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46 英魂长存苟活艰
作者:观门  |  字数:5299  |  更新时间:2019-08-16 23:54:24 全文阅读

白闹没有想过士卒们会平安无事,这是不现实的,但他更没有想过会全军覆没。脚下是沼泽,白闹立在空中,方圆空无一人,都是妖,在沼泽地里欢快的出没,嘴里不停的咀嚼,然后就是满意的吧唧声。很清楚的能看见他们嘴边的肉,或是士卒们带着盔甲的半边身躯。妖族造孽多,白闹刚有的嗜杀的心再次被勾动。

  “你们这群畜牲!”狂啸一声,魔龙出,栩栩如生,就连龙须的飘动一眼看去都是那么真,毫不犹豫,魔龙席卷了沼泽。不会受到沼泽的拖累,魔龙沉入了其中,或是撕,或是咬,又或是直接拿自己坚硬的角撞,隐藏在沼泽的角落中正在安然的享受生命的美好的妖族在这样的两条龙的袭击下,或是死,或是逃,别无出路。

  就在张占刚刚发现白闹和一些后面的士卒掉队的时候,局势瞬间就变了。无穷的莲妖从沼泽深处跑出来,本就不知何处落脚的迷茫的士卒被一个接一个的拖下沼泽,惨叫的声音被流动的泥土盖住,密不透风。张占心里极为担忧白闹,他痛恨自己的武断,以至于一向不显山不露水的妖族突然玩起了圈套的招数竟是这么的束手无策。张占现在所能做的只有尽全力去保全身后的士卒,等待白闹的消息。

  那么白闹有人收拾,张占这里会缺人吗?答案是否定的,在这月黑风高的野地,不正是杀人放火的好时机嘛!从沼泽那头蜿蜒曲折的伸过来一条线,诸泥避让,然后猛地一跃而起,一个一个风中浮萍般将将站住脚的乐土瞬间被打翻,撕咬的痛的感觉比窒息的难受来的更加快。张占心若刀割,但他所能做的也只是尽力的撑起猿猴法相,能挡一些是一些,能救一些是一些。沼泽里窜出来的怪物被稀泥盖着,乍一眼很是丑陋,它随意的抖了抖身体,稀泥便被风干,一层一层的掉落,砸下来,砸到了陷于惊讶而毫无准备的士卒的头上,身上,则头破,骨裂。

  “龙鳄!”张占盯着天空上的那只怪物也是惊呼道。龙鳄,同蛮荒牛犀一样,位列于妖族十大王族之中。这个不屑于化为人族身形,不屑于学习人族语言的种族,对人族深恶痛绝,自然也是吃人最多。

  龙鳄出,张占如同那些士卒们,已经彻底失去了生的希望。

  士卒们的想法不再是怎么出去,而是怎么够本。有些资历老的士卒默默的从腰间拿出火折子,吹了两口气就冒出火星,然后捏在了手中。

  在这样的地理环境下莲妖正好能发挥最大的实力,但这并不意味着士卒们将坐以待毙,莲妖是植物系妖族,怕火的天性是改变不了的,现在要做的就是怎么在莲妖对火的敏感性下悄无声息的将它们点燃。

  这里,有老兵作出了很好的示范。又一只莲妖伸出了柔软的肢体,缠住一个士卒,往沼泽地里拽着,速度很快,但这个士卒的反应更快,瞬间从背后的箭筒里拔出一支箭头裹满动物油脂的麻绳的箭,插入了这裸露在外的莲妖的肢体,就在被拖入沼泽的最后一秒,这名士卒终于成功的把火折子送到了箭头前,并用为数不多的力气催生出了一场熊熊的烈焰。火势蔓延,沼泽地下一阵翻滚,不用刻意去关注它,单看也被火势席卷的士卒的紧皱的眉头和颤抖的身躯,我们可以想象莲妖现在痛苦的忍耐,它想要放弃到手的美味了,怎奈这名士卒早就反抓住了它,不管它怎样的折磨,那双手只会抓得更紧几分,哪怕这名士卒没了呼吸,没了动作,转为冰冷的手还是那样的锲而不舍!“啊!”莲妖痛苦的呐喊着,身体更加激烈的扭动着,士卒的尸体一不小心被拖进了沼泽中,然而为时已晚,熊熊的烈焰早就顺着它体内的纹路脉络侵入到了身体中,藏在这茫茫的沼泽下终究还是难逃一死。

