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42 蹈节死义兄弟聚 天下失容鬼花临
作者:观门  |  字数:5122  |  更新时间:2019-09-14 23:33:43 全文阅读

将红身在最前,此时此刻她的做法让在场的所有老爷们都无比羞愧。

冲上去,扬起镰刀,那份坚定就如面对自己田里的麦穗一般。

勇敢的人谁都欣赏,包括鬼兵,但这份欣赏并不能成为网开一面的理由。一鬼兵轻轻的扬刀,将将红的镰刀砍断,一鬼兵挥刀就要劈下。

让个妇人去应对灾难实属不该,男人们那无聊的自尊心救了将红,一拥而上的缠了上去。两个鬼兵见得,也舍了将红,冲进人群中就厮杀起来。

当然,这群男人中不包括那四个扔下担架的。三个人带着媳妇,一个人抱着头,悄悄的想从侧边溜出去。

仿佛真的是地狱的来使,本着清世的使命,两个鬼兵挥舞之间仍不忘监察四方,自然对那七个畏畏缩缩的身影投入了更多的关注。只听得空气中传来出“倏”的一声,七人就被扔出去的两把刀和掌心射出的幽蓝气息击中先后毙命,来一声呼喊都来不及吼出,来闭眼的想法都来不及迸发。

将红在旁边看得真切,表面上风轻云淡,心里则暗爽的叫了一声:“天道好轮回!”

这一杀,大快人心;这一杀,自解兵戎;这一杀,陡增生机。没了长刀的威胁,汉子们得了近身的机会,他们一股脑的扑到那两个鬼兵身上,任气息腐蚀,都死抓着不放松。而将红趁此空隙,也赶紧指挥大家从一侧撤离。

两个鬼兵显然想不到蝼蚁般的村民们会做出这样的挣扎,他们晃动着身体,释放出无数的气息,想要把这帮汉子给甩下去。

只是,人太多,前赴后继,只是,手太紧,至死不松。这可是这帮顶天立地的汉子们用生命堆的一堵延续希望的人墙,哪有这么容易就破开。

越来越多的人在奔向死亡,自是扯断了更多的羁绊,苦情的叫声不绝于耳:

“孩儿他爹!”

“石头啊!”

诸如此类,人群又混乱了,一个个的,亲人一死就自以为悲痛欲绝的走不动道了,趴在地面上要死要活的。将红听着这周围哭天喊地的一切,几近奔溃!

“走啊!”看到这些老弱妇的反应,终于有前冲的汉子忍不住了,他出声责骂道:“想让老子们白死啊!还不走?臭娘们们。”说罢,直接跃起,冲着那深不见底的深渊,冲着那先烈的僵躯。性格火辣不少,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悉数都被激发了出来,喝骂声一阵阵的:“还不走?想让老子给你们收尸啊!”

听着是骂,但没有人去责备,因为哪怕就是鬼,也不知道这些送死的汉子心里究竟藏着多少的希冀和温柔。

“快走!”好在人群中还有不少和将红一样明事理的,她们忍着心里的剧痛和眼角的泪,搀扶起那些对她们又打又骂的同乡,让将红的处境好多了。

然而,时间还是被浪费的太多,那个无底洞在填了这么多男人后还没有填满,两把刀破空而来,随意的厮杀,肆意的飞舞,刹那间,不管你是起身准备站起来,还是抱腿掩面趴在地,都在一刀下毙命,而后身体燃起幽蓝色的火,血肉尽退。

剩累累的尸骨无声的抗诉,将红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手里紧握的镰刀掉在了地上。

白闹赶来的时刻很是微妙,不偏不倚,正好又是那鬼兵的刀扬起来落下去的间隙。这次,首先对上的,是那个第一个反抗的女人,将红!刀上的光映得将红满脑门子幽蓝,磅礴的刀气逼散了齐整的刘海。将未能感觉到死亡的逼迫,也能感觉到是在逼迫她的母亲,所以他想要跑前来,所以他想要挡下来,但被将红向后伸去的双臂紧紧的反搂住动弹不得,挣扎得面色通红。

赶不上,又是赶不上,白闹怒睁着那一双暴起眼球的眼睛,紧握着那一双暴起青筋的拳头。现在做什么都是多余的,只要闷头赶路才是真的。

那么,将红会遇难吗?

