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28 青蛇鳞落魂归兮 才出龙潭又虎穴
作者:观门  |  字数:5164  |  更新时间:2019-09-05 23:46:22 全文阅读

宫泰还是那个宫泰,黑袍没有沾染一点灰,蟒蛇还是那条蟒蛇,蛇身没有背负一点伤,黑色的真元已经内敛,宫泰的身形也随之暴露,挂着一脸的淡然自若,冲着田回春冷冷的说道:“本事确实挺多,只可惜,没有一样是精的。”

至于田回春,透过血痕,依稀可辨认那张苍白的脸,背后的青蛇没了之前威武的模样,鳞片散乱的挂着,一只蛇眼紧闭,向外淌着鲜血,确实是重伤,但他还是坚挺的站着,语气里的锋芒丝毫不减,淡淡的说道:“正常,我是救人的,不是杀人的。”

一句话,表明了立场,宫泰知道这个大夫是真的不可能收为己用了,他无奈的常舒了一口气,告别道:“田大夫,走好!”

田回春浅笑一下,看着东南角那几个狼狈的身影正向着城外的密林疾跑,心满意足的说道:“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他们走不了的。”这种自信来源于对实力的肯定,宫泰一步一步逼近田回春,身在半空,却如履平地,每一脚都踩出一朵娇艳的莲花来。

“除了你,没人能拦住他们。”田回春这才转身看了一眼宫泰,仅这一眼,让宫泰心惊,前进的步子也停了下来,因为那双眼里分明写着同归于尽的四个字,“可你,过不去了!”说着,田回春发了疯般,带着背后的青蛇,带着所有的银针,冲着宫泰撞了过去。

身形太快,快的燃起火来,又或者,田回春本身就打算自燃。宫泰赶忙挥出一道真元应对,不料他这向来强横的真元在对上田回春的这团火时居然没了作用,轻松就被焚烧了个干净,断了他附在其上的所有神念。田回春的速度只给宫泰一招的反应机会,来不及再去调动真元护体,田回春已经冲到近前来,一头撞上宫泰的肚子,继而轰然爆炸。

熊熊燃烧,燃料是内劲,是空气,是风,也是云,越来越旺,染红了沛城的半边天。人们看不见渺小的人形,但隐隐可见一条青蛇端坐在那火苗之上,慢慢的将身子盘紧,将头低下,巨大的身形一点一点的消失在火焰的吞噬中。

蛇头是最后消散的,视力好的人可以在它的双眸中看到两个田回春,都是在浅笑着,都是佝偻着身子背着手,都是和蔼可亲却又不怒自威。

火焰随着蛇头的消散渐渐消失,露出里面的情形来:

一朵巨大的莲花绽放,十五瓣纯白,里面有粉嫩的茎,宫泰居身在这花瓣中央,黑袍还是黑袍,依旧是没有任何一点损伤。

“好你个田回春,临死临死,还费了我一朵救世莲,这笔帐我定从你徒弟身上慢慢讨回来。”话音落,莲花金光一闪,慢慢退去,而后宫泰瞥了一眼那原始密林,盯着一个方向,就要直冲过去。

脚步刚动,再迈不出去。常人只能感觉到风的变向,只能看到云被吹散,但宫泰觉察到的是,在那纸坊中央,正有一道雄浑的内劲喷射出来,继而落下,平摊在整个纸坊上空。

“赵之丰!”宫泰呢喃一句。犹豫不定,左思右想,他最终还是收回了迈出的脚步,一闪身,冲着明清殿飞了回去。

...

