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35 白背狐群劫半路 千足蜈蚣夺战果
作者:观门  |  字数:5213  |  更新时间:2019-09-10 22:48:29 全文阅读

村子里只要一个门,朝北的,顺着方向延伸出去的,也只有一条路,被茂盛的草丛掩住。

寻常路好走,但方向的偏移也意味着更多时间的损耗,白闹,王三和自十二自然不会答应。于是,三人对准了方向,一头就扎进了那茫茫的密林,消失在了枝叶和花草的齐舞中。

兽群暴乱的可怕还脑海里印着,哪怕已经恢复了内劲,白闹一行人还是小心谨慎的,不过马上就觉得多余。前无刺猪群,后无三花会,在这无边的密林中,渺小的人所能造出来的动静太小,根本引不起什么哄乱,食草的兽藏在树后,食肉的兽隐在暗里,它们都在观望。

四周静悄悄的。

寂静助长了王三的嗓门,也助长了自十二的底气,脚下的步伐不由得加快起来,先还踏踏实实的有一个个脚印,紧接着就地上剩一排排脚尖了,继而连脚尖的痕迹也没有了,只是偶尔能看见颤抖的草和摇摆的枝。

两个江湖人,难免心里较劲,一个盯着一个,速度追日逼风,若不是王三突然灵光一闪的停下脚来向后看去,怕是白闹真的就被他们遗弃在此了。

不同于这两个壮汉,白闹一路上都在节约着内劲,生怕用力过猛把积攒的那些个家底都泄漏,于是,跑也不敢大喘气,走也不敢迈开腿,最后,只能游游荡荡的沿着空气中残存的内劲慢慢的跟着。

“嗨,小子,速度快一点,百里路呢,我们走到明年去!”

忽听得头顶有自十二的声音响起,猛然抬头,只见得那两人都是腿夹着树枝,安稳的坐着。王三口叼着片树叶,鼓着腮帮子的等着,自十二手捏着跟断枝,抿着嘴的等着。

心里委屈,白闹嘟囔了一句:“我好不容易攒的那么点内劲,经得起像你们那样的折腾嘛!”

“哈哈哈哈...”话音落,引得两人轰然大笑,只听得王三说道:“白小子,你怕不是对体修有什么误解吧。这样吧,先用点儿内劲,看看你的内劲有没有损耗!”

白闹将信将疑的看着,对上的都是那讥讽中带点肯定和鼓励的眼神,心里一横,运转着兵字诀,就捏着铁拳向旁边砸出。

轰得一声,老树颤抖,沿着白闹的拳头,树皮开始一圈圈的掉下,树干更是赫然出现一个通透的拳印。这一击,耗费的内劲不是一点,而是一缕,白闹有点心疼,赶忙把注意力放在内劲上,这时才发现,体内骨骼震动,损耗的内劲正被一点点的补充圆满。

“哇!”白闹惊得尖叫了一声。虽然一直都在修体,但从没有人告诉过他什么是体修,单凭自己的理解,难免有些空洞,今日方才破了心中的碍障。

看到这样的情形,王三也知道白闹有点领悟了,于是他说道:“体修,修的不是内劲,是体。让身体自然产生更加精纯的内劲,让身体产生内劲的速度越来越快,这才是体修真正的含义。”

“你也没有和我说过呀!”白闹看着王三那得瑟的样子,气不打一出来的喝了一句。嘴上是这样说的,但白闹心里是对王三生不起一点恨意的,若不是王三每天都会封了自己体内的内劲,那么想必修体的进度也不会快,那能产生内劲的骨骼也不会这么多。现在白闹的思绪太细,还顾不及其他,比如体内那条血脉的事情,不然也会感谢王三和自十二那天的误打误撞。幽蓝色的气息不是现在虚弱的魔龙能消化的,所以魔龙停止了对内劲的掠夺,白闹方能现在肆无忌惮的折腾内劲。

王三也知道白闹是嘴硬,聪明的不挑明,笑骂着:“怪我?知道你笨,谁能想到你这么笨!别墨迹了,来呀,追我们试试,让我们看看你每日里有没有好好修行!”说罢,也不管头顶的蛇,脚下的虫,王三撒开脚丫子就穿梭在树影中。自十二好像比较温和点,还冲着白闹点了点头算是鼓励,但那转身的速度可比王三还快!

