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69 反将国教退为进 夜熬鹰妖神乃意
作者:观门  |  字数:5234  |  更新时间:2019-09-24 23:55:04 全文阅读

赵之丰最最先反应过来。王云张林二人后脚刚刚踏出院门,赵之丰内劲凝结的手掌就紧随而出,其势气魄恢弘,其力摧枯拉朽,相比这道力量,刚才所有战斗的风波都显得微不足道。

这是必杀的一击,然而王云和张林已有准备。早在他们出言之前,就各自从怀里掏出掏出一瓣莲花来,红润加金边,紧紧的捏在手中。那是国教金莲,传说中持有者皆是万法不侵,然而,毕竟对的是当今武道领袖人物的巨武,毕竟他们拿的也不是完全成熟的金莲,虽然走路依旧是之前拉风的样子,其实暗地里早已经满头冷汗,忐忑不安的攥着手里的希望。

掌将到,金莲发热,挣脱两手,悬浮于空中,洒下荧光将二人笼罩。待得真正接触,赵之丰的攻击仅仅只是让它泛起了一层涟漪而已。王云和张林相视一笑,腰杆子瞬间就直了,甚至还挑衅的转身看了一眼赵院深处,接着大摇大摆的走回明清殿。无知的两个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在那金莲收回手掌的时候,花瓣莫名的颤了一颤,只以为是风使坏。

牵连到他人的滋味不好受,尤其是牵连的人还是救命恩人。白闹抬头张嘴,却对上那双空灵扑闪的眼睛,那都到嗓子眼的所有表达亏欠的话语瞬间都被堵住了。

赵素雅看着白闹欲言又止的样子,没忍住笑了出来,咧嘴的模样醉了春风,比划道:“你啊,不要多想,无非就是多一天少一天的嘛。去吧,去把真相查出来。”

这样清澈的笑,见多少次都不会腻,所有经历的美好都在这其中倒影:

“小姐,您觉得白闹这两下怎么样?”在屋里撒欢的赵素雅跟着赵宽到了白闹搏兽的地方,好像是考试,好像是求解,总之赵宽冷不丁的问到。

“单刀直入,有去无回。”很简单的八个字,将白闹的缺点全都总结了出来,赵素雅刚起了范,就看见白闹的眼神射向这边,于是更加详细的说道:“虽然身体有手脚之分,但说到底还是一个整体,要是各管各的怎么能行。出力靠肌肉的凝聚,收力凭身体的导向,父亲常说,意灌全身,力出万孔,就是这个道理。 ”

赵宽听着,突然惊讶的说道:“意灌全身,力出万孔,这不是老爷齐意的那些东西嘛!”看着好像是对赵素雅说的,只是多少年来,怕赵素雅心里失衡,赵宽每每和她交流,都会下意识的去用手语,这次失态可能真的是太惊讶了吧。

“哎呀。”赵素雅也随之发出了一声惊奇的叫声,马上拿手捂住嘴巴,灰溜溜的跑了回去。

白闹看着两人仓促收场的默剧,心领神会的一笑,嘴里默念着:“意灌全身,力出万孔!”

“赵家未负我,我岂能负赵家。”收回了对床畔守候,伞下温柔的回顾,白闹心里有了计较:真相我可以自己去查,血仇我可以自己去报,但,恩情不能辜负。

念此,白闹挣脱了赵宽和赵素雅的扶持,转身朝白村方向跪倒。

远远的,无论是时间还是距离都是远远的,然而,那股刺鼻的血腥味还是会随着思绪缠绕神经,不禁泪流,白闹大口的吞咽了一下,即使嘴里什么都没有,又狠狠的呼吸了一轮,即使扯的伤口疼。

好像有白村的冤魂爬进了白闹紧闭的双眼,伸出手来要着真相,把那些积攒的泪都挤了出来。

“对不起了大家,我现在暂时没办法给大家正名。不过我保证,穷极一生,血刃凶手!”默念完,也不管那些魂魄是怎么样的嘶吼和翻腾,也不管他们身上的灰气有没有变成黑,白闹果断睁开眼来,向门外冲去!

