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54 赐名呆鹅雷拳威 日渐西沉众人归
作者:观门  |  字数:5006  |  更新时间:2019-09-18 22:57:14 全文阅读

众人都撤了,这天地再没有什么能挡得住仇恨的清算。

鬼兵没有没有鲜血,白闹的内劲又告急,只能凭借铸造师遗留下来的手段强撑,当那金光开始暗淡时,造化失去了叱咤风云的能力,最先败下阵去,钻回白闹的身体里,委屈的所在血脉的深处调理着。

鬼兵放不出鬼纹,白闹蓄不出内劲,这一场战斗用的都是最原始的手段,闪躲腾挪,劈砍扎刺,冲擒勾抱。

是内劲先恢复过来,还是命先交代在这里,白闹说不上来,他只知道没了心法的兵字诀还不如雷拳四式有用,所以携雷掌,积雷拳,横雷腿,引雷落四招枯燥的重复着。

也不知道王三是怎么取名的,这雷拳的名号不仅叫的响亮,更是真的和那雷电有关。别忘了,白闹刚刚可是在雷劫中走了一遭,现在再使用雷拳的时候,那先前残存在肌肤中的雷电被调动,虽说还很淡薄,但细细看上去,那拳头上是真的有微弱的雷纵横。

白闹边应付着鬼兵,边琢磨着这种异变的由来。也是刚入体修,未被僵固,思维散发,白闹不由得想到,既然心法与功法相和,那么是否能通过雷拳四式的功法而反推出心法来呢?

敢想敢干,白闹一道引雷落下,将身前围聚的鬼兵,全部击退,而后闪身脱离战场,落到一沙石柱上,闭着眼睛仔细的回忆着兵字诀的心法和功法是如何结合的,打算把雷拳四式按照兵字句的路数来进行反推。

没了鬼花的加持,鬼兵的速度减弱不少,和白闹相比,一个是风,一个是追着风的沙,给白闹的闭关营造了一片暂时的净地。

心神沉在兵字诀中,白闹识遍了运行的轨迹,可将它移到雷拳四式中来时,却是没了作用,更是惊得白闹血脉齐震,一口新血顺着喉咙涌了上来。正当白闹苦苦思索之际,那个目前继王三之后,给白闹影响最大的田回春的身影从脑海里钻出来,还是一脸的和蔼可亲,悠然自得的捏着下巴的白胡,好像还弹了白闹一个脑瓜崩,慢吞吞的说道:“天地万物都有规律可循,体修有,道修也有,切不可完全钻进书本里和经验里去,凡是多问个为什么。单拿体修来说,根本是身体,心法是指引,功法是成果,你只有以身体为根本,思指引之必要,方才能结出最适合自己的果,你明白了吗?”

这句话,田回春早就说过,也是因为这句话,白闹很快的就进了兵字诀的门,现在再次跳脱出来,自是引得白闹在意,他跳出沙石柱,一招横雷腿出,将整个沙石柱推倒,埋葬了不少鬼兵,而后又闪身腾挪到了另一个地方,反复的品读着田回春的教诲。

“所谓体修,无非不就是把身体里的那点能量给折腾出来,一种功法一种运行。”

“我刚捏的几处位置,属大穴位,隐在诸多穴位之下,世人皆难感知。日后不管你是习体的内劲,习道的真元,还是别的什么,都是要先从这十八个大穴位出来,后再经大穴位散发,透漏给上层的穴位,方才能形成完整的力量外出。“

关于田回春的记忆只要蹦出一点来,其他的也都跟着汹涌出来,白闹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困境,一种功法,一种运行,既是反推,怎么能照猫画虎,又想到十八大穴位,白闹立刻冲进鬼兵中,不断的将自己的雷拳四式挥舞出来,也不看长刀指向,也不在乎鬼兵猖獗,只是一味的盯着那十八大穴位,目不转睛,心神浸入。

打的多了,雷拳四式的异能也由小积多,白闹渐渐的发现了十八大穴位的张合规律,也明白了为什么兵字诀带动不了雷拳四式,因为这次它连着的,压根就不是骨头,而是肌肤,张合之间靠的都是肌肉的拉扯,外放又依靠的是皮筋的韧性。

找到了源头在哪里,白闹也明确了观察的方向,仔细感受着肌肤和穴位的联动,由外到里,由小到大,总算是摸痛了雷拳四式的发力方式。

有了形,接下来就需要意了,白闹再次温习了一遍兵字决的运行轨迹,模仿着,在携雷掌出的时候,将积攒了许久的少许内劲灌入其中,继而挥舞出去,然而,事情的进展超出了白闹的预想,有了内劲加持的雷拳四式,不仅没有再添威力,反是被内劲压的够呛,出掌力道也跟着减弱,轻飘飘的挨上面前的鬼兵,也不见有什么异常,被那高扬的长刀划中,在胸膛上留下一道沟壑。

