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29 银背狼群救苦难 患难与共敞心怀
作者:观门  |  字数:5048  |  更新时间:2019-09-06 23:32:03 全文阅读

腹背受敌,自身尚且难保,更别提互救互助了,除了一直被王三拽着的刘当归以外,其他人都是为了生存各自为战。

打手的箭头射的犀利,避无可避,野兽的身子冲的凶猛,退无可退,转眼间,先还热闹的一行人就剩冷冷清清的四个了。身经百战的王三,孤傲冷漠的自十二,机灵百变的白闹以及担惊受怕的刘当归。

白闹是最先脱离险境的,它一翻身跳上了一只墨犀的背。这野兽虽说不是跑得最快的,但体型却是最大的,四面冲撞的野兽都难以撼动那粗壮的腿。端坐在其上的白闹不仅有空去吆喝着王三三人上来,还能去探索这兽群放肆的原因。

现在最兴奋的就是王三了,他小心的挪移着身子,爬到了墨犀的头顶,脚下就是那群还准备再开弓的打手,想着那群生死与共的体修者的惨死,王三就气不打一出来,嚣张的叫喊着:“冲啊!踩死这帮子杂碎!”乍一看,还真有点号令万兽的风采。

打手们只顾着幸灾乐祸了,没有想到风头倒的这么快,也不管手中的弓箭了,一扔下就急急忙忙的往后跑着。刚从刺猪的围攻中出来,哪还有力气,都不用脚下的树根去绊,多得是自己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的,然后就被无穷的兽群淹没。

白闹无心去管打手们的情况,他一直在盘算着到了目的地应该怎么脱离险境,要知道忙着夺食的野兽可比现在这个样子还要疯狂,那可真的是六亲不认,自十二估计也在盘算,紧皱的眉头暴露了他的内心。

突然,前方一道可怕的轰隆声响起,紧接着王三就从墨犀的头顶滚了下来,正撞在白闹的脚边。吓了一跳,白闹的心瞬间感觉被就揪住了,好在紧跟着传来了王三憨厚的笑声,这才多少将颤抖的心神安抚了些。有了这样一个小插曲,白闹不至于再恐慌,他强作镇定的抬头看了一眼正前方从天而降的巨兽,身与老树齐高,齿如高峰突生,毛似金銮殿龙柱根根晶莹,眼成九天上日月颗颗有神。

“裂齿虎!”白闹惊呼一声,伴着王三新奇的“咦”,伴着刘当归泄气的“哎”,伴着自十二挑衅的“噢”。

“如果我还有内劲的话,一定要和这兽分个高下。”自十二正在一抒衷肠呢,可墨犀听不下去了,前蹄在地上狠狠的支着,刹住冲锋的身形,而后掉头就跑,惹得自十二鄙夷的骂了一句:“不争气的东西!”

说是这样说,可自十二绝对不会傻得现在就和裂齿虎较劲,尤其是当看到裂齿虎的威能后。

盯着奔命的兽群,裂齿虎不屑的吐了口气,这口气成了狂风,差点将白闹的骨头架吹散,这才不紧不慢的迈出了一步,这一步抵得过兽群大开大合的百步。一举一动都落在白闹的紧盯的双眼里,他发现这裂齿虎的本意并不是杀戮,每每一步迈出,裂齿虎都要低着头在脚下的兽群中摸索着,阻挡的拍飞,碍眼的拍死,丝毫没有进食的准备。

“白小子,快想想办法吧,你哥我不想让一只大猫折腾死啊。”不仅白闹,其他人也在关注着,当看到裂齿虎那闲庭信步的模样,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王三更是疯狂的摇晃着白闹的身子,好像这样就能摇出来个办法来一样。

白闹的眉头越皱越紧,他搜寻了所有祖辈传授的经验,却没有一条提及到裂齿虎这样的密林王者,这也就意味着凡是接触过这类兽王的,无一幸存,只能残忍的冲着王三摇了摇头。

裂齿虎的第二步迈出来了,之前的那批兽群死的死,残的残,所剩无几了。距离这只墨犀,现在也只是差一步的距离,哪怕墨犀已经火力全开,但庞大的身子拖累了它,速度再没有增长。

野兽就翻腾在墨犀的头顶,翻腾在白闹这一行人的头顶,面容之狰狞,体型之凄惨,见者落泪,王三不由得再次催促着白闹道:“白小子,快想想办法啊!”

