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64 手足残杀毁情谊 天下大势灭志气
作者:观门  |  字数:6687  |  更新时间:2019-09-23 23:01:35 全文阅读

日历一天天的往过翻,白闹的日子过得并不舒心。赵素雅这个师傅,表面上看起来是可亲的人儿,可到了这修行中就活生生的成了一个女魔头,为了练就潜,白闹的身子可能是在奔袭的瀑布下,也可能是在燃烧的火堆中,又或者是在被赵宽解剖的刀上,为了练就隐,白闹的身子可能是被埋在土里,也可能是被按在水里,又或者是被吊在风中,为了练就随,白闹的身子可能是被绑在走兽上,也可能是被绑在飞禽上,又或者是被绑在雾始深山暴乱下的树上,为了练就推,为了练就拉,为了练就带,白闹要被赵宽封了身体扔在囚笼中,只用一双手去面对每日里那不同品种,不同实力的野兽。虽说这一切的一切都会有赵宽在身边替赵素雅指点,但身体的痛是真的,身体的酸是真的,最后就连身体是不是自己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这些苦楚还是不添加赵之丰留下来的功课的。根本不是人过的日子,从白闹那即使有造化和呆鹅傍身但还是缩小了几分的体型,就能看出来他每日的日子是多么的难熬。还记得白闹第一次来到乱葬岗时,整个人就被吓呆了,孤零零的尸骨堆上,放着的是一只妖,准确的来说,是一只花尾鹰妖。早听说鹰的眼神狠辣无比,作为鹰妖,自是只强不弱,就算白闹不断的用造化来折腾身体营造出刺痛感来,可白闹还是熬不过那只鹰妖,每每都是在那日头钻出来的时刻,在那鹰妖鄙视的眼神中倒地。这样的结局是日复一日,唯一能让人感到喜悦的是,每日白闹能多清醒的感受几分日头的温暖,这样的发现,也就意味着边熬每日都有一点进步。到最后白闹甚至忘了自己是来修行的,只想着熬死这只鹰妖,沉醉其间无法自拔。

没人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就连白闹自己也不知道,他越沉迷于熬鹰,越沉迷于诡和破的修行,就越觉得学海无涯,更何况旁边还有赵素雅忙前忙后的身影在激励,恩人变师傅,白闹只想做的更好,哪管什么时间,整整四个月就这样轻易的溜走。

四个月,赵之丰没有露过一次面,他的书房也始终没有动静,至于沛城府衙,除了有因为“百鬼夜行”一说再次兴起而赶赴过来的国教人士日夜出入外也无任何安排,白闹偶尔会在大门口张望,多是竹篮打水,急不可耐后上门询问,先还有人安抚,最后却老是吃个闭门羹,心灰意冷后将更多的时间放在了修炼上。

这天,刚被赵宽从囚笼里放出来,白闹正要马不停蹄的赶向乱葬岗,一开门,却是对上了方七儿和嫣然,他们的背后还站着王三的弟弟王政文,眼眶通红的王政文。

想来也是出事了,白闹知道王三对他这个弟弟可是宝贵的紧,能这么轻易的就交给亦正亦邪的方七儿,除非是自己的境遇糟糕无比,也不等方七儿开口,白闹立刻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三哥呢?自大哥呢?当归兄弟呢?”

一连着四个问句,将方七儿问得心慌了,她吞吞吐吐的说道:“不知道生死,我们出来的时候,三当家的拼命给我们挡着门,可刘当归说自己是大夫,要留下来救治受伤的林帮兄弟,死活不走,把我们推了出来门就关上了。三哥说让我们来找你,这沛城之大,你也就可能在这里,所以我们就过来了,至于自十二,那个叛徒!你知道吗!他其实是三花会的卧底!这几个月来,他暗自摸好了林帮的底,天杀的,不仅给三花会引路,今晚还偷袭了三哥!”

“什么!”帮派之间的斗争并不是白闹关注的点,他关注的是王三,是自十二,是刘当归,刚忙问了一句:“在哪里?”