白闹不敢耽搁时间,身体内劲一震,全都沉在脚上,而后紧紧的跟上两人。

可能王三也没有想过让,可能自十二也没有想过让,可能他们狂躁的内劲一放就收拾不住,任凭白闹不断的催动着内劲,却距离他们二人的身子越来越远,最后连个影子也看不见了。

日头渐渐西移,半张脸隐了下去,疲软的光穿不透头顶的叶,却偏偏能影响刚露脸的皎洁的月,于是密林里提前开始了夜生活。

黑暗里的人味就是一盏指路明灯,移动的越快,涉足的领地越多,自然吸引的野兽也就更多。

最先嗅到的是一种叫做白背狐的野兽。在雾始山的百兽中,这算不上凶残,不过却是难缠的,毕竟名字叫的就和兽王银背狼有几分相像,自然生活习性也是尽力的靠齐,比如说群居。相比之下,弱是弱了点,但胜在隐匿和狡猾,也胜在繁殖力。

当白闹发觉周遭有变的时候已经迟了,这些嗜血的野兽包围了他,慢慢的向他靠近着,那一对对闪着幽光的眼睛直直的射了过来。

来不及思考,只见一狐飞跃扑来,紧跟着众狐起跳,白闹左右一扫视,发现没有生路可逃,此战不可避免,只得硬着头皮挥拳而上。毕竟是个体修者,这一拳那些野兽也是抗不住的,当下一狐口吐血而飞出去。

一拳打完,白闹第一反应就是掂量着自己的内劲,看着损耗并不是很大,安稳的长舒了一口气。反观群狐,见此惨状,并没有退缩,反倒被同伴的鲜血浇出了戾气,一个个龇牙咧嘴的,又一次的扑上来。确定了内劲不会损失的白闹自是不惧,狂啸一声,捏拳而上。

初交手,十几只狐倒地,白闹也只是被抓破了几个口子而已。紧接着,数量的优势开始显现出来,在轮番的围攻下,白闹越发感觉内劲有变,沉下心去一探究,立刻大惊失色,打得太尽兴了,一点点的损耗此刻居然已经凝成了一片,身体空荡荡的出现一个洞!至于身体,也不仅仅是抓痕了,更有被撕咬的伤口。血还没有涌出来,但想着也快了。

再纠缠下去,估计不死也要退层皮了,白闹牙一咬,本着快刀斩乱麻的想法,四肢内劲汇集,兵字诀运转,铁拳,肘杀,膝撞,踝削,肩突,悉数而出,这还怕杀的不够利索,于是,腰合以稳身形,腕斗以壮手劲,脖旋以观八方。

身边同伴的尸体还很热乎,看着白闹大开大合的模样,白背狐嚣张的姿态开始有所收敛,它们停下了扑腾,警惕的盯着白闹的眼睛,一步一步的向后退着。白闹看着,嘴角不自觉的扯开,自以为冲出重围有望,心情开始放松。

还是接触的野兽太少了,如果白闹有他的父辈们一半的经验,那他就会知道,这些沐浴着同伴鲜血的群居的兽啊,已经做好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准备,自不会就此莽撞的开始把内劲收回。

果不其然,待围成了一个圆,白背狐再不后退半步,反是齐刷刷的尖叫一声,毛发瞬间跟着炸立起来,眼睛也变得通红,冲着白闹就扑了过来。这次的反扑,速度太快,如果不是还有幽绿的眼相连成线,怕白闹是捕捉不到它们的身形的。收回去的内劲想要再放出来还需要点时间,可惜,哪怕是短到不及眨眼功夫的空档,白背狐也不愿意给白闹,最近的已经将手伸到白闹面前,一巴掌从打在肩膀上,撕下一片肉倒是轻的,重的是那无穷的力道把锋利的爪送进了白闹的关节处,就这样,轻轻松松报废了他的右胳膊。