  第一个人本着鱼死网破的心态拼死一只莲妖,就有第二个人,于是一团一团火就这样凶猛的燃烧着。

  张占的心神被这火焰吸引,那些跳动中明明白白的浮现出那些士卒们的音容笑貌,因为过于艰苦的训练而脸上流露出的些许不满,因为胜了一场战斗而振臂高呼的欢呼雀跃,因为一两个荤段子而邪恶的掉下的哈喇子,因为饭菜里突然出现的几块肉而窃窃私语压抑不住的笑。就在这一刻,这些全都化为灰烬!

  半空中的龙鳄对这一切冷眼旁观,只知道抓住战机,就在张占分身的一刹那,龙鳄的嘴里瞬间妖元弥漫,一个小小的却是威力惊人的妖元弹合成,向着张占疾驰而去,因为小而不引人注意。

  如期而至,猿猴挡不下来,自身都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缝,被击倒的不只有张占,还有他身后的那些士卒们,莲妖不会放弃这个大好的机会,一股脑的涌了上来,但没有一个敢靠近张占,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是每个妖族族人谨记的。

  “来吧!你爷爷我可是准备了比我还好吃的东西!”士卒们有很大一部分都没有接受过教育,他们的宣战词也没有什么气势磅礴的辞藻修饰,然而就是这一口粗话让人难以忘记。这一击重点是张占,受到打击的身子没有了行动能力,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士卒们同归于尽的举动,连哭泣的声音都发不出来。离张占最近的士卒,有着一脸的络腮胡子,是个标准的大汉,就在火焰燃起的最后一刻,他冲着张占喊道:“将军,我,够本了!”“不!”张占的心里有泣鬼神的声音在咆哮,嘴上发不出来。

  龙鳄立在空中,他注意到了张占转动的眼珠,受了这么严重的一击还没有死,又想起什么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话,对人族的厌恶更深,他这次要用最震撼的方式彻底打碎人族那最后一丝所谓的不屈的意志,让他们认清力量之下挣扎的徒劳。龙鳄笔直的冲过来,龙鳄笔直的冲过来,没有动用妖元,速度快是快,所幸肉眼还勉强能跟的上身影,这就是龙鳄本来的意图,让人族看清力量的差距,放弃无聊的抵抗。

  这么短的时间里,一个个老部下在自己眼前死去,那么惨烈,又是那么壮烈,哪怕是白闹,那个张占认为总是能够化险为夷的年轻人也失去了踪迹,这本来就是一场打不赢的战争,张占是开始放弃了,士卒们宁为玉碎的死法在揪着他刚强的心。龙鳄迫不及待的张开了大嘴,锋利的牙齿反射着一点点月光,他仿佛已经尝到了张占血肉的味道。突兀的,空中出现了一支箭,钻进龙鳄的嘴,龙鳄基于对自身力量的自信没有任何防御,箭精准的射进了龙鳄的嘴里,然后烧起一团火。龙鳄很是不解的看着远处射箭而来的士卒,那是一个老人了,摆出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一箭中,老人声泪俱下的对身边的年轻人说道:“你们觉得拉个莲妖就是够本了?你爷爷我就是奔着那个大块头去的,死我也要扒它一身皮!没志气!”旁边的士卒一个个喜笑颜开,频频点头,认道:“受教了,受教了!”而真正受教的其实是张占!