坐以待毙不是白闹的性格,他左思右想,也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银背狼。同作为密林的王者,白闹相信,银背狼对这个裂齿虎多少还是有些威慑力的,于是推开了王三的纠缠,伸直了脖子就喊了一声:“嗷~呜~”

“轰!”果然奏效了,裂齿虎的身形一顿,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同时,一头饱受欺凌的巨大的野兽从掌心划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发出惊天的响声。

“快快快,它吓住了!再来一声,再来一声!”看的效果,王三喜出望外,催促着白闹继续叫着,白闹只好再次模仿着银背狼的叫声,来了一句:“嗷~呜~”

兽吼是密林里最通用的语言,一声是警告,两声就成了挑衅,可惜白闹并不懂,他甚至不懂裂齿虎真正袭击的原因,不然他恐怕连第一声都不敢喊出来。仿佛终于确定了方向一般,两声之下,裂齿虎的目光瞬间就盯上了墨犀,盯上了在墨犀头顶的这一群人。

人兽相视,一如孩童懵懂无知,一如杀手冷血无情,安逸了片刻,裂齿虎忽然跳了起来,直直的冲着墨犀落了下来,速度之快,王三自认全盛时期也不可敌,它一爪将墨犀按倒,可怜的墨犀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拍成肉泥,而后另一爪伸出向闪身出去的白闹捏来。

眼看着锋利的爪子就要触及自己的衣角,白闹这才想通了一切的由来。诚如之前所说,白闹的这嗓子银背狼只是年幼时的银背狼,不同于裂齿虎自小的凶悍,银背狼的幼崽瘦弱不堪,可偏偏又有极强的血脉,自是这种成年兽王紧盯的大补之物。至于之前兽群短暂的呆滞,估计也不是被白闹给吓住了,而是被裂齿虎体内滚动的王者之气震慑了。

“呆着干嘛呢?不要命了!”王三眼看着白闹愣头青般的不知闪躲,将刘当归托付给自十二,一把扑上来将白闹扑倒到地,堪堪躲过了裂齿虎的这一袭击,也不等白闹回答,裂齿虎的爪子再拍下来了,王三只能拉着白闹再次闪躲,嘴里直念叨着:“这样下去,不是个法子啊!”

说来就来,话音还未落,裂齿虎的另一爪就跟着两人的身形落下来,王三来不及换力,只能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强行向前冲刺,但还是晚了,裂齿虎这一巴掌直直的拍打到两人的小腿上,只听得体内阵阵“咔嚓”的声音传来,两人先后滚落在地,整个小腿血肉模糊,再失去了动弹的力气。

自十二看着这等情景,慌忙将刘当归送了过去,及时对王三和白闹包扎,而自己则转身独自面对着裂齿虎这庞然大物,为刘当归争取时间。

不愧是从小在死人堆里长大的,自十二哪怕没了内劲,弥漫的杀意也让裂齿虎一阵侧目。趁此机会,自十二率先出手,一跃而爬上了裂齿虎的爪子,沿着茂盛的毛发冲着上面跑着,他的目的,是裂齿虎的那双眼睛。

大有大的坏处,对上人类这种渺小而灵活的生物,裂齿虎是抓不住也不敢住,生怕自己锋利的爪子把自己给挠一下,这也给了自十二机会,他憋着劲一股脑的就冲裂齿虎的脸庞冲去,等到踏足下巴的刹那,忍无可忍的裂齿虎才有了行动的意思。

白闹看得清楚,裂齿虎那人性化的狡黠的表情被他捕捉到,说之前是隐忍差不多,说是忍无可忍的话还不到那个度,于是赶忙提醒自十二道:“小心!”

