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百鬼莫侵 > 正文
2.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闭上了眼睛。
作者:伊三  |  字数:5124  |  更新时间:2020-04-21 23:25:44 全文阅读

托心悦诚服的福,赵百倚安然无恙地回到宿舍。

他驾轻就熟地敲响宿管大叔的窗,“大叔,我是赵百倚,八楼法医系的那个,麻烦您给我开个门。”

安静好久之后,一阵钥匙声铃铃铛铛地响了起来,赵百倚适时地转移到宿舍大门口,乖巧且微笑地等候着。

宿管大叔一脸疲惫,“你小子还笑,天天喊我起来给你开门,你另外再配条钥匙好了!”

“不好不好,万一我不小心丢了就坏了,不是说旧宿舍那边有贼吗?”

“都多久的事儿了,人家贼还偷遍全校才跑路吗?”

嗯……有点道理。

摁电梯,但是电梯一直停在12楼,迟迟没下来。

“大叔,电梯……”

“坏了,爬楼梯吧。”宿管大叔没好气地说,迷迷糊糊地锁门,看见还有人在外面晃荡,喊说:“哪个宿舍的还在外边儿?”

赵百倚不死心,又等了一会儿,确信电梯是真坏了,转身走向楼梯间。

他打着哈欠,慢悠悠地走着。忽然“啪啦”一声,疑似玻璃掉地破裂的声音,他刚扭头往楼下看,一个身形矫健的瘦高个把他撞开,直直地往楼上跑去了。

宿管大叔身形笨重地跑上来,捂着头上的一片血红,“快追呀,那是贼!”

懵圈的赵百倚反应过来,立刻追了上去,仗着自己高中三年无人能破的100米短跑记录,英勇地抛弃凌晨三点的困倦,一鼓作气,紧追不舍,却在某个楼梯转角恍然看见有人站在角落里笑着看他。

他一惊,猛地扒住楼梯扶手停下,定睛一看,角落里空空荡荡。

看久了,仿佛就要从黑暗里扑过来一张只有眼睛的狰狞诡笑的脸。

他赶紧移开眼,不敢再看。吞咽了一口唾沫,不知道是因为累,还是因为害怕。

“啊~”他大口喘气,可楼梯里狭窄安静,回荡了诡异的回声,就像响在他耳边,吓了他一跳。

他急急地把目光投向上面弯弯的楼梯,极致的黑色侵蚀了他的瞳孔,一楼一楼的声控灯应声而亮,刺痛赵百倚的眼睛,黑白交叠的视线中,歹徒的身形在那片旋转的简单色彩里越变越小。

让人头皮发麻的匆忙逃命的脚步声,踢踢踏踏地响在头顶,像是刚学踢踏舞的初学者,完全不得要领,响得赵百倚脑袋疼。

楼下是空荡荡的黑暗,在他快速跑过之后,声控灯坚持不到几秒就灭了,仿佛十八层地狱般看不见光亮也看不见底端。

他害怕,赶紧一鼓作气地逃离这里,往上冲破黑暗,却在起步的一瞬间又恍惚看见原先的那个角落里有人一闪而过。

那个人,通体浑白。

可他已如离弦之箭冲到上一个楼梯转角,他本不想看见的,可那样的角度,让他真真切切地看见一个人隐在黑暗里低下头,白色的侧脸和白色的衣服连成一体。

赵百倚的心咯噔一下跳得更快了,丝毫没有停顿,一个劲儿地往上跑去。

他已经忘了歹徒的存在,逃命似地攀着楼梯跑,快得耳朵边只有风声吹过。

突然!

“啊!”——“砰!”

一声惨烈而惊恐的叫声穿过风声,几乎刺穿赵百倚的耳膜,狠狠地揪了一把他的心,让他瞬间失去思考的能力!

接着就是铁门背撞击发出的沉闷的声音,赵百倚精神瞬间绷紧,一刻也不敢停,扒着楼梯扶手急急地转了好几个弯。

他现在只剩下了逃跑的本能!

