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36 再谈体修明歧途 浴火金乌惊现世
作者:观门  |  字数:5132  |  更新时间:2019-09-11 23:54:59 全文阅读

想要见到白闹并不需要费多大的劲,只需要把千足蜈蚣的尸体扳开即可,这对内劲充沛的王三和自十二来说,自是不在话下。于是,白闹那血迹斑斑的兽皮先飘了出来,继而,不堪入目的脸庞也露了出来,看着狼狈,但两双大眼睛倒是清澈的扑闪着。

王三上前撑起千足蜈蚣干瘪的身躯,自十二小心的将白闹抱起来安置在一旁空旷的地上。慌慌张张的,两个人在这捏捏,在那敲敲的,四处检查着。虽说医术不及刘当归,但好歹都是老江湖,磕磕碰碰这些事,见也见的多了,最终发现只是肩膀断了几块骨,不由得互相转身,各自回以一个惊讶的眼神。

“硬,是真的硬!我王三生平谁也不服,就服你!”王三对着白闹的眼睛比了一个大拇指,说道:“你小子,命这么硬,看来老天是让你干大事啊!”

“行了, 先别忙着夸,我们行程还未过半,这就先折了一人,以后可不能掉以轻心,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把白闹的胳膊治好。”说着,自十二在旁边的树上扯下几根若软的藤来,再把自己的上衣一脱,简单的包扎了一番,对白闹说道:“估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你这胳膊就好了,这段日子,我和三哥会陪在你身边的,你且安心养伤。”

“啥?十天半个月?你怕不是小瞧了这小子。”王三听得自十二的判断,立刻就开始咋咋唬唬道:“这小子身体变态的厉害,又有我们林帮的兵字诀傍身,我估计,不出三天,这小子胳膊就好了。你啊,走着瞧吧。”

王三预估的没有错,只是时间稍微长了点,白闹仅仅用了两天时间,虽然做些剧烈的动作还是会疼,但至少已经活动自如了。这两天时间,白闹和自十二可以说是寸步不离,整体速度也照顾着白闹刻意放缓了不少。

白闹悠然自得的荡着树枝往前,自十二跟在身后看着,忽而又转过身来,紧紧的抓着王三的胳膊说道:“三哥,你别说,我还真的有点羡慕了!”

...

继续往西北,也在继续往密林深处。沿途的野兽越发厉害,好在有王三和自十二的护航,白闹不仅没有受伤,反而借着这个机会,将在村子里学到的内劲的使用方法都打磨的成熟了。现在的白闹,起手之间,穴位自开,内劲充填,动手之时,内劲连绵,随心汇聚,可以说是尽得将姓人之真传。

唯一让人感到不适的,就是千足蜈蚣的那颗心脏,被魔龙分解成块,散落在整个血脉里,终日里不断的压榨。要知道,其内可是蕴含着那只巨大的野兽所有的生命之力啊,老有鲜血涌进来,撑的白闹心慌。

许是老天也知道三人被树根扰的心烦,在翻过一座山包后,眼前的景色立刻变了,茫茫密林在此消失,远有沙石横走,近无绿植一株,兽骨遍地,飞鸟尽藏,更有滚滚热浪扶摇直上,和着日曜的狠毒,直往人脑袋里钻。

不用想,离目的地的不远了。王三转过身去,冲着后面的两人比了一个“嘘”的手势,而后当先,一步一步的,慢慢在这荒漠中拖着脚步。

一进入备战状态,三人的神经就变得敏感起来,所以当地面那层沙石开始轻浮起来,他们瞬间就感知到了,目不转睛的盯着地下,内劲汹涌的往外释放着,这是一种恐吓的手段,对那未知的恐吓,至于会收获奇效,还是变得更糟,他们并不知道。

细沙越飞越高,紧接着,地面骤然爆发一道道的裂纹,由细及粗,裂纹眨眼间就变成沟壑,随之而来的,还要无数沙石的掩面,以及滚滚滔天的岩浆!

