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24 神医苦劝道实情 白闹缠身明起手
作者:观门  |  字数:5157  |  更新时间:2019-09-01 23:29:41 全文阅读

田回春是背对着白闹的,所以白闹看不见他有泪流下来,所以白闹看不见他嘴角在抽动,所以白闹看不见他一下子面色泛白像是苍老了十来岁,只听得他的一句:“百鬼夜行啊,一个虚假传说罢了!”

一涉及到白村白闹就变成了发疯的野兽,他忽略了田回春声音里的无力和沧桑,一把搭住了他的肩,疯狂的摇晃着,一个字一个字,像是撕裂了嗓子从里面爬出来的一样:“不可能,百鬼夜行是我亲眼所见,亲身所受。我会说谎,但我白村上下几十条惨死的人命不会!虚假个屁!”

闻者伤心,听者落泪,但田回春是个例外,他抹了把脸,将泪痕和泪珠抹了个干净,而后转身将白闹推开,脸上笼罩上一层难以亲近的冰霜,说道:“我说了, 百鬼夜行,是假的!”

“不是假的,不是假的。”白闹不敢起身,转而跪倒在地,泪流满面倒也罢了,偏偏要疯狂摇头,将那泪珠甩的遍地都是。言语向来空洞,万般无奈之下,白闹忽而想起了林爵临终时的嘱托,赶忙说道:“我有办法证明,我有办法证明!教我识文断字的先生命丧前让我去找西兰城城主帖三木报信。您是大人物,城主也是大人物,帖三木您一定知道的吧,如果是假的,我先生怎会让我去送死!”

听得白闹搬出了帖三木,田回春的表情多少有些和缓,他顿了一下,方才问道:“噢?你先生是?”

“林爵,我先生叫林爵!”

白闹一语出,田回春如被雷击,双眼无神的呆站片刻后,身形开始难以抑制的颤抖起来,甚至隐隐有摇晃倒地的倾向,惊得白闹赶忙上前扶住。

“林爵,”田回春重复了一下这个熟悉的名字,闭了一眼,挤出几滴泪,全身的力量也随着被挤了出去,无力的隔着铁杆靠在白闹的身子上,以手扶头,长叹一口气,问道:“死了?”

田回春的脆弱让白闹恢复了几分理智,他照实答着:“先生死了!被那群鬼兵杀死了!怎么,您认识先生吗?”

田回春没有回答,扶着头的手改为抓着铁杆,在上面拼命的抠着,抠着,竟真的抠下了一指甲的铁屑来,嘴里嘟囔着:“何必啊,说好了都不再过问的!何必再让个孩子去趟这趟浑水啊!”

白闹确定田回春认识林爵,更确定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于是,趁着这个热乎劲,对田回春说道:“老先生,不是先生让我去趟这趟浑水,是那鬼兵逼得呀。别看现在遭殃的只是我白村,可时间一长,谁知道那群丧心病狂的东西会不会去别的地方,就算来沛城也是有可能的呀,届时生灵涂炭,多少人妻离子散,这是先生您愿意看到的吗?”

“不不不!”仿佛炼狱模样已经出现在眼前,田回春连连挥着手,说道:“我不能坐视不理,我不能坐视不理。”

生怕田回春反悔,白闹轰然再次跪倒在地,步步紧逼道:“老先生,请您赐教!”

田回春上前扶起白闹,说道:“我只是西兰城城主府的一个大夫而已,对百鬼夜行的研究远不如你的先生林爵,多余的我就不讲了,以免误你。所能告诉你的,只有关于那幽蓝色火焰的事情。还记得当初那病人见我时,身上已有火焰附着,土石难掩,遇水更旺,我自以为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治疗之际不忘感叹自然之神奇,可随着我对那火焰的继续研究,我越发恐惧。因为那火焰绝不是自然形成,其本质为真元和矿焰,外加一圈幽蓝色不知名的气息,再外则是由各种兽血调制而成的浆液。真元和矿焰相遇,必然是炸裂,肯定是土石难掩,遇水更旺。内变,外层那幽蓝色不知名的气息则受推动而外拓,表层的兽血随之开始扩散,藏内的气息自会冲出。于是,我们从表象来看,就成了一团冰冷,血腥,而诡异的火焰。”

“所以是人为的?”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白闹还是问了出来,好像只有这样,内心掀起的波涛才能平静下去,又突然直奔主题的问道:“那您知道,矿焰出自哪里吗?兽血又是什么兽的血?还有,那幽蓝色的气息究竟是什么?”

讲了这么多,田回春已经从最初的困境中走了出来,他仔细的回应道:“所有的矿焰都来自于地底深处,无非就是从岩浆提取出来的,普天下都一样,说不上个来处。兽血更是复杂,不然怎能形成那么刺鼻的血腥味,光我认识的就已经含了上百种野兽的精血,除此之外不知名的多达数百。至于幽蓝色的气息,我完全说不上来,但我觉得,他应该也是某只兽的,因为兽血能附着于表面,全靠着这幽蓝色气息的吸引,或者说是,威慑!”

