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55 浅谈黑市戏守兵 人心不济险遭害
作者:观门  |  字数:5183  |  更新时间:2019-09-18 22:59:17 全文阅读

不提黑市也就罢了,提及黑市,方七儿那点心思就全被调动起来,想着自己被藏青羊妖打出殿门的时候,那些蜂拥而进的黑市管街,和紧跟着紧闭的殿门,方七儿瞬间就明白了藏青羊妖的想法,或者说是,更高一层人的想法:他们早就知道了会有此大难,所以他们把有用的人都召唤了回去,而方七儿,是那个被抛弃的。

“你先人!”念及此,怒火燃烧出来,方七儿不禁出声骂道,将面前的白闹吓得脸色铁青。

“好,你们不仁,别怪我不义。”方七儿整理了下思绪,挪到白闹跟前,轻轻的问道:“公子,我可以留在你身边吗?不求公子垂怜,端茶倒水我也行的,只要有口吃的,能保个周全,我就心满意足了。”

对于方七儿变化,细腻的白闹也猜想出了因为什么,毕竟这么大变故下,黑市除了她和一堆打手,再没有任何人出现,这对这么庞大的一个势力来说,是很不正常的,想来也是被牺牲了,就借坡下驴的将自己的疑问都问了出来:”跟在我身边倒没有什么,只有你不再藏有祸心就好,也不用你端茶倒水的。我就想知道,黑市是个什么组织,为什么可以不受人族和妖族的管控!“

方七儿仿佛早知道白闹要这么问,一脸的淡然,甩了甩搭在肩上的长发,对白闹说道:“那奴家就谢谢公子了。不过,公子您的这问题可真是让人难回答啊!这么说吧,黑市最早是因走私而兴起的,星星点点的遍布了两族边境,后来,为了应对两族表面上的追缴,各个黑市逐渐形成了帮派组织,经过历史的筛选,其中以一个名为普月教的最为强盛。我就是这个普月教的教徒,现在两族边境上的黑市也都是被普月教给控制。从最初的一间店发展到现在,黑市不仅仅再是走私了,它集结了人的贪和妖的恶,背后牵扯的东西更是繁多,包括暗杀,驯兽,贩卖人口,调教性奴,情报倒卖等等,俨然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群,所以不仅有人拜在普月教门下,就连妖也会跻身。这么说吧,说不定两族的皇族都会和普月教有接触!”

“势力是挺大的,就是不干好事!”白闹将脖子一缩,衣服一紧,换了边身子躺着,给了方七儿一个冷漠的背影。

白闹一系列的举动方七儿都看在眼里,也知道心善,却不想反应这么激烈,生怕白闹震怒之下将她抛下,赶忙把身子贴上白闹,说道:“哎呀,公子,这些事情奴家又没有干过,奴家平日里负责的都是进进出出的钱,没有沾过血的!”

身子一阵酥麻,白闹再不敢让方七儿折腾了,转过身来说道:“对了,普月教势力这么大,那头目该有多厉害啊!”

“头目?人家叫教主。”方七儿嗔怒了一声,接着说道:“说起来,还是真的挺神秘的,江湖上的都以教主称呼,真名号从未听过。不过,想来也正常,能撑起这么大的一个普月教,让人族大能和妖族妖王们都缄口不言的,岂是我们这些小人物能探听到的。”

“噢吆,聊着呢。”白闹正要反嘴讥讽,突然听到王三的声音,浑厚中带着一点嬉笑,马上就抬头看去,正对上误会的眼神,张嘴想要解释,却被王三堵住了:“行了,我们快到沛城了。”

这话一出,白闹的精神立刻紧张起来,别的不谈,他们这四个人可都是三花会和国教榜上有名的,之前带着将姓人进城的那血腥的记忆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呢,马上问道:“有变化吗?”