“闪开!”王三暴喝一声,拉着身旁的白闹就跳向一旁,自十二更是灵敏,几个闪身不断的穿梭在摇摇欲坠的沙方上。

四周的火热常常落在脚边,这无边的气势,绝不是此三人可以应付的,更何况还只见山壑开,不见身形显,白闹的情绪立刻紧张起来,声音也变得颤抖:“什么...什么东西!”

仿佛是在呼应白闹,就在那句问话刚出,马上就有一声响起,似鸡鸣,但比那更急促,似鸦叫,但比那更嘹亮,好像是一个声音响,可又好像是数百个声音绕耳。

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天地回归了片刻的安静。三人心神不宁的寻找着发出这声音的东西,视线所能接触的地方全都扫视了个遍,但除了白闹,没有人能感知到那个东西的方位。至于白闹,也是因为眼睛比别人看的更远些。

“那...那...那有东西出来了,好像...好像是个头!”白闹很难镇静,他颤颤巍巍的伸手指着远处,白闹和自十二顺着看过去,虽然没有发现什么,但还是眼睛紧紧的死守着。

慢慢的,视野里出现一根毛,金灿灿的,立于天边,仿佛天外水帘落。继而眼睛也漏出来了,不见眼珠,只有火焰,宛如双日,震慑浩天。这下,两人终于知道白闹为什么失态了,单看腾飞的翅膀遮云蔽日,再看健壮的三足顶天立地,外有深红聚,内里金光闪,偶有毛发脱离,引起半壁火。

白闹看到的早些,呆滞的也早些,王三和自十二看到的迟些,呆滞的也迟。只看见白闹死灰都爬上了双眼,王三才满眼的畏缩,喝骂道:“我信了将头的邪!这是鸟?”

自十二听见,悻悻的说道:“其实,说的也没错!不看个头的话,确实是只鸟!”

“金乌!”白闹直接出言打断了王三和自十二的交谈,他认识这兽也是依靠林爵,也是依靠那本手写的《启闻录》,于是,张嘴将上面的记载都默背了出来,也算是给两人长了长见识:“天地初开,生灵初成,然因凛冽难存,后,创世神造十二只金乌,洒落于世,保证地热,以绝严寒,万物方生。金乌者,以神眼所孕,以元气所育,生一毛,静时纳万火,挥舞可控日,生三足,一足为旱,一足为干,一足为焦,所过处寸草不生,所宿处岩浆横流。“

白闹的介绍已经够详细了,从金乌的来处讲到那去处,听得王三热血澎湃的,但同时也更加心悸,茫然的问道:“这,这还算是兽?”

“算!”白闹转过身来,看着白闹,或许是因为还有恐惧作祟,看着僵硬,就连吞口水的动作都显得不自然,至于张嘴,更是好比铁树开花般艰难:“准确的来说,是神兽!”

自十二竖耳听着是听着,眼睛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金乌,所以,当那双狠辣的眼神递给这三个人时,他马上就冲着白闹和王三喊道:“怎么办?好像盯上我们了!”

白闹听着,立刻转身,正对上了那双可怕的眼神。仅一眼,白闹的内劲随之凝滞,甚至就连平日里躁动的魔龙也将身形紧紧的蜷缩在血脉深处里掩藏着,尽管如此,白闹还是努力的保持着镇定,宽慰两人道:“别着急,金乌性子高冷孤傲,应该不会对我们三个有兴趣的,先看看。”

事实上,金乌有兴趣的并不是王三和自十二,而是白闹,他的目光在一直盯着白闹,就连火焰也越发的翻腾。

这眼神,看的人毛骨悚然,三人不敢动弹,任由那汗流浃背。良久,金乌才收回了打量的眼神,转而投向那远处,被惊吓的三人这才有空去找掩体,跟着发现了那天边不知何时凝聚起来的大片黑云,滚滚翻腾着,隐隐可见其内有一双翅膀横天。

