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43 悬天帘降隔生死 魔龙血脉染幽蓝
作者:观门  |  字数:6181  |  更新时间:2019-09-14 23:34:35 全文阅读

白闹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即便对鬼兵熟知如他也是从没有见过如此高深的手段,茫然不知所措。

好像要特意展现出自己的非凡,那朵花移动的速度很慢,力争让渺小的凡人都能看清自己娇小的身材和乱世的面容,而它吐出来的气息也很是尽责的保驾护航,当先冲在最前面。

王三和自十二已经跃上旁边的树枝了,看着白闹的样子就知道他失败了,那种无从下手的无力感侵蚀着他的心神,让他的思维混成一团乱麻。

还是个十一岁的孩子,白闹经的事少懵了情有可原,常与死亡为伴的王三和自十二没有懵。两人对视一眼,两股内劲和那纯黑色的真元在继三花会之后,再一次的合在一起,王三没有手段可以应对,所以只听得自十二怒喝一声:“悬天帘。”合二为一的力量在自十二的操作下猛然冲上天空,幻化出无数个光电,一点一点的挨着汇聚成道,一道一道的挨着汇聚成帘,接着从天空中倒挂下来。

不愧是沛城的风云人物,腐烂的气息撞上王三和自十二联手缔造的强硬招式,一时间难以前进,只能慢慢的渗透和侵蚀。

远远望去,好似鬼门关的城门,隔着纯净和污浊,隔着生和死,一面是地狱,草木凋零,蛇虫失灵,一面是天堂,巧月拨云,人影摇晃。

根本是那朵花,没有解决它再多的阻隔也是徒劳。时间流逝,鬼花的距离越来越近,更多的气息汇聚而来,不仅如此,跳动的花蕊也时不时的放出一点火星干扰着。一时间,悬天帘的表面浮现出不少破洞,索性这破洞还没有通透。

白闹依然想不到解决的办法,抬头看着王三和自十二满头是汗的模样,干脆起身带着内劲注入了那悬天帘中,以加强其厚度和硬度,好给下面的村民充足的逃跑时间。

蓝红相间的花和一堵黑白分明的墙对峙着,这画面很是惊人,吸引的移动的人群时不时地转后头来看一眼,满眼的震撼,当然也有对局势的判断,和对那朵花位置变化的考量。

白闹的修行没有白费,此刻身体里的内劲释放出来,数量自是惊人,在他的加持下,悬天帘不仅漏洞填实,更是光芒大作,应对那些气息如同小儿科般轻易,但凡触上的,都被活生生的炼化,继而散成最普通的元气散落天地。

三人见此松了一口气,但马上,悬天帘就一阵颤动,抬头看过去,原来是那朵花的花瓣虚影撞了上来。

仅是虚影就惹得悬天帘如此这般,实在很难想象这朵花究竟蕴含多么强大的力量。白闹三人这下彻底不敢放松了,刚呼出的那一口气也被倒吸回来,憋在嘴中,浑身所有的力量都用在了悬天帘上。

花,越靠越近。

当第一瓣花瓣切实的撞上了悬天帘后,而再非虚影之时,白闹和老树的心头一阵绞痛。不是因为别的,因为那花瓣对力量的绞杀太过于变态,厚实的悬天帘一个照面就被戳出一个窟窿眼儿,这还是三人不敢轻视,全副武装之后的结果。

见此,三人压榨着身体里潜藏的每一分内劲,全到注入了悬天帘之中,毫无保留。白闹更是将魔龙也指挥着钻在其内。在有破解办法之前,这道悬天帘不仅是背后的人群生命的保障,更使得他们三人进可攻退可守,掌握主动,所以他们不能轻易的放弃这道简单的防御手段。

花朵还是不依不饶的挤过来,悬天帘越来越薄。危难之际,王三和自十二居然双双突破,身体升腾起阵阵的烟雾,像是被蒸熟了般,而后从外而内,悬天帘上的内劲立刻完成了一轮换血。

实力刚刚增进,两人自然控制的不够精准,一不留神所有的内劲都外放出来。这下子是赤裸裸的摆放在了明面上,白闹吃惊于那数量和质量,又发现这内劲与自己的不同,因为它们在动,自外往内,一层层的往里旋转递进。

白闹会震惊,可那朵花不会,一面分割一面侵蚀忙的不亦乐乎,三人的内劲一时间耗损也不知凡几,而其内的魔龙的身形也渐渐被染上幽蓝,哀鸣着耷拉着脑袋。

这场拉锯战的天平毫无疑问已经倾向了对面!

