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63 三字秘技开先河 夜半山岗树信心
作者:观门  |  字数:5576  |  更新时间:2019-09-23 01:29:20 全文阅读

赵素雅的眼睛停在湖面上,双手不断的冲着赵宽比划,尽管动作带不上语气的焦急,但速度能将那埋冤表现:“叔,你看你找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啊!”

眼里看着,心里无奈,赵宽摊手说道:“我看他内劲已经凝实了,谁知道见了个兽连个动作都不敢有。”

“许是第一次见吧,被样子看吓到了。”为白闹开脱完,赵素雅就把赵宽往那湖里推着,边推边比划道:“你别说这个了,快点下去看看啊!”

两人正在这边纠结,湖面突然有了动静,只见得一道水柱猛然冲天,而后一道身影跟着就冲了出来,一般是正常的肤色,一半是幽蓝,一半是肌肤,一半是鳞片,除此之外,身上再无其他长物。

赤身裸体了,一眼就看见白闹的脸的赵素雅赶忙就把身子转了过去,若不是不能出言,那张大的嘴里肯定已经爆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了。

赵宽看得这尴尬的场景,狡黠的一笑,脱下自己外面的衣服裹在了白闹身上,完事也不说开口缓解一下,自顾自的吹着哨子,把头撇到一旁去。

赵素雅反应激烈,白闹自然也激烈,想要对赵素雅解释一下,可伸出去的手不敢去拍那柔弱的肩膀,握成拳,又松成掌,磨磨唧唧的样子让身边的赵宽都有点着急。

三人立在无言的风中,湖边冰冷的气息不断跟着拍打在身上,突然,正前方有一大片树倒了下来,三人慌忙睁眼看过去,原是那斑纹毒蛛被黑王蛇给一口一口的吞噬,正在尽力的挣扎着身子。

气氛顿时有了个宣泄的口,白闹把事情的根放在了远处的两兽身上,怒火顿时滔天,捏着铁拳就冲两兽冲了过去。

黑王蛇正在享用美食,斑纹毒蛛正在为了生存挣扎,两兽谁都没有注意到白闹的身影。知道斑纹毒蛛的身子被白闹从黑王蛇的嘴里拽出来,而后残忍的将它撕成两半,斑纹毒蛛这才开始后悔盯上这个人类,黑王蛇也才开始正视这个渺小的男孩。

紧了紧衣服,好像是怕走光,白闹怒喝一声, 手捏铁拳直冲黑王蛇冲去。拳头握住这只是白闹自己的想法,在赵素雅和赵宽的眼中,在黑王蛇的眼中,分明是一道龙爪伸出。这爪带着的,是腰合的贯劲,是铁拳的威力,还有根上的造化,一只小小的黑王蛇怎能应对,轻易请被击飞,不少鳞片都被尖锐的龙爪给刮了下来。

还没有结束,肘杀来了,它带着的,是齐整整的鳞片,还有那从白闹的背后把头伸了出来的造化。径直击中黑王蛇的腹部,肘杀顶着密集的鳞片,去势不减的直接穿透了黑王蛇的身子。

短暂的黑暗,再见日曜,只有白闹,没有造化。赵素雅震惊的看着,赵宽四处搜寻着那条龙的身影,白闹没有动静,脸色铁青着,写满了不近人情和六亲不认的杀字,盯着黑王蛇,心里在默默倒数着。

三声之后,黑王蛇突然开始剧烈的搅动起来,自其腹部猛然伸出一只龙爪来,紧接着又有三声撕裂的响声,又是三只龙爪现,继而是龙头,直接破了黑王蛇那惊疑不定的脸色,就从它的面目直直的钻了出来。

黑王蛇肯定是死透了,但若是只想让他死的话,造化根本没必要要钻进那身体里,他还要血,要黑王蛇的血,要黑王蛇所有的血。造化轻轻将身形一摆,黑王蛇的身子就软软的倒在地上,所有的血液保持着倒地前的姿势悬浮在空中,被造化的龙爪一抓,齐齐涌进造化的身体里。