不!不会!纵然没有白闹,但将红的身后还有很多人,孩子很多,妇女很多,老人也很多。

一位头发斑白的老人在将红放弃躲闪的最后一刻一把推开了她,可怕的气息正好落下来,接着,滚热的血溅出来,落在将红的身上,落在将未的脸上,而他们母子,只来得及记住这个老人最后的笑容。

紧接着,嘻嘻哈哈的笑声传来,听上去是沧桑的,多少有点老不正经的意思。舍身成仁的事情,是不能够让这个还是孩子的女人承担,所以有一些老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男女各半,很统一的笑着推开了四周些阻挡的手势,就齐齐冲着将红,冲着那两个鬼兵走去。

“这辈子,也真是活够了!”

“红丫头啊,你男人的死就是我们这帮老骨头拖累的,现在让我们再看着你死,真难为情啊!”

这些老人们模仿着前面那群汉子的动作,只是跑的很慢,扑的很近,并没有给那两个刽子手带来什么困扰,反而让他们杀的尽兴。

抛弃将海的时候没有人哭泣送行,现在,嚎啕四起。

一场红色的雨下起来,滴在每人的脸上,再顽皮的破裂开,分散成更小的水滴,其中不乏掩藏着几十载的悲欢离合,惹得众人胸前兽皮湿。

风适时得吹起来,古老的树弯着腰,这一次的见证太过激烈,纵然有参天的身也难敌突变的景。妇人们悲痛的趴在地上,苟延残喘,孩子们无助的站在身旁,只知流泪。坚定如将红,早熟如将未也放弃了。哪还提什么生命延续,只求速死,免于再受离别的煎熬。

王三一面仓皇的应对着鬼兵的袭击,一面注意着村民们的一举一动,脱不开身,所以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平日里交谈甚好的老者们的生命一个个的终止,面露不忍,心似刀割,拳头也因为沾了牵挂,再也没有虎虎生风的气魄。

一招不慎,王三被两鬼合力一击打中,身形瘫倒在地,而剩下的一鬼已把长刀备好,紧跟上去准备执刑。

不同于将红,王三前后左右可再没人,这一刀顺顺利利的就能下来,那愤怒的魂也会顺顺利利的跟着平息,生死只在眨眼之间。

总算是到了,老人的送命还没有停止,王三的眼睛还能视物,白闹总算是到了。内劲没用,体能不行,所以白闹甩手就把魔龙召唤。

魔龙的确是有自己的想法,但他也不能让白闹送死,所以心不甘情不愿的俯冲下来,身形跟着缩小,盘踞在白闹的右胳膊上,张着嘴就跟着白闹的拳头撕咬了下来!

“啊!”癫狂着吼叫一声,白闹的眼睛被恨意染的通红,过往的一幕一幕都在他的脑海里放映着,在这些温馨破碎之前他从没有想过这种情感是这么的难以自抑,

“死吧!”狂呼落,魔龙到,五鬼感觉到背后的阴森不闪不避,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豪和胆识支撑着他们回身一刀硬生生的接下了白闹的这一击。

拳到,哪怕是冲天的山也要谢了顶,龙吞,哪怕是诸天的神也要闪了身。长刀寸寸瓦解,鬼纹丝丝破碎。不仅如此,魔龙瞬间就被从胳膊上冲出,身形逐渐恢复的原样。呼啸着,在这地面翻腾,燃烧的鬼火,挥刀的鬼兵,都被这早对幽蓝色的气息垂涎三尺的魔龙顺便吞噬。

“好!杀光这群天杀的!”

“挨千刀的!”

“活该!”