提到正事,王三脸上的笑意都收回了,铁青着说道:“没有,据宇文家传来的消息说,现在府衙还在忙你的事,而且动静越来越大,现在城门上连捕头都没有了,都是国教的人!”

话不仅落在白闹耳里,还落在将红的耳里,听着出神,左脚不知不觉的把右脚一拌,若不是身旁的狐妖少女反应及时,人怕已经是吃了满嘴的土了。

王三见此,赶忙补了一句:“不要担心,我们已经有办法了,这就是来接你们母子,当归兄弟和白小子的。”

说着,也不等询问,王三将前面拖车的人拽着,就来到了宇文制和自十二的面前。

沛城的城墙已经映入眼帘,夜幕里好像是一只趴着的猛虎,城门前的灯火照出了那森森的虎牙。

“听好了,现在我要将你们拆散,不过你们放心,只要你们配合,肯定都是能平安进城的。三哥,自大哥和白闹兄弟三个人太明显了,现在这个推车由他们三个人躺着,来,把身下的草帘盖在身上。”说着,宇文制先后将将未和狐妖少女抱了下来,方七儿则自己乖巧的跟着,然后,宇文制又拉着刘当归和将红母子钻进人群,四处借着头饰和胭脂往脸上甩着,等再露面时,三人已经变了个样子,将红的皮肤白皙了起来,将未的肌肉健硕了起来,刘当归的身形却是显得更瘦弱了,宇文制左右看看,露出一副满意的神情,说道:“行了,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一家三口了,记得要表现的恩爱一点,就那种凄惨的恩爱,战火中的爱情懂不懂?”

也不等刘当归将眼里的迷茫甩去,宇文制就拍了拍手,也拍了拍那辆拖车的三个人,吼了一声:“进城!”

兵卒身上的盔甲太亮丽,城门楼子里的铁箭太犀利,这一切都在影响着这行人的心绪,尤其是那个跟在宇文制身后的拖着车的苦力,只是看见沛城的匾就已经开始浑身发抖了。

宇文制能感受到身后那人呼吸的急促,转过头来,发现已经是满头大汗的模样了,心里有点放心不下,挥了挥手将方七儿和妖狐少女呼唤到近前,交代了一番后,两人立刻就钻进了身后的拖车里。

狐妖少女只是窝在自十二的怀里,方七儿则直接将白闹抱住。

“前方何人!”这一群人足足有百人,远远的走过来自然是引入注目,就连同是进城的路人也都自发的闪开了身,兵卒立刻设好路障,叫喊着。

本来被血雨腥风洗刷干净身上那份骄奢的宇文制,在看得这居高临下的姿态时,大家子弟的嚣张立刻显示出来,胳膊一伸,手指一指,张嘴就骂道:“瞎了你们的狗眼,连你们宇文大爷都不认识吗!”

这一声喊的嘹亮,也有几分向城内预警的意思,果不其然,城内立刻涌出几人来,都老了,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在趴在那兵卒的耳边唠叨了几句,又掏出了几两银子后,这才将路障撤去,冲着宇文制挥了挥手。

嚣张的姿态一直保留着,没有收回,宇文制昂首挺胸,目不斜视的向着前方走过去,拉着拖车的人紧紧的跟在后面,再往后就是刘当归和将红母子了。

只要越过写着“沛城”的匾,那么就算是安全了,白闹感受着拖车的震荡,紧张的心神不由得放松了一点,然而,事实的进展并没有那么顺利,宇文制的脚步声没了,拖车的摇晃也停下来了。