...

并没有冲出去,白日里去势那么的凶猛也没有冲出去,因为在他面前横亘着的,不是高墙大院,而是浓浓的内劲,那是赵之丰的内劲,就算撞的人头破血流也是出不去。

四下里都是混沌,白闹看不见人影,看不清时候,只能盘着腿呆呆的坐在地上,牵挂着素雅,痛恨着国教。

“冷静下来了吗?”身旁突然传出一道声音,吓得白闹一个哆嗦,定睛一看,竟是许久不见的赵之丰。白闹慌忙站起相迎。

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酷如冰,还是一如既往的风采奕奕,要不是这个侧身的角度正好能瞥见他透漏着些许担忧的眼角,恐怕白闹还真要怀疑他与赵素雅的血缘关系了。

赵之丰感受的到白闹窥探的小动作了,但他并不在意,而是继续说道:“你今天,很出乎我意料。”

白闹的脑子随着这句话立刻活跃起来,不断的闪烁出早晨的幕幕情节,是因为赵素雅的事情而愤怒?还是因为内劲散去的事情而鄙夷?好像都足以让赵之丰“刮目相看”,但又好像都不是焦点,于是乖巧的向赵之丰讨教:“师爷,您是说…?”

赵之丰简单的斜眼看了一下白闹,就瞬间洞悉了他的所有想法,哑然失笑,说:“别多想。我说的是你今天为雅儿的冲动之举。”

本就是受自己牵连,此刻却还因此让赵之丰有点好感,白闹苦笑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不必太过自责。我和国教也打了不少交道,他们的那些小手段我自是清楚,再说本身雅儿的伤也是拜他们所赐。”赵之丰一改常态的伸出手来摸了摸白闹的头,以示安慰。

听得言语之间,好像赵之丰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但他还是眼睁睁的看着赵素雅吃下了那根莲藕,白闹想不明白,惊奇而茫然的看着赵之丰,渴望得到一个解释。

“不管怎么样,脆心莲藕确实对雅儿有帮助。我本以为他们会混些毒来逼你就范,没想到检查一番后却是不见,现在国教的行动策划是越来越差了。如此一来,事情就变得简单了许多。”

“简单?”白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极力的探长脖子,待捕捉到那两个尾音时,立刻就兴奋了起来,“您说的是真的吗?”

白闹也是冲动,根本没想到赵之丰说的“简单”只是针对下毒一事啊,一句反问,让赵之丰差点出掌拍死他,只得耐心的给他解释说:“他们不敢和我把关系弄僵,既然脆心莲藕来了,碧叶粉也肯定在沛城。我在出手击杀那两小子的时候,感觉到他们掏出了金莲,于是我留了一手,给金莲暗自种下一道内劲。国教中凡手握金莲的人,不是少年英才,就是一方传教士。待这二人将金莲归还,我的那道内劲便会横冲出来重伤此人,届时,他们必然会拿出等同于脆心莲藕的天材地宝救治,我们也可趁机摸得他们藏药所在,伺机潜入查询碧叶粉的下落。”

白闹注意到赵之丰的话中说了一个词是“我们”,心里也明白了赵之丰深夜过来的意图,便立刻请命说:“需要我怎么做,您说!”

“不急,现在金莲还在那两人手中,小人得宝,想来也是爱不释手,得日夜长守看个够,也正好给了你我时间。”说着,赵之丰突然转身,其目光灼灼,似要焚毁这方天,其大袖一甩,日月星辰入赘来,“白闹,你可知那几日里素雅念叨的齐意是什么东西?”

一个急转弯,让白闹的心神有点震荡,他回应道:“弟子只知道是您的,也是听来的几句,至于究竟是什么,弟子不知情。”

“三字秘技中,第一秘即为齐。诡和破皆以齐为根基,齐强,则诡和破强,齐弱则诡和破弱。齐有齐体,也有齐意。你身体失衡,想要齐体自是难上加难,白日里你已经试过,如今之计,唯有齐意方可弥补。”

“师爷,弟子从未听过师傅说起齐意一事,不知可否请师爷教授?”

