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37 陈兵百万妖族聚 啸呵山林巨猿袭
作者:观门  |  字数:5254  |  更新时间:2019-09-12 00:28:38 全文阅读

开始是气势大躁,越到后面,越显得平静,当大妖把所有的黑雾从体表移回到体内以补充消耗,将金乌把所有的光环从四周收回到脑后以冲抵元气,外面的众人和众妖方才看清了战斗的场景。

再看威风八面的大妖,哪还有先前气吞山河的模样,一戳毛一戳毛的缺失,给血腥背后带来了十足的喜感,反观盛气凌人的金乌,倒还有几分睥睨天下的姿态,只是一处一处往外翻的血肉,多少削减了些威严。战斗到此,不是外界的东西再能干涉的,拼的是体术,拼的是经验,拼的是种族的传承。不到最后一刻,说不上孰强孰弱,各有千秋罢了。作为妖,弱肉强食的生存环境,带来了丰富的实战经验和刁钻狠辣的体术,作为神兽,强横的先祖和澎湃的血脉留下了无敌的种族传承。

大妖持尖嘴,冲金乌的翅膀狠狠的扎了下去,金乌亮锐橼,翻身穿透大妖的脸,至于四翅更是纠缠在一起,若不是颜色分明,看客还真可能分不清彼此。

双方正打得火热,看客的心也跟着提着。最终,种族的优势还是胜过那日积月累的积攒,金乌渐渐翻身在上,两足将大妖按在半空,而后另一足高高扬起,冲着大妖的脑袋就抓了下来。

这一抓,看着就解气,白闹在远处暗暗给金乌鼓气,丝毫没有考虑金乌胜利后对他们的态度。

没有落下来,倒不是大妖还有手段,只是天外瞬间飞出一道青绿色的光,直直的贯穿了金乌的胸膛。金乌吃痛,只能丢了大妖闪身在侧,冷冷的注视着妖群那边。

没有见妖,倒是又是几道青光射过来,角度不一,有前冲的,有俯冲的,金乌放不出光环,一时间手忙脚乱的应对着。那大妖看得金乌还有余力,当下就鼓起最后一点劲头来,扑到金乌的身子下,将他的三足狠狠的抓着。

本就虚弱,此刻多了个累赘,更是飞不动了,金乌就眼睁睁的看着那青光不断的在自己身体上放肆的穿透着,从天而降的,从地喷发的,从前直冲的,从后突袭的,一时间,天地间构建了一个密集的青牢。

这种攻击并不是锁定的,也有失误的,比如那道从天而降的,擦着金乌背后的毛发直直的射向了岩浆深处,与此同时,金乌的目光也从残破的身躯上移开,他顺着那青光向下看去,尽力的扑腾着翅膀想要阻拦,可大妖拖着无济于事,只能凄惨的哀鸣,只能伸出了脖子期盼。

期盼是最无用的,哀求也是最无用的,事情向着金乌预想的最糟糕的地方发展着,他放置在岩浆深处的蛋,他的孩子,他们种族传承的希望,就这样轻易就被这些妖给终结了。

落泪了,白闹看着金乌落泪了,每一颗泪珠都化成火红的太阳,砸在地面上搅起岩浆来,他无力的趴在半空,翅膀也只是习惯性的挥舞,他沙哑着喉咙鸣叫,但他唤不回,唤不回那道罪恶的青光,他唤不回,唤不回那段流失的时光,他唤不回,唤不回希望,那再渴望也唤不回的希望。

有一缕红色的气息自地下升腾起来,带着岩浆,带着几片碎壳,缓缓的上升,上升,越过大妖,越过金乌,越过层层叠叠的云,随着风毫无留恋的直往九霄去。

那泪还在滴着,只是柔软的心硬了,所以不再是火红的太阳,变成了坚硬的岩石。金乌尽力的抬头看着自己孩子的生机,脚下三足骤然开始发光,那是种红的冒火的光,尽管大妖还是拼力的抓着,只是连爪,连翅膀都被烧的乌黑,拼力不是拼命,最后不得不松了手。

