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45 血战部二冲异妖
作者:观门  |  字数:4580  |  更新时间:2019-08-16 23:56:00 全文阅读

“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部二!”部二没有再接着说什么,带着必胜的心,看着必死的人,他骄傲。

“记住我的名字!我叫白闹!”白闹这话没有深意,只是自报家门,只是挑衅。

战!是生是死,孰强孰弱,总不能不尝试就盖棺定论。白闹真元附在拳上,一动手就是杀招,部二感受着拳头上的威能,面色一变,他只看见过白闹杀妖,觉得尔尔,但切实面对这一下他不敢敷衍了事。毕竟白闹这双拳头是杀出来的威风。

妖元出体,部二手中的大锤上腾起了诡异的红,二者相遇,白闹的拳头就砸在部二的锤上,血气高速转动,甚至白闹自己也感觉已经控制不住了。

部二吃力持锤的抵挡着,血气转够了,内劲才现。部二清清楚楚的看见拳头出现一个虚幻的龙头,就在他的眼球里爆炸,猝不及防,直接飞了出去。 

“原来你也不是三头六臂啊!”白闹嘴里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歇,印着黑暗的背景,左手迸发出温柔的光芒,似是一轮落日,透着凶狠的余晖,白闹出现了,银河送葬狠狠劈下来下来。

“可恶!还真是小瞧你了!”部二很是窝火,起身拍了拍沾在身上的土,白闹带着风,一眨眼就到,“别太得意了!”部二嘶吼着,手里的大锤发出更为刺眼的红,他没有直接顶上去,而是一闪身躲开,大锤向白闹的身体砸去。一击落空,白闹就已经在后悔自己的鲁莽,银河送葬对这部二毫无作用是他所料未及的。

躲是做不到了,血气里的魔龙直接飞出,横亘在白闹和部二之间,缠上了那个刺眼的大锤,这也只是减缓了一下大锤的攻势,白闹还是做不到躲,魔龙被震散,大锤落在了他身上。

“啊!”白闹痛呼一声,身体被这个大锤砸飞了数十米,那些奇形怪状的树也都被白闹的身体撞断。

“渺小的人类,感受下无比高贵的妖族的愤怒吧!”部二状若癫狂,歇斯底里的喊着,两个巨大的金锤不断的敲击着地面,出现一个又一个的巨坑。

就在白闹刚刚落地的刹那,部二动了,速度太快,残影都没有留下,即使白闹感觉到了,也来不及做些什么,部二的大锤落了下来,不是简单的一击两击而已,如疾风暴雨,如先前大锤下的土地。部二一手一把大锤快速的砸着,这场景有点熟悉,哦!打鼓,人族的打鼓。白闹就像是鼓,不,连鼓都算不上,他只是鼓面。

部二不断的敲打,白闹体内的骨头的断裂声那么清晰,白闹血肉的横飞那么明显。部二看见白闹的眼舍从不屈到惊慌再到不舍再到乱七八糟看不清的情绪,再到无力的瞪着,永远的瞪着。

部二停了下来,指着白闹的眼睛说了一句:“看清楚!看清楚!我叫部二!”部二大锤一收,扭头就走,带着桀骜不驯,也带着自我感觉良好的优越。留下一个背影在白闹瞳孔里模糊,模糊,一个轮廓。 

“你,走的,着急点了吧!”部二突然听见背后白闹的声音,立刻转过身,诧异的看着白闹,按道理来说,人族那样羸弱的躯体,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呀!

白闹颤抖着手,伸出来,血气出,用尽全力,双手扶着血气托起那已经烂如稀泥的身体,打量了一下,从腹部到膝盖,在那样的重创下,有的地方露出了白骨。没有一次,白闹能比现在这样直观的看着自己身体的变化,血肉里都闪烁着妖异的红色,就连坚硬的白森森的骨上也纹有红色的符文。这种讨厌的红色,就像离谷里的那些鬼族流出来的恶心的血。

纵然千般反感,无力的白闹还是在依靠这些个红色的东西。身体里的那滴血在不断的吐出精华修补着伤口,刚刚壮大的体格现在又瘦了一圈!

“你弟弟上次差点杀了我,你现在又差点杀了我!你们这一族还真是该死啊!”白闹还能呼吸,还能说话,身体并没有异样,如果没有断骨削肉的难忍的痛的话! 