待他终于看到从楼顶大门投射进来的一丝光亮时,他热泪盈眶,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他就要从这死寂的黑暗中逃离了!

“砰!”——“吱……”——“砰!”

赵百倚不管不顾地追着光逃命,却忘了留意脚下蓄意布下的黑暗。

他被绊倒,整颗心跟着整个身体腾空地扑到生锈的铁门上,撞得脑袋直疼,直直地扑到一个人。铁门重重地发出“砰”的响声,接着铁门“吱”地被挤开,又“砰”地撞到墙上。

赵百倚惊魂未定,跌倒在地上,抬眼就看到那个被他撞到在地的歹徒,同样惊魂未定地坐在地上,颤抖着手指着赵百倚的身后说:“死……死人!有死人!”

赵百倚下意识地回头,第一眼却是看见了一个通体浑白色的人消失在黑暗里,尤其醒目。

鬼!

这是赵百倚在极度惊恐的情况下对那个出现在黑暗里又消失在黑暗里三次之多的白色人形所作出的毫无根据的判断!

之后,他才看到那个倒在血泊里的男性尸体,瞬间吓出一身冷汗,全身瘫软。

后来气喘吁吁赶到的宿管大叔看到这样的场景,往后踩空了几级楼梯,幸亏没摔着,立刻拨打了110。

凌晨时分,警车火速到达宿舍楼。警察分别带宿管大叔、赵百倚和那名歹徒去审讯。

警察同志问宿管大叔:“是你报的警?”

“是的。”

“说一下具体情况。”

“法医系那个小子咯,经常大半夜的回来,我就给他开门。锁门的时候看见那瘦高个还在外面,我以为是哪个宿舍的晚归了,就喊他,结果他就跑过来,嘴里嚷嚷着什么,‘救救我’、‘让我进去’,我问他是哪个宿舍的,他又不说,不知道拿了个什么东西往我头上一敲,就跑进去了。我以为他是贼,刚好法医系的小子也在,我就叫他追上去咯……”

警察同志问赵百倚:“你是法医系的学生?”

“是的。”

“认识死者吗?”

赵百倚皱眉,诚实地说:“不认识,但是……额,我知道。”

“你知道?”

赵百倚脑海里闪过那张惨白的尸体的脸,一阵恶寒涌上心头,“我刚刚给他尸检完。”

“啊?”

在警察同志的眼神质疑之下,赵百倚如实解释清楚:“我是学校的梁教授的实习助手,刚结束尸检工作回来,尸检的那副尸体,就是天台上的那一副。但是……我明明把他装进雪柜里了的……”

警察同志皱皱眉,翻了翻资料,走到一旁跟同事耳语几句,向赵百倚招手,“你过来一下。”

赵百倚的口供疑点甚多,但是歹徒的口供,却很有意思。

警察同志问歹徒:“说一下,三更半夜强行跑进宿舍是想干什么?”

歹徒畏畏缩缩地四处张望,看到四周都是浩然正气的人民公仆才安心下来,说:“警察同志,我被鬼追。”

警察同志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他尊重这位歹徒先生的信仰,“所以你是被鬼追进宿舍里的?”

歹徒点点头,“我只是想进去躲躲,没想动手,是我太着急了才打破他的头的,真不是故意的。”

“那鬼为什么追你啊?”

“因为……”

歹徒支支吾吾,而另一边,警察同志带着赵百倚走进来,“你认不认识他?”

赵百倚认真看看眼前的瘦高个,一个模糊的名字浮现出来,“你,你不是……”

叫什么名字来着?上学期还在图书馆见过的……

想了一阵子实在想不起来了,只好说:“好像是一个师兄,但我忘了叫什么名字。”

那名歹徒有些遮掩,默默地低下头。

“说说,你叫什么名字?”警察同志敲敲桌子,把歹徒吓得不轻。

“我,我叫方浩野。”

听到这个名字,赵百倚大吃一惊,往前凑过去,认真看了看,果然是方浩野,赵百倚的同系师兄。

“方师兄你不是出国了吗?”