“您可以进,但后面的,得查,望请宇文公子见谅。”有一声不和谐的声音传出来,白闹三人的拳头不由的握紧。

“本公子不许!”宇文制这一声有张扬,有戾气,独独没有慌乱。

“那就不能进了!”来人对上宇文制,没有多少戾气,有的只是心平气和,但就是这份心平气和,足以将宇文制憋炸,手里捏着内劲就要砸上来,慌忙被身后的一堆老人拉住。

本以为自家公子出去历练一番,见识了强中自有强中手后,脾气能有所收敛,却没想是越发暴躁,这些老人生怕引起什么大乱,立刻上前和拦路的人解释道:“大人,我们公子脾气有点暴躁,不过您放心,宇文家还在呢,名声担着呢,公子不会知法犯法的。”说着,这群人各自又从袖子里掏出了几锭银子来,暗自塞到了那人的手里。

有道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哪怕是国教中人,又怎么会拒绝到手的钱呢。有道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哪怕是明清首殿也有给这富甲天下的宇文家族几分薄面。自是再不敢阻拦,这人赶忙给宇文制腾开了路,身后的通道一时间宽敞无比!

人群慢慢的往前走着,刘当归和将红母子也跟着拖车慢慢的过了路障。

能轻易过的,也就只有前面这些人了,可别忘了,后面的人族都来自于黑市,和妖族接触的多了,身上难免带点气味,当即就被兵卒拦了下来,有想强冲的,被兵卒直接一枪刺死。

“什么意思?”宇文制步伐好不容易再次欢快起来,看得这情形,再次沉重,一把冲回去揪住那国教来人的衣领就质问道。

看样子这人并没有回答的意思,只是朝着远处跑来的兵卒努了努嘴,就听到汇报说:“报告大人,后面的人身上都有一股浓浓的妖气,卑职建议隔离,挨个彻查!”

中气十足的汇报声不仅落在宇文制的耳中,也落在了跟在后面的黑市那一众人的耳中,自然是掀起了一阵波澜,不同于城内的居民,凡是在黑市中经营的,无不都是身背着案底的,此刻怎么能接受这彻查的结局,于是鼓动着其他人,叫嚷道:

“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凭什么!”

“老子杀了多少妖族,身上有妖气怎么了,那是老子杀出来的,又不是亲出来的!”

“就是,妖族我们是见一个杀一个,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一声声的呼喊出来,当然也有说真话的,但更多的还是假话,白闹躺在草帘里,回忆着黑市中一幕幕其乐融融的景象,心里暗自咒骂着。

矛盾一下激发起来,宇文制有心去管,可被后面的老人劝阻着,又想到白闹五人已经进来了,其他人无关痛痒,况且只是隔离而已,就点了点头,打算迈着步子进城。

宇文制意欲离开的样子印在了后面这群人的眼里,暴躁的情绪彻底压抑不住了,当下就有人喊了出来:

“宇文制!你不管我们了是吧!那你就别怪我们把你的事抖落出来。”

“没错,你个狗东西,你那拖车里面是什么,你敢不敢给你这些野爹们亮出来?”

“亮出来啊!真当你鬼鬼祟祟的样子我们看不清吗?”

这下可好,不仅这些人进不来了,宇文制也遭遇了麻烦,兵卒立刻将他们团团围住,国教那人也是将手里的银子一扔,走到拖车前来就要将草帘掀开。

手越来越近,已经碰上了,王三和自十二的内劲也已经蓄在了手上,就等重见光明的一刻爆发出来。

但是,草帘没有那么容易掀开,就在国教的人把手搭在草帘上的瞬间,有另一只手窜出来了,那是宇文制的手,紧紧的按着草帘不松懈,挑衅的目光顺着燃烧的篙火钻到了对面的那人的眼睛里。

“宇文公子这是什么意思?”国教的人冷冷的说了一句,刹那间,周围的兵卒立刻亮出长枪来。

宇文制没有回答,目光还是那么的桀骜不驯,手里的力道更是重了几分,世家弟子的蛮不讲理被他全面发挥出来。

国教的人也知从白闹的眼神里看不出什么东西来,这就把目光给了拖车,顺便给了拖车前的苦力,看着那战战兢兢的模样,也越发确定里面有鬼,于是手下真元爆发,和宇文制僵持着,嘴里则警告道:“总得给个交代吧!”