被下面的人直勾勾的盯着,造化有点心烦,也不等吸食尽血液,身体将残留的一裹,直接钻进了白闹体内,钻进了那条幽蓝色的血脉之中。

“这样的手段!怎么防!”赵宽看着,五味杂陈,不由得开始幻想白闹真正强大起来的模样,那必然是个遇神杀神,遇鬼杀鬼的瘟神啊。

“师傅,前辈,你们这都是什么表情啊?”许是在血与泪里呆的久了,又许是被别的什么影响了,对于自己吃干喝尽的手段,白闹并不觉得有什么,所以还能风轻云淡的询问着两人。

“没什么!没什么!”清醒过来的赵三摆了摆手,又赶忙悄悄的拉了一下赵素雅,赵素雅跟着打了一个冷颤,赶忙对白闹比划道:“没事,没事,就是你的那条龙有点威武!”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被赵素雅表扬,白闹的心情立刻成了开了花般的绚烂,也顾不得去仔细体会下面掩藏的深意,催着赵素雅:“师傅,你看我的手段就这些,现在你能教我了吧。”

心神缓缓的平稳下来,赵素雅轻拍了两下隐藏在秀发下的额头,赶忙比划道:“对对对!来,我们进入正题,其实,闻道武馆所学不过三字:齐,诡,破。学成弟子则可另谋去处,武馆从不成拖累。齐,说的是身体,比如说右手比左手熟练,使不得;诡,说的是身法,比如说对手轻易就能跟上节奏,使不得;破,说的是体术,比如说出招拘泥招式,接招只晓躲闪,使不得。齐是底子,诡和破是技巧。现今你这身体已经完全失去了平衡,想要齐,不是那么简单的,这道难题交给我爹了。我们就先从诡和破开始吧。”

白闹感激涕零,立刻跪拜在地,说道:“多谢师傅!”

看着白闹如此虚心的样子,赵素雅心头那点恐怖的笼罩总算是少了点,他将白闹扶起来,接着说道:“先说诡。诡!闻道武馆身法之精髓,你要注意到的是,这个身法不是让你一味的用来躲避,它是集防守和攻击为一体的,分三个篇章,潜,隐,随。潜,出手力道埋于空间,不惊元气,不增风速,讲究出其不意。隐,身躯气息融入天地,合二为一,难分彼此,讲究悄无声息。随,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静如水中月打捞无痕,动如雾中花若隐若现。再说破。破!闻道武馆攻击之精髓,不过这个攻击可不是让你一股脑的往上冲的,它讲究的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破也可分三个篇章,推,拉,带。反是攻击,皆有发力点,洞察此点,以力推之,方向自然偏移,是为推。反是攻击,都有力穷点,洞察此点,以力拉之,身形自然失控,是为拉。反是攻击,都有几大着力点,洞察此点,以力带之,力道自然失准,是为带。”

白闹一面虚心听着赵素雅的言语,暗记在心底,一面又不断的怀疑可行性,在他的概念中,人就是人,天地就是天地,人动则周遭元气动,天地异动则人必然受限,何谈融为一体,同样的,自己就是自己,别人就是别人,力道各为其主,怎可能随心掌控。

赵素雅也知道口说无凭,便推了推赵宽让他演示起来。

赵宽一动,白闹当即大吃一惊,身形确实还在眼里,但偏偏又感觉那里真的没什么东西,风也顺畅的吹过,元气也惬意的漂浮,甚至于地上的影子都消失不见,白闹毫不怀疑,如果赵宽不为了照顾他而全力施展开来,哪怕从身边走过他都有可能不知情。

“这是诡中最低级的隐,来,现在你用尽你所有的内劲来打我!”说着,赵宽还摆出了一个挑衅的手势,犹豫之下,白闹直接铁拳出,为了加重力道,刻意将造化调出来缠在胳膊上。

龙爪尖上一点寒,龙鳞片片掩骷髅,看着气势汹汹是个杀招,可近了赵宽的身子就哑了火,只见得赵宽只是冲着他的胳膊肘轻轻的一点,这铁拳的方向就是变了,朝着旁边的树干就冲了过去。

“这是随!”耳边突然传来了赵宽的身影,白闹只来得及看见身旁赵宽得意的神情,再捕捉不到影子,四下里突然又传出一声:“这是潜!”

