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3.孤独的心脏跳动。孤独的呼吸附和。
作者:伊三  |  字数:5214  |  更新时间:2019-12-13 09:21:04 全文阅读

赵百倚猛地一乍醒,半个身子都坐了起来,把在趴在他床边睡着的米现都吓醒了。

“吓死人了赵百倚。”米现顺顺自己的心口,一副受惊了的样子,又小心地嘘声,“小声点儿,别人都睡下了。”

赵百倚看看其他病床上睡熟的病人,才反应过来自己穿着病服,下意识地摸向自己的头,摸到摩挲手感的纱布,这才觉得疼痛感从头顶迅速蔓延到四肢百骸,占据他的身体。

“医院?”

“那不然勒。”米现没好气地答他一句,打了个哈欠。

“几点了?”赵百倚注意到窗外的夜色。

米现看看手机,“快十一点半了。”

赵百倚摸摸自己的后脑勺,“我干嘛了?”

“我怎么知道你干嘛了。”米现摆出一副鄙视的表情,“跟着鼎鼎大名梁教授三个月了,看了那么多死尸,居然还会被人跳楼吓得晕过去?”

赵百倚后脑勺一疼,隐约回忆起,方浩野坠地的时候,他两眼一黑,晕过去了。

米现还在他旁边啰嗦,“不过也是,跳楼自杀的,死状可恐怖了,手手脚脚的全都骨折,连内脏都会碎在里面,所以跳楼自杀的鬼啊,一般都很凶。”

米现因为常年关注灵异鬼怪,对妖魔鬼怪之事知之甚多,赵百倚觉得心慌,就说:“别胡说。”

“什么胡说,我听人讲,方浩野……那师兄是叫这名儿吧,那眼睛里全是血,你晕过去之后,他那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你呢~”

米现故意吓唬赵百倚,赵百倚装出镇定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我衣服呢?”

米现指了指床脚,赵百倚把裤子扯过来,往裤兜里掏出一道三角符。

米现倒是很新奇,“你不是不信这个的吗,我跟你讲鬼故事,你都嫌弃得不行的。”

赵百倚为了保存面子,四两拨千斤地说:“这是方浩野给我的。”

“不是吧,这是他的遗物。”

遗物……

这两个字倒是把赵百倚吓得不轻。

米现还接着说:“他给你这玩意儿干嘛,你撞鬼啊?”

赵百倚无话可说,看向米现的眼神略显无助。

“仙儿,你说他不会回来找我吧?”

“米仙儿”是米现的外号,从大一军训时讲鬼故事把全排女生吓得魂不附体之后,这个光辉的名号就一直伴随着米现。

“你招他惹他了他要回来找你?”

“我不知道。”赵百倚心慌意乱,方浩野无缘无故来找他,把符给他,他也搞不懂方浩野的用心。

“听说自杀的鬼是归到横死的一列当中的,死的时候心里肯定有别的怨气啊悔恨呐什么的,谁闲着没事跑去自杀呢是吧,所以这种鬼,一般来说,会找人寻仇的。”米现眨巴眨巴眼,装出高深的样子来瞥赵百倚。

赵百倚心想,我跟他无冤无仇,他没理由找我吧。就算来找我也不打紧吧,他有符在手呢!符还是方浩野本人给他的,不至于自己给自己打脸吧?

自我安慰一番,又看看米现一副做作的模样,不禁好气又好笑,往床边挪了挪,给米现腾出半个床位,“还睡不睡了?”

米现自然是不会拒绝了,扯过被子,提醒他过一会儿要换吊瓶,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赵百倚睡不着,拿着符,陷入了沉思。

吊瓶快滴完了,赵百倚小心翼翼地起身,自己出去找值班的护士。

赵百倚推着点滴架子,慢吞吞地走着,隐约觉得后脑勺有些拧结。

摸着凉凉的后脑勺,一步两回头,长长的走廊安静地紧跟着他,张开黑暗的笼口,就等着他自投罗网。

他来到值班台,说明来意。值班的两个小护士利索地给他换好点滴瓶,嘱咐他好好休息,稍后她们会去给他拔针的了。

赵百倚放心地推着点滴架走了,小护士看着他离开的方向,问另一个小护士,“哎,他是不是走错方向了?”

