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23 王三血书造大势 白闹历练询鬼火
作者:观门  |  字数:4812  |  更新时间:2019-08-31 20:42:50 全文阅读

“没肉,老子们不吃!”

“对!不吃!早他娘的吃腻了,你们当是喂兔子呢?”

看着里面不是青就是白的碗,念着王三昨日的言语,自第一间牢开始,至最后一间牢止,囚徒们个个都是义愤填膺的模样,或是踢翻的,或是打翻的,或是压根置之不理的,即使有人想掉链子,也得考虑一下众口悠悠,最后无奈的妥协跟着。

白闹听着牢里此起披伏的叫骂声,内心一阵波涛涌,仍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今日的状况,毕竟进牢的时候,囚徒们可都是战战兢兢的样,当下心里不由得回忆起王三早晨的举动,为自己在无知鼓动下的出言不逊懊悔着:

自身上撕下一块布来,王三咬破手指写下两行话:进了这牢门横竖是个死,都是好汉子死得壮烈点。然后就将白闹唤了过来,让把这布传阅过去。

白闹摊开来看了一眼,也不去传,揉在手里捏成了个球,对王三说道:“大哥,别白费力气了,你看他们像个有种的样嘛!”

王三也不正面回答,只是一味的催促着:“你甭管,传过去就行。”

习惯了听王三的话,内心纵有千般怀疑,万般猜测,白闹还是乖乖的把布扔给了刘当归,再示意刘当归转扔出去,手下忙着,好胜的嘴也不停歇,嘟囔了一句:“我信了你的邪!”

“邪,是真的要信的!”王三听着越来越多,越来越重的咆哮在耳边炸响,得瑟的看了一眼白闹,炫耀的言语将回忆的思绪从清晨拉了回来。

也不知该说什么好,白闹左思右想,最后化成了追捧:“大哥英明神武!”

怎么听怎么别扭,王三看着这个乳臭未干可张嘴就来的臭小子,担心他学会油嘴滑舌的那一套,本着教训的心思一脚就踢了过来。白闹自认自己没有做错什么,自然不会承受,轻轻一闪身躲过这脚,略带挑衅的看了一眼王三。

“哎吆,小子,敢躲了 ,来,你三哥今天就陪你练练。”

白闹本身只是想着躲闪,没有丝毫不敬的意思,慌忙伸出手疯狂的摇晃,示意不要,然而,回应他的是狂暴的一拳。王三这一拳势如雷霆万钧,却又死气沉沉,冷冽渗人,正是出自雷拳的积雷拳!虽然没有动用内劲,但光凭几十年的积累,挨上可不是开玩笑的,白闹慌忙闪身躲开。只以为总会有停顿,却不曾想,王三一拳过后,力道轻轻松松就收了回来,还顺便酝酿了一番脚下功夫,再紧跟着飞身盯着白闹——引雷落下。招式衔接可说是天衣无缝,切换速度可说是举步生风,丝毫不给白闹任何喘息的机会,哪怕多次闪躲,王三都能及时跟上,携雷掌和横雷腿先后出来。

任凭白闹身手灵活,可王三是个老江湖啊,上演多场猫捉老鼠的戏码过足了瘾后,他直接积雷拳出,暗里却是一道引雷落积蓄,白闹不识,只是防着拳头,头一低,腰一弯,堪堪躲过了铁拳,又忽而感觉到头顶有风,吹的发梢四散,还不等抬头查看个明白,王三的脚就狠狠的踩了下来。

白闹惊着,王三笑着。这一脚终究是没踩下来,引雷落改成了横雷腿,将白闹直接击飞到牢墙之上。

这样的胜利兴不起王三心里的波澜,卸下了一脸的狠色,王三朗声道:“小子,要打就要打,别老想着躲,这天底下最全面的防御只有进攻,不停的进攻,进攻的对手乱了阵脚,进攻的对手失了心智,进攻的对手没了章法,进攻的对手疲于应对你的攻击而无暇他顾!这,才是真正的防御!”

王三是转身指点江山的意气风发样,白闹是趴地满嘴土泥的狼狈不堪样。

“来,继续!”王三并没有打算停止,他以脚用力踩地,白闹就感觉自地下传来一阵的雄浑力量,将自己震起,神奇的是,动的只有上半身,双脚还是死死的挨着地面,就这样硬生生的站了起来。

白闹是有脾气的,这一脚让他回想起遭遇王三后的种种,每每都是徘徊在生死之间,也不管什么长幼尊卑了,右脚一退一蹬,左腿一弯一撑,身子就疾行过来,携雷掌顺势而出。王三自是不惧,待白闹近了跟前,方才抬手,使得是积雷拳,没有蓄力,没有准备, 直直的对上。胜负不同于简单的石头剪刀布,哪怕王三已经特意收了八成力道,却还是将白闹的双手震的发麻,手腕更是又困又疼。看着王三闲庭信步的样,白闹气血上头,一心想要证明自己,挺着身子,引雷落下。