妇人们除了活跃在灶台上的方寸之间,她们的嘴皮子更活跃在大小地头。受够了心里折磨的她们,在白闹的刺激下,生的希望迸发,身体的机能也随之恢复,污言秽语漫天扑向狼狈应对的鬼兵。如果语言能杀人的话,这些妇人的攻击肯定比先前老人和汉子们自杀式的举动更为凶猛。这其中,也包括将红。

这家的爹,那家的娃,各色的修辞从白闹耳边飘过,他没有反感,没有呵斥,身负血海而没有能力报深仇,且允许他们如此这般发泄一下吧。

……

远方马嘶鸣,由近及远不过呼吸之间,几十名鬼兵终是赶到了,安静的立在四鬼的身后没有任何举动,还有那无边的幽蓝色火焰和腐烂的气息。

鬼兵到了,自然自十二也不会远,他将身飞起,踩着周遭的树枝就跳进包围圈中,和白闹,王三并排站着,兄弟三人,再次聚齐!

“红嫂子,带大家撤!”白闹一声令下,欢腾的魔龙就赶过来,巨大的身形横亘在战场和平民之间,阻断了阴影,撑起了一片光明。

人群陆陆续续的撤离着,所有的鬼兵都只是眼睁睁的看着,白闹那九霄落龙和王三的咄咄逼鬼带给他们太多的震撼,更别说现在还有一个见首不见尾的自十二又加入了战斗。

这三道直挺挺的站着的身影,是那坚墙,是那竖矛,是那张开的弓,是那浇油起火的石,鬼兵们不敢轻举妄动,就这样僵持不下,喜得村民大步向前。

猛然间,四鬼动了,他们飘然后退,凌身于虚空,手向前一指,背后骑着马的鬼兵就立刻收起心思,气势汹汹的逼来。王三和自十二压住了准备动身的白闹,两人直接挺身而入。一个刚烈如火,前冲,捏拳,冷眼看待戈戎退月,任你横槊,拳头砸处,断骨摧筋,一个阴冷如冰,潜行,伸指,扯嘴鄙夷盔鞍折光,任你着甲,身形掠过,尸首分离。

得了暗示,又见得两兄弟脚下尽是鬼兵,白闹放心的踩着魔龙的头,升于半空中,和那四鬼面对面的站着。

一边是屠杀,听声就残忍,一边是艺术,看着也悦目,战斗方式不同,但结局相同,前冲的鬼兵被两人收拾着,数量锐减,空中的四鬼有点不安稳了,眼球转动着,神色呆楞着。

白闹一直盯着,可也不见有什么动作,下面本还冲锋的鬼兵居然勒马停足,而后一个个的诡异的后退了。

“胆小鬼!”王三讥讽了一声,刚迈出追击的脚,却马上就被自十二挡了回来。眼神示意下,这才去仔细的感知。

先还好,只是风躁了点,紧接着,无数天地元气狂涌过来,带的藤晃虫逃,继而鬼火滔天,也不看树,也不理草,一味的往上升腾。

以天为盖,以地为炉,王三深知这么大的动静绝不可能是冲他们这群人来的,当即面容失色,和自十二齐齐看向空中,看向那传出来一丝摄魂的气息的空中。哪怕有枝桠横着视线穿不过去,哪怕有黄沙扬着视野拓不开来,两人也是尽力的伸长脖子,望求在那火焰跳动的空隙,看清里面的情形。

相比于下面众人两眼一摸黑的无知,王三在上面看得自是清楚,按理来说,他应是慌乱的求助的模样,但他没有,好似情绪被狂妄的魔龙所操控,反而有点期待感。那,是对猎物的期待。