另一个小护士没留意,“没有吧。”

然而事实表明,赵百倚确实走错了。

半夜的医院走廊,灯都关了大半,蓝白相间的竖条纹身影越走越远,缩小成一个小点,无声消失在走廊尽头。

那个疑心赵百倚走错方向的小护士,往走廊里瞧瞧,没看见人。恰巧走廊尽头的窗户大开,她感叹了句,“今晚月亮挺漂亮的,是弯弯的。”

另一个小护士也看看,“还好吧。”

赵百倚意识到自己走错方向后,理所当然地转身,后脑勺一疼,眼前一晃,他扶住点滴架,勉强稳住身体不倒下,等到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视线漆黑一片。

他转了个身,应该是面向来时的路的。赵百倚睁着眼睛想,没理由眩晕这么久吧。

他又拧过头回去看看,身后也是如出一撇的黑暗,四周没有窗外的月色,头顶也没有昏暗的灯光。

现下他了解自己的处境了,脑海里蹦出“伸手不见五指”这一成语。他于是把手抬到自己眼前,晃了两下,果然看不见。这成语形容得好,他不由地敬佩古人的智慧。

赵百倚强行冷静,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什么因缘际会,才导致黑暗特意为他降临?

他木然地钉在地上,一呼一吸,十分规矩,颤抖着摸索出自己的手机,想用手机的手电筒来照明。

刚一按开屏幕,红色的壁纸在眼前一晃,他曝光在黑暗里的眼睛受不住刺激,吓得他一手抖,结果不知道按到了哪里,手机直接黑屏了。

他尝试长按开机,可手机毫无反应,估计是没电自动关机了。

“这真是……有够蠢的。”他埋汰自己,决心待会儿一回到病房就马上给自己换个别个颜色的壁纸。

要不……喊几嗓子?

不好吧,这是在医院,还是半夜的医院。

哎呀怕个鬼哦!

我可是接受过马克思主义思想洗礼的正直男青年,开过社会主义的光的!

赵百倚给自己壮壮胆,伸出手摸到墙,摸索着一点一点地挪回去。

“别走。”一个回声响起。

赵百倚顿时寒毛竖起,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密密地屏住了呼吸,好像这样就能把耳朵关起来一样。

那个声音虚实不分,居心叵测地在他耳边重复,“别走。”

不走才怪呢。

赵百倚溜着墙壁,僵硬的身体挨着墙壁快速直走,忽然“嘀”的一声——白光一亮,他睁不开眼,身形一歪,毫无意外地掉进白色的陷阱里。

“啊啊啊啊!”

他惊叫一声,强行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跌进了电梯里。

在他身后,一只纯白色的爪子从黑暗里窜出来,扒拉住他的肩头,他半截身子马上瘫软下去。

赵百倚绷着神经,往前挣脱,危机时刻还不忘把口袋里的符箓掏出来。

但是鬼爪子劲道强势,一用力,就把他翻转过来,扼住他的手腕,就要把他重新拽进深不见底的黑暗里。

与此同时,一张白得跟炊烟似的骷髅人脸从黑暗里扑出来,呲牙咧嘴地往他脸上盖过来。

“啊!”赵百倚一偏头,把手上唯一的武器——点滴架向前推倒,脚上胡乱踹了几脚,蹭着地面后退到角落里,迅速摁下了最低的按键。

电梯门缓缓地关上,一道黄色的弧线——那道方浩野给他的黄符,被扔了出去,成功击穿那张骇人的白脸。那张白脸被倒下的点滴架割成两半,两半嘴巴咧开到耳朵,无声地嚎叫,在电梯的门缝里,慢慢变成白烟散去,白色的鬼爪子不甘心地抓向电梯门。

赵百倚瘫坐在封闭的电梯里,精神紧张,瞪大眼睛看着楼层的逐层减少,僵硬的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