随着白闹的声音,裂齿虎整个脸上的毛发突然竖了起来,根根分明,根根坚挺,甚至于在日曜下还闪烁着邪恶的光。自十二躲闪不及,被其中一根毛发给刺中,身形失去了控制,倒向了旁边的毛发,如此往复,转眼间就被扎了个透心凉,身体处处都是血窟窿,往外滋滋的冒着血。

照此下去,在那刀山针海中,自十二哪怕不死,也要退一层皮,白闹心里着急,却没有办法, 只能干巴巴的看着。

从小到大经历的险境太多了,对于自十二来说,无措是无措,但绝不至于慌乱,在再一次被毛发刺中的时候,他一把抓住了这毛发,再把他自己的身形又往下送了几分,这才停止了损伤,顺便还憋着气,断了自己的脉搏,摆出一个死人的样子。

裂齿虎感受到自十二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也没有了动静,单纯的以为自己的目的达成了,身子一放松,就把毛发耷拉了下来,恢复了松软的样子,自十二的身体就顺着这毛发的下落开始慢慢的掉下来。

马上就要到发梢了,自十二立刻发威,反客为主,他一把抓住发梢,将自己的身子拔了出来,而后荡着就向更高处攀登而去。本就已经到了下巴,自十二的力气又大,速度又快,等裂齿虎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抓住了行程中的最后一根发梢,用力摆荡,和裂齿虎愤怒的双眼来了个对视。

高度等同,但距离还是有的,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弥补,要知道自十二除了内劲,在三花会里多少还得了一些国教的赏赐,那就是凭丹药储存在身体里的真元,此刻全部解放,一道黑色的真元随之凝结而成,直奔这裂齿虎的眼睛而去。

忙着愤怒,忙着思考,裂齿虎对这道黑色的真元防备的慢了,就这样被冲击到左眼里,等到闭上时,已经有血流出来了。先是被白闹欺骗,再被自十二欺骗,饱受人类奸诈欺凌的裂齿虎这下是彻底被激怒了,也不管去消化左眼的伤,瞪着右眼就挥下来一爪。

自十二万万没想到这野兽还要这样的血性,没有及时撤离,轻易就被裂齿虎这一爪击中,身形像断线的风筝砸到了地下,砸出了一个半人高的坑,这还不休,还在推动着他脸擦着地的向前滑行。

不痛不痒的一爪不够出气,裂齿虎再次高扬,向着自十二拍下来,这一爪,不仅遮住了自十二,也遮住了白闹,王三和刘当归。

怕真的是要生死与共了,幸亏自十二聪明,借着裂齿虎的力道,顺带着伸出手来将躺在地上的王三拉着,于是,王三又拉着为他包扎的刘当归,刘当归再拉着白闹,一个接一个的,逃出了生天,除了白闹的小腿又被击中疼痛难忍外,性命算是保住了。

这一击,是白闹进山以来,唯一没有忍住哀嚎出来了的一击,不同于之前那简单的招式,白闹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变化,有一层一层的力道正在从小腿中传上来,似是潮涌,一波未歇,一波又来,一波更比一波汹涌,到最后震得自己胸口都发闷。

“白小子,快别愣神了,赶紧想个办法,我们现在可真是全军覆没了。”王三也知道白闹受了重创,但现在要说唯一还能实现自救的,就只有这经验还算丰富的白闹了。

白闹被王三吼了一句,这才惊醒,看着裂齿虎越发逼近的脚步,一发狠,再次伸出了脖子叫唤道:“嗷~呜~”

这嗓子,哪还有银背狼的气势,许是被身体的伤折磨的难受,白闹这一下更像是一个小家碧玉的银背狼在无病呻吟,其声之柔,其声之哀,当真是我见犹怜,王三就气不打一处来的喝骂着:“你小子疯了!还嫌那玩意儿盯我们盯得不够紧?”

