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56 初入林帮战当家 岳后全心辅白闹
作者:观门  |  字数:5258  |  更新时间:2019-09-19 22:35:47 全文阅读

夜晚的血最容易流的无声,哪怕里面积攒再多的愤怒。

站在自家银庄的屋顶,现在一身锦衣华服的宇文制看上去比在黑市的时候潇洒多了,尤其是微晃玉杯的模样。

“三哥,自大哥,白闹兄弟,你们有什么打算嘛?要不,就留在我这里,我们兄弟一起逍遥,如何?”再次带上玉扳指,商人计较的模样呈现出来,宇文制这话里有真心实意,但更多的是拉拢,也可以说是投资,投资给未来可能有搅动风云的人物。

王三听得,面上一笑,他自然听懂了宇文制的弦外之音,但是他不能说出来,好在还有一个白闹,他相信,这个血海深仇缠身的白闹绝对不会留恋这温柔梦乡,果不其然,白闹不等王三和自十二有所表示,站起来对宇文制说道:“宇文兄,我白闹没有你这么好的境遇,肩上担着的担子还沉着呢,没时间逍遥!这就打算告辞了,今日宇文兄大恩,白闹铭记于心,日后若有机会,定当报答。”

“言过了!”被拒绝,宇文制也没有恼怒,如果白闹真的这么容易就上了他的船,他恐怕还要重新打量一下白闹,现在这种情形,让他越发确定了白闹这是一只要跃龙门的鲤鱼,心里暗想着山高水长,于是对白闹一拱手,说道:“白兄弟于我有救命之恩,是我欠你的,这里有我宇文家玉石一块,你可拿着,我人族大地,这九州一原,无不有我宇文家产业,持此玉石者,进店一律五折,另,现在里面已存千金,可随时在各大钱庄兑换。“说着,宇文制就递给了白闹。

五折对白闹来说冲击力没有那么大,但那个千金可是有,当下也不知该如何应对,只是摆着手说道:“宇文兄这礼重了点,我不好收啊!”

“区区千金,难道在白兄眼里,我这命还不值千金嘛?你且收好,莫要多说。”经过了几番推辞,白闹最好还是收下了这份厚礼,印在王三眼里,意味更是深长。

拿人手软,白闹红着脸不好在这这里停留,白闹马上告别道:“好,那我们就走了!宇文兄留步。”

...

八人的身形被夜半的月笼罩的朦胧,刚刚够宇文制看见。

银庄屋顶缓缓走上一人来,手里拿着一沓纸,躬身递给宇文制遍退了下去。宇文制浅尝了一口杯中的佳酿,而后饶有兴趣的翻了开来,第一页,就是王三的画像!

对于宇文制背后的动作,白闹一行人并不知情,他们前进的步伐依旧是那么欢快。

“三哥,我们现在去哪里?”白闹跟在王三和自十二的身后,看着他们只顾着往前走的身形,终究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王三回过头来,邪魅的一笑,说道:“带你去见几个哥哥,哈哈哈哈!他们肯定会特别喜欢你的,像喜欢我弟弟一样,当然了,也会喜欢小将未的。”

打了个哑谜,白闹也不知该怎么应答,话题一转到了将红身上,问道:“红嫂子,你们两位有什么安排?”

早已经想好去路的将红,马上回应道:“劳烦惦记了,孩子他爹早年行走在外,在沛城有一个结拜兄弟,当过兵,人也正派,我们去投奔他,这前面走不远就到了,刚刚也路过过,就是看局势不对,我也没有出声。”

“行,红嫂子,以后大家都在沛城,有的是见面的机会,我让三哥给你留个地址,有啥情况直接来找我们。”说罢,白闹捏了捏将未的脸蛋,叮嘱道:“小将未,你要好好的照顾你母亲噢!”

将未用力的挥了挥拳头,对白闹表态道:“大哥哥放心吧,等我变得和你一样厉害了,就带着我母亲去找你!”