他在慌乱之中摁的负二层,是停尸间。

他不想再去那个诡异阴冷的地方了,但是命运固执地要他前往。

他急忙摁下别的楼层,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楼层回应他以明亮的按键灯。他只看见自己颤抖的手腕上的几条红印,没有火辣的疼痛,只有冰冷的麻痹。

头上传来慢悠悠的脚步声,忽远忽近,忽重忽轻,时而伴随着电梯钢绳的摩擦声,像鬼把戏。

忽然之间,天昏地暗,电梯里的灯“嗤”地一声灭了。

赵百倚脆弱的神经一绷,如同受惊之鸟,一抬头,那张再黑暗中突出的白烟人脸从电梯顶掉了下来,把赵百倚堵得死死的,空洞的骷髅眼近距离地盯着他。

“啊!别找我,不关我的事!”

赵百倚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躲闪到另外一边,此时负二楼已到,电梯门应声而开,赵百倚的后背没了倚靠,直直地往后倒去。

这下凉凉了。

赵百倚后脑勺一凉,就知道自己死期将近了,认命地瞪大眼睛看着那张诡异的白色人脸冲他自己扑过来。

“呦豁,赵百倚啊?”

一个熟悉又讨厌的声音响起来,与此同时,赵百倚笨重地跌坐到地上,眼睁睁地看着那张白色人脸在与他咫尺之间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就……不见了?

赵百倚惊魂未定,寻着声音的来源,往上一看,电梯外走廊上难得的光亮刺得他眼睛疼,眯了好一会儿才把头往后仰,看清楚是白宁正站得笔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呢。

赵百倚用一种饱含泪花且含情脉脉的眼神遥看着白宁,忽然觉得白宁今晚长得可算人模人样了。

白宁是赵百倚的同学、舍友,更是梁教授的首席大弟子。因为梁教授没空,前段时间被指派去别地替梁教授跟进一个案子,以至于这三个月以来,赵百倚以坚强的毅力担起了梁教授的全部助理工作。

白宁把赵百倚扛回病房,眼见米现把床占了大半,就拜托两个小护士临时找了间空房。

小护士也不含糊,找了间空房,争先给赵百倚重新打吊针,走的时候还羞涩地一步两回头。

白宁长得斯文帅气,平时招惹不少狂风浪蝶。赵百倚身为白宁的舍友,已经是见惯这种场面的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不到两小时。”白宁无所谓地说,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不是说过了清明才回来?”

“早了你还不乐意了?”白宁一笔带过,问说,“不过……方浩野是怎么回事啊?我一回来梁教授就让我过来处理尸体,还说你进医院了。”

赵百倚叹了口气,一五一十地把事情都告诉了白宁,包括自己刚刚撞鬼的事情。

但是白宁听完之后没有半点表情变化,他向来是不信鬼神之说的,但是他还是认真地照顾到赵百倚脆弱的心里防线敷衍道:

“哇哦,你好惨。”

“能不能带点情绪,关心关心我?”

“嗯,还有别的想法没?”

“没了,就是浑身难受,神经质了点儿,你不信也没关系。”赵百倚理解白宁,常人遇到这种事,哪能一下子就相信啊。

但是白宁说:“我信,被鬼缠了都这样。”

赵百倚一个激灵,刚要躺下床的身子一下子挺了起来,满脸愕然地盯着隔壁病床的白宁。

白宁扯了扯衣服领子,“怎么的,别以为咱俩独处一室,春夏之际,万物复苏,春心荡漾,夏日倾情,你就以为自己有机会啊。”

“你……你真的信我撞鬼?”

白宁很认真地点头,“我真的信。”

赵百倚不由地有点感动,他经历了一系列恐怖事件,终于有人信他了,就算他以后死于非命,也总算有一个人知道真相。

“你……你为什么信我?”

白宁神秘兮兮地看看四周,俯低身子,赵百倚也跟着凑近他,以为他即将吐露他们之间的深厚的友情联系,结果白宁低声说道:“你旁边那只鬼告诉我的。”

你旁边那只鬼告诉我的……

你旁边那只鬼……

你旁边……

赵百倚一下子蹦到白宁床上,惊恐万状地抱着白宁,“什么鬼?”