只见那四鬼向四个方位背对背的站着,鬼纹从身体上脱离出来,在他们头顶汇聚,寥寥几道勾勒出一朵灿烂而又恶心的花的虚影。

忽隐忽现,整个样貌,白闹是既看得又看不得,于是,心里暗想到,和那谁家的烟火升空有什么两样,只不过是这朵花呆的时间长一点而已。

估计是那朵花知道了白闹在这样肆无忌惮的评头论足着,马上就创造一个更大的动静来狠狠的扇了白闹一嘴巴。只见得下方的鬼兵群一阵骚乱,也不管跑到哪里的,此刻都被坐下的鬼马强行拉了回来,跟着哒哒的马蹄,身体渐渐开始腐烂,由头到尾,被他们身上的鬼纹一点点的吸收,最后再一股脑的注入空中的那朵花中。

花越来越凝实,由影成画,气息也进一步的增强。王三感受着其上积蓄的恐怖,暗自恼怒自十二的过于谨慎,他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刚刚出手灭了那群鬼兵,此刻就不会出现这样的异变,众人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的尴尬处境,毕竟别看这朵花现在看上去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里面包含的力量可是要毁天灭地的。

没有办法,所有的生机只能依托在白闹身上,王三焦急的向监视四鬼的白闹出生问道:“怎么样?他们在搞什么?”

也不知是花长大了,还是被鬼火推着往前走了,白闹只感觉自己距离那朵花更近,也更能清晰的看见四鬼的变化:身上的鬼纹越变越粗,数量也越来越多,和下方的鬼兵不一样,鬼纹没有让他们消失,只是包住了他们的身形,在缓慢的吸取他们的气息。

“这是…”白闹手抚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忽然想到了什么,林爵的话在耳边响起,赶忙将内劲,魔龙全部的释放出来,直直的冲向了那朵花,冲向了那四个鬼,期间还不忘对王三和自十二叮嘱道:“献祭!快,两位大哥,挡住下面的那些鬼纹!”

献祭,剥夺献祭者的生命和意识,唤醒那沉睡的黑暗和罪孽。白闹完全有理由相信当那朵花绽放之时,就是这片山林里的所有生命毁灭之日。

江湖人听得邪门传说比白闹多,自然对献祭二字也很忌讳。当白闹得出这个结论时,王三和自十二的内劲已经澎湃起来,对准了那几十名鬼兵的鬼纹,速度暴增,王三兵字诀内劲铺成屏障,挡住那浑浊的夜空,自十二真元夹着内劲毫无保留,画地为牢圈住一圈一圈的鬼兵。

怎奈鬼纹感知到破坏的力量后,速度更快,王三只来得及斩落下一点尾巴,自十二也只是圈住十几个空架子,真正有内涵的东西的早就飞升到空中。

“没用!”下面挡不住,只能看上面了,王三和自十二先后朝天,朝那巨大的魔龙,朝魔龙上站立的白闹喊到。

白听得王三和自十二都失了手,白闹更加不敢大意,蓄着铁拳,魔龙傍身,可以说是手段齐出,照着一角就轰去。

来不及阻拦,只能冲源头使劲,白闹想着只要打破献祭者之间的平衡,献祭的过程也就大概可以中断了。

然而,猜想终究是猜想,白闹的攻击确实毁了一角,那一方的鬼纹也萎缩下去,露出来一具尸骨向地面坠落,但他并没有挡住那朵花的开放。

显然这朵花对于这种正常的阻挡方法颇为熟悉,最靠近的白闹的那亮部分,它早已经提前都吸收完了,只不过还是在外面留个样子,防的就是像白闹这种愣头青。

意识到被骗的的白闹想要弥补点什么,但是,来不及了。因为,那朵花,开放了。

周遭剩余的所有的鬼火跟着好像活了,不再盲目的的游走,它们聚拢起来,统统化为那花上的花蕊,凝成幽蓝色的一点。至于花瓣,呈现出血的深红,那里面的血太过真实,有鬼火吞噬的,有鬼兵吮吸的,每一瓣花瓣,都是一个村子的生命。其他的就剩的腐烂气息了,它们也不歇着,围绕在每一片映衬的叶上,托着整朵花,再外透出可怕的朦胧。

花开,火跃,气息无情的席卷天地,它在移动,向着白闹移动,向着王三和自十二移动,向着刚刚远去的村民移动!

此朵花临,天下失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