雷拳四式中,最难的无疑是这招引雷落,也是白闹下功最为刻苦的,这一击不仅夹着风,还带着白闹所有的少年意气。再看王三,并没有用雷拳四式中的任何一式,而是轻飘飘的一抬腿,向白闹旋转的身形踢了过去,这一脚,正对白闹胸膛。

下落的身子被影响,白闹再次撞向身后的那面墙,砖随着他所有的骄傲碎裂成缝。

“再来!”王三没有任何表情,伸出手来,向白闹一钩,将白闹所有不服输的劲钩了出来。

“来呀!”白闹怒喝一声,不用王三动手,一个鲤鱼打挺后,一手撑地,双腿紧蹬墙面,积雷拳出!有道是松弛有度,王三眼见得白闹上了头,不再紧逼,改站为闪,拳头正擦着他的发梢过。

“差一点!”白闹哀叹一声,再转身,不泄气的横雷腿劈下。王三面无表情,再次闪身,腿风拂着衣角而落空。

“差一点,差一点!”牢里先后响起两声叹息,听着有点愁,但更多的是恼羞成怒,“为什么总是差一点!”

“你差的多了。”王三毫不留情的打击到,说着身子动了起来,白闹下意识的伸出手来挡脸,却左右等不来,这才发现王三的目标压根不是自己,而是那厚重的牢墙。使得是携雷掌,一往无前,掌风呼啸,卷得杂草成堆。

若是这一掌落下去,牢墙非塌不可,届时后果之严重不用赘诉,白闹慌忙提醒道:“大哥,不可。”随心所欲,耳旁风自是听不到的。王三距离牢墙越来越近了,白闹确信他是收不住了,一步一步的,缓缓向牢门方向退去。

事无绝对,就在王三距离牢墙仅有一纸之隔时,携雷掌上的力道突然消散而去,他前进的劲头也止住,身形一跃上空,转成引雷落,直奔白闹而来。

声东击西,白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瞪着眼,呆滞的看着王三的身形从他面前落下,冲着脚尖对着的地板砸去。

又是雷声大雨点小的一击,先前预想的所有声响都没有,安静到王三的衣摆收回的声音和脚尖点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拳不是你那么打的,有一击没一击,敌人只要稍微灵活点,你节奏一断就彻底失去了主场啊。”王三拨了拨白闹搭在肩上的长发,语重心长的说:“你差的不是一点,是很多点。来,再过几招,先就我刚才给你指出的问题好好反思一下。”

说收就收,说放就放,收放自如,招式多变,白闹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检查了一番王三的手脚,确定是人体之能后,惊叹万分,至此,他也明白了王三的苦衷,平日里积攒的自负散了,对体修重塑敬畏之心,求知满满,信心满满的冲着王三挥拳而去。

...

细数着日子,已经还有一天了,认清现实的白闹再不敢觉得自己可以成为王三的左膀右臂,白日里一番打斗,夜间劳累也不休息,闭着眼睛缓缓的回味着王三出招的点点滴滴,手里比划着,连田回春清醒也不知。

田回春盯着白闹已经半晌,看着他又打又收的,也知会了白闹的意思,只是姿势太过于难看,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白闹听出是田回春的声音,像是抓到了株救命稻草,忙转过身来,说道:“老先生,正要一事要请您赐教呢!”

不等白闹细诉衷肠,田回春哈哈一笑,说道:“我知道,看你这样子,卡壳了吧,开不了窍吧。”

白闹羞愧的摸了摸头,如是回应说:“是小子愚笨。白日里看大哥收放有度,我却一点都做不到。”

田回春看着白闹实诚的样子,也不再出言调戏,拉着白闹在身旁坐下,缓缓张嘴道:“力量的掌控,寻常资质的,还真没有看一眼练几遍就会了的,你欠缺的是历练,是时间,不要着急。”

田回春越稳,就越显得白闹急躁,他一把抓住田回春粗糙的手,说道:“非我着急啊,以前我一直以为可以帮的上我大哥,可现今才发现自己之卑微。眼瞅着大计施展在即,我哪怕帮不上忙,也绝不能成为一个拖油瓶啊。老先生,您帮帮我吧。”

“不着急,不着急。”田回春长叹一口气,心里暗道天意作怪,感叹道:“可能老朽是上辈子欠你的吧,这辈子仅有的点东西都要让你干净了。”而后,出手捏了白闹浑身的十八个点,问道:“你现在可有什么感觉?”