最凄惨的母子两人有了去处,白闹心里的石头放下了一块,而后目光瞥向了方七儿和狐妖少女,只见得一个是抬着头满眼的诱惑,一个是低着头扣着衣角,方七儿自是不用担心,哪怕流落街头,她也能活出花来,就是这个狐妖少女有点让人难以应对,不免先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我叫嫣然。是我叔叔给我取的。”或许是太紧张了,白闹只问了个名,却还答上了来历,哭笑不得间,又见得嫣然跪倒在地,声泪俱下的哀求道:“叔叔没了,哥哥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能劳烦公子带我一个嘛?我虽然不会人族的事情,但我有手有脚的,可以学。”

眼泪总是值点钱的,尤其是佳人的眼泪,白闹挥了挥手,说道:“哎!罢了罢了!现在真要把你扔在这儿,明天可能就成了城楼下的一具无人收的尸首了,你就先跟着我吧。”

...

要是骑着马,沛城说大也不大,可要是不能动用内劲,全凭着双腿走路,这就有点慢了,一条巷子走到尽头,在往南穿过四个巷口,白闹这才看到了林帮的总舵,一个楼阁林立,假山越墙,水流潺潺的院子。

入门倒也无惊奇,可绕过影背墙,景色立刻有所变化。入眼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左右遍布这各式兵器的青铜雕像,每一雕像下站着一人,不过因为之前门卫的通报,现在的他们没了勇猛的样,一个个的伸长了脖子看着王三,然后发出漫天的呼喊来,听上去都是些三花会杂种,和三当家威武之类的。

回了林帮,王三的气焰立刻就恢复了,他雄赳赳气昂昂的拱着手,对着众人的奉承一一回应,而后一脚踏出走廊。

走廊的尽头是个空旷的院子,正中间立着一个手握大刀,搭须前挥的英雄雕像,背后则是一间三层楼阁的屋子。已是深夜,可灯火通明,随着王三那声“老子回来了”的粗嗓,门瞬间推开,一和白闹差不多岁数的少年当先冲了出来,直接撞在了王三的怀里,不争气的哭了起来。

也不是不解风情,只是纯粹不想把情绪搞得悲伤,王三将王政文一把抱起,骂了句:“行了行了,王政文,有点男人样,你哥没死!”然后,贴心的将王政文揽在怀里。

头正好搭在王三的肩膀上,也正好让白闹看个清楚,遗忘的记忆瞬间就涌了上来,白闹总算知道当初王三为什么要气势汹汹的绑走他了,他还是真的把人家弟弟给撞到了,就在报官的路上,当下也不好意思的冲着王政文摆了摆手。

“老三回来啦!来,让老子看看你有缺啥零件不!”屋内又有一声响起,这一声除了比王三的嗓门还粗点,语调倒像是同一个人,这人就是林帮的二当家,现在整个林帮真正的管事人,肖林。

不仅是肖林,跟着出来的还有五个人,那都是林帮的当家人,自四当家开始,齐整整的往后拍到了八当家。

粗汉子见面,自是少不了一番隐藏在污言秽语下的关心,王三熟练的回应着,措辞不弱,语气也不弱。

嘘寒问暖毕,其让人在屋里落座,王三对经历讲的兴起,就是站着,讲的眉飞色舞,直到入了城门,这才停了描述,而后将白闹,自十二和刘当归一把拉了过来,隆重介绍道:“看,这就是我们一直讲的白闹兄弟,现在也入了我们林帮了,别看他年纪小,实力不弱的,这样说吧,老四你们就打不过。来,自十二兄弟,大家今天正式认识认识,可都是被肖林这个老小子给骗惨了,最后,田回春大夫的高徒,刘当归,虽然和田回春大夫还差得远,但现在这医术也是不可小觑的!”

