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29.食尸鬼和饿死鬼(5)
作者:伊三  |  字数:5317  |  更新时间:2020-05-05 05:00:01 全文阅读

“前面。”

食尸鬼指着前面,带赵百倚走进厂房区,路过那间发现肉泥的房子,外面还拉着封锁带,在风里飒飒地响着。

赵百倚一直侧着脸去看那间房子,总感觉屋里有不寻常的气息。

不料一道黑影“咻”地闪过,食尸鬼高大的身躯登时蹦上二楼,就要破门而入,赵百倚大喝一声:“喂!站住!”

哪知食尸鬼果真站住了,回过头去看赵百倚。那副庞大的怪兽身体,配上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有够可怜的。

其实赵百倚原本就只是想喊一嗓子,也没想到食尸鬼能那么听话,但是为了威严,他还是一路用眼神凶着食尸鬼,一路走上二楼。

忽然有某种熟悉感袭来,赵百倚定定地看住食尸鬼,问:“昨天晚上,你是不是也在这儿?”

食尸鬼眨巴眨巴眼,点头承认,“我的地方。”

“我就说,怎么感觉那么熟悉……”赵百倚嘟囔,又追问:“你昨晚在这儿干嘛,里头全是肉泥,是不是你干的?”

食尸鬼摆手否认,“不是我。”

赵百倚谨慎地从窗外往里看了一眼,没看出什么名堂,里面太黑了,“你想进去?”

食尸鬼乖巧地点了点头。

门居然没锁,赵百倚于是推开门,一踏进去,就闻到呛鼻的腐臭味,他强忍住呕吐的欲望,往里看了一眼,吓了一大跳。

扶门的手微微颤抖,一不留心脱手了,门就“砰”地一声撞了回去,里面一双双绿色的鬼眼齐刷刷地望向门口。

赵百倚傻愣在那里,顺便友好地打了个招呼,“呵呵,你们好。”

屋里明目张胆地站着十几个鬼魂,原本是木然地挤在角落里用空洞的眼神看着地上那具还淌着血的尸体的。

赵百倚忽然到来,吸引到众鬼的注意,众鬼纷纷把视线投向赵百倚,呆滞的目光在看到赵百倚之后渐渐显露凶光。

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它们鬼多势众,赵百倚二话不说,先把门拍上,正要逃跑。

岂知食尸鬼抢先一步,一把推开了门,咧开恐怖的大嘴,装腔作势地大嚎一声,然后兽手一抓,一抓就是好几只鬼魂,囫囵往嘴里塞进去,快速地嚼几口,就吞下肚去。

场面一度混乱……且恶心。

才一阵子,屋内狂风大作,门窗大响,众鬼全都四散逃跑,一时间哀嚎遍野,赵百倚赶紧闪到了一边,免得被逃跑的鬼魂撞到。

等到鬼魂都跑得差不多了,屋里安安静静,赵百倚才探头探脑地往里面看看。

食尸鬼现在又变成了初次见它时的庞大体型,他舒服地坐在地上,打了个饱嗝,吐出一缕残魂,惬意地摸着自己的肚子,一副吃撑了但是极其满足的样子。

饶是这样,他还是贪婪地把目光投向地上那具破烂的尸体,美味的食物得留到最后享用。

“不准吃啊!”赵百倚走进来制止他,食尸鬼贪婪的目光变得忧伤。

赵百倚捂着鼻子四处张望,原先地上的肉泥已经全被清理干净了,但是踩到地上还是觉得黏黏糊糊的。

角落里还是有蛰伏的苍蝇,时不时地飞出来晃悠一下,被食尸鬼随手拍走。

屋里还有一堆杂乱的警方检索、做记号的用具,已经被刚刚食尸鬼造成的众鬼逃亡弄得更加混乱不堪。

要是被薛凯知道了,估计要把他煎皮拆骨。

“你干什么,你饿了所以蹿上来吃东西?”赵百倚训斥食尸鬼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好饿。”食尸鬼点头认罪,像足了小孩子。

赵百倚粗略看地上的尸体一眼,胸膛前的嫩肉被挖空了去,内脏和血肉暴露无遗。

他在这一瞬间感到厌恶。

人的生命,在恶鬼面前,好像都太过脆弱。

为什么人死了,变成另外一种生命形态后,就会获得比人类强大的能力,而这种能力,总是要被用在加害上。

莫侵提醒他,角落里站着尸体的鬼魂。

那只鬼用空洞的眼神看着地上的自己,那具血红又苍白的尸体,表情凝固在恐惧的一刻,四肢再也动弹不得。

赵百倚眼睁睁地看着那只鬼,在黑暗里也透明的魂体慢慢地改变,开始沾染上黑色的烟雾,空洞的眼睛逐渐变红,最后变得跟尸体上挖空的胸膛里的血一样红。

莫侵说:“他要变恶鬼了。”

赵百倚知道,他甚至能感受到鬼魂变化时气息的泄露——那是一种仇怨的气息。

他担心会被误伤,“我要走开吗?”