听着白闹仍然叫嚣的话,部二愣了一下,随之大锤出,又冲了过去,一锤直接砸上了白闹的头,白闹刚站起来又被打趴下了。

部二的攻势比上一次更为快,更为用力,场面也更加血腥。他不仅仅盯着白闹的身体了,还有他认为的白闹的丑陋的脸,还有他认为的白闹的可恶的眼,还有他认为的白闹的下贱的嘴。知道力尽,部二才停下来。等了半天,满意的走开了。 

白闹感受着那滴血再次涌出来的血脉之力,想着:“我到要看看你什么时候是个头!”

这一次的恢复比较慢,部二也有时间多走了两步。

“怎么,这样就想走了吗?”白闹还是出言调戏道。部二又一次听到白闹的声音,又是一愣,这一次的反应比上次快,动作也比上次连贯,转身加上砸出大锤

…… 

第五次了,部二守在白闹旁边,寸步不离。许久,看不见那讨人厌的站起来的情况,也听不见那讨人厌的不服输的声音。部二忐忑不安的往回走,两步一回头。

许是天黑了,出口不再亮光了,部二按着记忆中的方向胆战心惊的走着。

看见首领已经走到了出口前,暗中提着一颗心窥探的墨甲虫妖们这才放心的全部出来,也往外挤着。

哈!终于死了!这是包括部二在内的所有人的想法。 

一迈步就离开这烦人的地方了。部二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了一眼白闹倒地的方向。仿佛又有人影挣扎着站起来,猖狂的笑,声音惊天地。他赶紧揉了揉眼,掏了掏耳朵,幻觉!果然是幻觉。部二只脚踏出出口。

一阵妖风突兀的出现,接着无穷的吸力袭来。部二一回头,看见白闹的身体升腾着红色的火焰,揉了揉眼,还是红色的火焰。他妖元肆虐,金瓜大锤插入了地面,紧紧的抱着锤子不松手。部二有强横的实力,墨甲虫妖们没有,它们陷入这漩涡中难以自拔,身体被撕碎,血液被剥夺,一个个不求留全尸,只求剩下一两点存在过的痕迹,但这样简单的要求也成了奢望。全部粉碎,难有丝毫。四周的元气,让人恶心的毒雾,也都被吸走,只剩下部二一个人,看着异象悲从心头来,怒向胆边生。 

对于白闹来说,洋溢脸上的只有享受和温暖。部二先前的最后一轮攻势,也是白闹的最后一轮。身体里的那滴血被彻底的耗尽,完全的融入了白闹的身体中,骨上布满了紫纹,血变成了完全的红色,看着高贵,白闹却很是恼火,因为这是鬼族的特征!

 早在先前这滴血蕴含的血脉之力就展现过他的恐怖,可怕的恢复能力和逆天的融合能力,现在它突破了局限,把所有的能力完全的展现出来得到了白闹的瞠目结舌。四周墨甲虫妖的血不断涌进来,全部被红色的火进化成红色的血留在白闹体内。

 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修复,体内无论是元气还是内劲都被这红色的血脉之力吸收,形成了一股综合了三者所有优势的新的力量,随之在体内的一圈圈转动无限的增长着。脱胎换骨,就是现在的状态。但是白闹还不满意,他在调试,他在引导,内劲和真元全部转化成了血脉之力,这就意味着他不需要在遵守真元和内劲的规则可以任意开拓出野路子。白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龙拳和虎拳运行内劲的方法,只要能将血脉之力按照这两种方法运行起来,那么白闹就不需要再刻意的去改变什么枪法了,一出手就浑然天成!他先尝试着抽出一部分血脉之力运行龙拳的方法,水到渠成,又尝试着抽出一部分血脉之力运行虎拳的方法,顺理成章。白闹把这个过程想的太复杂了,以至于功成时还有一种恍惚感。他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高兴,两种血脉之力突然互相吸引,慢慢的融合,这不是改变了,这是蜕变,白闹的身体里又有痛楚传来,相比起部二给他带来的要轻些,他还能忍着不哼出声来。龙虎吸引,纠缠成一圈,龙傍虎,虎陪龙,这幅龙虎图在他体内一点点的放大,所有的血脉之力开始按照这幅图运行起来,白闹的痛楚变成了舒畅。

白闹沉醉在其中很不愿意醒来,但是外面还有一个敌人,敌人的外面还有许多人族,他不得不醒。睁开眼,在空中缓缓的站起来,面无表情的盯着部二,盯到部二身体发毛。与此同时部二也在观察白闹,冷血,肃杀,这不再是先前的白闹应该有的气质,宛若他人。

白闹没有给部二太多膜拜的机会,手一伸,红色的血气升腾着红色的火焰出现在手中,背后一条红色的巨龙嘶吼着,翻腾着。血气出,凝聚血枪一把,枪身如龙般霸气,不动如山,枪尖如虎般凶猛,高速旋转,凝聚莫大的威猛,白闹一闪身,消失了,部二紧张的凝聚着妖元,诡异的红色在金瓜大锤上浮现出来,提防着白闹。

白闹再出现时,枪尖已经到达了部二的面门,部二早早的感知到了,大锤一挥,直接击退了白闹的攻势,另一个大锤高高扬起,砸向了白闹的头颅。白闹不慌不忙,背后的一条魔龙直冲而起,拦下了这一击。初次交手,毫无意义,部二冷笑了一声,对白闹说道:“还以为你能上天,原来还是这么弱!”

