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22.路上行人欲断魂(4)
作者:伊三  |  字数:5109  |  更新时间:2019-08-18 00:05:01 全文阅读

赵百倚是直直地刹不住车地往山下跑的,蒙头跑进破屋里,满眼睛看到的都是黑漆漆的棺材的时候,赵百倚才抖着发颤的双腿,靠着棺材坐下来。

摊开手心,他在黑暗中努力捕捉那颗微微散着红光的佛珠的模样,尽力去感受它在他手掌心上安静地散发温润,但是他的皮肤只能感受到炽热和躁动。

那是混乱之中,那两个小鬼在把他扔下山坡的时候,塞到他手里的。

他总算感到一点安慰。

莫侵紧随其后飘进来,浮在空中。莫侵是白色的,在夜里极其醒目,也极其吓人。

赵百倚抬头看了莫侵一眼,察觉到一丝不同,没头没脑地问了句:“莫侵,你原本长什么样啊?”

“不知。”

赵百倚也懒得再问,偏头去看门外的一群鬼影,居然全都趴在窗口、门边,瞪着漆黑的鬼眼看他,不敢进来,也不大呼小叫,倒像在看戏的姿态。

“他们怎么进不来?”赵百倚问莫侵,顺手抓了把火柴,把手边的柴油灯给点上。

一点幽光飘在破旧的义庄里,气氛更显得阴森恐怖。

莫侵随手一抬,头上传来“噼啪噼啪”的响声,义庄随之亮了起来。头顶有几条发黄了的灯管,扑闪几下,洒下昏暗的光,照明的作用总是比赵百倚手中的柴油灯大的。

赵百倚好没意思地把柴油灯吹灭,随手放到一边,没放安稳,“啪嗒”一声摔到地上,老旧破灯管同时响应罢工号召,合力将赵百倚重新推进黑暗。

义庄外的小鬼不约而同地欢呼,赵百倚都想给它们放一首小黄人欢呼之歌了。

“谁撞我?”

赵百倚被人撞得原地转圈圈,还没停稳脚步,看清幕后黑手,又被撞得转过身去。

莫侵白烟一缕,绕在赵百倚身旁,很快跟一缕黑色的烟雾缠在一起,卷到空中,骤然分开,一白一黑落到赵百倚两边,开始拉扯占据中心位置的赵百倚。

赵百倚现在就是显眼的标志带,被拔河的双方两相拉锯。但是显然,莫侵的力量敌不过另一方的拉扯,赵百倚稳住下盘,但是上半身已经倾向了黑暗。

“莫侵!”赵百倚大喊莫侵的名字,一脚踹进棺材的底座,勾住棺材底座的支脚。

莫侵猛地用力,白烟缠住赵百倚的腰往回扯,刚赢回一步之遥,赵百倚瞬间就被拉远两步,绊倒棺材。

笨重的棺材轰然倒下,刚好压住赵百倚的脚。

赵百倚痛叫一声,却猛然发觉,“哎,怎么有两声惨叫?”

还没想明白呢,一爪子冲他呼过来,脸上一痛,赵百倚扭头一看,一张血盆大口飞扑过来。

“哎呀,莫侵,它跟我压一块儿了!”

赵百倚赶紧向莫侵求救,暂时挡下它乱晃的两只爪子。幸好它也被压住腿了,不然赵百倚可真没处逃。

莫侵此时已经化作人形,一双白鞋踏到头顶,腾出一阵风,刀尖几乎触地,慢慢地挪向那只不成人形的小鬼。

但那还没来得及小鬼遁身逃走,身上开始冒出灼烧的烟,只剩下赵百倚一个人在棺材下苟延喘息。

靠人不如靠己,赵百倚忍着腿上的疼痛感和压迫感,晃了晃棺材,棺材纹丝不动,嗯,清朝的制木手艺也不错,时至今日还能感受得到历史的深重。

“清朝?”这个字眼清晰地浮现在赵百倚的脑海里,他怎么就知道是清朝的了?