幸亏鬼火吞完了那些气息,白闹暗叹一声,刚忙使用正常的横雷腿将涌上来的鬼兵踢开,再次开始了自己的逃亡反思之旅。

途中也尝试了不少次,除了把内劲再耗光,惹得造化对败家的他不满的嘶吼了几声外,再没有什么别的变化,倒是身子因内劲盲目的冲击,总是停顿一下,被后面跟上的长刀划中。血液的教训下,白闹总算是明白了自己的异想天开,原来,幽蓝色的内劲气息太过阴冷,和浩然的雷电完全不能相融,又怎么能指望他们同仇敌忾呢。

不敢再盯着造化了,白闹将身体扫视了个遍,这才注意到停留在另一股血脉中的力量,这才回忆起来在雷海中他的异变,如果还记错的话,他确实吸收了很多的雷蛇。好,那就这股了!白闹心里当下做了决定,而后将血脉中的气息全都挤了出来,亏的是内劲现在耗尽,造化无暇他顾,不然习惯了掌控身体的他肯定又会掀起血雨腥风,

那股气息一出来,就在漫无目的的乱跑着,想来也是好奇,将白闹的身体游荡了个遍。相比造化来说,这股气息和白闹更加亲近,或者说是更善解人意,没有张扬的金乌和霸气的巨猿的一点模样,他在感受到白闹传递过来的安静的情绪后,立刻规规矩矩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等待着白闹的下一步动作。

这么配合倒是超出了白闹的意料,为了对得起这份信任,他立刻安排起来,指引着这股气息缓缓的钻到十八大穴位中,盘踞在上,继而丝丝缕缕的传播到穴位中,再溢到外面的肌肉皮筋来。

“好!来了!”气息已经按照雷拳四式的攻击路数排列好了,像是给自己打气,像是给那股气息打气,又像是给雷拳打气,白闹的携雷掌立刻挥舞出来。

果然,同宗同源才是发挥力量的关键,只见得先还软绵无力的携雷掌,立刻抖擞精神,不提整条胳膊上洋溢的黑红气息,光是掌风带出来的烈焰和雷击就够鬼兵喝一壶了,身体先是冒出阵阵白烟,继而一阵雷鸣当先,炸裂开来。

盯着自己的手掌,白闹翻来覆去的看着,黑红的气息不仅欢腾在他的手上,也翻腾在他的手里,他不由惊讶的尖叫了出来:“哇!”

鬼兵是死物,并不会因为同伴凄惨的死状而停止进攻的脚步,呼啦一声又包围上来,这正随了白闹的心愿,别的不提,雷拳四式可还有三招需要再修炼呢,于是,白闹将黑红气息锁回血脉里,再次开始了他的摸索,这一次是积雷拳,有了成功的经验,速度自是快了许多,这边刚刚记住了肌肉的运行,那边就开始缓缓的铺垫黑红的气息了。如此往复,直到雷拳四式全都淬炼出来。

“嗷!”力量的增强,挑逗了身体的情绪,白闹忍不住呼出声来,冲进鬼兵中就开始杀伐起来。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雷拳四式的攻击是强横了许多,但是因为黑红气息的拖累难以连贯起来,前后仅仅四招而已,打完都很吃力,远远看去,白闹仿佛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笨头笨脑却又所向披靡的。

不过,也没有别的法子了,想不出解决办法的白闹,只能暂时委屈一下身子了,毕竟这样的雷拳四式是可以直接打死鬼兵的。

“就先用你这呆鹅了。”不知不觉中,白闹又起好了一个名字,如果呆鹅是造化那样有鼻子有眼的,估计现在已经瞪着眼睛,呼着粗气了。

...

风吹,沙起,哪怕是屹立在这里上百年的窑洞建筑都觉得打得生疼。

白闹颓然地躺在地上,面朝着太阳,看上去很是安逸。然而要是结合着身上凝固的乌黑的血,地下满地的刀刃,那么一切的美感就荡然无存了。

伤口还不安分,不断的鼓动着,新添的刀疤尽管已经复合但还是显得狰狞,最可怕的那一道,从白闹的左脸直接划到了右边的腰部。白闹轻轻的抚摸着这道伤疤,不由得回忆起来昨晚那最后的一幕:

只剩一个鬼兵了,白闹潇洒的用出了横雷腿,兽皮跟着风,风跟着腿,腿带着雷火,雷火带着死亡,自以为很帅,却是帅不过眨眼。就在横雷腿就要接触到鬼兵的时候,白闹的体内的气息立刻开始造作起来,不是呆鹅,是造化。总算是消化了自十二的那道悬天帘,里面蕴含的寒光都被造化给占为己有,身子瞬间跟着凝实,两侧和龙须的金光也变得璀璨起来,更重要的是,白闹身体里的内劲也随着造化的恢复开始汹涌起来,呆鹅的那点小身板经受不住造化这条龙蓝海般的冲击,匆忙退回到另一股血脉中,于是,白闹的这击横雷腿失去了黑红的光芒,接着又像抽风一样不断的抽搐着,给了鬼兵机会,一刀径直冲着脸划了下来。幸亏造化还算有点良心,及时出来奔向那鬼兵,长刀这才没有把白闹劈成两瓣,只是刀尖在他身上划过。

鬼兵是消灭了,白闹的惆怅没有消灭,他尝试着再将呆鹅召唤出来,可受了造化的惊,呆鹅摇头晃脑的躲避着白闹的希冀,看来雷拳四式的威能短时间是再见不着了,白闹只得泄气的说了一句:“罢了!呆鹅你先好好呆着,等我找到机会收拾收拾造化!”