“我一直在教你!”赵之丰将头缓缓的接近白闹,眼神里先是白闹的身子,继而转化成白闹和鹰妖对峙的情形。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熬鹰即为修行,白闹狂笑着,跌跌撞撞的跑出赵之丰的内劲,左右辨识了方向,立刻向着乱葬岗跑去。

众人都在惊奇,有看着赵之丰满面的笑容的,有看着白闹狼狈的身影的,唯有刘当归追了出去,作为大夫,他是最关心白闹的身体的,叫喊道:“干什么去啊!你的身子现在不能动啊!”

看着白闹身体受损确实严重,想来有个大夫在旁边也是没事,赵之丰没有阻拦,仍由刘当归去了。

别看白闹平日里内劲傍身,自是无敌,现在身体受损,内劲忙着修补,四肢又无力不受控制,轻易的就被刘当归追上,他冲着白闹叫喊道:“喂,你哪里去啊?”

“别磨叽了。来,搭把手!”说着,白闹一胳膊搭在刘当归的肩膀上,也不看眼里的幽怨,只是自顾自的指着路。

平日里不到一刻的脚程,今日分明走了半日,日暮西山,白闹和刘当归方才到了那乱葬岗。

依旧是尸骨遍野,恶臭扑鼻,刘当归如同白闹一般,捂着口鼻,但比白闹更加严重,趴在树上吐了半晌。

没时间浪费,为了赵之丰口中的计划,白闹只想着要把齐意修成,三下五除二的爬到鹰妖身边,然后直勾勾的看着那鹰妖,眼神里尽是杀戮。

“什么意思?”刘当归看着白闹的举动,只觉得是犯了傻,问了一句,又打笑道:“王八看绿豆?”

白闹的身心都沉浸在自己的眼神中,沉浸在鹰妖的眼神中,对于刘当归的问话自是不答,无聊之下,刘当归只好捡起身下的尸骨,以自己专业的角度,探察着那死亡的原因。

不看还好,越看,越是心惊,接连扔了几块,又接连拿起几块,刘当归从自己怀里掏出那随身的布袋来,再从布袋里拿出一块小划刀,轻轻的在骨头上刮下点点骨屑,而后用手捏了捏,又用鼻子闻了闻,发现这些人的居然是同一个死法。

“白闹...白...”接连呼喊了几声,没有回应,刘当归转身过去,发现白闹的样子似是入了定,只能自己继续这个可怕的探索,站起身来,手尽量的向下伸着,企图找到这尸山的底,却发现,他的伸下去的手只会造成头颅不断的下滑,内心更是恐怖。

“罢了,那就先看看他们是因为什么死的吧。”说着,刘当归无奈的把手从尸骨堆里拿出来,顺带着捞出自己手能及的最深的一块尸骨,还换着地方的又在下面和表面摸索着,一共十块,齐整整的摆在身边。从身上撕下一大块布料来,每刮下一块骨头的骨屑,刘当归就从那布料上撕下一块来,小心翼翼的包好,打个死结,塞进自己的布袋中,如此往复,直到刮遍了十块骨,直到布料就剩一个角。

“水,三叶草,还有啥来着...”边向外走着,边惦念着在田回春的医书里见过的药房,刘当归慢慢的向外面走去。

且看白闹,看似是和鹰妖在战斗,其实现在还谈不上,因为和自己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对视不经一会,有睡意袭来,有无聊袭来,还有出神时的各种回忆袭来,更有那天马行空的对未来的幻想袭来,这些都在干扰着白闹,都在干扰着白闹意志的集中,也都在催眠着白闹脆弱的神经,昏昏欲睡,摇摇欲倒。每每到了这个时候,白闹都在挣扎,他不惜去捏自己那血肉模糊的屁股,被疼痛刺到,也要保持最后的一分清醒。