“就在林帮总舵。”方七儿还来不及张嘴,身后的王政文就跳到面前来,拉着白闹的手,说道:“白闹兄弟,我哥一直说你比他厉害,我求求你,求求你就救救我哥!”

“我知道了。”时间不能消磨,白闹不想被王政文懦弱的心神影响,他一把推开面前的三人,身形直奔着林帮总舵而去。

闻道武馆和赵院离得不是很远,全力奔袭之下,想来不用一刻钟就能赶到,然而,事情没有白闹预想的那么顺利,他的步子迈的有多大,身边的景色就切换的有多慢。停下身来,白闹谨慎的观察着这四周的情况,以为是国教的人,手里的内劲汹涌着, 可仔细感应下,他这才发现,外面的这团东西是内劲,而且还是赵之丰的内劲。

“师爷!弟子有事,十万火急,还请师爷放行!”不知用意,只知时间经不起耗,白闹跪拜在地,冲着赵之丰大喊道。

话音落,四面里立刻响起声音来:“白闹,你可知你这一去要面对的是什么?你会没命的!为了一个将你往火坑里推的帮派,为了一个大大咧咧的粗汉子,你值得冒这个险吗?”

“感念师爷大恩,只是我这一去,不是为了林帮,只是为了王三,为了刘当归,为了自十二,为了这三个曾经和我并肩作战的兄弟。不管结局如何,情谊我不能背叛!望请师爷放行,今若苟且偷生,日后良心难安!”

四周空落落的只有内劲,白闹的话语成了回音,不断的拍打着内劲壁,也在不断的拍打着自己的心神。

“良心难安,自是成了心魔。罢了,这该死的情!”

从没有听过赵之丰这么没有风度,可现在的白闹没有时间细细琢磨,他只顾着看那个内劲壁敞开的口了,一起身,风一般的冲出去,不,他比风快!

...

林帮总舵。

宏伟的雕塑轻易就被推到地上砸成了碎块,溅射起不少血来,不可一世的肖林现在也是和岳后他们几个当家的,以及刘当归成了阶下囚,至于别的,那些打手,那些杀手,此刻都和他们手里的兵器一样,身首异处,指冰血凉。

“我一直以为你是我的兄弟!”王三是趴在地上的,他的身子被三花会的二当家雷海云踩着,而他不做理会,眼睛只是盯着自十二,面前的自十二,张开的嘴带着血,有从自己嘴里流出来的,也有从地上流淌的。

自十二没有一点羞愧的意思,或许是习惯了背叛,他可以直视着王三,淡定自若的说道:“兄弟?兄弟不是用来背叛的吗?”

“呵呵...”轻蔑的笑带动了身上的伤口,王三无言可对,他低着头,伸出舌头来舔着地上的鲜血,感受着那滚烫的温度,抬头说了句:“这些兄弟,没有背叛。”

“他们不是我,我比较聪明。”自十二笑了一句,转身走到肖林身边,当着王三的面,指尖划下去,顺着脖子划下去,那个在林帮作威作福的二当家肖林就这样没了。

“自十二,你大爷的!”王三怒骂了一声,可重伤的身子经不住情绪的波动,又被雷海云用了点劲,当下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甚至还带出了几块肉来。

自十二不慌不忙的走到王三身边,安慰道:“三哥,你别激动啊,我这是在帮你报仇呢你知道吗!我想你肯定是不会领情的,因为你不知道肖林为什么会对你这么好。”说着,自十二将肖林死不瞑目的头送到王三的眼前,接着说道:“你啊,威名赫赫的林帮三当家的王三啊,我的三哥啊,你就没想过你作为一个新人,凭什么能被当时的林帮二当家的看中吗?又凭什么这个二当家的会给你引荐林争天举荐你成为三当家的呢?你就不动脑子想想里面的弯弯绕啊!来我告诉你吧,你母亲啊,那个可怜的丈夫死在了战场的妇人啊,她不是殉情自杀的,她是含恨自杀的,这个恨就来自你面前这把道貌岸然的老骨头。肖林他羞辱了你的母亲!”