灵光一闪,再摸回刚刚晃棺材的位置,仔细摸了摸,棺体上似乎刻着“大清”两个字,再认真摸摸,似乎还有年号之类的字样,再认真摸摸,赵百倚的手似乎伸进了某个地方。

随之,棺材“咔嚓”一声,棺材盖直接朝着赵百倚的头斜劈下来。赵百倚是被倒下的棺材死死压住的,一只脚根本就动弹不得,当他头上的棺材盖因为棺体倾斜而轰然切落的时候,赵百倚连缩头都是多余的。

他赶紧抱住自己的头,不祈求能躲过一劫,但好歹能避免伤及头部,还能有抢救的机会,于此同时,他一如既往地大喊莫侵的名字。

“莫侵!”

“砰!”

笨重的棺材盖居然奇迹般地没砸到他的脑袋,甚至连他的一根头发丝都没碰到,砸起一片呛鼻的灰尘,落在赵百倚天灵盖的咫尺之远。

赵百倚死里逃生,满地的灰尘都被他吸进肺里,躺在地上尽情享受生命的美好与祥和。

就是在赵百倚忘记疼痛、忘记恐惧地躺在地上的时候,那位名叫阮娉婷的女鬼摇着小手绢地飘了出来。

她先是俏皮地探出一双媚人的眼眸,接着娇巧一笑,笑声玲玲,摇着一方粉色的小手绢,从赵百倚脸上一晃而过,飘下淡淡的脂粉香。

但是赵百倚鼻尖痒得很,灰尘颗粒和胭脂香味一混合,他不识好歹地打了个极其不雅的喷嚏。

阮娉婷风情婀娜地俯在棺材上,居高临下地调笑他,“赵公子可是这么多百年来见到娉婷的第一人,居然不痴迷不惊喜……”

“莫侵,救命啊!”

赵百倚声嘶力竭地大喊,毫不客气地打断阮娉婷含笑的言语,他脑子里就一个念头:那就是又一只鬼跑出来啦,莫侵快来救他呀!

阮娉婷似乎有些发怒,“公子好无情趣,只记得那鬼将女儿,却不肯瞧娉婷一眼?”

至此,莫侵悄然从空中落到地上,赵百倚只看见她那腿和衣裤和长靴融为一体的白色,就感到万分安全。

阮娉婷厉眼一钩,闪现骇人的红色,从棺里窜出,直奔莫侵。

一红一白两只女鬼打斗在一起,那抹红色耀眼得很,赵百倚猜想这就是电影里最凶的厉鬼了吧,他担心莫侵打不过,咬咬牙,打算用尽全身力气把棺材抬起来点,把腿拔出来。可他咬紧牙关,用力到脑袋充血几乎晕眩,每当能撼动棺材几分的时候,手臂肌肉一抖,棺材就深深地再陷进肉里几毫。

“桀桀桀桀。”

赵百倚定睛一看,棺材上半蹲着一只巨大的软趴趴的生息灵,像人又不像人,像猴子又不像猴子,身体内部不停地蠕动,散发令人作呕的腐臭味。

它重重地压住棺材,居高临下地朝无能为力的赵百倚放肆地嘲笑。

紧接着,仿佛被破门而入的爆破声传过来,在又白又红的诡异光亮之下,赵百倚眼睁睁地看着门窗外黑压压一片的小鬼默契地朝他涌过来,一路上嚎叫嘶吼,翻棺倒木,如洪水猛兽般惨烈。

“莫侵!”

赵百倚一喊,莫侵即刻收手,毫不恋战,白烟滚滚去去,掀翻黑压压的猛浪,不时,一抹红色的亮光闪过,将它们全都打了出去。

身着红色披衣的阮娉婷大怒,“公子偏心,娉婷也是可以搭救公子的。”

随即抬手,袖下生风,义庄里的全部棺材都被掀了起来,在空中翻滚几圈,里面清一色的僵尸跳转出来,将那些小鬼全都堵了出去。

但是阮娉婷还不甘心,下令说:“将它们都给我撕了。”

那批训练有素的僵尸唯阮娉婷命是从,乘胜追击,一时间,义庄里哀嚎万千。

唯独赵百倚,想嚎也嚎不出,生息灵把目光移向阮娉婷和莫侵,站了起来,赵百倚才看出来,它真的有手有脚还能直立。

它还会说话,只是声音嘶哑难听带着回声,像是嗓子在烈火中被撕烂过一般。

“一个久伤不愈的鬼将,一只只有百年的魅鬼,不成气候。”