对于田回春的一问三不知,白闹完全没有预料,惊愕着痴呆了半晌,恨意逐渐涌上来占据双眼,恶狠狠的说了一句:“好个大手笔!”

田回春趁着白闹赞叹的功夫,马上苦口婆心的补充着:“所以啊,我劝你,千万不要做那出头鸟,能做出这等大动作的,背后肯定有大人物撑腰,该避要避的,否则,像你先生一样落个被废的处境还是轻的,只怕性命难保是真的啊!”

少年儿郎最难驯服,因为他们不懂得怕,白闹就是如此,他站起身来,盯着田回春,目光多得是坚定,不见丝毫的退缩和软弱,硬气的答道:“若不是大家搭救,我这条命本就是没了的,还会惧怕这些?若我真为真相死,也不枉村里的叔婶拼死护一回。”

一晚注定无眠。

...

有了个强大的假想敌,白闹的时间过的更是紧凑。他抓紧一切时间来修炼,这边刚听了兵字诀的心法运行,那边就挥舞着雷拳四式积攒内劲。

“呼~呜~”王三标志性的声音响起了,每每这个声音传出,那如雷般的鼾声就都消散,人也差不多要醒了。以往白闹都是等着,但这一次他等不及了,上前轻轻推醒王三,问道:“大哥,明天就要行动了,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王三还懵着呢,他努力的眨了眨眼,才将上下眼睫毛分开,而后抠了抠眼角的眼屎,这才看清白闹,慵懒的回了一句:“这两天睡的舒服,身子恢复的还行。”

“那就好。”白闹应了一声,看着就又要倒下的王三,赶忙拉住,附在耳边说道:“大哥,别睡了,快,重新给我施展一下昨日的手段吧。”说着,也不管王三是个什么心态,就把人往起拉着。

睡意被扰,自是苦恼,可王三根本没有办法,因为白闹接下来的动作更加让人摸不着头脑。

白闹手抱着,腿缠着的趴在王三身上,催促着:“大哥,快,把昨天施展的重新打一遍,就当打杜枝花那般打。”

“中邪了,中邪了!”王三悲鸣一声,无奈的将昨日的手段重新施展了一遍。一遍上天入地的打着,一面呲牙咧嘴的抱着,王三每一招出,白闹就在他身上摸索着,以掌心来感受大穴位的变化。

“再打一遍,再打一遍。”王三内心觉得亏欠白闹太多,所以并没有藏宝的意思,三下五除二就把雷拳四式打了个遍,也正因为他的三下五除二,艰难的保证身子不会下跌的白闹并没有感受的特别清楚,于是再次哀求着。

无奈顺应,但王三绝没有想到,他这一顺应,居然顺应了整整二十次,直把这个健壮的汉子顺应到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为止。

王三现在都有点怀疑白闹这小子是投敌了,想在临阵前耗尽他的体力,恨的牙痒痒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我说,你小子好了没,很累的!”

“好了,好了。”白闹也知王三辛苦了,自然不敢再多废话,从王三身上跳下来,讨好的将地下的杂草铺好,再把王三慢悠悠的扶了过来,一脸的不好意思的宽慰道:“大哥,您坐,您歇息歇息。”

好了没有,白闹根本说不上来,他只是虚应着,毕竟到现在只是看会了,当下舍了王三,来到一处空旷前,缓缓的闭上双眼,回忆起刚才王三大穴位的种种变化:

只要一进入战斗状态,王三身体内部就会紧绷,所有的大穴位随之打开填充满力道,出击之时,也并不是一下把所有的力道砸出去,诚如他所说,七分攻三分守,需要变化招式的时候,王三就会指挥留在大穴位里的那三分力道向外挤压大穴位,穴位受惊,自会闭合,力道停止,自然轻松转变,在这同时,另一处大穴位填充的力道立刻外放,再次开始这番轮回,如此往复,方才达成了气势连绵的打法。

明白了理由,就差执行了,白闹学着王三的样子,身子一抖,想将所有的大穴位打开,然而,身体并没有回馈过来充盈的感觉,接连试了五六次,都以失败告终,白闹万万没想到看着简单的第一步就受了限。不由得再次静下心来,体会着王三蓄气时的变化,白闹这才发现,王三的动并不是身子动,因为趴在身上的他当时毫无感觉,而是内里的骨头动,那一刹那,身子所有的骨骼整个都在抖动!再向前追朔过去,细心的白闹发现了了抖动的源头,那是一股气!这股气白闹自身也有,但每每行动之前他的气都是沉在丹田,而王三将这股气运上咽喉,再极速灌下,漫游全身,方才形成了骨骼齐鸣的气象。

念及此,白闹睁开眼来,模仿着王三,开始调动自己的气冲上咽喉。这个过程不容易,习惯了往日里沉淀的气不是那么轻易就能上来的,白闹只要稍有大意,这股气就会一溜烟缩回去,整整一个早晨,他都沉浸在了调动这股气中。

