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39 刀光剑影出死士 血脉内劲成灵药
作者:观门  |  字数:5450  |  更新时间:2019-09-12 22:59:28 全文阅读

白闹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将未面前,一把把孩子从那秸秆堆中抽了出来,而后赶忙夹在腋下,也不管将未能不能喘上气来,冲着村子内就狂奔而去。

着急是有原因的,那借着日曜的光反射过来的,是碗的碎片,安安静静的躺在被水浸湿的土泥上面。白闹好奇的上去捡了起来,发现周白闹散落的不少,于是那打见到尸体就萌生的疑惑通通的爆发出来。一方面,无论是守卫的汉子们还是这些士卒,白闹都交过手,他并不认为这些士卒有能力通吃,另一方面,藏尸已经复杂,为什么细致到要连碗都摔碎。

有了问题,自然就要追寻答案,白闹低下头去认真的检查着每个汉子。心里一惊,只见得汉子们身上都是齐整整的,没有一点伤痕,至于那满地的血,有嘴唇一圈的干涸的红在先,白闹轻易就能判断出那尽都是从嘴里流出来的,于是,他用力扳开了汉子们的嘴巴一探究竟。

惨不忍睹,口腔乌黑着,牙齿零乱着,舌头也不见了踪影,一股恶臭味随之涌了出来,这是中毒的征兆。白闹盯着自己手中碗的碎片,又低头看了每个碎片下那一点的泥泞,耳边瞬间响起金甲将士进门来索水的事情,串联起来,经过再不用多说,白闹赶忙起身。

不知道只是在村里的储水桶里下了毒,还是在那打水的河里也下了,这群杀人于无形的不速之客由不得白闹不警惕,他只能把事情往最坏的地方想去。

明明就是几步路就能到达的,明明就是几句话就能说清的,但白闹来不及,因为家家屋顶上的炊烟已经开始升起,或许哪家的米已经下到了那水里,又或许哪家的肉也已经用那水清洗,他急忙扯开了嗓子冲着村子就喊道:“水有毒!”

音浪跟着炊烟渺渺的升起,盘旋在山村的上空,一声还怕表达的不够清楚,白闹又重复了一句:“河水里有毒!大家小心啊!”

沿着沙石小路,白闹朝着那群将士所呆的地方急冲而去,沿路上,那不间断的锅碗瓢盆落地的声音和着脚步,那不间断的呵斥怒骂的声音和着吼叫,总算是在那金甲将士拔刀的时候赶到。

王三和自十二的听力远超常人,白闹的预警他们早早的感知到了,直接从天而降在这间小院里,将将头以及被他喊着过来给那些将士做饭的妇人全都叫到身后守护着,然后背后着双手,斜眼冷冷的看着那群将士们拙劣的表演。

那命金甲将士对小院内众人的异变先还有点纳闷,紧接着听到白闹的呼喊就立刻明白了,所有装出来的和善就此收了回去,他冷冷的说道:“何必反抗呢?把水喝了不就得了,省得身上动刀子疼!”

对这种自以为是的人,王三只是呸了一口就不再理会,倒是向来沉默的自十二出言讥讽道:“我倒是想看看,疼的是你还是我们。”

开门见山了,双方也不就藏着掖着了,这群人将身上所有的装饰退去,包括外面那层铠甲,露出了里面一身纯黑的布衣,同时,一把弯刀也从铠甲中脱落,稳稳的掉在他们的手上。

“啪!”率先传出声响的,不是及时赶到的白闹,也不是对战双方,而是听得“毒”这个字姗姗来迟的刘当归,手里还端着一碗刚刚研制出的汤药来,可见其之焦急。至于声响,来源于看到这群人后的反应,刘当归手中的碗一时间没抓牢,砸在了地上,溅出一片红,他狠狠的吸了两口气,又闭着眼睛慢慢领会,而后慌忙睁开,手脚并用的接近白闹,指着那群人大喊道:“是他们,就是他们,害我师傅的就是他们!”

自十二自然不明白,但白闹和王三清楚,所以白闹直接问了一句:“确定吗?你怎么判断出来的?”