食尸鬼冲角落里吼了一声,这时,那只鬼的眼睛已经褪去了红色,看向赵百倚的眼神意义不明,转身在墙里消失了。

赵百倚不明所以:“他要去找饿死鬼报仇吗?”

“应该。”莫侵说。

“那我们要不要跟上去?”

莫侵建议:“新生的鬼,脾气不好,最好不要。”

赵百倚欣然接受莫侵的建议,毕竟那只鬼看起来不是很好惹的样子,并出于对死者的尊重,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尸体盖上了,遮住那骇人的伤口。

“那刚刚那些是什么鬼?”赵百倚猜测玩,“都是之前尸体的主人?”

“它们不吃,魂魄不饱。”食尸鬼点点头,说着又摸摸自己的肚子,时不时地有鬼魂从食尸鬼的嘴里跑出来,有的不走运的,就会被食尸鬼一把捉住,又塞回嘴里,嚼碎了吞下。

但其实,鬼魂是虚无的、可以变幻的,吃进肚子里消化得也快,所以食尸鬼和饿死鬼都倾向于吃尸体,实物吃起来顶饱、带味。

不一会儿,食尸鬼的身体又消瘦下来,嘴里一直喊饿,盯着地上那具新鲜的尸体。

对于赵百倚来说,他认为即使是鬼,也是人死后的第二次活着,无论是吃尸体,还是吃鬼魂,都是一种谋杀。

“那些鬼魂都是被剁成肉泥的尸体的主人!”赵百倚严肃地看向食尸鬼,“赶紧把人家吐出来,你消化了,他们都不能投胎了!”

食尸鬼一听赵百倚要他把吃的东西吐出来,不愿意了,护住自己的肚子,直摇头。

“你自己不吐,是不是要我帮你打出来?”赵百倚恐吓他说,莫侵也十分配合地向前一步,亮出长刀。

食尸鬼紧紧抿着嘴,考虑了一阵,最后不情不愿地咧开嘴,把自己的手塞进自己的嘴里,几乎把两整只手都塞了进去。

只见他在自己的肚子里捣鼓一阵,拽出来几个奄奄一息的鬼魂,轻易地被捏在他的手里,挣扎不开,咿咿呀呀地乱喊着。

“呐。”食尸鬼把那几只鬼魂伸到赵百倚跟前,表情极其不乐意。

那几只鬼魂身上沾着恶心的唾液,赵百倚捏着鼻子躲远了点。

“赶紧放了!”

食尸鬼纠结着,虽然不想放,但是好吧,他说放就放。

正要松手的时候,赵百倚喊停:“等等。”

食尸鬼眼前一亮,高兴了好一阵子。

“我先问一下。”赵百倚企图从它们嘴里问出点线索,“你们的尸体都是被谁弄成那样的?你们聚在这里干什么?”

那几个鬼魂互相看了几眼,畏畏缩缩地指着食尸鬼,“我们是他带来的,但是有的不是。”

赵百倚疑惑地看向食尸鬼,食尸鬼倒是很骄傲地咧开嘴笑,点头承认了,“我的,被抢了。”

食尸鬼说话总是主谓宾不齐全,但是听习惯了,也就能听明白他的意思了。

赵百倚问:“尸体是你带过来的?”

“嗯。”食尸鬼点头,说:“很冷的地方,吃的很多。”

食尸鬼说的是医院的停尸间。

“行了。”赵百倚了解了,指着食尸鬼手中的几个鬼魂,“你们说,除了他,还有谁?”