“嗷~呜~”不搭理王三的埋冤,也不去看裂齿虎的耻笑,白闹的脖子伸得更长了,叫声也连城了一片,尾音隐了,听着就成了“嗷~嗷~嗷~”

裂齿虎估计是还想享受一下那弱小的食物最后挣扎的可怜无助的时刻,好给自己的左眼一个交代,所以它给了白闹很长的时间。等走到了近前,白闹的嗓子已经冒烟了,嚎叫也低沉的就剩身旁的三个人可以听到,裂齿虎这才悠然的抬起爪来,再带着胜利者的骄傲砸下来!

巨大的虎爪盖住了日头,生生遮住了一片阴凉来,背后有风跟着吹动,撩得背凉凉的,有几分堕落的意思,人们都做好了拥抱死神的准备,只有白闹还在坚持着,哪怕嗓子废了,哪怕嘴唇裂了。

上天没有辜负白闹的期许,就在那裂齿虎还离四人的头顶有三尺的距离视,这下落的爪停住了,不仅停住了,甚至还开始往上倒退,开始的趋势有点慢,时间越走它越快,到最后彻底消失在了日曜中,与此同时,裂齿虎的身形也轰然倒地,带动的巨大的轰击将地面震裂,将碎石击飞,将白闹这一行人也送的远远的,虽然这种送是五脏颤抖,六腑偏移的送。

“咳咳咳。”抬起头来,四个人第一时间都是吐血,这才有闲工夫看向远方。待看得陷入群攻的裂齿虎再没了之前嚣张的模样,白闹立刻开始狂笑起来,哪怕这笑里带着自己的几块喉咙的碎肉,哪怕这笑声被报废的嗓子传达成乌鸦的叫,他也不停歇,甚至开始胡言乱语了:

“果不其然,果不其然!银背狼啊,银背狼,我爱死你了!”

王三三人这才知道远处围攻着裂齿虎的那一只只白背巨狼的野兽叫做银背狼,也才明了白闹最后那疯狂的举动是为了什么。有攻必有守,既然兽王都贪图着银背狼的幼崽,那成年的银背狼肯定也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守护,白闹相信这个地方能唤来裂齿虎,也必然能唤来银背狼。

虽然同为白村祖辈认知中的王者,但裂齿虎和银背狼成名的方式是完全不同的。裂齿虎以战力出名,现在看过去,面对一群银背狼,它杀伐决然,取舍果断,或是嘴咬,或者爪撕,或是齿撞,惊得飞鸟尽,扰得老树断,震得沙石纷飞。银背狼以阴险出名,现在看过去,面对巨大的裂齿虎,它们进退有序,攻防一体,或是单刀直入断腿,或是三两成群突袭,或是排成方阵强攻,这边上树,那边入地,任你气贯长虹,长虹不贯我,任你力移山河,山河难填我,任你吼退风云,我比风云难捉摸!

患难与共过一次,自十二的冷漠消退了些,不近人情的铠甲再继林帮的王三和白闹面前摘下来后,也在刘当归这个他之前认为的外人面前摘了下来,轻言细语又略显做作的问道:“行了,行了,当归,你没事吧。”

听语气应该算是套近乎,可看脸色又像是真心的,刘当归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回答,只能支支吾吾的小声应道:“啊!我...我没事,来来来,我给你们看看伤势。”

一个是刚从暗无天日的深渊出来,一个是刚从地棘天荆的苦牢出来,和人交心,这大概是第一次。王三听出了这两人语气里的不自然,赶忙接着话茬子说道:“恩,赶紧看看吧,至少先能动了,不然这一地的血的,鬼知道又会吸引来什么东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