没有急着报复,这是火的领域,没有他的点头,没一个人能活着出去,金乌在向他的孩子飞着,也在极尽的蜕变,头顶的那戳毛最先浮现出金红的纹路来,继而蔓延全身,浑身缺失的毛发跟着伸出来,再继续往下,纹路布上三足,细致到连指甲盖都不放弃。如果说之前的金乌是处于光环内的话,那现在的金乌本身就已经是个光环了,吸引万千岩浆自主涌来的光环。

隐在暗中的杀手再也不能行苟且之事,暴躁的洪流将他的身形洗刷出来,原是一只雕妖,境界虽不及乌鸦大妖,但也逼近,尤其是那独具特色的暗器雕毛,更是让大妖都为之心颤。

终于,金乌追上了他孩子的生机,头轻轻的抵着,又害怕弄散了,赶忙松开来,翅膀扇动间,一团轻柔的火焰自眉间出来,轻轻的将这股气息收纳进去,而后围着头顶的金毛旋转着。也正是这团火焰的出现,四周所有的岩浆开始慢慢升腾起来,自下而上,缓缓凝成一帘火幕来。

两名妖族互看一眼,都觉得诡异,也不打算停留,扑腾着翅膀就要飞出去,不料,金乌怒喝一声,他们的内心骤然抽搐,脑海更是出现了一片空白,似乎有一种穿越时空的力量在将他们束缚,没错,那是创世神留给金乌的力量,一种震慑天下同类的力量。

有人想出去,自然有人想进去。就在那火帘升起的最后一瞬间,白闹鬼使神差般的踏出了那一步,就一步,置身于死地。王三和自十二的呼唤还在耳边,但白闹不理,他知道自己不是意气用事,那是吸引,母爱的吸引,金乌舔子的悲情,一如当晚鬼兵袭击下的白父白母,所以他踏出了那一步,本着帮忙的心思,尽管知道自己不可能帮上什么忙。

出击了!仰天长啸,则四面火焰听令,它们幻化成成百上千个金乌,都是携带着无穷的岩浆,冲着那两妖撞击过去,而金乌本体,铁着脸,冷冷的看着那两妖,没有动手,在积攒眼里的杀意,哪怕已经满的溢出眼眶!乌鸦大妖已经没有还手的能力了,两人的周全全靠着雕妖来护持,只见他得嘶鸣一声,浑身青毛炸起,而后继续幻化成要命的暗器,一根根气势凶猛的直逼金乌化身。

撞上!有多少青毛,则毁掉多少金乌,同样的,有多少金乌,也烧毁多少青毛,等得这天地间又是剩下一人一兽两妖时,雕妖的毛已经脱落的不成样子,现在更像是案板上的一只鸡。冷笑一声,金乌动了,复仇的怒火让他变得更谨慎,也更狠辣,张嘴一吐,无边的火焰直奔两妖而去,紧接着,其内又冲出数百金乌化身,本体则紧紧跟在后面。

应是必杀的一击,白闹在金乌的背后紧紧的握着拳头,他在祈祷,他在祝福,同时,他也在诅咒,他也在鄙夷。

火焰吞噬的不仅有两妖,还有金乌,所以白闹看不见情形,只能听得那两妖惨绝人寰的叫声,紧握的拳头不禁放松的缓缓松开,然而,局势瞬间万变,那两声痛吼还没有落下,天地之间轰然震响,紧接着就看到金乌的身形从那无边的火焰中被丢了出来,白闹赶忙看过去,只见的两妖身后的火帘破开了一个大洞,一个健壮的人形生物站立在两妖身前,空气中青色的妖元还没有冷静下来的漂浮着。

牛妖!或者说是,青牛大妖!有着人的四肢,却有着牛的毛发和尖角,有着人的十指,却有着牛的鼻子和耳朵,有着人的头发,却有着牛的尾巴和胸膛。

“哈哈哈哈,说了你们天上飞的不行,还不服气,这东西交给我了!”青牛大妖撇了一眼蜷缩在半空的乌鸦大妖和雕妖,讥讽了一句,而后带着满身的青色妖元就冲着金乌冲了过去。

白闹还是听不懂,但傻子都能看出来局势对金乌不妙,不同于乌鸦大妖的出场,青牛大妖显得太简单,妖元也只是刚过身前一尺,也正是这份简单让人不堪轻视,毕竟,那青色妖元之凝实,绝非乌鸦大妖漫天的黑雾可以相比。