收支极度不平衡的自十二为了确保悬天帘的韧性,也为了内劲的节省,他趁着王三撑着的功夫,双腿一蹬,双臂直伸,双手按着悬天帘,三人就这样重复着,直到都和那鬼花隔了一层悬天帘才止。近距离的操控,省去了站在远处那一来二去的时间和消耗,悬天帘也更快的得到了补充。

一向高傲的自十二和王三现在都是如此可怜兮兮的分秒必争,丝点必取的模样,窥一斑而见全豹,三人的力量定几近于山穷水尽的地步。

白闹面前就是那朵花,哪怕隔着悬天帘也能感觉到上面的威能,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花瓣上面的纹络和花蕊熊熊火焰里的一点蓝。有形之物好挡,无形之物难阻,花还没有过来,腐烂的气息先透过了底气不足的悬天帘,受难的首当其冲就是白闹。当鼻子把怪味的讯息传递到大脑的时候,气息已经不请自来的钻进了白闹的身体。

魔龙不敢大意,自作主场的撤回体内救难。这一次的气息和将海垂死时弥漫身体的一模一样,但质量远比将海的精纯,魔龙血脉一时难以笑话,只能靠着魔龙的压制细水长流的瓦解。

身体里的突变让白闹对悬天帘输出的内劲减少,悬天帘的力量因此遭到大幅度的削减,直接加重了王三和自十二的负担,只听得“咔嚓”,天地间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引来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一朵花瓣破开了悬天帘的阻挡,往这边伸过来,气息也随之从空隙里尽数的钻出来,有融于天地元气的,有直奔茫茫人海的,也有被贪多嚼不烂的魔龙慑进白闹身体的。

王三暗道一声不妙,呼唤着自十二将悬天帘上凝集的内劲全都涌向了裂开的那个口子,岂料顾此失彼,这片花瓣还未能挡住,又一片花瓣从他处杀了进来。

所谓有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悬天帘在那朵花的绞杀下终究是全面瓦解,内劲丝丝缕缕的消失,最后什么都没留下。受此等反噬,王三和自十二力竭,跪倒在地,昏昏沉沉。

没了内劲,又没了意识,那些气息眨眼间就袭上两人的身体,一时间倒造不成什么危害,只是如附骨之蛆,不断的吮吸鲜血,不断的盗取本源。

白闹也在经历,所以其中的危机没有人比他了然,内劲是没有用的,单纯的内劲也是没有用的,最后都将变成养分。王三和自十二没有白闹的奇遇,一直以来都是靠着自己强大的修行硬生生的扛着,现在扛不住了,命如雨中浮萍,不得不的给人虎落平阳的凄凉。

都自身难保了,白闹还是会时不时的看着王三和自十二,在发现他们的气息几近停止时,白闹不敢再懈怠,挣扎着站起身来跑了过去,而后盘坐于两人的身后,一手搭在一人的肩膀上,少的可怜的内劲带着些许血脉之力过渡到两人的身体里,少到肉眼根本捕捉不到那抹猩红。

非是白闹自私,即使魔龙血脉是这股气息的天敌,然而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刚入门槛的修士,体内又能存下多少那种能带动血脉的力量,甚至四下一损耗,现在他的内劲也近于枯竭。

内有两人身体的乱子,外有那朵花猖獗,白闹无能为力,或者他的能力到这里就是尽头了。

放眼看去,在那气息的逼迫下人群慌不择路的退着,犹如一层层拍岸的波涛,后面的推着前面的,前面的就自然倒下,大人的力量还能挣扎一番,可是孩子,被一双双的草鞋盖在脸上,他们稚嫩的手握紧地上的草,哪怕是被勒得出血都没有松开,跟前的人不去看,伸出去的手又被推到很远,一个鞋印就是一个血印,最后,倔强的草被连根拔起,不死心的孩儿死身。白闹注意到将未,那个被将红拉着一直往前跑的少年,时不时的回过头来的眼神里都是畏惧。

白闹收回了目光,他看着王三和自十二紧闭的双眼,也看这那人到了壮年不得以让爬到了头发上的少数斑白,颤抖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如同将未一样,白闹无法接受友善的村民的突变。一个个如同隐藏在光明背后的鬼,当打开了囚门,就是这样对纯洁和人性毫无底气的报复。血印不仅留在那几个孩子的脸上,还留在白闹和将未的脑海里。

王三眼皮动了动,他尽力的想要保存力量,但这时候白闹的迷茫让他不得不张嘴:“人性是个好东西,只要不把它放在危难里考量的话。”

“危难,危难!”白闹不断的念叨着,他的目光投向了半空中的那朵花,“这个就是危难了吧!可我应该怎么做?”