没有用的,一时的清醒只是一时的,等都所有袭来的感觉适应了,等到所有袭来的感觉加速了,白闹连再去戳伤口的想法都生不起,眼瞅着斜着身子就要睡过去。好在妖族是个狂妄的种族,就在白闹的手刚沾在尸骨上时,鹰妖的眼神立刻就变了,有对白闹自不量力的嘲笑,还有对白闹癫狂模样的讥讽,这种眼神,像极了国教的那些人,像极了三花会的那些人,白闹的恨意瞬间就涌了出来,精神也随之振发了一会,再次和鹰妖对上。

蛮横永远都不是事情的唯一应对方法,可惜白闹不懂,他只能蛮横,对自己蛮横。

要失败了,白闹自己也知道,因为眼珠子感觉就要爆射出来了,干脆不再强求,白闹赶忙闭住了眼睛,拿手揉捏了好几下,方才可以睁开,带着泪的睁开。

正对上鹰妖鄙视的眼神,确实是技不如人,想要争口气也不行,白闹只能气急败坏的锤了锤遍地的尸首,而后将目光移到别处。

只见得刘当归端坐在尸骨之上,面前摆放的是十片树叶,里面放着一些不知名的液体,此外各色的树枝和花草在身边随意的丢着,远远看去,好像是一个巫婆一般。

“哎,当归!干嘛呢?”白闹甩了甩酸麻的胳膊,冲着刘当归喊了一声,“这胳膊酸的不行,过来按摩按摩呗。”

等了半天,风轻轻拂过,可刘当归没有被吹来。

“哎,当归!”白闹尝试着又叫了一声,这一声比先前的高了点,眼睛也顺势的在盯着刘当归,这便发现刘当归充耳不闻,还在继续手里的动作,捧着个树叶,缩着脖子,另一手高举着不知道在往里面洒些什么。

“不想按就不想按呗,装什么聋子啊!”白闹抱怨了一句,费力的爬到刘当归背后。再抬头看去时,刘当归手里的动作停止了,正斜着眼睛不断的往树叶里瞅着,仿佛又在那一整片的绿中找到一朵花一样。

“啪!”白闹用力的拍了拍刘当归,吓得这小子蹭的一下就跳了起来,带着那满眼的惊恐看着他,身子在不停的发抖着。

“该!让你装聋子!”白闹讥笑了一句,说道:“让你给我按摩按摩你没听到吗?”

这个请求并不是那么过分,在雾始山里,刘当归每每还会主动来给白闹按摩呢,白闹自以为没什么大不了的,像个大爷般把 胳膊伸直了递给刘当归,却不料,这次的刘当归没有那么好欺负了,一脚将白闹的胳膊踢开,说道:“听什么听啊!忙着呢,去去去,一边去。”

“喂,叫了你那么半天,你装聋子,现在又开始装霸王了?你这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啥叫我半天了,没听到,我这真有事呢!”

看样子不像是装的,白闹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真没听见?”

刘当归肯定的回了一句:“真的啊!”

“不可能啊!”白闹咬着指头沉思着,努力的回想着自己刚才声音的分贝,确定不是自己失声后,追问道:“你刚刚脑子里想什么呢?怎么我那么高的声音你都听不见。”

“还能想什么?想我面前的这些瓶瓶罐罐的东西啊。”说着刘当归又盘腿坐下了,边拿起面前的骨头和小刀,边说道:“我师傅说了,做事就是要专心,要用心,要沉心,不然什么都做不成的,尤其是我们这些当大夫的,去去去,我要忙我的了,你赶紧看你的绿豆去!”

“我!”白闹正要说些什么,耳边刘当归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了,“要专心,要用心,要沉心”,嘴里不由的跟着默念着,白闹好像是抓住了些什么东西,一些对现在的他至关紧要的东西,所以他赶忙转身冲着鹰妖爬了过去。

一语惊醒梦中人啊,就是白闹光顾着惊醒,忘了刘当归之前的那一句王八看绿豆和刚刚的这一句看绿豆去了,不然刘当归的小身板定是少不了一顿毒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