怪不得杜枝花要防东南角,这里的城墙居然有一个狗洞,虽说小而窄,但爬着过去也刚好。疲于奔命的白闹这一行人顾不得什么面子,争先恐后的从这狗洞中钻出去,向着城外巍峨而连绵的雾始山脉跑去。

“师傅!”透过叶的缝隙,刘当归看到了田回春临终时的情形,当那双诀别的眼神独独留了一份温柔给自己时,刘当归再也忍不住了,他一下子虚脱的跪倒在地,痛苦着,再抬不起头来。

白闹亦是如此,十天的相处,田回春分享的太多,也付出的太多,不是师傅却胜是师傅,跟着刘当归跪倒在地,双眼盯着那火焰腾飞的地方,泪不断的涌出来。

悲戚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密林的枝开始剧烈的抖动着,一阵阵沙沙的脚步声闯入耳廓。

“他们来了!”纵然没有了杜枝花,没有了宫泰,可内劲耗尽的这一行体修者也沦落成寻常武夫,不愿意去和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地痞流氓纠缠,于是,哪怕王三也是悲伤,但打破了这气氛,出言提醒道。

“走!”出奇的是,这次先站起来的并不是白闹,而是刘当归,他不仅豪爽的将眼泪抹了个干净,还居然顾着将白闹拉起来,在他耳边重重的砸响了一个字!这一瞬间,王三诧异,白闹也诧异,片刻后,他们又都明悟了,因为这个没了依靠的孩子,已经长大了。事实上,成长并不是一蹴而就的,白闹和王三都忽略的是,在田回春去世之前,刘当归身上还有牢里漫长的黑暗和孤独的自我,他学会了承担,只是这种承担是逆来顺受的承担,他还不够勇敢,不够魄力,不够叛逆。

雾始山的名头不只在高,还有它断壁丛生的险,还有里面杀机四伏的兽。一行人匆匆赶路着,丧失了内劲,判断全靠着自身的五官,自然有所失察。斜下里突然冲出一只兽,头带独角,拦腰就将一名体修顶死,而后继续向前跑着, 途中直接张嘴,伸出那一圈一圈盘在嘴中的带着倒钩的舌头,将那名体修送进了嘴里,这便隐入了密林深处,除了颤抖的树,再捕捉不到。

白闹是狩猎出身,打一眼就看出了这兽的来历,叫了一声:“刺猪!”而后,慌忙着众人爬到在地,就近隐在草丛之下。

“什么玩意!”王三和自十二虽说本事大,但在这丛林深处的经验还真没有白闹丰富,轻轻的拍了一下白闹的腿,比着口型问道。

白闹看着笑嘻嘻的,张嘴说道:“不用那么小声,刺猪眼神不好,听力不行,嗅觉也不灵,就个角和蛇头厉害。”

王三听得云里雾里的,不免调侃道:“这东西啥也不行,抓了也没什么用啊。”

白闹故作高深的摇了摇头,附在王三耳边轻轻的说了句:“可它肉好吃啊!”

“肉!”王三一听,耳朵都竖起来了,眼睛更是直勾勾的在密林中搜寻着,不知不觉的就要站起来,白闹赶忙把他这躁动的身形按住,说了句:“你不要命了,刺猪是群居动物,它门每每都是先出一只试探深浅,而后看见安全这才一窝蜂的出来,咱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他们盯上了,还不得粉身碎骨!”

王三听得白闹的描述,知道自己差点闯了大祸,悻悻的回了一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时没有控制住!”而后又一脸的不知所措,说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趴在这里一动不动吧,要是被后面的那些个兔崽...子...”

话说一半,王三就醒悟了过来,也知道了白闹让他们爬下来的目的,冲着白闹贱兮兮的笑着,脑海里蹦出四个字来:借刀杀人!

沿着白闹这一行人的足迹,打手们果然是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又突然发现再没了脚印,张罗着,四下散开来,搜寻着。不张罗还好,一张罗这人的嘴巴就闲不下来,沸沸扬扬的叫着,引的躲在密林深处的刺猪群开始躁动起来了。