来不及听清,也不知道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力道,白闹的龙爪突然感觉到一阵的紧缩,紧跟着赵宽的脸就浮现在了白闹的面前,阴森森的说道:“这是拉!”说罢,白闹的拳头立刻就被他拽着往前,身形彻底失去了控制,“这是带!”又一声,出击的整条胳膊像是被赵宽的胳膊卡住了一般,力道软绵绵的,赵宽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潜隐随,推拉带!”赵宽在半空狂喝一声,一巴掌将白闹的身形扇了下来,身形平稳的落在了那个人形坑前,缓缓说道:“打完!收工!”

这巴掌不是很重,估计是因为赵素雅在旁边看着,赵宽卖了一个面子,白闹还可以爬上来,还可以站起来,呆呆的站起来,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看着白闹信服的表情,赵宽多少有些得意,同时也有点欣慰,闻道武馆成立以来,多得是循规蹈矩,唯唯诺诺的弟子,教学索然无味,敢面带怀疑的,加上白闹,也无非就是两人,哪怕他跟着赵之丰已经成了大家,但这种征服的感觉还是很舒爽的。

“怎么样?什么感觉?”赵素雅拍了拍白闹的肩,眼神里都是鼓励,将白闹的那点惭愧给击溃!

“好神奇啊!”一句话,道尽了心里的起伏,白闹拉着赵素雅,近乎哀求的说道:“师傅快教我,快教我!”

已经收徒,赵素雅自然是倾囊相授,于是在白闹眼中那“诡”的神秘面纱也渐渐的揭开:关于风速和毛发的结合,关于光耀和身体构造的结合,关于元气的流速和体内血液翻腾的结合,白闹彻底折服,赵之丰是在一点点的挖掘身体的潜能,是在一点点的塑造人和自然的平衡啊。于是在白闹眼肿那“破”的神秘面纱也渐渐的揭开,关于各大穴位和动作的对应,关于起手和内劲路径的联系,关于肌肤和筋骨的关系,白闹彻底折服,赵之丰是在一点点的剖析身体的构造,是在一点点的建立新的攻防体系。

“行了!今天我们就到这里吧。明天开始你的修行就要正式开始了,做好心理准备,没有那么简单的。”赵素雅已经讲完,白闹的心神还沉在期间无法自拔,直到赵宽拉了拉他,他才能抬起头来。

也不管赵素雅说什么,白闹回应道:“真神奇,这么一拉一带,人就控制不住了,真好!”

“好了!回家了!”赵宽按耐住白闹激动的身子,一手搭着,搂着就要回沛城去。

跟着走了两步,白闹马上就停了下来,他心里还在惦记着那个乱葬岗,他心里还惦记着早晨的那个话题。知道从明天开始就要认真了,所以这件事今天必须要有个说法,白闹把赵宽的胳膊从自己的肩膀上移了下来,对着两人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们先回,我还有点事。”

赵宽听着,打趣道:“什么事?别闹了,早睡早起。”

“很重要的一件事。”说罢,白闹再不去看两人,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那个方向,正是乱葬岗所在。

...

雾始山太大了,或者说,是白闹三人太过深入了,从正午到夜幕,白闹这才赶到乱葬岗。

入眼还是枯骨,海量的枯骨,漫山遍野的尸骨,不见草木摆头,只见乌鸦盘旋。

深吸一口气,白闹慢慢的走向枯骨中,他打量着面前的一切,用正视的眼神打量,偶尔,他还会蹲下身子捡起一根枯骨左右端详,看看那上面有没有幽蓝色的烟雾冒出,看看上面有没有哪一缕游荡的魂钻出,然而,他只看到了带血的肉,只看到了带血的布料,只看到了被乌鸦啄开的洞,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找不到,那就干脆坐下来等吧,白闹闭着眼睛,直接盘坐在那堆尸骨之上,内心再无第一次时的紧张,甚至还会利用这点琐碎的时间来温习今日赵素雅讲解的内容。

云推着月,月避着树,树迎着风,那是一股阴风,席卷来,枯骨动,白闹的衣脚跟着卷到背后。从沉思中醒来,白闹估计他是等到了,所以他还是紧闭着眼睛,生怕一睁眼惊了暗里的存在。

忍受着风的侵袭,白闹苦苦的等待,心神也在苦苦的煎熬,直到背后渐渐有脚步声响起来,踩的枯骨吱吱的响。听着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自己的背后站定,同时,又有枯骨碎裂的声音,很是清脆。

是时候了,白闹捏着铁拳直接转过身去,然而,高扬的拳头还没有落下去,身形就被定住,不是被外力,是被自己。

“师...师爷!”白闹收了手,恭敬的叫了一声。

“在等什么?”赵之丰对白闹的尊称没有一点表示,直接张嘴问道。

白闹扭扭捏捏着,不好回答,可又感受到赵之丰那锋利的眼神,只得如实说道:“我在等鬼!”