“没有错,他们身上的味,你闻闻,仔细闻闻。”说得还是白闹之前捕捉到的那股气息,于是他茫然的看着刘当归,不明就里,急的刘当归直接开骂道:“你怎么还不明白,你不觉得那股味和将海大哥身上的一模一样吗!现在明显和我们之前的处境一样啊,这群人又来灭门了!快,大家啊,快杀了他们!”

“原来如此,那就得留个活口了!”白闹冲着王三和自十二使了个眼色,三人瞬间冲了过去,将勇和将头生怕他们吃了人少的亏,紧紧的跟在身后。

一时间小院里刀光纵横,内劲遍布。十数个披着银甲的不过就是炮灰,将头即便年迈一个人也能收拾的了,至于那五个披着金甲的,健壮的将勇对上一个,白闹对上一个,自十二对上一个,王三直接嚣张的以一敌二。战斗没有白闹在城门前那么利索,甚至越到后面白闹越发谨慎,怪不得这群人敢孤军深入,各个身手都毫不逊色于苦心修行的他,这也就罢了,刀刀见血,招招致命,甚至几次都有不惜同归于尽的杀招。

这是群死士,还是训练有素的死士。最先落入下风的是将勇,毕竟内劲不成心法,只是最简单的招架和出击,很难和这群死士抗衡,若不是将头解决了手头的麻烦,赶忙过来支援,怕是局面都难以稳住。最先解决的是自十二,毕竟也是杀手出身,还是个只身闯入林帮的老杀手,比起手段,比起狠辣,面前的这名死士丝毫不是对手,几个回合试探下来,就在和那死士一招过后各自交错前行的功夫,自十二拼着中了强行运转内劲的伤,一回身直接双手齐拍,将那名死士拍的脑袋开花,手中那准备透体而过将两人串联的弯刀也无力掉在了地上。

解决了自己的敌人,自十二没有停歇,转身冲进王三和那两名死士的战场中去。白闹是跟着解决的,自是没有自十二那般干脆利落,不过也是极具观赏性,期间的阴谋算计亦是不少,那死士知晓了白闹反复就是兵字决的那五招,自是有了防备,在白闹再次把肘杀冲击过来的时候,他立刻屈膝后靠,同时,弯刀高高竖起,刀刃正对着白闹的胸膛,照此下去,必然是个开膛破肚的结局,但白闹仿佛不自知般的继续奔袭而去,就在胳膊肘越过弯刀,仅剩周转的距离薄如蝉翼时,白闹动了,不过不再是兵字诀的任何一招,而是雷拳四式的引雷落,这一脚白闹并不是盯着死士的身子,而是那把刀,他料定死士是不会轻易松刀的,果不其然,哪怕下落的高度旋转的脚带着刀刃极速的旋转着,这死士也是紧紧的抓着不松手,于是错失了良机,整条胳膊就被带着也开始旋转起来。肉被拧在了一块,骨骼都错位,死士哪怕是一声不吭,但也得分出心神去承受,白闹趁机,直接踝削出来,在死士的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来。

又解决一个,白闹不停歇,转身冲进将勇的站圈。速度比自十二慢了点,等的那边结束了,这才落下帷幕来,五个人齐刷刷的围着那名被王三戏耍的死士,都是似笑非笑的神情,刘当归也把头挤了进来,威胁到:“说!你们是什么人!”

面对同伴的尸首,面对强横的对手,这死士面无表情,不仅不露怯色,反是嚣张的诅咒道:“你们,有一个算一个的,我在地狱里等着!”说罢,身子四处莫名的炸裂,一阵阵血雾升空就无力的倒在地上。

“倒是条汉子,可惜不走正路。”王三上前踢了踢那尸首两脚,确认死亡以后,撇了一眼讥讽着,而后转身摊开手掌来,冲着刘当归摆了一个无奈的姿势。

事情来的也快,去的也快,又不是地面上的尸首还在,四周围着的居民还以为只是一场梦,呆滞了片刻,方才有一声声叫好声传出来。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声音都和谐,人群中突然想起惊慌的声音,“白闹,白闹!”