“三只饿死鬼。”

“两只大的,一只小的。”

“是他先来的,然后才是饿死鬼。”

“那个小孩不会吃东西,就把我们都嚼烂了,喂给小孩吃……”

那几只鬼魂七嘴八舌地说着,食尸鬼也是不是蹦出几个词,赵百倚大概理出个头绪。

食尸鬼从医院停尸间里偷出尸体,拖到这边,尸体的魂魄自然也跟了过来,结果尸体却被饿死鬼截胡了,饿死鬼因为要喂养小饿死鬼的缘故,才出现了肉泥案。

所以说,罪魁祸首还是犯下尸体偷窃案的食尸鬼嘛!

这样想着,赵百倚极其不友善地瞧了食尸鬼一眼,食尸鬼适时地张开裂开他的大嘴想要笑笑,把那几个鬼魂吓得不轻。

赵百倚指着地下的尸体,问:“这个……也是饿死鬼刚杀死的?”

几个鬼魂齐齐点头。

“那你们知道它们去哪儿了吗?”赵百倚问话的同时,拿出电话要通知薛凯过来,发现一格信号都没有。

几个鬼魂摇摇头,说:“不知道。”

但是其中有一个鬼魂指着一个方向说:“有人来了,他们跑去了前面的路口。”

有人来了?

难得是向魏他们?

“两个人吗?”

“是。”

“好,食尸鬼,你把它们放了吧。”

食尸鬼闻言,一把把手上的几只鬼魂又塞进嘴里,嚼了嚼吞下。

“我让你把它们放了,又没有让你吃掉!”赵百倚气绝,真是屡教不改。

食尸鬼委屈巴巴地说道:“好饿。”而他的肚子,也适时地“咕咕咕咕”地响了起来。

得,估计都消化完了。

“莫侵,那鬼魂被吃了,会影响他们投胎吗?”

“会。”

“那怎么办?”

赵百倚凶狠地盯着食尸鬼,食尸鬼倒是一副不谙世事的天真模样,摇着手拍飞着的苍蝇玩,丝毫不知道自己的温饱问题会给别人带来多大的灾难,偏偏吃死魂就跟吃空气一样得不偿失,他也是很气愤。

莫侵说:“我不知,你应当去问项楚士。”

赵百倚只得叹气。

“砰咔。”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爆裂声,门外也在这时刮起一阵阴风,几个鬼影迅速从窗前闪过,逃命似的。

赵百倚立刻警觉起来,转对莫侵说:“我们出去看看,也许是饿死鬼还在附近。”

莫侵点点头,跟着赵百倚出去。

赵百倚想寻着刚才鬼影飞过去的方向跑去,食尸鬼扯着他的衣服,指着另一边,“那边。”

赵百倚看看食尸鬼所指的方向,是通往废车场的那条路。

“走那边?”

食尸鬼点点头。

赵百倚看看莫侵,莫侵也点点头。

小跑了一小段路,居然有越来越清晰的打斗声传过来,还时不时有古怪的强风吹过来。

再跑近一点查看,居然听到烈火燃烧的“噼啪”声,迎面吹来一股灼热感。

“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别过来!”

一声惨绝的呼救声传了过来,赵百倚乍一听,似乎有点耳熟,琢磨了一会儿。

“项楚士?”

对,这不是项楚士的声音吗?

听这惨烈程度,看来情况不太妙啊!

他赶紧吩咐莫侵,“莫侵,你先去看看。”

莫侵即刻飞身出去,赵百倚和食尸鬼在后面跑着过来,发现果然是项楚士和向魏。

此时的向魏正和两只青面獠牙的恶鬼打斗,那两只恶鬼长得膘肥体壮,十分丑陋,张着血盘大口,堆满肉渍的大牙沾着唾液,非常恶心,赵百倚不忍再看。

那估计就是饿死鬼,赵百倚是看着那副尊容猜的。

如此看来,饿死鬼跟食尸鬼一对比,那食尸鬼确实是可爱得多了!

当然了,他单纯是指外表上的可爱。

再说向魏,虽然以一敌二,且处处防备着不被弄脏衣服,动作克制但是丝毫不落下风。迎风飒簌的黄色灵符围绕着他,还是那副“被迫营业”的老样子。

莫侵也迅速加入战局,形成了一对一的对峙局面。

饿死鬼长得一副皮糙肉厚的模样,且攻击凶狠残暴,横冲直撞,几爪子挠过去就能掀翻好几台报废车子,亏得向魏身手敏捷方才躲了过去。

而一旁的项楚士,则是一如既往的弱爆了,被一只小鬼追得到处乱跑,四处打转,看到赵百倚跑过来的时候,仿佛看到了救星。

“小赵同学,快,快来救我,我跑不动啦。”