“又来一个!”王三尖叫一声,这下彻底失态。倘若是真的惨死在金乌手下,变成这荒漠中的一具枯骨也算是不虚此行,但若是死在这两兽的争斗的风波中,那可真的就悲催了,积攒毕生的英雄气概必将和这脚下的荒漠一样没尊严的破裂的不见棱角了。

“不,不是兽!”白闹从那滚滚的黑雾中,发现了一个头,还带着俊俏的五官,眼神闪烁着人性化的光,有好奇,有惊叹,有忧虑,也有决心,他遍想《启闻录》,能和这一只生物对上的,只有主宰这方天地的另一个种族,于是,惊讶的叫了一声:“妖!是妖!大妖!”

这是第一次见妖,也和《启闻录》描述的相近,在保持着兽体的基础上,妖还有一张人脸,它可能在头上,也可能在脚上,可能在身体的各个部位,他们依靠的不是元气,也不是内劲,而是一种叫做妖元的东西,这种东西来源于广袤的妖族大陆,妖族实力越强,则可携带外出的妖元越多。以记载来看,这遮盖了半个天的妖元,也只有大妖可以做到!

自十二嘟囔了一句:“麻烦!这下是真的要被吃的不见骨头了。”说着看向了白闹和王三,出奇的,那两个话痨居然是安静着,沉默着,也不接话也不骂,自十二只感觉一股狂妄的气息在酝酿,自然的跟着两人的思想沉淀了下来。

往日里都是在和国教逞能,今日也是第一次见妖族,但是,哪怕那团妖元的气息丝毫不逊色于金乌,但在场的三人没有一个后退的,反倒是在这惊世骇俗的气息中放开了,思索着怎么在临死前从那大妖身上剥下一层皮来。

人族和妖族的恨,已经扎根在了双方的心底,且与日俱增着,增到甚至可以掩盖境界的差距带来的不适和恐惧。

金乌的出世绝不是因为白闹,他没有那样的威慑,唯一的解释,就是那远处的妖。果不其然,金乌冲着黑雾怒鸣一声,继而展开敛日的翅,带着无边的火焰直直的向那黑雾冲去。

黑雾中的存在感知到攻击,秉着一脸的凝重,语气却又轻浮的说道:“嘎巴拉咿时是!”

妖族的语言,人自然是听不懂的,想来也是类似于人族对战前放的狠话,没有什么技术含量。金乌去势凶猛,这大妖自也不差,浓浓的黑雾立刻旋转起来,凝结成一束巨大的龙卷风,将金乌以及他所带来的滔天的火吸引。

身形跟着黑雾,方向全靠大妖心意,完全没了主权。随波逐流,不是金乌的性格,所以他嘶吼一声,浑身金光大作,无穷的火焰自体内汹涌出来,而后自下而上也缓缓的凝集成一柱龙卷风,只不过,方向是反的,和大妖的妖元相撞,相杀,相剿,相损。

气魄相比于国教的那名老者还是差了些,但气势却是远胜百倍,偶然泄漏出的力量也不是这脆弱的土地所能承载,伤痕累累的荒漠再添沟壑,更多的岩浆从地下喷射而出,叫嚣的在地上汇集成河,融解着所有的异类。沙石最不经炼化,白闹三人立刻跟着遭了殃,他们只能不断的跳跃,身子在偶然溅射飞起的沙方上作短暂的停留,有时候落错了脚,还会被那脆弱的脚底板烫伤。

这只是一个照面而已,山河就被改画。龙飓风越发稀薄,金乌那不可一世的表情再次闯入了白闹三人的眼中,同时,那大妖的身形也彻底暴露出来,浑身被黑色的羽毛所覆盖,本应是俊俏的瓜子脸却被一双小眼和那近三丈的尖嘴给毁了,哪怕成了大妖,也是脱不离乌鸦的那副嘴脸。眼看着龙卷风越发稀薄,这大妖倒吸一口气,滚滚黑雾瞬间冲入身体,而后又在其嘴内凝结成巨大的一团圆球,冲着金乌爆射而出。