“非是我瞒得紧,是十二兄弟不让我说的!”听得王三语气里的埋怨,肖林苦笑着摇了摇头,又盯着白闹上下打量一番,这才狐疑的说道:“老三,你说,老四他们打不过这小子?开玩笑呢吧!”

“不信?不信你试试,你就让老四来试试。”江湖人都是不打不相识,王三爽快的就替白闹做了决定。

白闹只以为是场面话,也没当真,没曾想还真的被拉着来到了堂前,和被肖林拉着的四当家的岳后对上了。

“小子,不要留情,我这帮兄弟,一个个皮糙肉厚的,打不坏的!”王三在白闹耳边叮嘱了一句,然后就闪身跳到一旁,抱着胳膊等着好戏开锣。

战斗都是在血海里浮沉,现在要切磋,白闹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下手,好在王三的这句不要留情给他稳了心神,当下双目直直的盯着对面的岳后,眼像是饿极了的狼。

岳后本还有轻视的心思,但白闹的这个眼神轻易就把那心思给击垮了,总觉得对面那个瘦小的身子里隐藏着什么野兽般的力量,当下也不在托大了,抢先出手,一记肘杀露。这是岳后最有底气的招式,就是王三对上也要皱皱眉头,反观白闹,面不红,心不慌,只等那肘杀到了近前,方才捏着铁拳直冲上去。

两人速度都是很快,眨眼间就有了交集,铁拳和肘杀狠狠的撞在了一起,交汇处有内劲横冲出来,搅得四面桌椅绿植摇摆难定。

“蓝色的内劲!”对击越重,则白闹的内劲越发弥漫,肖林看着那愈发厚重的幽蓝色内劲,不禁失色。虽说内劲的颜色与心法有关,但是兵字诀惯用的都是内劲本身,可是引不起这样的变化的,唯一的解释就是白闹的内劲本来就是幽蓝色的!

王三没有回答肖林,他的目光一直在战场间游走,有担忧在弥漫,毕竟说出白闹能打得过岳后的话都是他的猜测,现在要等结果,这个过程是很让人紧张的。

一击过后,岳后和白闹都是快速闪身跳后,看上去都是眉头紧皱的模样,各自背负身后的手都在颤抖着。

“小子,招式不怎么样,内劲都是挺霸道的!”岳后忿忿地想着,“看来要避免和他正面接触了。”

“这人,内劲不怎么样,招式倒是挺强横的!”白闹谨慎的打量着,“看来,我的兵字诀八式还差得远了,正好借这次机会机会学习一下。”

一个想着避实就虚,一个是不要命的往上贴着,这场本该是凶险的战斗眨眼间就成了追击,白闹对岳后的追击。

岳后虽然在兵字诀上的琢磨上比白闹深刻,但他毕竟没接触过将姓人,内劲的使用还只是在战斗中,不能灌输到奔跑的腿上,总是能被白闹追上,而后狼狈的应战,自是没有好果子吃。一招一招的下来,揪着旁边观众的心,其他当家的已经毫不留情的出了嘲讽的言语,就是普通的打手都开始起哄,这下他这个四当家的颜面可真的是扫地了,当下也顾不得什么内劲不内劲的,转身吼了一句:“混蛋,当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兵字诀极速运转起来,只想着快点将这个烦人的小子解决。

“好!”看见岳后总算是开始认真了,铁拳的气势无可匹敌,但白闹不惧,反是喝了一声彩,铁拳直接迎上。

内劲刻意收了几分,白闹需要更直接的接触,他要掌握岳后的技巧,招式也是跟着岳后,铁拳对铁拳,肘杀对肘杀,直到浑身四肢都被打得发青,方才明白了岳后这手段强横的原因,那就是力量,硬生生的肉体力量,那就是专注,如若无人之境的专注,这不是一朝一夕能练就的,单看岳后那满身的老茧,就知道经过了多长时间的积淀,白闹不由得叹了口气,自以为足够的认真和努力,此刻在岳后面前全被粉碎。

“来啦!”感慨间,忽听得岳后一声暴喝,抬头只见得岳后一记踝削冲了过来,在腰合的辅助下,这记踝削太过可怕,隐隐可见得周遭的风都被逼迫的逃离,这还只是肉体的力量,当内劲再灌送过来时,白闹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三花会牢里的水龙炮!