初时并无感觉,可正当白闹要抬起胳膊时,才发现身子瞬间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提不上来,不禁大惊:“我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对喽!”田回春得意的应了一声,接着说:“我刚捏的几处位置,属大穴位,隐在诸多穴位之下,世人皆难感知。日后不管你是习体的内劲,习道的真元,还是别的什么,都是要先从这十八个大穴位出来,后再经大穴位散发,透漏给上层的穴位,方才能形成完整的力量外出。同样的,别人的力道是怎么出来的,你也只需要观察这十八个大穴位就可略知一二,再稍加模仿学习,比王三这种靠出生入死的肌肉记忆的方式来的更快,当然也更主动。”

“受教了,受教了。”白闹再依次将十八大大穴位点了一遍,虽说只看了一遍,但手指所按处,准确无误。

田回春看着白闹这出色的记忆里,再生感叹:“天下果然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啊。白闹小子,你这领悟力太配不上你的记忆力的套了,罢了,反正也不差这一手了, 老夫再给你提个醒。”说着,田回春将白闹的身形扳近了点,雨里雾里的说了一通:

“天地万物都有规律可循,体修有,道修也有,切不可完全钻进书本里和经验里去,凡是多问个为什么。单拿体修来说,根本是身体,心法是指引,功法是成果,你只有以身体为根本,思指引之必要,方才能结出最适合自己的果,你明白了吗?”

“为什么?”白闹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偶尔瞥了一眼田回春,眼里有茫然,有浑浊,可偏偏没有清明。田回春也知道这小子要对这番话好好品味,安静的坐在身旁。

话难懂,是因为它不在语境中,没有前因,没有后果,白闹思考之际,也干脆以身体为根本,融入今天田回春的指点中,立刻就对那些话有了一番解释:雷拳为什么要这样打?这样打为什么就能产生内劲?内劲又为什么能涌出身体?缓缓的一层层思考下去,沿着内劲追根朔源,白闹居然真的找到了那十八大大穴位,连田回春当初针对白闹对雷拳的修改他也明白了原因。

是的,这世界上多的是修炼的人,也多的是茫茫然修炼之人,而愿意思考为什么要修炼的,愿意思考为什么要这般修炼的,可说是凤毛麟角。

“好好好!”看着白闹渐渐有神的双眼,田回春欣喜的说道:“等你见识的功法多了,慢慢习惯了这样思考,那你也能说是半个天才了!”

“半个?”白闹听得心里一阵失落,自以为做了那凤毛麟角,也能当个小有名气的天才,却是自己想大了。

田回春看着白闹眼里忽闪忽灭的光,也知道他是为何,没好气的出声说:“怎么?你还想当个天才?那你可真是想多了。虽然天才终也不过是这样的想法,可他们那都是不假思索的去思考,我们这还要主观的强制自己去思考,其间的差距,非数十年的经验弥补不可。你这也算幸运了,我若是像你这般早早就有人普及,而非等到而立之年,此刻身上的毒还怎会对我造成损害!”

关于人福堂的事情,王三在白闹苏醒后已经给白闹介绍,涉及到幽蓝色火焰的部分,白闹早有心询问,只是和田回春太多次都沉溺于修行一说当中,如今话赶话赶上了,白闹直接询问:“老先生,我识过你的手段,又是当今名医,怎么会中了毒?”

田回春叹一口气,回应:“灵拓花之毒,无色无味无踪,混于水不可辨,安能不中?也亏得我历年攒了点本事,第一时间封了主脉,方得一晚清醒。”

“那您为什么一直瞒着当归兄弟啊。”几日来,困扰白闹的正是这一点,田回春可以对他这个陌生小子坦诚相待,可为何偏偏对他的徒儿刘当归藏着掖着。

田回春不再盯着白闹,转而看向刘当归,眼神之温柔,一如碧波荡漾,缓缓说道:“当归的本性我是知道的,他呢,重情,脾气又倔,若是知道我清醒了,必然缠着想要知道个真相,可真相他是担不起的。与其让孩子们也卷进这个风波来,不如一切到我这儿就打住吧!”

白闹这才明了,田回春并不是觉得丢人而装神弄鬼,全出自于那舔犊之心,当即跪倒在地,恳求道:“老先生,您惜徒之意感天动地,只是小子不是您的徒弟,还请您告知那幽蓝色火焰之事,小子日后出去定当追缴下毒之凶,天涯海角不懈怠,以报先生之恩情。”

“倔倔倔!又一个倔驴。”田回春气的背转身去,嘴里嘟囔着:“不想说就是不能说,你干嘛还要问!”

“老先生,非是我倔啊。我本乃沛城白村人氏,生活本是逍遥自在,不料天将祸患,全村被屠,单留我一人在世。教我读书的先生说着凶手是百鬼夜行,可我去哪找那鬼去,是前听得您涉及过幽蓝色火焰之事,我才特意询问,因为那百鬼夜行打头的,正是幽蓝色鬼火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