“别说了。”方浩野含糊一句,似有难言之隐。

方浩野是梁教授的前任助手,事实上,是方浩野要出国深造,梁教授才把赵百倚招进来顶替方浩野的工作的。

至今,方浩野的储物柜上还贴着“方”字。

说起储物柜,那个让赵百倚疑神疑鬼的时而半开的储物柜正是方浩野的。

警察同志几番调查之后,以伤人罪拘留了方浩野。虽然宿管大叔说了他不追究,但是警察同志似乎对方浩野仍有疑问。

赵百倚非法运输尸体的嫌疑通过闭路电视洗清了,尸体的转移仍在调查当中。但是赵百倚总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那双眼睛虎视眈眈,深藏不露。

配合完警方工作,赵百倚回到宿舍时,将近黎明了。他连爬到床上的力气都没有,摔下背包,直接趴在桌子上睡了。

赵百倚半睡半醒,把沉重的脑袋挪到另一只没有被压麻的手上,恍惚间听到“死人了”三个字,思绪瞬时从沉静的空间掉进黑暗的旷野,挣扎之际,直击耳膜的巨大关门声“砰”地响起。

赵百倚诈醒,满头虚汗,茫然错愕地看向甘霖。

“回床上躺着吧,你早上不是没课?”

甘霖是舍长,以温润的性格承担起了照顾其他三个舍友的崇高职责,人称“老甘妈”。

“米仙儿呢?”赵百倚揉揉眼,没看见吵闹的米现。

“听说昨夜有警车,刚出去打听了。”言下之意是,是米现关门太大声吵醒你的,不关我事。“我先走,赶着上课。”

“嗯。”赵百倚对昨晚的事缄口不言。

甘霖走后,赵百倚独享安静,昨晚没来得及消化的怪事全成了心里的鬼影,他把宿舍的窗帘拉开,明亮的光线布阵进来,好让所有的妖魔鬼怪无所遁形。

他洗了个澡,勉强算是清醒了点,但是昨晚接二连三的诡异事件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走路的时候不小心被脚下的背包一绊,他踉跄了几步,扶住了桌子。

赵百倚这才把背包拿起来,打开一看,愣住了。

那本卷皱的泛黄的羊皮书,赫然藏身在他的背包里——古老的书页在阳光下飘散着灰尘颗粒,温柔地呼吸着这个鲜活的世界的空气,但是赵百倚却紧张到快要窒息。

如果不是包里还有他珍惜的佛珠,他会连包带书地甩到阳台角落,趋避隐藏的危险。

他用两根手指,把羊皮书夹出来,丢到垃圾桶里,想了想,又捏起来,扔到书桌的角落里。那个阴暗的角落,仿佛是为它而生的宝地,它安静地栖息着。

那本书既无封面,也无编码,里面也是空白书页,与其说是一本书,倒不如说是笔记本更贴切。

赵百倚登录上学校的图书馆网页,根本搜不到相关书籍。

正疑惑着,响起了敲门声。

“扣扣扣。”

“等等。”赵百倚打开门,方浩野小心翼翼地挤了进来。

“方师兄?”

方浩野鬼祟的眼神在宿舍里转了一圈,才对上赵百倚的眼睛,没头没脑地问了句:“你没事吧?”

赵百倚一头雾水,“我没事啊。”

“那就好。”方浩野松了一口气,“就你一个人在?”

“他们都有课。”赵百倚拉过椅子给方浩野坐下,“方师兄,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吗,有什么事吗?”

赵百倚意识到方浩野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他脸色沉重,眼神闪躲。

“方师兄,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方浩野神秘兮兮地掏出一道折成三角的塑了胶的符箓,递到赵百倚手里,“好好收着,千万别摘下。”

“方师兄,到底是什么事,你说清楚点。”

“第一院的解剖室,有不干净的东西,我,我怕你会……”他压低声音,吐露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凌晨时分解剖室的异常气氛瞬间席卷赵百倚的感官,楼梯间真真切切地看见的白色鬼魂的场景也涌现出来,赵百倚下意识地就把二者联系起来。

他追问:“你怎么知道?你是因为这个才辞职的吗?”