“不可能!”王三直接出言否认到,“二哥为人处事光明磊落,怎么可能做这种苟且之事。自十二我告诉你,别看我现在被压着,等我成了鬼,我一定天天缠在你身上,让你好好感受一下生不如死的感觉!”

“我身上缠着的鬼多了,还在乎你一个吗?”说着,自十二将手里肖林的头颅一扔,一把把王三的头给揪起来,双眼怒视道:“你说我背叛,你不也在背叛,你背叛了你的母亲,替一个肮脏的人卖命,还卖的乐此不疲,你有什么资格来缠着我,等你下了地府先能和你的娘把这事交代清楚再来说我吧!”

“我呸!”除了愤怒,王三对于自十二的话没有任何感觉,反是一口血水吐在了自十二的身上,喝骂道:“你个狗东西,老子这辈子最不会做的事情就是背叛,还舔着个脸和我谈什么肮脏,收起你那点挑拨离间的心吧,老子是不会投靠你们这帮子垃圾的!”

“我挑拨?”气极反笑,自十二指了指自己,又立刻指了指身后的肖林,对四周的打手下令道:“来呀,给我搜,肖狗身上可是一直带着他娘的发髻呢!”

难得有个可以在林帮二当家身上肆无忌惮的机会,打手们一哄而上,眨眼间就把肖林的尸体扒了个干净,与此同时,真的有发髻被搜了出来,被打手捧着,交给了自十二。

一把拿在手中,自十二凑近了给王三看着,说道:“你好好看,这是不是你母亲的发髻!要说啊!肖狗算是强奸的人里面有点良心的,还知道安顿你这个半大的小伙,还知道缅怀!”

不用捏在手里确认,王三认识这个发髻,那是他每日发噩梦的由来,康城的手工是真,绣着的鸳鸯是真,就连那因年代而掉色的情形也是真。“不可能!不可能!”王三发了疯般的摇头,耳畔还在响着母亲举着发髻冲自己显摆的话,耳畔还在响着肖林指着自己关爱担保的话,他没法接受,却在证据面前不得不接受。

看着王三的神情,自十二知道他是认了,也不再蹲着,把那发髻举到自己的眼前,上下翻得看着,嘴里轻飘飘的说着:“还有一点你说错了,我留着你,并不是为了等你投靠我们,而是想看看你这个名镇沛城的二当家的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怎么带着愤怒,质疑和羞愧死去的,为此我还特意杀了肖林,当然了,还有一点,我看见方七儿他们出去了,你猜,白闹会不会赶来呢?”

“你混蛋!白闹救过你的命!”王三终于知道了自十二的算盘,一石二鸟,好个心府,当下就怒不可遏的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就连雷海云都按耐不住。

“我也救过他的命,还不止一次!”自十二一脚踢开雷海云,换成自己稳稳的踩着王三,阴森僧的说道:“想来,现在他们也差不多到了闻道武馆了。好歹兄弟一场,你做的孽,我就不让你看到了,免得路上牵挂着不好走,你可以死了!”说着,自十二掌心真元和内劲齐聚,直直的就要往王三头上轰去。

岳后和其他当家的忍不住,但是没有办法,身体的无力要让他们忍住,因为被打断的双腿根本就站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团气息不断的接近王三的头。

“你个狗东西!”天边突然有一声爆响起,自十二只感觉身边一道风,还来不及确定来人,身形就被掀飞出去,中的正是铁拳!

白闹到!跟着风是为随,铁拳藏于风是为潜,随潜加持,幽蓝色的内劲绽放!