“上树!”白闹看的鱼儿已经咬钩,一声令下,当先爬上树去,王三,自十二和白闹在后面紧紧跟着。体修者们虽说没了内劲,但身手自是矫健,三下五除二的就上了树。

时机捏的刚刚好,刺猪群擦着一行人的脚底板就过了。

“啥玩意儿,这啥玩意儿!”看着密密麻麻的刺猪群,不是脚下拉着树根,就是身上披着绿叶,打手们瞬间就蒙了,也不知道应对,轻易就被刺猪给挑了起来,而后一命呜呼,人群乱作一团,被刺猪吃了的,被自己人践踏的,还要被转身时无处安放的斧钺刀叉误杀的,数不胜数。打手们没有想到,转眼间他们命运就如同惨死在那个拥挤的小巷中的囚徒们,甚至比那些囚徒还凄惨,更没有想到的是,猎人与猎物的身份切换的那么迅速。

白闹看得,心里窃喜,冲着人群招了招手,示意了个走,而后这一群人就美美的踩着树枝离开了,也不管下面是怎样的一副地狱情况。

有道是害人终害己,行不过半,远处突然有更大的动静,头顶是呼声来袭,面前是百树荡枝,说是地动山摇也不为过。

“又是什么东西!”听着来势甚大,王三不免担忧的说道。正询问间,斜下里突然钻出一条巨蛇来,张着血盆大嘴就咬了过来,王三是躲得及,可背后的兄弟就遭了殃,被一口吞了进去。

白闹毕竟不是老猎人,那名体修者的惨死让他醒悟了,这才想起白父的教导。山里的兽是闻不得血腥味的,那会激发它们进食的欲望。料想着,刺猪和打手的战斗现在也应该进入白热化阶段了,死伤自是不在少数,所散发的庞大的血腥味会吸引来什么东西,白闹自己也不知道。

“怎么办!”眼看着震动越来越近,甚至有些身形大的都能听到它们的喘息声,白闹急的团团转,可王三和自十二不明就里的摩拳擦掌兴奋着,至于刘当归,心里不安,刚想放松放松的抬了抬头,却被天上的五彩斑斓给吓的尖叫了一声,也就是这一声,白闹忽而想起了祖辈们面对猛兽时候的场景,立刻学着,冲着半空叫喊了一声:“嗷~呜~!”

银背狼的叫声,因为没有刻意学过,白闹只是尽力的靠着回忆模仿着,学的也算是有模有样。这一嗓子出来,远方的震动果然停住了。可以想到那些野兽们的动作,它们在徘徊,它们在打转,惊得树木沙沙作响。

“白小子,有你的啊!”王三看着这神奇的场景,丝毫不吝啬赞美之语,拍打着肩膀说道,顺便还拍了一下自十二,好像是在就自己的小弟炫耀,无奈的自十二只能尴尬的点了点头。

这种尴尬先还只是在自十二身上,马上就到了白闹身上,到了王三身上,因为远处的那群野兽不仅再次奔跑了起来,速度更是加快,横冲直撞着,棵棵树木倒了下来。

王三的手还没离开白闹的背,顺着一巴掌拍下来,说道:“臭小子,怎么回事啊!”

白闹不知如何应对,只能支支吾吾的回答说:“可能...可能是我的嗓子太细了...不像个成年的银背狼!”

王三一脑门子黑线,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话在嘴里过了半天,这才挤出几个字来:“那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只能打过去了!”白闹没有回答,回答的是自十二,顺带着还提醒道:“小心背后!”王三跟着声音立刻酝酿了一拳砸了过去,正砸上一把挥下来的坚硬的镰,堪堪护住了身形。定睛看过去,原来是一只螳螂,不过这螳螂可不是说捏死就能捏死的,站起来足足半人高,通体绿色,只有那挥舞着的镰刀是鲜红。这镰刀明明外面是肉,却偏偏硬的如铁,尖的如刀。

打吧,没有办法,王三捏着拳正要向着这螳螂冲锋,之前吞噬过一名体修者的巨蛇再次出现,这一次,他的目标是刘当归。

“自十二,这个螳螂交给你了。”刘当归是田回春唯一一个徒弟,王三自然不允许有损失,撇下螳螂就冲着巨蛇冲去。

两人和两兽打作一团,别看一个是六当家的,一个是三当家的,在外面叱咤风云,可在这里,在这个原始密林里,他们甚至不如那些没有内劲的老猎手,仅仅两兽,就牵着他们的鼻子走。

白闹没有过多的对战局关注,对于王三和自十二他还是有信心的,刚开始肯定多有不顺,但等他们熟悉了这两头兽的习性,格杀也不过是信手拈来的事情,紧眯着双眼打量着附近,因为山里人耳濡目染的敏锐的洞察力告诉他,这周边还隐藏着一个可怕的东西!