小鬼可没把赵百倚放在眼里,兴奋地追着项楚士,像玩乐。

赵百倚也知道自己没有多大本事,比项楚士还不济事,只好偷偷摸摸地潜伏在不显眼的地方,趁着小鬼不注意,对着小鬼后背就是一脚。

那个小鬼跟他爸妈——那两只大鬼,长得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样的青面獠牙,就是体型小得跟个五六岁小孩似的,跑起来的时候滋润的小肚子一晃一晃的,赵百倚这一脚踹完还觉得有点良心不安。

而也正是体型小重量轻,小饿死鬼被他一脚踹出去好远。它先是趴在地上好一会儿,约是反应过来自己被欺负了,慢吞吞地挪着屁股爬起身来,“嗷呜”大叫一声,咧开一排凹凸不平的尖锐的牙齿,张牙舞爪地向他们扑过来。

那龇牙咧嘴的模样,没比食尸鬼好到哪里去,但是这样一副恐怖的面孔出现在一个小孩子身上,还是挺渗人的。

但是现在的赵百倚显然没有疼惜小饿死鬼的爱心,项楚士此时见利忘义躲得远远的,莫侵和向魏也顾不上他。

正不知所措估摸着逃跑路线之时,救星来了。

梵钟千里迢迢地跟着他飞到这里,还刚好停在他的手边,非常好,天时地利人和尽在他掌握之中,他一把把梵钟抓下来,发力一扔,梵钟猛地发出一阵亮光,刹不住车,不仅打中了小饿死鬼,还把小饿死鬼弹飞了。

项楚士和赵百倚兴奋地欢呼。

小饿死鬼被弹飞落地,两次尝到败果,干脆坐在了地上大哭,那哭声,尖锐又难听,真的是鬼哭狼嚎,赵百倚在那一刻才算是真正领悟了这个成语的杀伤力。

与此同时,跟向魏和莫侵纠缠打斗的两只大饿死鬼听见小饿死鬼凄惨的哭声,决定迅速退出战局,要去保护自家小孩。

莫侵和向魏乘胜追击,配合默契。向魏先是御出灵符,将饿死鬼团团拦截住,莫侵则发挥了她精湛的刀法,把饿死鬼砍杀得没法还手,节节败退。

小饿死鬼眼见两只大饿死鬼分身乏术,更加生气了,自己抽噎了一阵,爬了起来,怒冲冲地盯着赵百倚。

赵百倚打了个寒颤,想说一不做二不休,趁着梵钟还发着光,拿出自己玩飞镖的劲头,再次将梵钟扔向了小饿死鬼。

小饿死鬼已经吃过一次亏了,灵活一闪,躲了过去,直冲赵百倚和项楚士跑来。

“你扔出去干嘛,那梵钟就是护身的!”项楚士大骂赵百倚一句,然后毫无义气地拔腿就跑,躲到一辆废车后。

但是显然,小饿死鬼的目标是重伤它的赵百倚,直直地扑向赵百倚。

赵百倚还傻愣愣地冲梵钟招手,“你快回来啊!”

但是梵钟似乎是有脾气了,不满赵百倚几次拿它扔来扔去,原地转了一圈,飘远了些,而莫侵和向魏又还在跟那两只大饿死鬼搏斗,都无暇顾及赵百倚,项楚士就更指望不上了。

赵百倚没得办法,只好认怂地拔腿就跑。好巧不巧,食尸鬼过来了,就站在他身后。赵百倚一转身要跑路,就猝不及防地撞进食尸鬼坚硬如墙的胸膛——赵百倚心想,哦,这多么言情多么浪漫的剧情——他居然奉献给了一只食尸鬼——真是不如就此让那小饿死鬼把他吃了算了。

结果,被堵住路的赵百倚毫无疑问地被小饿死鬼抓住衣领,可就在赵百倚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却听到身后的小饿死鬼惨叫一声。

赵百倚的衣领猛地被拉高,他抬头一看,看到食尸鬼正抬起他巨大的嘴巴,贪婪地把小饿死鬼丢进他的嘴里,一下子就没影儿了。

正在打斗的两只大鬼不约而同地惨叫一声,莫侵和向魏一下子收不住攻击,同时重击两只大鬼,大鬼落荒而逃,走之前死死地盯住了食尸鬼和赵百倚。

无辜的赵百倚:“看我干嘛,是他吃的!赶紧吐出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