己发出来的。

他睁开眼睛,只见到那只庞然大物把吊死鬼拎了起来——没错,就是那种轻轻松松地单手就拎了起来的那种拎起来——然后张开它的大嘴,昂起头,“嗷呜”一口,就把吊死鬼吞进嘴里嚼了几口,咽了下去。

它满足地拍拍肚子,低下头来,定定地看着赵百倚,很有看饭后点心的意味。

目睹一切的赵百倚,被吓得魂不附体,不敢动弹。

怪兽伺机伸出它庞大的爪子,向赵百倚抓去,赵百倚想要爬起来,脚下一软,歪到一边去了。

惊恐万状地一扭头,只见莫侵横持长刀,从怪兽来的方向直冲而下,往怪兽背后砍去,借着怪兽巨大的身体翻了个完美的前空翻,跳跃到赵百倚前方,挡住了怪兽的大爪子,赵百倚趁机爬了起来,躲到旁边去。

赵百倚一安全,莫侵就利索地跳开几步,平地一飞,矫健的身姿跃上怪兽的躯干,在它厚实的肉上连砍好几刀,最后脚尖一跳,对着怪兽的正面,如同武士般横刀一砍,怪兽嗷叫一声,捂住自己的脸,向后倒去。

怪兽倒在地上不停地翻滚,嚎叫不已。

叫了好一阵子后,怪兽的伤口渐渐溢出大把大把的黑色气体,而怪兽的身体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点一点地变小,最后缩小成一个正常人类体型的样子,闭着眼,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赵百倚凑过去看看,这哪里是怪兽啊,这分明就是一个人呐!

当然了,除开嘴。

它这形象,有点像《海贼王》里卡二。但是显然,它没有卡二那么刚帅。

赵百倚好奇地蹲下身子,打算拿手探探怪兽的呼吸。

手指刚颤颤巍巍地伸到怪兽的鼻子下,假装昏睡——又或者是刚缓过劲儿来的怪兽就猛地抓住了赵百倚的手,张开裂到耳后的大嘴,把赵百倚的手一把塞进自己的嘴里。

“诶诶诶诶诶诶诶!”赵百倚一阵乱叫,莫侵眼疾手快,手起刀落,怪兽还没来得及把赵百倚的手咬断,莫侵的刀就堪堪抵在怪兽的脖子上,可谓十分及时,赵百倚暂时保住一条手臂。

怪兽那双红红的眼睛盯着莫侵,再惋惜地看看赵百倚,极其不甘心地把赵百倚的手吐出来,委屈巴巴地把嘴抿上了。

赵百倚躲到莫侵身后,沾满唾液的手在裤子上蹭好几下,蹭干净了才问:“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怪兽盘腿坐了起来,红红的眼睛咕噜咕噜地转着,看着赵百倚的模样莫名有些无辜和……可爱?

其实,怪兽现在的模样更像个小年轻,十六七岁的青涩模样,染着棕色的头发,化着可怕的“妆容”,活像个要参加非主流恐怖派对的中二学生。

但他刚刚的怪兽模样明明如同一条狼狗,凶狠得要命,张开嘴时,嘴巴的弧度能裂到耳朵后面,露出尖锐锋利的尖三角牙齿,非常恐怖,当然了,他在这副人模狗样的状态里咧开嘴也是个正常人类难以接受的诡异形象。

只是……这莫名的讨喜的无辜感是怎么来的?

甚至很想摸头杀,把他的头发捋顺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