“我发誓,这次要是过的了这大关,我一定要好好练练我的左手!”白闹悲怆的想到。

战斗已经不是这个废了一条胳膊的白闹所能掌控的了。远远看去,四肢挂白狐,神似梨花开,几处染鲜红,雪盖绽俏梅,四周流星起,幽绿示荧惑,偶有寒光乍,原是索命鬼。

摇摇晃晃,摇摇晃晃,左胳膊无奈的耷拉着,血液不应是廉价,却不吝啬的外流着,至于内劲,所有积攒下来的,都在被那条急着自保的魔龙血脉掠夺,能用来应对的,屈指可数,他只能尽力的,尽力的把身上缠着的给剥了下来,就像是剥着自己的皮一样艰难和痛苦。

夜晚的雾始山,危机远不仅此,就在白闹压榨着自己,思索应敌的良策的过程中,耳边又忽然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嘶”声。

千足蜈蚣破地而出,飞射的砂石直直的击中白闹的双腿,幽绿的鳞片反射着摄人的光芒。这东西活生生的等着白闹和白背狐群两败俱伤才露出真身来。它像一个帝王一样,昂首挺立,摆动着尾巴大摇大摆的经过了狐群,走向了白闹,途中偶有不死心的白背狐出击,但被它一甩头扔出了数丈远。

等到了近前,自视甚高的千足蜈蚣也不着急下嘴,它吐着舌头,不断的舔着白闹的脸,好像要将他的食物清理个干净。

刺鼻的腥味不断的钻进鼻孔里,挑逗着脆弱的鼻毛,但白闹还是死死握着拳头坚守着,他不能出手,内劲缺失是一,腹背受敌是二,他相信到手的肥肉,狐群是不会轻言放弃的。

果不其然,“呜呜~,呜呜~”,两声低沉的吼叫先后响起,这是警告,也是集合,狐群瞬间从呆滞中清醒了过来,一个个的跟着,一声声的吼着,连成片,扰得人心烦意乱,顺便再次摆出了攻击的姿势。

千足蜈蚣斜着眼,不屑的看着狐狈不堪的狐群。当先露出獠牙,毒液汹涌的喷射出来。这是战斗的信号,千足蜈蚣在宣示着它的威能,也在宣示着主权。狐群装作不见,又或者是根本就不在乎,这就同仇敌忾的扑了上去,向千足蜈蚣坚硬的鳞片发起了攻击。

这场为了食物而爆发的战斗持续了半个时辰,飞沙走石,扬根卷树,场面好不壮观。

若不是亲眼看见,白闹很难相信野兽的意志是这么强悍,区区几百只白背狐,组合起来也只是刚刚够千足蜈蚣的身形大小,但就是前赴后继的,但就是生死不论的。不断有白背狐就倒在白闹的脚下,它们最后一的口气喘的太难,也咽的太重,从眼睁睁的看着,到白闹不忍的闭上,它们才完成了完整的走完了这最后一程。如果是为了食物,如果是为了领地,大可不必这样,所以,现在的白闹更愿意将白背狐的这种行为理解为争气,争一股子气,这股子气是支撑它们在这密林中物种延续的根本,那就是舍我其谁的霸气,也有可能,是争先恐后的勇气。

跪拜在闻道武馆门前的种种,瘫倒在三花会牢中的种种,自以为是的种种,口不择言的种种,在脑海里闪烁着,白闹不禁扪心自问:“野兽尚且如此,我不及!”心里有些什么在萌发,白闹说不清楚,血液有些什么在翻腾,白闹说不清楚,只是想起了自己那个指天画地的背影,只是想起了自己那个喝神斥雷的背影,只是想起了自己那个明明渺小到藏身在睥睨天下的魔龙背后却高大到日月难掩的背影。

千足蜈蚣在地下什么都谋划到了,剩余没有谋划到的就是来自地下的它对生命太过爱惜而有的瞻前顾后的软弱,剩余没有谋划到的就是来自地上的这种生物对种群意志的太过爱惜而有的视死如归的无谓。