金乌斜眼一看,停止了盘旋的身形,三足冲地下一抓,四面八方立刻涌出数十道岩浆柱来,齐齐的冲向那团圆球。岩浆并没有将这圆球击破,而是附着于表面,利用数量,利用叠加的高温,一点点的将圆球炼化。

本来屈身在滚滚的岩浆中已经够悲哀了,不料这会又开始了冲击,阵阵火雨落地,白闹三人只得无奈的躲着,向后撤退,直到再回归密林,三人借着大地最后的坚挺,一跃而起,堪堪避过了岩浆的滚动。这样了,还生怕树木也被侵蚀,他们接连转换,跳上了整个密林中最粗最高的一个老树,方才心里安慰着安全。

白闹看着妖兽的战斗,王三盯着地上的来势,自十二打量着四周的情况,三人的分工向来都是如此明确,于是,第一声惊叫也是从自十二嘴里爆发出来,他拉了拉白闹,又指出远方,铁青着脸,说道:“看看,那是什么!”

顺着自十二指示的方向看过去,白闹的头皮一阵发麻,只见得在那大妖的背后,赫然集结了大批的妖族,各个都是甲胄披身,从那泾渭分明的战场边缘,一直延续到视线尽头,若不是为了关注占据而妖头攒动着,白闹还真以为是接天的杂草,赶忙向王三和自十二回报道:“妖族军队,是妖族军队,数不清,太多了!”

“他奶奶的,怪不得这只老妖要来欺负金乌,原来是金乌挡住了他们的路了!”王三怒骂一声,自十二也跟着说道:“从雾始山奇袭沛城,这妖族还挺有想法!”

“要不,我们现在赶紧回去禀告府衙吧!让他们派人过来守好这雾始山!”迄今为止,白闹所有的经历都是小打小闹,这种近乎百万人的战斗局面他还没有见过,当下只想着报官,一点想法都没有了。

王三毕竟还是稳重些,直接打断白闹天真的建议,说道:“报官?你信不信,我们现在只要出了雾始山就会被国教的那帮孙子们给抓住,你觉得,到时候我们还有说话的机会嘛?”

“现在只能等,等战斗结束。我看这金乌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大妖即使胜了,那也是惨胜,短时间内,妖族肯定不敢强行叩关,当中我们还有周旋的机会。”自十二盯着瞬息万变的局势,又抬头淡定的看着大妖和金乌的战斗,暂时将两人的饿心神稳定了下来,不过那紧皱的眉头显示出内心盘算的激烈。

一招耗费的妖元比得上四五十个龙卷风磨损的消耗,但就是这么奢侈的一招,被金乌轻易就炼化了。暴怒的大妖立刻化妖元为甲,自爪到嘴,像是被抹上了墨汁般,唯一的不同就是会亮出光来,而后直接闯入了金乌的岩浆世界中,向着那金红的身子发起了攻击。金乌自是不惧,停止了对岩浆的召唤,现在停在地表的,都被他吸引过去,一层层的组建在身上。这层铠甲比大妖的丑了些,但却霸道了些,那些烧的火红的岩石各个心甘情愿的退去了棱角,齐整整的盖在金乌的身上,远远看去,这金乌变成了一只石构物,而每个岩石中间的最红的那抹,也仿佛变成了一双双眼睛,替他们的帝王监察天下。

本都属于兽系,战斗方式更是原始。乌鸦有嘴,可钳万物,金乌有橼,可破混沌,乌鸦有爪,可撕虚空,金乌有足,抓揽日月,乌鸦毛发旺盛,根根倒飞,可抵万箭穿心,金乌光环耀眼,缕缕四射,可融世界万物。内里看不清,只看得红黑交汇,有黑雾升腾消散,有岩石碾灰坠落,也偶有金光乍起,似是日曜荣光,也常有乌光闪亮,宛如地狱招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