  龙鳄稍微闭了下嘴,那团火就熄灭了,确实对他没有什么损害,只是那股烟熏的味道让他很是反感,妖元凝聚成球,张嘴就射向了那个老人,那老人不慌不忙,又把箭搭在了弓上,瞄准了那张血口,胜败之间没有悬念。这时候张占爬起来了,带着背后重新凝实的猿猴法相,冲向了那团妖元,很轻易的就抓住了它,然后甩手一扔,扔向了龙鳄,龙鳄依然没有防御,这股妖元在他跟前乖乖的停了下来,但跟在背后的猿猴法相没有停下来,拳头高举,重重的一拳砸向了龙鳄,龙鳄感觉到了气息的变化,一摆头,直接将猿猴那个巨大的拳头击散,背后长长的尾巴轻易一甩,穿过了法相,直接鞭打到了张占的身上。张占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一击,猿猴法相一把抓住龙鳄的尾巴,想要撕下它,岂料龙鳄力量惊人,尾巴用力一摆,猿猴法相抓着尾巴的手就虚幻了许多,紧接着龙鳄就张开了大口,向张占包去。

  就在这片沼泽有太多的血腥上演。莲妖依旧在沼泽地里翻腾着,不过现在的它们没有任何作战任务了,士卒们不复存在,唯一可以证明他们战斗过的痕迹也只有沉入沼泽地底被烧的焦骨,没有莲妖上去吃他们的尸体,是的,他们可以津津有味的品味人族的味道,但对同一个种族的身躯却是因为恶心下不了口。张占清楚的知道下面发生了些什么,也清楚的知道人族已经全军覆灭,但他还没有放弃挣扎,心里想的只是要让龙鳄付出惨痛的代价。龙鳄张了那么长时间的嘴,许是觉得累了乏了,也许是觉得张占过于无趣了,他的上颚和下颚齐用劲,张占撑托着的猿猴法相很明显的出现了弯曲,身躯也接近于透明。龙鳄能感觉到自己上下齿的触碰,又加了一把劲。“啊!”张占在龙鳄的嘴里,壮若疯狂,撕心裂肺的喊着,同时猿猴法相又变的凝实,开始发出土黄色的光。龙鳄的上下齿刚刚相遇又再次分开了。

  白闹站在这茫茫的沼泽地上空,只是在尽情的宣泄着内心的不满,忽听得一声嘶吼,稍微一感知,那个方向的天地元气变得狂暴,撇头一看,一道土黄色的光冲天而起。别的人隔这么远的距离或许发现不了这个异象,白闹不同,经过了那次蜕变他对这天地元气的感知太过于灵敏。

  “将军!”白闹从这道天地元气上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一瞬间他就知道了张占的位置,向着那个方向疾驰而去。张占此时早已经脱离了龙鳄的掌控,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个多么大的机遇,在龙鳄的步步紧逼之下,张占突破了,他借着天地元气的紊乱一举掀翻了龙鳄挤压来的嘴。

  张占立在龙鳄对面,大口的喘着气,脱离龙鳄他并不是什么代价都没有付出,甚至为了能够给龙鳄带去更大的创伤,张占拼着内劲和天地元气的对冲给龙鳄的嘴里留下了一堆紊乱的元气团。张占的身体一阵摇晃,开始站不住了,白闹适时的出现在他的身边扶住了他。

  “没事吧?”白闹一脸关切的问道。“还好,还好!”张占没有哭诉什么自己惨痛的经历,他看着白闹一身褴褛,还有胸前那一摊变黑的血,知道白闹的日子恐怕过的比自己还惨,强装镇定的说道。白闹听着张占有气无力的回答,也不刨根问底,盯着龙鳄问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话音刚落,龙鳄那里突然发出了一声闷哼,紧接着他张开了嘴,无穷的天地元气从里面钻出来,形成了一股可怕的风浪,其中还夹杂着一些血滴,不过被白闹的血脉之力吸引进身体。

  张占这时候得意的笑了,他对着还没有显出身形的龙鳄喊道:“畜牲!喜欢这个礼物吗?”