心里杂乱的想着,各种手段涌了出来,再被白闹活生生的按了回去:内劲?不可能!所剩无几了,还被虚弱的魔龙掠夺着,无异于以卵击石;血脉?不可取!魔龙现在注定是要当个缩头乌龟了,绝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操控的了的;内劲?血脉?内劲和血脉!白闹仔细的盘点着自己身体里所有的力量,眼睛突然一亮,或许这样真的可以。还记得田回春曾经提出的一种可能,那就是将血脉和自己的力量相结合,互帮互助保证身体的平衡,只是一直被风头强盛的血脉压制着难以实现,而现在魔龙已成虚影,想来也可让内劲趁机而入了。

心急如焚,但还是要先调整好。白闹闭上了眼,引导着自己的内劲一点点的注入血脉之中,果不其然,魔龙不仅不管不顾,接受了内劲在体内无礼的游走。这样以来,省去了窃夺的心思,魔龙可以专心的对付着幽蓝色的气息。

白闹见此,喜出望外。第一步迈出去了,不可能变为可能。紧接着,又一个难题摆在了白闹面前,怎么改造内劲是个问题,别看魔龙现在是接受了,但随着更多内劲的涌入,它肯定会有所察觉,届时势必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反抗。

怎么让魔龙觉得内劲入体对他有利无害呢?白闹绞尽脑汁的想着,这时,田回春留在身体的手段再次点明了他,看着体内远远超脱常人的经脉,白闹忽而觉得魔龙也需要一个,毕竟他现在只是个虚影,吸收的大部分力量或是用于维护日常损耗,或是将自己的身形不断增大,根本积攒不下来一点所有自己的东西,想来若是能形成自己的经脉,魔龙肯定是欢喜的。

但是,问题又出来了,想要在魔龙的体内构造一个活络的经脉可不是白闹一个对医理一窍不通的人能够完成的。好在这天地万物都有常理可循,白闹联系着自己的生理构造设想了两个关键的部分,大脑主上半身,心脏主下半身,然后两者相通,继而控制全身。

说干就干,浑身的内劲都参与到了这场浩大的改革中,白闹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先是在龙头和胸膛之间凝聚了两个巨大的内劲团,然后一道一道的向四方延伸着。光是延伸还不够,相临的内劲抱团在一起,中间留下一片真空。西面开花,对白闹的内劲损耗太大,尽管兵字诀在不断的淬炼着骨,可新生的速度也是远远不够,这还是有在村里子下田时得了将头指点,所有骨头都能缔造内劲的前提下,若是换成三花会牢里的白闹,恐怕现在早已经不醒人事了。

没有办法,白闹只能坚持,因为他知道,错过了这次机会,有了前车之鉴的魔龙肯定会对内劲有所防范的。于是,他不断的压榨自己,这种压榨不是鬼花当头的那种被动的压榨, 全是随着自己心意,自然兵字诀运转的速度更快,自然骨骼踊跃参与,自然浑身处处震响。

速度越来越快,整个身体像是高速旋转的轮子,圆心自是无所畏惧,可四周的骨骼支撑不住了,轰得一身全都粉碎,这一声不仅惊了白闹,也惊了魔龙,他的双眼渐渐清澈起来,好奇的看着体内那错综复杂的内劲。

现在担心的又不是魔龙了,而是骨骼,若是像刚刚接触水龙炮一般齐整整的炸裂了,那只能等死了, 白闹慌忙沉心内看而去。

四下里不见骨屑,浑身骨架也是安稳的立着,心里疑惑,这时在兵字诀的运转下,有新的内劲迸发出来,白闹正好看着,发现它不再是单纯的白,而是乳白,内里有些东西在闪光。白闹顺着望过去,惊奇的看见整个骨架也开始熠熠生辉。这时候,他才发觉异常,自己的骨架好像并没有之前那么庞大了,硬生生的缩小了一版,同时,也亮了一版。

几日以后的白闹方才知道,今天的自己是突破。内劲的质量提升了,速度也增快了,白闹自然有底气再去魔龙体内开发建设了。

也不管魔龙的注视,白闹秉着一种未做亏心事的成就感,反客为主的操纵着,而没有感知到威胁的魔龙,也暂时没有反抗,静静的看着白闹接下来的动作。

当所有的内劲遍布完成后,白闹停下来了,他看了一眼沉在无知中的魔龙,之前那种装出来的淡定全都没了,心里不禁有点紧张,毕竟只要这内劲经脉发挥了作用,以后魔龙和白闹那可就真的是连为一体了,而再没有什么地方能潜藏下他搜刮的那点民脂民膏的魔龙会是怎样的应对,白闹根本不知道。