雷海云就站在王三和白闹身旁,反应过来的他,为了争夺那首功,也不等白闹将王三扶起,手里捏着内劲和真元就直奔着白闹的后背而来。

头也没回,只是把手伸了过去,那手不是手,是龙爪,鳞片幽蓝,光芒渗人,轻易的就把雷海云的手段接下,也轻易的就把内劲和真元团给捏碎,更是轻易的把雷海云的身体拽了过来,龙爪直接穿透了雷海云的身体,造化跟着飞出,将雷海云整个吞噬!

拉!三字秘技中的拉!

砍瓜切菜般的轻松,白闹缓缓扶起王三,急切的问道:“三哥,你没事吧!”

“走!快走!”不给白闹再张嘴的机会,王三推着白闹,用尽浑身力气的推着,可惜,身下的血太滑,站不起来,也用不出力,没有推出白闹,反是将自己摔了一个狗吃屎,王三只能拍着地,痛苦而懊悔的拍着地,声泪俱下的说道:“走啊!你走啊!你不要管我啊!”

“不能不管你的!”白闹没有多言,只是把王三抱紧,抱得特别紧,仿佛是要融入自己的身体里。

王三有人抱着,可自十二没有,孤零零的站着,本应该是四个人的温情,现在成了两个人的独处,刘当归是因为沉默寡言惯了,而他则是被抛弃了,抛弃到白闹连注意都不曾给注意的角落,所以他嫉妒的出声了,一个唾沫化成一把刀,把遍地的尸体划的不成人形,把这假山流水的院子划的一团遭:“有我在,想走是不可能的!”

说罢,仿佛是在给自己找存在感,自十二手捏着真元和内劲就朝着白闹过来。

“闪啊!”刘当归突然的出了一声,因为他从头到尾的见证过自十二的丧心病狂,因为他眼睁睁的看着白闹的内劲偃旗息鼓,抱着王三没有一点防守的打算,身不能动,只能出言叫喊。

白闹没有听刘当归的,他的目光还在王三身上,他的双手还在抱着王三不断的给灌输着内劲。刘当归感觉的对,白闹确实不打算防守,甚至是敞开了胸襟等着这一击。

在刘当归痛心的眼神中,在岳后焦急的眼神中,自十二那道攻击终究是没有落下来,就离白闹的额头一寸远的地方,他停下来了。

“老见你用这一招,名字还不知道呢!”白闹抬起头来,目光顺着自十二的腿,缓缓的移到那双一向阴冷的眼神上。

不知道什么原因,不仅攻击停了,自十二还真的去接了白闹的话,一字一顿的说道:“黑白坠!”

“你取名都是这么的好听。”白闹将盯着的目光移开,移到了头顶的天,又说道:“下雪了!”

“是啊,冬天了!”自十二收了手,不知不觉的收了手,直到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错了,原来在那雾始山中的相处中,四个人真正的中心根本不是在王三身上,而是在白闹身上,随着白闹的到来,他强装的那些冷静都随风去了,愧疚感跟着雪下来。

“你不应该对三哥动手的!”白闹摇了摇头,他对自十二很失望,所以眼神也跟着变的嗜血起来。

在场的不是必死的,就是自家人,自十二也不管什么丢人不丢人的,说道:“我以为杀了王三,我就可以在面对你们的时候更无情些,却不曾想,我们真正的羁绊都是在你身上。虽然很不想承认这一点,但还是说出来吧,看见你我会有负罪感,所以,你必须死!”

“为什么非要成为一个无情的人?”

“图谋天下者,心中皆是无情。”

“我不会死!”白闹毫不留情的打断了自十二,而后身上内劲突兀的爆发出来,造化一点点的从身体里攀爬出来,身上的鳞片也跟着白闹的怒气生起了幽蓝色的火,那气息,比 天空飘落的雪更凉,更冰。

“来呀,拿下!”自十二看着白闹的动静,缓缓的向后退着,冲着背后的打手一挥手,那些打手们立刻不知死活的冲了过来。

造化已经冲出去了,白闹没必要动手,他轻轻的将王三放在地上,说道:“三哥,你等会,我抓他来给你赔罪!”再抬头时,造化的身形已经幻化的庞大,庞大到这个院子仿佛都承载不了,也不怪造化兴奋,地上的血太多,可以杀的人太多,他的眼神太过贪婪,低头龙息喷死一片,起身龙爪压死一片,转向龙尾抽死一片,而后鲜血不断的涌过来,缠在造化身上,从鳞片的缝隙钻进。