千足蜈蚣败了,它轰然倒地,庞大的身躯覆盖了身后的白闹,重重的砸了下来,破碎的鳞片洒出一阵一阵滚烫的血,将白闹浇灌着。

最终还是白背狐赢了,惨烈的赢了。

侥幸存活的最后一只白背狐狼吞虎咽的吃了几口千足蜈蚣的肉,来不及细细品味,天已经快要亮了。它拖着瘸腿,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千足蜈蚣的尸体,匆忙逃离了,但也是没走几步就劳累的倒地不起。

白闹还有意识,因缘巧合,千足蜈蚣正好把他的柔软的肚子砸到白闹头上。凭着头骨的坚硬,白闹只是腿入了几分地,只是脑袋陷在了千足蜈蚣的肚子里,而后再没其他损伤。

好像是逃过了一劫,但还有有更大的劫数在等着白闹。

千足蜈蚣的血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将白闹的头包围,腥味像是团胶,将他的鼻子和嘴巴都紧紧的沾住,难以喘息。

没有办法,为了生存,白闹还是张开了嘴,不断的吞咽着千足蜈蚣的血,他天真的认为,只要把这血喝尽,那就能活下来。可是,千足蜈蚣的血是没有那么好喝的,因为这种毒物体内的毒已经和血液融合了。理所当然,顺着白闹的嘴巴流进胃里的,还有千足蜈蚣可怕的毒。

上天是公平的,赐予了人族修行的可能,也赐予了野兽更为可怕的存在,或是坚硬的毛皮,或是锋利的獠牙,或是这触之则死的毒。白闹的意识已经开始昏迷,毒液在肆无忌惮的摧毁着他的身体的同时,还不断在麻痹他的神经,身体渐渐开始呈现出不健康的绿色。

被压在千足蜈蚣身下的,不只有白闹,还有密密麻麻的白背狐的尸体。

白闹这没了动静,但白背狐那里传出了声响。一直白背狐艰难的从千足蜈蚣身下钻出来,细看过去,一只眼睛已经瞎了,流出鲜红的血来,和嘴角的绿色的毒混合着,再分不清。

睚呲必报是野兽一惯的作风,这白背狐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怒气冲冲撕咬着千足蜈蚣的头颅,先是把那眼珠拉了出来,然后狠狠的吞下去,但这还不解气,又顺着脖颈继续糟蹋下去,直到千足蜈蚣的胸膛。

估计那是毒性最强的地方,白背狐只是咬了几口,獠牙就都被侵蚀,而自己也四腿一直,软绵绵的瘫倒在地。

不过,这救了白闹。白背狐的撕咬毁坏了千足蜈蚣身体本来的构造,胸膛积攒的的毒液开始不安分的融入它的血液流窜起来,整个身体瞬间爆发出一阵洪流,同时,还有千足蜈蚣那本就被白背狐撕咬的如雨中浮萍的心脏,它彻底掉了下来,顺着狂暴的血液,径直到达了白闹的嘴边,而被毒液折磨的白闹,已经嘴不能合,千足蜈蚣的心脏顺势进入了白闹的身体。

一物降一物,这心脏经过白闹的肠胃,被挤压成一阵阵清流,融入敌我不分的血脉中。不仅净化了后面的毒液,还将白闹本来中的毒也就解了,给欢腾的魔龙留下了本属于千足蜈蚣的生命的精华。有了这份补给,魔龙也不盯着白闹的内劲了,这也总算是给了一点生的机会,内劲不断的迸发,护佑着白闹还燃烧有那一点点火星的生命。

也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但总算是保住了性命。

天亮了。一群灰鸠围着千足蜈蚣的尸体,时而叽叽喳喳的叫着,时而低头忘我的吮吸着,没有一个被毒死。这时,自枝繁叶茂的遮掩处缓缓走来了两道身影,这群灰鸠惊鸣一声,杂七杂八的飞走了。

“十二兄弟,都找遍了,你说,白小子会不会被这玩意给害了!”

“不可能吧三哥,白小子也挺机灵的啊,再说这玩意都这样了,还能吃人?”

“这样,先把它翻起来,剖开肚子看看吧,怎么样?”

“那,试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