“死就死吧!”看着鬼花就要顶上自己的脑门,看着苏醒的王三和自十二满眼的焦急,白闹心一横,直接控制着所有内劲经脉的头插入了魔龙的身体。龙爪,龙身,龙头,龙尾,所有大的部分瞬间就被白闹的内劲经脉相连,而白闹不断产生的内劲也跟着全都涌入这条血脉来,顺着经脉流动,注入了魔龙的身体,一点都没有外放出来。

魔龙还是没有反抗,只是在经脉刚接触上龙身的一刹那,他的眼睛仿佛亮了一下,接着再没有其他举动,安静的让白闹害怕。

突然,鬼花的气息疯狂的涌过来,围着白闹形成了一个不小的漩涡,紧接着,所有经脉里的内劲也开始快速流动起来,只见得这魔龙在血脉深处张牙舞爪的,将所有的血液都占为己有,若不是还有另一股血脉在支持,白闹怕是已经血液供给不足而死去。当然,血脉并没有被魔龙浪费,而是借着内劲经脉在其身体内涌动着,渐渐的,魔龙的身形越发真实,身上也开始浮现出片片龙鳞,应当是白红相间的,但因为涌进来的幽蓝色的气息太多,现在成了幽蓝色。

看来魔龙是接受了,丝毫没有想到这只是白闹控制他的第一步。借着经脉,魔龙在自主的完善自身,自然需要更多的能量,于是,白闹体表的毛孔和穴位全都大开,那些弥漫在外的幽蓝色气息都被吸引了过来,一丝一缕都难以逃脱,身在其后的王三和自十二互相看了一眼,双方满眼都是担忧和震惊。

哪怕那些气息邪门,此刻也反而都成为了魔龙的养分,不仅他的身体在变化,就连白闹内劲回复的速度也跟着从用心体会到肉眼可见。自己比别人更清楚自己的身体,魔龙在感受到了内劲经脉带来的好处之后舍不得抛弃它了,按照自己的生存方式,主动帮着白闹完善内劲经脉的布置,一些没注意的细节,比如四爪,龙嘴以及龙鳞,这些组合紧密的地方,内劲经脉也成堆的陈列,不是粗壮的,而是一小股一小股的存在。内劲产生的速度不够,就用幽蓝色的气息来凑,你情我愿的努力胜过单方面的付出,不到半个时辰,魔龙体内的内劲经脉全部都排列好了,白闹也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互相融合下白闹的实力有了明显的进步,现在再看体内,相比于之前的点点滴滴,骨骼是整体发光,不断的吐着内劲融入魔龙经脉,而魔龙也不吝啬,一部分用来滋养巩固自己的身体,一部分融合成的自己力量再反哺于骨骼,激励着涌出更多的内劲来。

美滋滋的睁开眼,白闹战意滔天,但马上就被浇了一盆凉水,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现在身处在一个幽蓝色的空间里,四周茫茫一片,不见树木不见人。

努力的保证了镇定,白闹先蹲下身子去摸了摸地,有草扎人手的触感,这也确定了自己的位置没有变化,还在那雾始山中,接着再去感应了身旁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细一品都是内劲。

又是一个大麻烦,白闹无奈的想到。

血脉和内劲的融合动静太大了,意识到是自己体内内劲流动的速度过快而导致的,白闹就着手解决。他先控制内劲将魔龙经脉里面携带的血脉全部的分离开来,注入到了先前遗留下来的龙头处的内劲团中,里面的内劲或被挤出来,或被血脉之力同化,仅剩最外围单薄的一层。魔龙看得白闹在自己的身子里指手画脚,正要发怒,却发现白闹这一改变,让他血脉的流动速度更快了,当下也没有了怨气,静观其变。

故技重施,白闹又将部分血脉放到了胸膛处的内劲团中,结果一模一样,满怀欣慰的收回了手。魔龙比白闹更激动,刚看见白闹停下来,他立刻就把打散的内劲争夺过来,融入白闹的经脉中,顺着他的血脉慢慢的同化,再慢慢的流入自己的经脉中。

没了两处内劲团,白闹再要使用内劲,就要先通过魔龙的转换再外放出来方可,如此一来,就有了时间差,不至于像先前那般都散出身体浪费了。慢慢的,白闹体外的内劲漩涡也跟着消失了,现在的他没有村民眼中的仙气弥漫,还是那个普普通通的人畜不伤的大男孩。

回归的第一件事,白闹利用自己的内劲吸收了王三和自十二体内的气息,剩下受损的内劲只能靠他自己恢复了。第二件事,白闹斜着眼看着半空中的那朵花,杀机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