搅了复仇的局,金乌自是恼怒,他怒喝一声,再次扇动翅膀,岩浆跟着继续破土而出,在他的脑后凝聚成一把锋利的火之长矛来,金乌闪身来到长矛后面,翅膀双双挥舞,将那长矛冲着青牛大妖扔了出去,而自己,紧随其后,途中自那头顶金毛的火焰上渗出来金红色的火来缠绕身子,每冲刺一分,火焰缠绕的厚重一分,等临近青牛大妖时,就剩一个大概的身形。

青牛大妖立在原地,斜着眼看着金乌的举动,满目的不屑。他在等待,等着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而连兽连矛一齐粉碎正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说时迟那时快,火焰长矛逼近了,甚至有毛发都被燎尽,青牛大妖这才出手。只见得他伸出那厚重的手掌,一把抓住长矛,而后妖元滚动,顷刻间就贯穿了整支长矛,其内所有的汇聚来的火焰都被驱散,继而伸出另一只手来,透过溃散的长矛一把将金乌前冲的头按住。

确实是绝对的力量,哪怕金乌浑身金光不停闪烁也再难以前进分毫。青牛大妖看着金乌的挣扎,仰天长笑着,而后低下头来,扔了疲软的长矛矛尖,紧握成拳,重重的砸了下来。金乌唯恐砸上自己的孩子,赶忙把头一侧,于是这一拳直接就把那尖锐的橼给打歪,还没有停歇,哪怕金乌已经不能动弹,青牛大妖还是放肆着,一把撕下金乌的一只翅膀,而后一脚就将金乌踢向荒漠去。

“唧...”连番苦战,身体受创,金乌终于支持不住了,他哀鸣一声,趴在那来救主的岩浆之上再生不起站起的力量。

妖元全部收拢在身后,青牛大妖一步一步的逼近金乌,逼近那先是丧子又断翅的金乌,眼里澎湃的热浪,仿佛已经化成了獠牙,在金乌的身上撕扯着,叼着肉,饮着血。白闹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等到青牛大妖真的走进了金乌,那事情才是真的没有了挽回的余地,所以他直接内劲遍身,兵字诀运转,一击肘杀,直奔着青牛大妖的胸膛钻去。

起初没有注意,直到白闹砸在身上觉得痒痒,青牛大妖这才看到还有一个弱小的人类,也不在乎,只是简单的一个挥手,就把白闹甩飞了出去。

这一下比水龙炮还结实,好在只是一下,白闹揉了揉脑袋还能站起来。也不给自己停歇的机会,白闹又是一击铁拳酝酿而出,这次奔着的,是青牛大妖的膝盖。

起初还是没有注意,直到感觉膝盖也有点痒,青牛大妖这才看见那个渺小的人类还没有死,于是,一巴掌狠狠的扇了下来,将白闹打倒在那岩浆之中。

这一下,比先前的还让人难受,毕竟不仅有青牛大妖的力量,还有岩浆侵蚀的苦楚,不过白闹还是没有停歇,他甩着酸麻的四肢,又一击酝酿着,踝削,冲着青牛大妖的后脚跟而去!

三番四次的打扰,青牛大妖再不在乎也烦了,这一次不等白闹赶上来,他直接转身抓住那道瘦小的身影,抡圆了胳膊就冲着远方扔去。

好在金乌还活着,好在那道火帘还存在,白闹只是紧紧的粘在那上面而已,五脏六腑是被震的移位了,对别人来说是莫大的损伤,可对白闹来说却不碍事,休息个一时片刻就能恢复活动能力了。现在该担忧的是金乌,没了白闹,再没人打扰,青牛大妖本还是微微咧开的嘴现在已经张的老大,哈喇子也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快了,快要接近金乌了,白闹满脑子都想要抽动着自己的四肢,可还虚弱的身子并不能顺应,只有眼珠配合着鼓出来,带着血丝的鼓出来。

终究还是赶不及,身体恢复的再快也赶不上战场的变化,青牛大妖蹲下身子看着那身材缩水了几十倍的金乌,眼里那赤裸裸的狂热不掩饰的爆发出来,张着嘴就要向那头咬下去。

也是会选地方,这里蕴含着金乌所有的精华,这一点,通过前面的战斗就能判断出来,白闹直到,青牛大妖这嘴下去,金乌可能真的要带着他的孩子共赴黄泉了,所以他悲哀的喊了一句:“不!”