白闹转身一看,来人是将红,他身形一动,瞬间就行出百米以外,这就是这么长时间来修行的结果,扶着摇摇欲坠的将红,白闹急切的问道:“发生什么…”

话还未说完,将红就气喘吁吁地打断道:“快,快,将海,将海不行了!”

这一声,不仅炸在白闹耳边,也炸在一众人耳边,刘当归急急忙忙的往回跑着,王三和自十二跟着,将勇也打算前往,但被白闹拿住了,他从城门来,比谁都清楚情况的严峻,干昂将城门前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讲了,嘱托将勇派人守护,这才将将红拦腰一抱,头也不回的向将海家跑去。

从村口小院到将海家,对于现在的白闹来说也不过就是几十息的时间。在将翠清啜泣的声音中,白闹直接推门而进,只看见王三和自十二都是满头是汗,将海身上则是幽蓝色的气息弥漫,一股腐烂的恶臭味不断的不断的钻进他的鼻子里,和之前那几名死士身上的还真有点接近。

“怎么回事?”白闹焦急的问着将翠清,“我也不知道,半晌前我丈夫突然就这样了,这一次比任何一次都猛烈,我和红嫂子用刘大夫给的药膏往上涂了好几层,但怎么压都压不住。”

不等白闹回话,刘当归喝了一声白闹,立刻拿起小刀冲着白闹的手掌就划了过去,紧接着,自十二来到其身后,一股汹涌的内劲灌输到他的体内。

只感觉自己身体内又一股让自己都心悸的力量瞬间被逼出体外,灼热的鲜血是一道,极尽邪恶的鲜血是一道,两股纠缠着就要飞升而去,王三赶忙涌出内劲将这股鲜血包围,然后注入到将海的体内。

一时间内劲交错,让人汗流浃背的热,让人心怀恐惧的恶充斥在这小小的木质屋子中,随后赶来的众人看着将海身边的那异像都吓的跪倒在地。距离最近的将翠清看得这幕,在恐惧的同时,又升起了莫大的希望。

冲击不仅毁了屋子,也毁了炕,幸亏在王三内劲的保护下将海没有受到什么损伤,此刻,将海悬浮在空中,身体的幽蓝色气息越发的凶狠,煞是地狱里跑出来的鬼。

分秒必争,都没有闲心管那身后的热闹,刘当归目不转睛的盯着王三,却发现王三的身体出现了一阵一阵的颤抖,细一看,可怕的气息顺着王三的内劲袭上了他的控制内劲的双手,不仅如此,它们还在进一步的蔓延着,仅仅是几次呼吸,那气息已经密密麻麻布满了王三的胳膊,与此同时,白闹也通过了自己的鲜血感觉到王三的内劲正在一点一点地消失。

相信王三自己也感觉到了,他脸上暴起的青筋说明了一切。

不能再等了,白闹一伸手,推开了王三和自十二这两个媒介,自己把手直接搭在刘当归之前指点的源头部分,鲜血和肉体的直接接触,让它们得以更快的钻到将海的身体里。

刘当归的推断是正确的,那些幽蓝色的气息一改先前嚣张的模样,落荒而逃,包括那些停留在王三胳膊上的。万物相生相克的规律在这上面体现的是淋漓尽致,更何况还是双生的。白闹一股血脉中藏着无尽的浩然正气,另一股血脉蕴含着强烈的杀意和吞噬力,一个刚好抑制那些气息的诡异,一个刚好彻底剿灭,可以说,被金乌补充后的白闹,就是这个邪恶力量的克星。

“快,当归,把你那些活血生肉的药汤子拿出来,给将海灌下,这些东西马上就要被我逼出来了。”

刘当归每日里调剂的药房是很复杂的,一面要有杀意方能驱除幽蓝色的气息,一面要够温和方能自气息退去后及时的弥补将海身体的损伤,双管齐下,方才能将将海从鬼门关前拉回来,可说着容易,想要中和两股完全不同的力量那得有多么艰难,所以刘当归每天都在失败,直到今天,也不敢冒进。

“快!别墨迹了!再这样下去,这些鬼东西彻底被驱逐的那一刻,也成了将海大哥丧命的时刻了!”