起身,迎着朝阳,大漠上留下一串绵延到尽头的脚步,风沙不侵,白闹向众人追赶而去!

...

日渐西沉,余晖打在狼狈的人影上,拖拉的脚步都无一列外的披上了金甲。

人群也不知从哪里找到的几辆拖车,受伤的人被安置在上,刘当归跟在左右奔波,剩下了一辆,就是将未,妖族少女和被绑着的方七儿在其上了。

王三,自十二和宇文制走在最前方,身形确实是高大,但也在不时的往后瞄着,眼神穿越风沙,射向那远方的未知。事情都在好转,唯一没有安顿好揪着人心的就是白闹了,那个到现在都不曾现身的少年。

“他,应该没事吧!”宇文制还想多说什么,但王三那淡然的眼神里深藏的担忧他是能看的出来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王三一把搂住宇文制,装着豪爽的样子回道:“放心吧。没事的!”

夜来的快,温度也降的快。大漠的沙石带着冰冷的气息拍打着沛城百里外的树,它们被过滤了下来,但气息可没有。所有的人不约而同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将红母子有这样的动作还情有可原,其他人本都是修行者啊,应是不在乎这点风霜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冷冽的不是身而是心。

将未的目光一直都在向后看着,哪怕那个折磨过他的方七儿就躺在他的身边,他也满不在乎,他要看到白闹,那个总是将他救离苦海的大哥哥。

寒风开始往眼里钻了,眼被吹的干涩,也被吹的颤抖,就在几欲放弃的时候,远处那黑暗的空洞送来温暖的影:

白闹从茫茫夜色中慢腾腾的走来,一步两步,很是稳妥,但将未的心被提起,因为那个从不磨叽的男孩开始稳健了,也就象征着身体苦楚的难捱。

“大哥哥回来了!”将未冲着前面的王三呼喊着,“大哥哥回来了!王三叔叔!快!大哥哥回来了,就在后面,就在后面!”

明明这一行人的身影在月影下很是明显,将未还怕白闹看不见,转身转起来,冲着白闹挥舞着手,喊道:“大哥哥,这里!我们在这里!”

从血腥中出来,听到这声温柔的呼唤,白闹坚硬的心立刻就融化,他也激动的冲着将未挥了挥手,以示回应,却不想带动了身体的伤口,站立不稳,差点倒地,幸亏有王三和自十二一前一后的急冲过来,将他抱住。

“臭小子!”眼里有泪在打转,王三一把抹干净,赶忙和自十二抬着,就将白闹带回了人群。

应该是躺在拖车上的,但前后都是满的,也不见有人主动让个位置,暴躁的王三就要开嗓骂出来,被白闹拉了拉衣角打住了,听的那疲惫的声音说道:“算了,我就和孩子挤一挤吧!”

将未巴不得白闹在他跟前,立刻欢呼雀跃的欢迎着,要不是白闹死死的将他抱在怀里,他早就为了给白闹一个舒适的环境跳下车去了。

“你先休息休息,马上就到沛城了,我已经到过路的商旅给我们家的人带信了,会有人来接应的!”宇文制轻轻的按了白闹的肩膀一下以示鼓励,而后扫视了那群漠不关心的人群,语气里都是死气蔓延:“快点!”

抱着的是将未,可挨着的是方七儿,这段时间不好熬。官道虽说平坦,可拖车质量不行,摇晃着,老是将热血方刚的白闹向方七儿撞去,触感都是柔软,还有清香的体味钻进鼻子,挑逗着好动的思绪。

也不知道向来风情的方七儿是什么想法,白闹反正很尴尬,为了不让人看出慢慢爬上红晕的脸损了威名,他立刻出声,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那个...你好!“

“我不好!”方七儿瞥了一眼白闹,他有感觉,自己又不是没有,他尴尬的难受呢,可自己还被绑着难受呢!

白闹听得方七儿这气冲冲的语气,低头一看,那双手被绳子勒得通红,不计较后果的给解开,然后又无脑的关心道:“现在好点了吗?”

身体的限制被解除,方七儿的心思也开始活泛起来,她看着白闹,眼神勾着魂,慢慢的趴到白闹的肩膀上,附在耳边说道:“公子,你还真是忍人亲啊。”

“呸!”白闹脑海里是义正言辞的拒绝,可身体做出了最诚实的反应,脸瞬间就通红,由下巴到脖子,还有点烫人,赶忙将身形向妖族少女挤了挤,才对方七儿说道:“你怎么也在这里?”

妖娆尽收,方七儿以为是白闹打算逐客,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那我应该在哪里?这么冷的天,这么吓人的荒漠,公子忍心将我抛弃吗?”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白闹赶忙挥手,解释道:“我还以为你会被黑市的人接走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