有什么用呢?金乌都停止了挣扎,带着不甘,带着屈辱,带着愤怒,带着厌世的闭上了猿红的眼。

关于雾始山林有太多的传说,没人能说清里面潜藏着多少野兽,即使有能凑齐数的也都变成了这山林间某一处的粪便。神兽大难,在整个雾始山应该是少有的几桩,已经有火属性的兽感知到金乌生命力的微弱渐渐的靠近,沿着那金红色的火帘,闪着那嗜血的眼眸,盯着满地的岩浆,哈喇子流的甚至能淌成河,就算是青牛大妖都比不及。不过,也有例外的,比如说,自那雾始山顶狂奔而下的生物,比如说,那牵动着树枝踩落了断崖的生物。

速度出奇的快,快到青牛大妖都来不及合嘴,牙齿就被扳了下来,还不罢休,还有那尖角也讨人厌,还有那浑身的青色妖元也讨人厌,于是,青牛大妖的角断了,于是,青牛大妖的妖元散了,还不罢休,这要活着也讨人厌,于是,青牛大妖的身形被硬生生的从当中折断,于是,青牛大妖的眼神就这样涣散。

不愿意闭眼,因为青牛大妖临死都没有看清那来兽的全面目。

既然不愿意闭眼,那就不要闭了,来兽干脆将青牛大妖的头扭了扔在那满地的岩浆里以告慰逝者的亡灵。

杀伐之果断,下手之狠辣,白闹平生未见,他的身体第一次因一只野兽害怕而颤抖。那是一只猿猴,巨大的猿猴,乌黑的毛发夹杂着错综复杂的伤痕,桀骜的脸庞浮现着不可一世的霸气,他低头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金乌,暴怒的砸着自己的胸膛,冲着近前畏缩的那两名妖族,冲着远处那密密麻麻的妖族怒喝一声,接着骤然跳了起来,也不管乌鸦大妖和雕妖,只是随意的砸了一拳,就让那两妖魂飞魄散,他的目光在远方,他的目标是那百万的妖族。

反复横跳,继而骤然落地,踩死者不知其数。他狂奔,他践踏,他锤地,他舞树,百万的妖族,就这样被孤零零的他一只兽给缴了械,只知道抱头鼠窜,结果换来更残忍的杀戮。鲜血瞬间就汹涌成了河,继而又沿着草缝之下,在那悬崖之上挂出一道鲜红的水帘,再奔腾往下,全都积攒在万丈深渊里,凝成了一个湖。

金乌不去管巨猿的杀戮,他头顶的金毛还能动,于是,挥舞着,让火帘将白闹送到了眼前。

离得远只觉得惊心动魄,离得近方才有瘆人的凄惨感觉。金乌那骤然缩减到齐人高的身形,金乌那歪扭的橼,金乌那遍地的血,无不在刺痛着白闹的心。

也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也知道语言不通,金乌没有浪费时间,他把头抵着白闹的头,那金红色的毛瞬间化成了一道金红色的气息钻进白闹的身体里。这一下,仿佛才彻底走完了人生的履历,金乌安然的闭上了眼,火帘也就此消失,白闹被轰然甩在地上。

任凭你呼唤,任凭你拉扯,金乌没有回应。只能动动手指了,白闹紧紧抓着金乌滚烫的毛发不松手,他不得不承认死亡,也不得不去面对死亡,因为躺在身下的那股温热的血,开始慢慢的转凉了。

白闹的心思不在自己身上,所以他看不见异变,王三和自十二站的高自是看的全面,只见得这四周金乌所有散落在地的血液都向着白闹这边汇集而来,然后一股脑的涌进那瘦小的身子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