左右搜寻不见,白闹渐渐有些气躁了,更何况头顶还有水不停的滴落,自是心烦,恼怒的拿手将头发一擦,居发现是入手黏稠,当即提起了警觉,慢慢的把头抬起来冲着上面看去。

叶蜥!怪不得四处找不到,若不是叶蜥这种生物不争气的老爱流口水,不然以它的隐藏手段,哪怕是将白闹分食了白闹也不自知。

不敢再趴着了,白闹赶忙立起身子,一闪跳开,随着这么大幅度的动作,有不少叶蜥不慎被抖落了下去,白闹这才知道刚才的处境有多么危险,最近的,已经快要贴上他的脚面了。

随着白闹的离开,叶蜥不再隐藏,身形由绿变为黄,光滑的外表鼓起一个个大包,里面填充的都是毒液,这是叶蜥的战斗姿态,白闹不敢大意,直接一跃而起,引雷落出,砸断了一条树枝,那条树枝载着七八只叶蜥本就沉重,有了白闹这一腿的加持,头也不回的直接向着地下摔去。其他的叶蜥本还在张望,这出招似是挑衅,直接加入了战斗,或是直接跳过来,张着布满细牙的嘴撕咬着,或是直接倒立了,鼓着凹凸不平的背喷射着。

四面八方都有涟漪起,油绿的毒液和闪烁的身形一股脑的向白闹砸过来,乍一看,还真有先前宫泰的几分万剑归宗,百鸟朝凤的样。断裂的右胳膊被刘当归用裤绳绑住掉在自己的脖子上,这是他的主力,而今被限制,所有的拳法经左胳膊打出来都显得绵软无力,一拳不足以致死一只叶蜥,只能狼狈的躲着,硬着头皮的躲着,哪怕拼着被咬,也要躲开毒液。

巨蛇逼着王三,螳螂逼着自十二,叶蜥逼着白闹,其他的体修者也被各色不知名的昆虫缠着,谁都无暇他顾,一味的打着,身形一味的降落,不多时已经到了地面。

对白闹来说是有好处的,毕竟叶蜥离开了柔软的树枝后,再没有什么能支撑他们跳起来,努力也不过刚到白闹膝盖,正好让白闹的横雷腿发挥威力。可对自十二和王三来说却是场灾难,螳螂站的稳了,镰刀挥的更快,巨蛇爬的平了,尾巴也配上用场。

白闹和其他体修者是车轮战,耐得住性子,留得住体力,就不会有大的损伤,自十二和王三是生死战,静得下心神,捉得住破绽,也能占据上风,但这所有的前提都是要有一个稳定的环境,很明显,上天不再偏爱了,因为那恐怖的兽群到了。

看上去一个个的都不是什么凶残的东西,但加起来可就恐怖了,光踩也能踩死人的。叶蜥这种小东西已经闪退,巨蛇和螳螂也有意避让,招式刻意留了几分力道,做好了撤离的准备。

要不说血腥味能刺激野兽,从印入眼帘到闯入近前只用了眨眼的功夫。这群凶残的兽误认白闹这一行人成食物,一个个的流着哈喇子着各显神通。

前路被挡,只能撤退,可背后也不安宁,被刺猪教育的打手们现在已经脱离,匆匆赶来时,看得这种情形,内心自是欢喜,迫不及待的拈弓搭箭,一轮箭雨就下了起来,当下几名被昆虫扰得难以顾及周全的体修者就被射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