  龙鳄付出了代价,而且还很大,张占心头的压抑减轻了不少,哪怕现在被龙鳄秒杀,他也可以骄傲的去见那些老部下。气浪还没有散,张占睁大了眼睛想要看透那边的情况,突然白闹一把推开了他,背后魔龙咆哮而出,对上了冲撞而来的龙鳄,互相撕咬着。

  龙鳄冲撞被截,尾巴横甩过来,白闹长枪出,挡下了这一击,又一次有这种感觉,势气要被打散的感觉,胸口被震的发麻的感觉,不可力敌,白闹心里一闪而过这样的念头。龙鳄眼见两次攻击都被挡,怒不可遏的他又一次从嘴里吐出妖元弹,直接绞碎了两条魔龙真元,向着白闹的面门袭来。无力抵抗,那颗妖元弹在白闹的眼里一点一点的放大。但不要望了他们现在可是二打一的场面,张占带着猿猴法相,从天而降,一拳砸碎了这一颗妖元弹,顺势一拳砸中了龙鳄。

  龙鳄凭借自己的坚硬的护甲抗下了这一拳,不仅如此,转头直接含住了猿猴法相的拳头,一口咬了下来,尾巴舍弃了白闹,向着张占回抽过来,白闹立刻再次凝聚魔龙,飞向了张占,龙身摆出一堵墙,龙鳄这一击又无果。

  “啊呀,啊呀!”屡次三番的攻击受阻,龙鳄进入暴走了,他说着白闹和张占听不懂的话语,扯着脖子嚎叫了好一阵子,然后整个身体缩成一团,开始冒幽蓝色的火焰,像是火轮,向二人滚过来。

  白闹和张占能感受到那团幽蓝火焰的恐怖,也能感受到那种被锁定的感觉,只能硬接了!白闹让张占把所有的真元都注入猿猴中,自己的魔龙盘踞在了猿猴的身上,猿猴不再是野兽,它的毛发能够看见随风在飘动,它的獠牙洁白如玉,它的眼睛炯炯有神!龙鳄当前,张占双手一推,高呼一声:“去吧!”猿猴法带着魔龙抱住了那团幽蓝色火焰,猿猴嘶吼,魔龙咆哮,升腾起的红色的火焰夹杂着土黄色的光,互不相让,这是一场拉锯战,哪方有一点的纰漏,哪方就面临着死亡的危险。

  白闹真元逆天自然没有惧怕,而张占是有纰漏的,他刚刚突破时因为一时的快意恩仇而给自己的身体留下了太多的隐患,在这样紧急的时刻都展现了出来,魔龙的身影越来越清晰,猿猴却是一点一点的疲倦,白闹这边殚精竭虑的想要弥补上这个缺口,张占能感觉到,也知道这是徒劳的,他只能将猿猴任性的推进了幽蓝色的火焰中,因为去得突兀,白闹的魔龙真元硬是没有跟上节奏,猿猴瞬间炸开了,在张占的引导下炸开了,带着张占的内劲炸开了,不过,这最终也只是稍微阻挡了一下龙鳄前行的脚步。

  张占借这个机会翻身挡在了白闹的面前,说:“白闹,劳烦你转告人族,转告夏王,我张占和我的部下没有一个是孬种。”

  白闹对张占的话是一知半解,答道:“你在说什么啊?”白闹想推开张占,他很清楚现在只有他能挡下这一击了。

  张占紧紧的抓住白闹伸来的手,义正严辞的对白闹说:“你还年轻,有无限可能,人族需要你,没有必要和我们这群莽夫葬身在这里,快走!”白闹的脑海里瞬间就浮现出从白村里走下来的每一步,大概张占早就猜到了自己的身份了吧!白闹心里苦涩的想着。

  龙鳄到了,两人的脸上开始印出幽蓝色的光,白闹推开了张占,他爽快的说:“我们都是人,年轻不就是用来造的吗?”背后魔龙欢腾起来,这是对一场生死之战的正常的激动!

  龙鳄撞上来了,幽蓝色的火焰蔓延开,把这片空间都焚烧的有“喳喳”的响声,一个身影在最后一秒从火焰中冲出来了,是白闹,他人在半空,只能绝望的呐喊道:“不!”

  最终还是张占担下了这一击,最终白闹被张占扔了出去,还有那句“快走”,上气不接下气。

  “砰”“轰”!!巨大的声响传来,张占将是永久的消失,那随着幽蓝色的火焰而放射出的土黄色的光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次璀璨,报着必死心,总算是止住了龙鳄侵略般的脚步!

  并肩作战的无一人生还,同生共死的机会都被破坏,只因为白村的悲惨,只因为涉及到打压国教的可能,白闹忍不住爆了粗口:

  “去他娘的国教!去他娘的年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