赵百倚如此猜测。

因为按理说,任何一个法医系的学生,都不会轻易放弃梁教授的实习助理一职,即使梁教授的工作强度堪称变态。

方浩野点头默认了,“我听说了,是你接替我的工作的。我不想害了你,你还是小心点比较好。这是我从城西一位高人那里求来的,我这段时间能逃过一劫全是靠它。”

赵百倚握住符箓的手微微颤动,心里产生了微弱的奇妙的感动,“那你把它给我了,你怎么办?”

“它的目标本来就是我,是我的错,我应该赎罪的,只是现在你接替了我的位置,我怕它连你也害了,那我就真的是罪无可恕了。”方浩野说着悲壮的忏悔,把良心剖开来,赔偿了善良,也葬送了性命。

赵百倚把符箓塞回方浩野手里,“师兄,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这是你保命的东西,我不能要的。”

方浩野把符推回去,“现在再说什么保命不保命的已经没有意义了。”他失落地低下头,“天道有轮回,人间有生死,这是不变的定律。”

赵百倚隐约听出来一点不对劲,但他不敢多想,“方师兄,你说什么呢?”

“没事,说胡话罢了。这道符你要收好,尤其是去解剖室,一定要带着。”他严肃地嘱咐说。

赵百倚只好姑且收下,“那谢谢师兄了。”

“没事,只要你……”方浩野忽然脸色大变,这本书……你是怎么得来的?”

“嗯?”赵百倚回头看,他桌上只有那本奇怪的旧书,还是在角落里,也难为方浩野能看见。

方浩野的眼神十分恳切,“这本书,你能不能送给我?”

“啊?”赵百倚还没反应过来,方浩野已经把书拿在手里了,他也只好说:“额,可以啊。”

方浩野拿了书,匆匆走了。

赵百倚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握住手里的符箓,套上鞋子追了出去。

电梯还没修好,长长的队伍排在另一部完好的电梯前,没有方浩野的身影。赵百倚等不及,推开了楼梯间的门。

头顶卷下来一阵风。

赵百倚抬头看看,在距离他不远的楼顶,昨夜凌晨,凭空出现了一具不属于那里的尸体,不禁让人寒毛竖起。

赵百倚甩甩脑袋,把感慨抛后,快步下楼,想要赶上方浩野,把符箓还他。

他感到不安,尤其是方浩野说的一番莫名其妙的话。他深怕方浩野会做出什么傻事,到时追悔莫及。

刚下到一楼大堂,赵百倚就预感到自己已经是无能为力了。

原本敞亮的宿舍门前就积聚着黑压压一片人,他们都抬头看向楼顶。

烦躁的喧嚣蔓延开来,仿佛电视剧里的剧情。

他跑进人群里,抬头看:苍穹之下,楼顶之上,那个置身在阳光背面的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以轻巧之姿离开地面,在获得死亡的第一秒,重新跪撞以大地为鼓面的钟鼓,用最虔诚的生命当做献祭。楼底的一席空地,被填上艳丽的红色,霸道地占据了每个漆黑的瞳孔,变成尖叫声一片的噩梦。

大片的红色以优雅的涓流之态浸渗白色,红得刺眼的光亮似乎在他眼前盛开,像巨大的花瓣。方浩野犹如破碎的木偶,折叠在中心,明目张胆的红色眩晕地包裹住他。

但他怀里的书,一尘不染。

赵百倚亲眼目睹着事情的发生:生命的截然而止,暴力地剖解在他的眼前。

他见过死亡,但那都只是装着死亡的载体,是尸体。方浩野的尸体,如今也成为一个空壳,里面不再有活跃的思想,奄奄一息的灵魂随着血液逃离身体。

赵百倚在那一瞬间,被漫流的红色袭击双眼,对生命的脆弱感到心怮悲怆。

“醒醒,醒醒。”

外界有很多声音,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闭上了眼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