“人呢!死哪去了!老子饿了!”潜心尝试中,耳畔突然传来了一声暴喝,吓得白闹好不容易提上来的气一下子失了控制,顷刻间就冲遍身体,顺带着,连封闭的大穴位也冲了开来,力道跟着灌溉进去。只感觉身体充满力量,白闹再未发现其他异变,一想到所付出的心思,他心里不免有些失意。也是不知足,在王三的眼里,白闹的气质已经有了一个质的提升。

稚嫩至此褪去了,换上了一种刚强,一种果敢,一如雪天松柏,一如峭壁翠竹。王三本就好奇白闹的反常,所以也不对之前那种浪费时间的举动做出表示,只是默默的关注着白闹,此刻发现这前后脱胎换骨般的变化,心里暗爽自己捡了个宝贝,毕竟这样的气势可是只有在十数年的生死搏杀中才可以悟出来的呀,当即收回了所有对白闹关于榆木疙瘩的判断,连连叫好道:“好!漂亮!威武!”

目标本是苍穹,不料半途而坠,白闹一门心思的全放在自己的身体里,对王三的赞赏毫无反应,只知晓翻来覆去的重复着之前提气,散气的举动,欲将这种感觉刻印在身体里,形成一种本能。

入门难,熟悉并不难,只要不厌其烦。半中午的时间,白闹重复了上百次,终于将这股气淬炼的言听计从,如影相随,他满意的睁眼,挑衅的冲着王三眨了一下,而后突出其招,携雷掌直奔王三面门而去。

王三没有想到白闹修炼有成的第一件事就是来自己这个磨刀石上磨刀,正错愕着,掌风已到,当下冷笑一声,轻飘飘的闪开。只以为白闹的身形要冲出去老远,王三还抽出闲心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角,却不料还未拉平,背后就又有杀意至,这一招,王三太熟悉了,正是雷拳四式中的横雷腿,虽说可以感知到其上力道之薄弱,但被这个刚入门的小子在后脑门留个鞋印也是不好的,于是他赶忙将头低了下去,细密的短发正和王三的身形擦过。

到了面前,王三才看清白闹的身形,一击落空后,白闹并没有想象中冲得那么遥远,反是飞出一小段距离就停了下来,而后急速翻转过来,仅仅眨眼的停顿,新招式就酝酿出来,那积雷拳的拳影在王三的眼里不断的放大,不断的放大!

“躲!”许是对白闹这突然迸发出的潜力感染,王三不忍打击,向来刚强的他,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字居然是暂避锋芒,边向一旁跳出身形去,边出声赞叹道:“好小子,愣愣的站了半晌,就习得了几分神,不错不错!”

“王大哥,看拳!”这下白闹将王三的夸奖听得真真的,身体里所有的动力跟着被鼓舞出来,引雷落成!

悠然自得的穿梭在白闹的攻势中,王三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白闹一次次变化的速度都在增快,这就证明了白闹已经完全领悟和初步适应了体修的战斗方法,虽然这只是最初级的,但日后以此为基石进化出的战斗法门也必将在这样夯实的基石上绽放出远超同龄人的绚烂的光,甚至有可能会超越一些浑浑噩噩的老辈!

“白小子,准备好,你哥我要反击了!”单看白闹现今的进步,已经马上就要到节点了,王三有心相助,特意将自己的力道下调几分,在提醒了白闹一声后,立刻出手,和白闹打作一团。

直打得天昏黑地,直打得肆无忌惮的白闹大汗淋漓,直打得小心翼翼的王三气喘吁吁,方才结束。白闹和王三先是一南一北站立,站的笔直,互相较劲着看着,片刻后又都吃不消,皆是俯身搭膝,微闭双眼,不时拭汗,而后对视一笑,异口同声道:“爽!”

这口爽喊得并没有那么痛快,就在他们话音悠扬之时,整个牢房里再次传出来一声怒吼,比之前惊醒白闹的那声更加急躁:“饭呢!老子要吃饭!要饿死老子吗!”

“今天,送饭的没有来吗?”一直沉浸在自我世界中的白闹自然对牢里的变化没有感知,他左右搜寻一番后,竟真的没有找到饭盒,盯着王三不敢置信的问道。

王三听得,也知白闹所指,哈哈一笑,毫不介意的回应说:“没来没来,好事好事。”

“好事?”这么一说,白闹倒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现在的他,已经知道王三志在鼓动全狱囚徒共反三花会了,而他也深知,人吃不饱是没有劲的,对王三又一次产生了怀疑。

王三看着这个孩子,收起了锋芒的他又恢复了涉世未深的样子,耐心的解释道:“白小子啊,要是有人让你吃不饱,你会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自食其力呗。”

“那要是自食不了其力呢?”

“那...那只能捱着了。”

“你捱得了几天?”

“两三天吧!”

“那之后呢?”

“之后...之后...”

快速的问答,将白闹的思绪榨干了,他再不能脱口而出,深思熟虑片刻后,方才张嘴答道:“反...反了?”

“对!反了!我有时候真怀疑这几个打手是老天爷派来帮我的,我这边正愁火不旺呢,他们那边就给我递木材来了。现在,就好好的让那群畜生耍脾气吧,等他们耍够了,也该牢里这帮兄弟耍耍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