“干!”人命关天,刘当归选择了犹豫,王三选择了冲动,他直接闯进刘当归的那间临时开辟的药房里,从摆放整齐的桌上端了三碗药汤就折了回来,让自十二捏开将海的嘴巴,咕噜噜的一齐灌了下去。

单方面的屠杀比王三和自十二的牵制来的快多了,不多会儿将海身上的幽蓝色色气息就都被清除干净。白闹还不放心,小心翼翼的分散着内劲检查了将海的每一寸肌肤,确保无误后才安心的这才收回了力量。

神奇的是,白闹只以为那血都是白流了,却不料,一股居然听话的钻了回来,至于另一股,它在追逐那道散落天地的幽蓝色气息,非将它们吞噬了个干净,这才回到了白闹体内。

卸了力,白闹站立不稳,一个踉跄向后退着,竟直接瘫倒在地,可想而知中间对心神的消耗,王三亦是如此,不过他是欣慰的,靠着门框,颤抖着嘴唇想要表达些什么,最后也只剩下一句脱口而出的脏话:“他奶奶的!”自十二听得,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现在该忙活的是刘当归了,又是敷药膏,又是缝伤口的,一时间屋内剩余的人都不够打下手了,只得才外面再唤进人来。

看着刘当归颇有其样的忙活着,真个屋子里一片喧闹的场景,白闹,王三和自十二都知道自己赌对了,他们互看一眼,彼此扶持着向外面走去。

傍晚的风带着点冷意,白闹不由得缩了缩身子,王三看得,一把将这小子抱住,关切的问道:“没事吧?”

虽说面色还是苍白的,但白闹抬头还是神采奕奕的模样,肯定的回道:“没事,倒是你,脸色这么差!”

“没关系,力脱了。”

...

将海总算是慢慢的睁开了眼,喝了一点粥,力气稍加回复,看着自己那残缺的身躯,无言,泪下,一个大男人嚎啕大哭,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不是为自己而哭,他是为将翠清而哭,为那个女子将来苦难的生活而哭!

有人想要追问究竟发生了什么,比如白闹,比如王三,比如刘当归,但他们都没张嘴,识相的退出了房间。这对苦命鸳鸯需要多一点的时间互诉衷肠。

将海是醒来了,但醒来的只有他的身子,他的精神还在沉睡,他的意志如一滩烂泥,若不是白闹三人作为体修者,身怀着优于这些村民的感知,总是能在将海的刀子离自己只有一拳的距离时及时出现继而堪堪阻止,恐怕现在将翠青真的要守寡了。三人加一个将头私下里也曾凑着头商议过,不过,饶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王三也没有办法开导将海什么。

当命运把不同的苦难施加在不同的人身上时,会有理解,但绝不会有绝对的感同身受,自然说不出绝对能闯进心窝子的话。对于一个靠耕种而打猎为生的小家来说,还有什么比顶梁柱残了更让人同情的,所以将海选择了自杀,选择了最简单粗暴却能给将翠清这弱质女流带来安逸生活的方法。

时间在白闹的修行中,在将翠清的啜泣中,也在王三和自十二怜惜的目光中匆匆又是半个月。

“怎么样?”王三在再一次弄晕了将海之后,将身来到院里,恰巧又见白闹瘫坐在地上口吐鲜血的模样,赶紧上前扶起他问道,“找不到就不找了,那巨猿和金乌都和我们差着境界呢,再说了,你都确定不会害你了。”

除了会再仔细的思考一下遗漏之外,,白闹懒得再狡辩什么,他擦干净了嘴角的血,笑眯眯的回应着:“我需要它们!”

这是半月来,每次失败后白闹张口说的第一句话,听得多了王三也就当成是宽慰的话来听了,纵然每次他都是真的进步一点,只差一点。

刚想回应什么,地面上突然传来一阵阵的震动,紧接着,就听到村口一声钟响。

敌袭!

那群死士就像是瘟疫,死也死了,却化成了鬼魂缠绕着,这个村子上百年的宁静,再难以保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