“你是什么东西,人不人、鬼不鬼。”阮娉婷娇气地捏起鼻子,摇起红色的手绢驱散味道,“一身腐臭味。”

生息灵依附土地生长,沾染极重的尸臭,一小只一小只倒还好,如今来了这么一大只,味道就有点让人难以消化了。

“区区皮囊,何足挂齿,只要我拿到佛珠,修成正果,何惧形体。”

“等你修成正果,哈哈哈哈,娉婷今日就让你看看,一个百年魅鬼的正果。”

话音刚落,阮娉婷拂袖扬尘,号令僵尸,“将它的皮,都给我剥了。”

全部僵尸集体转身,围攻起那只东西。

那只东西像猴子似的一跃一跳,动作比僵尸灵活多了。

赵百倚趁机说:“要不先把我弄出来?”

莫侵飘到赵百倚身边,却被阮娉婷抢了先机。

阮娉婷俯下身来,扶起赵百倚的身子,温声抚慰说:“公子莫急,此棺内有镇魂印,外有锁魂线,但凡鬼魂,不得妄动半分,不然娉婷也不会被困棺内百年之久。公子且再忍耐一下,娉婷自有办法救公子。”

赵百倚了然,难怪莫侵不先把棺掀起来,让他好先逃出去,原来鬼魂对这棺这么忌惮。

紧接着,“轰”的一声,只见全部僵尸直梆梆地倒地,顿时尘土飞扬,阮娉婷一惊一乍之际,一道红色火光如剑直来,精准地刺进生息灵的身体。

生息灵痛苦地嚎叫蠕动,接二连三有小生息灵从身体里掉出来,渐渐显露被包裹在内的张师傅。

向魏从窗外跳进来,一把抓住张师傅,将他往外面扔去了,外面传来项楚士骂人的话:“我去,这家伙这么重别乱扔啊!你们俩看着他啊!”

不一会儿,赵百倚身边就多了一个拽着他衣服的怕生怕死的项楚士。

赵百倚:“……”

四处逃窜的生息灵又迅速积聚起来,软趴趴地蠕动成巨大的生息灵。

“张师傅呢?”

“他被生息灵反噬,晕着呢。”

“那你好歹把他弄进来啊!”

“外边可比里头安全多了,要不是怕你在这儿害怕,我才不进来陪你呢!”

赵百倚:……是你怕吧。

“莫侵,快去帮忙。”

莫侵点头,随即出现在向魏身旁。莫侵使刀,向魏用剑,两人气度风华,应战黑乎乎一团的生息灵,真是……

“好一对金童玉女!”项楚士感慨。

赵百倚忍着双腿被棺材压着的疼痛转头看向项楚士,“什么玩意儿?”

项楚士强行把他的头拧过去,“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一旁的阮婷婷也不甘示弱,刀光剑影之中,硬是将地上那批僵尸拎了起来去帮忙,名为帮忙,实为混战,等僵尸们全都被打出来了,阮娉婷一怒,自己打了过去。

赵百倚在一旁看着,着实焦急,莫侵会辅助,向魏攻势强,且向魏运起木灵火便能伤生息灵三分,生息灵节节败退,坏就坏在阮娉婷这个半吊子加了进去,打乱局势,生息灵往往借住阮娉婷躲过伤害,向魏又唯恐木灵火伤了莫侵和阮娉婷,束手束脚的。

项楚士也在一边吐槽,“唉,向魏这人跟个小媳妇儿似的,不该说的时候不说,该说的时候也不说。”

赵百倚干脆喊莫侵,“莫侵,你把那女鬼扔出去!”

阮婷婷一愣,即刻被莫侵一刀横斩过去,两个女鬼另起一局,打了起来。

至此,向魏周身燃起木灵火,将生息灵燃去了大半。

生息灵退到角落里,苟延残喘,巨大的嘴里吐出来几团小生息灵,嗯嗯哦哦地发出点声音。

被莫侵拦截住的阮娉婷即刻扭过头来,“想得到佛珠?”佛珠虽然都被找出来了,但是三角锁的联系还没断开,阮娉婷的一半魂魄还在三角锁里。“怕你还没有这个本事招架。”