再不顾背后老人的劝阻,宇文制朗声说道:“我宇文制,从不需要给人交代!”

剑拔弩张,事情绝不是再能和颜悦色的解决的,宇文家的老掌柜们对上全副武装的兵卒,内劲瞬间填充了这个空洞的城门,看样子是非要逼着一方退步才行,不过,也不尽然,双方各退半步也是可以的。

这一关是必须淌了,宇文制暗自庆幸自己的后手布置,清了清嗓子,对着旁边的喋喋不休的老人说道:“凭什么我让步,我宇文家的公子,我是一个才高八斗,风度翩翩,零花钱都能压塌他们这几个人家的公子,我有点特殊爱好怎么了。”

这陡然一站的话锋,听得白闹云里雾里的,与此同时,方七儿和狐妖少女的身子也在慢慢下移,如玉美腿越过白闹,王三和自十二的腿一大截,幸亏拖车够长草帘也够长,不至于裸露在外,而狐妖少女,更是把尾巴也耷拉下来,完全遮住了自十二的脚。

“公子啊,咱没做亏心事,就把草帘掀开嘛,免得忍了麻烦,您回去和云掌柜的也不好说,是不!”旁边的老人不知内情的一直在当个说客,若不是宇文制早有安排,正好能趁着这个机会让步,不然早就把这没有眼力见老人的头拧下来放在家里当夜壶了。

装作惧怕父亲宇文云的样子,宇文制吞咽了一下口水,色厉内荏的说道:“行行行,看可以,只给你一个人看,不然我宇文制的面子往哪里放!”

这半步,宇文制让了,国教的人也不好再咄咄逼人,他们的那半步也退了,一挥手,让众兵卒转身过去,而后这才得以一点点的掀开草帘。

入眼先是四条白皙的腿,国教那人诧异的看了一眼宇文制,只是,分明还能从他眼里看出一丝嫉妒来,接着,又低下头去,慢悠悠的往上掀着,直到看到那双毛茸茸的尾巴时,宇文制立刻一把按住,努力让自己憋出脸红的样子来,目光则是飘渺的,涣散的,说道:“妖族的,或许味道不错点,哈!”

话到这里,宇文家的老头也被蒙蔽了,真的以为宇文制是带回了几个妖族少女寻欢,跟着将那草帘往下放,有厚脸皮的已经贴身到那国教的人的身上,轻声的解释道:“大人,我们公子还年轻,年轻人嘛您懂得。这事儿,到您这里就打住了,不成敬意,笑纳,笑纳。”说着,这个老家伙从袖子里掏出的可是金子,再次塞到了国教那人的手中。

左右和本人的样子都是心虚,国教那人也理所当然的认为事情的真相就是这样,他缓缓的将帘子放下,另一手把金子沃的紧了些,冲着宇文制轻声说了句:“年轻人也要注意身体!”而后,本着送佛送到西的善心,直接一嗓子喊出来,道:“我以为是什么呢!不就是几个人嘛!下次动手的时候打轻点就好了,宇文家再大,也是律法和人心大!”

说着,扬了扬手,将四周的兵卒散去,仍宇文制离开,而后咬牙切齿的白闹五人也都跟着进去,让那路障后面的人群一阵失落。

如果夏王要颁一个影帝奖,那么这个奖项的得主肯定就是宇文制无疑了,那种被法外开恩的感谢和小心思得逞的惊喜被他完整而具体的表现了出来,躬身说了一句:“谢了大人!”当然,自己过去了,也不忘后面那群狼心狗肺的人,宇文制眼里寒光一闪,趴在国教那人面前说了句:“大人,有件事情我说出来就当感谢您了。我们路上被妖族抓去了,这群人的态度很谄媚。”话尽,意思到了,宇文制转身离开,脚步放缓了些,他在等,终等上了后面的那一句:“来呀,杀无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