自十二的眼神一直在盯着这条龙,所以当白闹的身子从龙里钻出来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捕捉到了,然而,他也仅仅是捕捉到了一点,因为紧跟着,白闹的身子就消失不见,等再出现时,两人的脸已经对上,同时,白闹的铁拳也砸在了自己身体上!

剧痛,但是交战不能露怯,自十二一把抓住白闹的龙爪,也不管手被龙鳞扎成什么个样子,直接内劲齐震,把白闹的身子扔了出去。

不是那么好扔的,白闹身子是翻了过去,但他的手还在自十二的手中,当然,也可以说是故意挨着自十二的手。顺着自十二的手腕往上,白闹的手反抓住了自十二的胳膊,然后胳膊几处内劲震荡,支着自十二就向地下扔去。带!三字秘技的带!

“这一下!是为了三哥!”说着,白闹把自十二的身子狠狠的摔在地上,砸化了浅薄的雪。

“这一下,是为了当归兄弟!”说着,白闹换了个方向,又把自十二的身子狠狠的摔在地上,砸烂了厚重的青石板。

“这一下,是为了我们的那些岁月!”说着,白闹再换了个方向,再把自十二的身子狠狠的摔在地上,砸起了满地的土。

“够了!”自十二怒喝一声,说道:“我志在逐鹿九州一原,将三花会的旗插遍人族大地,你胆敢对我这个未来地下的王动手动脚,找死!”

拼尽全力挣脱白闹的束缚,自十二一个翻身,手里捏着悬天帘就冲着白闹压了下来。

不慌不忙,哪怕这个招式还是四个月前他们最大的依赖,白闹收内劲于身,身形就这样消失在自十二的眼中,而后沿着悬天帘的边,悄然的来到自十二身边,伸出双手将自十二的两胳膊轻轻一推,内劲随之灌进去,自十二的双手莫名的一打弯,宏伟的悬天帘也跟着莫名的往头顶轰去,一时挡住了不少风雪。

随,三字秘技的随!推!三字秘技的推!

轻易的,自十二的头就被白闹揪住,就像他之前揪着王三的头一样,而后身形被拽着从半空坠落下来,正坠落到王三面前,虽然面相没有王三狼狈,但一时三刻是没了行动的能力!

“认错!”只是冷冷的两个字,白闹的话语一如风雪。

“我没错!”成王败寇,自十二板着个脸,说道:“没想到四个月没见,进步就如此神速!”

白闹没有理会,说了句:“你可以死了!”而后,铁拳高扬起来,就要冲着自十二的头砸下去!

“白小子,放了他吧!”做事一向决绝的王三这时候反是替自十二求情了,只听得他说道:“毕竟曾经患难与共过!放了他吧!”

“死不足惜!”白闹的拳头没有停下去的意思,引来王三一句撕裂的吼:“我是要死的人了,最后卖个面子吧!”

“你不会死的!”

“我的身体,我知道,所以,给我这个面子!”

白闹的手缓缓的收了回来,他现在有别的事情要忙,他忙着把自己的内劲给王三,忙着想让王三守住这最后一口气。

白闹是瞎忙,王三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意志了,或者说,他的意志已经被消逝的生机带走了。王三对着自十二,看了好一会,那张熟悉的脸太陌生,说道:

“十二...兄弟...看在你给我报仇的份上,最后再叫你一声兄弟!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想什么涿鹿的美梦了,你爹没有做成,我大哥没有做成,说到底,还不都是人家手里的一颗棋!夏王朝要放弃我们,我们就会被你们吞并,国教放弃你们,你们就会被我们吞并,有什么,我们输给的不是彼此,是真正的天下大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