不敢大意,白闹直接调动了造化缠在铁拳之上,带着一团幽蓝,再出铁拳。

撞击声总是会有的,然而这撞击声并不是什么势均力敌的“轰”的声响,而是骨骼碎裂的声音,再看过去,白闹还是白闹,站的笔直,岳后却不再是岳后了,痛苦的捂着胳膊,看着白闹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好像,这肉身硬的有些过分了!”白闹心里暗暗想到,要知道,以往在造化的轰击下,可是连鬼兵都难以保持肉身完好,可岳后也只是伤了骨头而已,好像还很轻微,在刘当归应声过来的摸索下,简单的就安了回去。

“好!”王三当先鼓掌喝彩道,接着其他的当家的都是跟着,言语里有不少对白闹的夸奖,当然也少不了对岳后的嘲讽。

“吵什么吵!你们上来试试!”听得烦了,岳后直接起身瞪了身旁的这帮损友一眼,而后上前拍了拍白闹的肩膀,看着这个比自己低了多半个头的少年,很是自豪的说了句:“干的漂亮,我林帮有这样的兄弟,那三花会还不迟早得被我们打得屁滚尿流啊!”

一言出,四面附和,白闹接收着岳后眼里的真诚,他开始渐渐的喜欢上这个地方了,也渐渐的喜欢上了这些朴实的汉子。

王三上前来,拉着白闹和岳后站在一起,说道:“白小子,你是胜了,但我想你也已经发现了,单凭力量来说,你根本就不是老四的对手!你承认不?”

由不得不承认,手指头现在还被岳后踢的直不起来呢,白闹点了点头,回应道:“四当家的身体太厉害了,冲我冲过来,我就感觉像是堵城墙冲过来一样。”

岳后苦笑一声,说:“有啥么,老了,这不还是输了!”

“哎,不要把自己贬的那么低,”王三搂着岳后的肩膀,轻声的说道:“我回来安排你和白小子对这一场是有原因的。”

说罢,王三一手拉着一人走到肖林的面前,说道:“二哥,我这次在三花会的那些苦也没白吃,基本上对三花会的实力都有所了解了,说实话,比我们强横太多了,而且国教的什么教使还带来了个年轻人,我和他交过手,比我只低一头。现在来看,情形对我们很不友善,所以想着赶紧把白小子培养起来。不过,你也知道我能教的东西也就那么点,我的意思是让老四来负责接下来白小子的修行,争取在最短时间,让白小子成为我们和三花会对抗的一把利剑。”

“不行,不行。”肖林还没有表态,岳后就马上挥手道:“你也看见了,刚刚和小兄弟的一番对战下来,我明明是弱势,还哪有脸指导人家什么。”

白闹心里清楚两人的差距,看着岳后这模样,马上说:“四当家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我只是运气好,内劲强横一点罢了,您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也是我现在身上最欠缺的,我需要您。”说着,白闹单膝跪地,就冲岳后恳求道。

实力强横,态度又这么谦和,白闹一番举动下来,瞬间让整个林帮的人好感激增,肖林也是满意,当即下令:“老四别墨迹了,事情就这样定了,白小子交给你了,要是比王三带出来的强,三当家的位置就是你的,让这王三改名,改成王四。”

“哈哈哈哈!好!三哥啊,那我可就答应了,你要小心了。”说着,岳后将白闹扶起,脸色由嬉笑变得严肃,只听得对白闹交代道:“开始之前,咱先说清楚了,我这人没文化,是个粗人,内劲又不怎么的,所有的手段都是一拳一拳砸出来的,一腿一腿踢出来的,跟着我,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可是上船容易,下船难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