白闹依然是面无表情,冷冷的回应道:“然而还是把你吓得面如死灰。”这是嘲讽,赤裸裸的嘲讽。部二把被紫龙困住的大锤一扔,双手抓住另一个大锤,诡异的红色更加妖艳,大锤越来越大,犹如山峰砸下来,“死吧!”部二嘶吼着,额头青筋暴起。白闹还是风轻云淡的样子,魔龙随着血气向那大锤顶去,轻描淡写的就破开了一条路。杀招还有杀招,就在白闹破开大锤的时候,部二抓住另一把大锤从深处诡异的红色冲了过来,白闹措手不及,就被锤飞。部二没有沾沾自喜,追上了白闹倒飞的身形,锤又如雨下,幸亏这次只是一只大锤,没有上次那么强的节奏感,白闹还可以喘出气来,他指挥着紫龙从背后偷袭部二,部二一分神,白闹脱了身,与部二打将起来。即使白闹今时不同往日,但论起力量的积淀来和部二的差异还是很大。你来我往的打斗中渐落下风,唯一能让白闹屹立不倒的凭借大概就是他那颗不怕死的心了,一如青牛山上的碧水蛇和白背狼。 

两人已经战到白热化的地步,打的不可开交,白闹是越来越沉重,部二是越来越自信。调戏,这就是部二现在的心态,因为他确信自己变成本体后可以瞬间捏死白闹。而白闹应对这个形态的部二已经显得艰难,更不用提部二的本体了。必须在他变成本体之前消灭他,白闹心里这样想着,同时也在不断盘点自己比部二强大的地方。部二太过于担心自己受伤,他有无限次机会能杀了白闹,但每次面对白闹凶狠的反打下都不敢怠慢,总要腾出手来保护自己。

机会!白闹计上心头。 又是一波血拼,部二完好如初,白闹再添新的伤口。不一样的是这一次白闹没有选择再打,而是转身就逃,摆出力竭的样子,散去了环绕在身上的两道紫龙虚影,部二看见白闹的举动毫不留情的讥笑道:“你能跑得了?”说着追了上去。对着白闹裸露的后背就是一锤,他仿佛已经看到了白闹重伤垂死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

越来越近,大锤离白闹越来越近,部二离白闹越来越近。白闹虽然在逃,意识已经完全锁定了部二的动作,就是现在!白闹心里默念道!就在部二往前踏出一步的时候,白闹突然背向他退回来,硬生生的往那锤上撞,同时血气刺向了自己。白闹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部二的视线,发生了什么部二毫不知情,单纯的将白闹这种做法理解为穷途末路,自乱阵脚。

越来越近,大锤碰到了白闹的身体,白闹咬着牙闷哼一声,血气透体而出,顺带着刺向了部二。白闹的身体已经快要靠上部二的胸膛了,对于那经白闹身体而来的血气毫无感应。前一秒还在得意的笑着,后一秒,痛感就传来。白闹把血气拔了出来,从自己体内,从部二体内。部二低头盯着自己胸膛的那个血窟窿,不可置信。 

白闹忍着身体的剧痛,面部还是没有表情,他遥指着部二,说了一个字:“爆!”血气遗留在部二体内的力量瞬间爆炸,部二死了,死透了,他可没有白闹那样变态的能力。

这个时候,白闹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来,张开,对着身体正在往下掉的部二,吸力出,部二身体内的血和妖元,以及小小的一点内劲都被吸进了白闹的身体里,部二成了枯骨。曾经让自己深恶痛绝隐藏压制的力量,白闹现在用的这么自然。他还是他,他也不是他,至少没有了多余的悲天悯人。 

做完了一切,白闹没有停下来修复下伤势,比起这个,他更想知道现在外面的情况和张占的情况。和部二交手了这么长时间,张占还没有进来查探,他的猜想已经得到了证实。白闹心里祈求大家的平安,脚下也生风,向着部二先前站着的方向疾驰而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