阮娉婷向他发起攻击,没想到生息灵的居然真的招架得住,它的身体像个巨大的黑洞,无论什么攻击,它都能一一消化。它顺势将阮娉婷一把抓住,向魏赶紧冲上去救人,哦不,救鬼,被生息灵抢先将阮娉婷裹进了身体里。

生息灵吞了一只鬼,还是一只有百年道行的鬼,力量大增,瞬间长大了好几倍,大笑起来,“把佛珠交出来,不然我就把这魅鬼给吃了。”

众人:“……”

没人理它,它又开始拉帮结派,“你,鬼将,不错,要是帮我抢到佛珠,我一定帮你恢复法力。”

“挖墙脚?”赵百倚和项楚士愤愤不平,骂道:“也不看看自个儿长什么样!”

生息灵顿时被两人的声音吸引,看了过去,眼睛一亮,“你身上也有佛珠。”

赵百倚一惊,惨了,腿拔不出来跑不了,跟项楚士两人瑟瑟发抖。

“莫侵!”

“向魏!”

不二不说,生息灵就兽性大发,冲他们扑过去,电光火石之间,莫侵的长刀,稳稳当当地挡住了生息灵的爪子,向魏从后方跳起来势汹汹的火焰,如同一条火绳,将生息灵的脖子一捆。

哪知生息灵将头一断,躲开了火绳,重新长出来一颗头,仍是将目标对准了赵百倚。

项楚士看了向魏一眼,急中生智,“佛珠有佛性,沾血沾血沾血扔它!”

“莫侵!”赵百倚也顾不得那么多,大喊莫侵的名字,心里却默语:“给我一刀!”

莫侵佯做抵御,手起刀落,一刀砍在生息灵的肩膀上。

生息灵大笑,“你以为这样就能伤到我了吗?”

“那可不一定!”赵百倚咬牙切齿,手里扔出一颗佛珠,它身后同样也抛过来两颗佛珠,一同打中生息灵,生息灵立刻感到灼痛万分,好比万支火箭刺穿它的身体。

就在此时,向魏夹出一张符箓来插在剑尖之上,咬破指尖,以血为媒,涂在剑上,所到之处,燃起炽火,将生息灵的身体刺穿。

顷刻之间,生息灵痛苦嚎叫,被木灵火烧得在地上打滚,一层一层的小生息灵剥落下来,最后只剩一团黑影,消失不见了,只剩下阮娉婷躺在地上,那颗沾着赵百倚血的佛珠浮在她头上,闪了闪红光,暗淡地落了下来,落到同样暗淡无光的其余两颗佛珠旁。

门外一众侥幸的生息灵眼见自己的头头被灭了,正要四处逃遁。

此时的项楚士见耍威风的机会来了,大喊一声,砸出判官令牌,“敢给我跑?全部站住!”

一看“判官”二字,那群生息灵全都不敢动弹了,哭凄凄地跪下来,现出原生百样,跪拜求饶。

“全给我在这儿待着啊,跑了一个都别想好过!”项楚士昂起头,心想,这姓崔的给的判官令牌倒真是好使,早知道就不藏着掖着了。

“我去,这棺够呛啊!”项楚士看起来瘦弱,实际上也很瘦弱,刚刚抬棺使了劲儿,累到不行,于是坐到一旁休息。

此时辗转醒来的阮娉婷仔细检查了下自己,没发现什么伤痛,乖巧地挪到项楚士身旁,娇滴滴地挨着他说:“辛苦判官大人了,要不要聘婷给判官大人捶捶肩?”

项楚士懒得解释,面无表情地撇了她一眼,又撇了眼那成排成排的僵尸保镖,“想去哪层狱哪间司,我送你?”

阮娉婷怒然失色,无趣地飘走了。

莫侵施法将三颗佛珠浮起来,交回到赵百倚手中。

但是赵百倚显然没缓过来,直勾勾地盯着生息灵消失的地方,“死得这么草率的吗?这就搞定了?”

项楚士得意地说道:“这还得多亏了你判助大人我聪明机智,能想到……”

项楚士还打算自夸下去,向魏悠悠地问了句,“回去包扎一下吗?”

赵百倚这才感觉到疼痛,手掌心处长长的一道刀痕,横贯了掌心,触目惊心。

赵百倚心痛地指责,“莫侵你就不能下手轻点吗?”

莫侵也悠悠地说了句:“这是最轻的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