原本只想开个玩笑吓唬赵百倚的白宁脸上一黑,掰开他的手,“什么鬼!”

“我怎么知道什么鬼?”

“我怎么知道你搞什么鬼!”

“我没搞什么鬼!”

白宁:“……”

“你,你,你能……”他压低声音,“看见鬼?”

“不能。”白宁否认。

赵百倚一脸茫然地看着白宁,时不时地环顾四周,疑神疑鬼的模样,“不是,那个,那什么额,我要问什么来着,你你你,你真没看见什么东西?电梯里?”

“你算东西的话,那我看见了。”白宁毫无感情地说。

“不是,我真撞鬼!”赵百倚急切地说,以至于声音高激。

“扣扣扣扣。”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赵百倚,望去门那边,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生站在门口。

透过门上的玻璃,那个女生侧着身子,有一半的脸藏在阴影里,赵百倚还没吱声,白宁就喊了一句:“不好意思,我们小声点儿。”她就走了。

赵百倚看着她离开的影子,有影子就不是鬼,赵百倚松了一口气。

白宁继续说:“看出来了,神神叨叨的。哎,城西青河巷有个向师傅很出名,你得空儿找找他?”

“真的?”话说方浩野那道符也是在城西求来的,还挺有用,“要不现在去吧?”

“去哪儿啊去?”白宁摁下他,“你轻微脑震荡呢哥们,没听那两小护士说你今晚再不醒,医院都打算通知你爸妈了。”

“那不行!不能让他们担心。不过,你什么时候跟那两护士姐姐聊上的?”

白宁:“……你思维挺跳脱啊,不像脑子坏掉了。”

赵百倚无言以对。

夜长梦多,赵百倚担心有什么意外,还是赶紧找个大师解决解决吧。

“要不你明天陪我去那什么青巷?”

“青河巷。”白宁纠正他,赶巧一个电话进来了。

赵百倚提醒他,“电话。”

“你电话,我铃声哪是这个。”

赵百倚不敢置信,摸出手机,赫然响着熟悉的铃声,屏幕上显示着“仙儿”两个字。

但是赵百倚愣在那儿了,一动不动。

他的手机不是自动关机了吗?

怎么会……

赵百倚无动于衷,白宁只好替他接了,“哎,仙儿。”

米现一下子就听出来白宁的声音,立即发出来三连问:“白宁儿?你回来啦?跟赵百倚一块呢?”

白宁统一简略回复:“嗯。”

“真冷漠,在哪儿呢你们,一睡醒人都不见了,吓死我了。”

“我们在隔壁的隔壁,自己过来陪赵百倚,我要回去了。”

一听白宁要回去了,米现仿佛抓住了机会,“你要回去?现在吗?你开车?”

白宁听出来他的意思了,又想蹭车省路费。

“赵百倚还魔怔着呢,你赶紧来陪他。”

米现在那头吱吱喳喳,赵百倚沉思了一会儿却说:“你先带仙儿回去吧,他明天早课。”

白宁嫌弃地看着赵百倚,“你一脸失落是闹哪样?”

“你不信我,我很失落,我要一个人静静。”赵百倚故作矫情地说。

“哪儿那么多怨念!你一个人行不行啊?”

“男人不可以说自己不行。”赵百倚坚定地说。

白宁不放心,临走前给了他一个电话,说是青河巷向师傅的电话,有什么不对劲的可以打电话求救。向师傅问起,说是姓白的介绍的就行,没问起就不用说。

“扣扣扣。”赵百倚吓了一跳,扭头一看,是白宁。只见他把头挤进门缝,说:“早点睡啊,明天做完检查,没事下午得赶紧回去上课,程老师的课请不下假。”

“知道了!”赵百倚心虚地嘟囔一句,“什么时候学老甘妈那么啰嗦了,夜深人静地敲门吓死了。”

尤其是在一个人独享的病房里。

孤独的心脏跳动。

孤独的呼吸附和。

“扣扣扣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