赵之丰浅笑一声,边蹲下身去,从地上捡起一块骨头来,在手里揉捏着,边追问道:“等到了吗?”

“没有!”白闹老实的回答道,伸手接过赵之丰扔过来的骨头,看着上面带血的肉被剔除是那么的晶莹,补充了一句:“可能,是被您吓走了吧。”

“哈哈哈哈...”赵之丰听得白闹话,爽朗的一笑,这小子无意之中又拍了一个马屁,让他越看越是欢喜,眉飞色舞的说:“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能量。”

赵之丰否定了,白闹也不好强加给他,白日里的疑惑再次袭上脑海,他赶忙跪拜在地,说道:“师爷,这天下究竟有没有鬼!为什么鬼作为阴,就不能在代表阳的太阳下行走,而我们人作为阳,却可以在代表阴的月亮下行走?还请师爷解惑啊!”

“其实,你自己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为什么还要问我。”赵之丰似笑非笑的看着白闹,内劲轻轻一震,将手上的那些血肉给清除,而后背着手,留了一个坚挺的背影给他。

“我?有答案了?”茫然的挠着头,顺便搜寻了自己那乱作一团的心神,白闹站起来两步跑到赵之丰面前,说道:“我没有答案啊!师爷您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真的相信你所看见的,那么你就不会怀疑。”看着白闹焦急的样子,赵之丰知道再这么卖关子下去,那个小脑瓜子就要炸了,出言解释道:“鬼和神,不过是人们为了解释那些无法解释的东西而构造出来的东西罢了。我们做个假设,如果世界真的有鬼,那么你刚刚追问的问题就是成立的,无论是人是妖,在这月下都是不能行走的,很明显,这个假设和事实相悖。那么我们假设,这个世界没有鬼,那么你刚刚追问的问题本身就已经不能算是个问题了,问题都不算,何谈答案,所以博学如素雅,老练如赵宽都就答不上来。你可明白了?”

“您是说,世界上就没有鬼?”白闹惊得叫出了一句,但马上就被赵之丰给推翻了:“不是我说的,是你说的。”

一语点醒梦中人,白闹嘟囔着:“我说的,我说的。如果那鬼兵真的是鬼的话,我已经见到鬼了,所以我现在应该是肯定的,而我的迟疑和追问,恰恰是在说明,我并不相信鬼的存在。”

“孺子可教也!坚信你的坚信,不要被假象迷惑。”说着,赵之丰爱怜的点了点白闹的鼻尖,而后转身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师爷!”耳边还是枯骨作响的声音,白闹猛然转过身去,冲着赵之丰问道:“那你知道我遇到的都是些什么吗?”

赵之丰没有立即回答,他先是冲着白闹招了招手,看着那瘦弱的身子在枯骨对上蹦蹦跳跳的过来,而后一把将白闹搂在怀里,向那沛城并行而去,这才回答道:“我只是带你入门而已,至于真正的是些什么,需要你自己去探索。”

“好吧!”还是那天晚上的那句话,白闹失落的应了一声,说是失落,可他却觉得自己的身体轻了许多,轻到可以跟着风去飘。

“对了师爷,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尸体,你知道吗?”心里的疙瘩解了一层,白闹的心思也开始活跃起来,看了一眼脚下密密麻麻的尸骨,不由得冲赵之丰问道,不料,又对上了赵之丰那笑而不语的表情,他只好自言自语道:“好吧,我自己探索!”

“以后,每天晚上来这里,我会提前给你放个伙伴,你的任务就是和它对视,时间越长越好。”

“每天晚上...”白闹头突然大了起来,隐隐觉得有什么难捱的事情要发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