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77 以死相搏术初成 内劲外放解危难
作者:观门  |  字数:6381  |  更新时间:2019-09-26 02:44:13 全文阅读

杀的水蛇心寒,杀的水蛇胆颤,杀的水蛇四散。

白闹在冲刺的路上,总是尾随着一抹鲜红的流星,自右手掌心,到身后百米!

到现在,已经说不清是意识控制身体,还是身体掌控意识。朦朦胧胧,动作却又行云流水,昏昏沉沉,下手却又干净利落,不管水蛇逃亡的身体扭动的再这么欢快,也免不了一死。

四下里活动的都化为乌有,唯有湖水静静地淌着,至于汹涌的,就剩下那些没主的鲜血了,一道道汇聚到流星表面,先是围着右手打转,继而围绕全身,将白闹整个包裹起来,变成了一个鲜红的球。

可能是经验到了,造化嗜血的速度越发迅捷,肉眼可见,那个血球被一层层的磨光,湖水一步一步凶狠的拍打上来。白闹有感,抬头看着这湖水的小儿科般的挑衅,嘴角露出邪魅的笑。

抽动的嘴角带动了脸颊,已经蔓延到嘴唇和耳畔的鳞片被扯的整整齐齐!

白闹没有停歇,也不打算收回内劲,趁着这股空前的力量,锁定一个方向直冲而去。鲲的血液带给他的,不仅是对元气的掌控,还有暗可视物的能力:就在他的正前方,一个幽深的洞口向他敞着。

不做任何犹豫,白闹从洞口直接翻身而入,衣摆打着光滑的墙面,声音清脆,回声嘹亮。

落地,软绵绵的,洞内外完全是两个世界。这里没有冰凉的湖水,清爽的空气夹带着丝丝缕缕的腥臭味,半空中挂有两轮蓝日,其光四溢,印的满地绿叶都变成靛青。

静逸,美妙,一如星空下,一如草原上。

白闹没有闲心情欣赏这份美景,内劲始终充沛,双眼双耳效用全开,小心翼翼的向前慢慢挪动着。

“白闹…”

前方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白闹听得,整个人呆滞在原地,他死死的盯着前方,双眼如鹰,仔细的搜寻着。

“白闹…”

又一声传来,温柔的语调穿过耳膜,变成一股股暖流,平息着白闹体内所有的躁动,内劲也散了,龙鳞也去了。

“白闹,你还好吗?”

千呼万唤,源头终于露面,赵素雅!

最初白闹只是怀疑,第二声想起时,白闹已然确定,赵素雅和赵之丰争吵时偶尔传出的咿呀声,夜深人静剧痛加身时不时发出的哼唧声,他太关注,所以太熟悉。

交流常靠比划,突然要张嘴表达,白闹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木讷的呆在原地,看着赵素雅款款走来,一步一步,步步生莲。

相隔一个体位,赵素雅至此站定,又亲切的叫了一声“白闹”,声音酥麻,惹得白闹浑身冷热交加,冷更胜寒冬,热远超酷暑,浑身随之泛起无数鸡皮疙瘩,神情也恍惚,飘飘然欲成仙。

相逢,再一笑,应是美好的佳话,如果这个赵素雅背后没有突然刺出那条尾巴的话。

速度飞快,常人根本反应不急,眨眼间就已经要刺入白闹胸膛。

情况危机,可白闹倒是悠闲的很,不紧不慢的抬起右手,掌心向外,护住胸口,同时龙鳞立刻浮现遍布,正好拦住那条尖尾。

“叮”的相撞,龙鳞坚硬,尾巴锋利,交汇处蹦出火星来,再难以深入分毫!

“到此为止了!”白闹怒吼一声,右手紧抓蛇尾,向前一拉,眼看就要有肌肤之亲,左手一摆,元气立刻划出,推着“赵素雅”节节后退,更是截断淡黄色的衣裙,深入骨肉。

幽蓝的血撒了一地,“赵素雅”再也装不下去了,立刻恢复了本身,人身蛇尾,长发盘缠,娇艳红唇,眼含春水,上半身傲人凸起的靠蛇鳞覆盖遮羞,一副祸水的模样。

“妖!”白闹看得此景,不由惊呼一声,要知道沛城处境之敏感,方圆百十里都要受人族大能监控,已然如此,却还有这等蛇妖出现,当真是祸事!

被白闹打伤,蛇妖也不恼怒,反是一脸幽怨的冲着说道:“你这个臭男人,识出便识出了,非要下这么重的手,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哼。”先有口口相传妖族大恶,再有赵素雅仙女下凡模样惊世,此刻白闹的意志坚如磐石,对蛇妖满眼的魅惑视而不理,呵斥道:“你们这些个妖族,平日里残害我人族平民,私底下又在做什么偷窃的勾当,却还老要标榜什么天下无敌,生命起源,还真是没皮没脸!”

蛇妖被这话一激,当即收起了慵懒的模样,尾巴瞬间冲出,直取白闹面部,白闹心里冷笑一声,不慌不忙,身子轻轻一摆被轻易躲过,正要回头继续出言羞辱,脖子一凉顿觉不妙,原是吃了轻敌的亏,尾巴只是幌子,真正的杀招是蛇妖现在正缠着白闹脖子的那腥臭的信子。

不仅如此,随着白闹无力的挣扎,蛇妖脸上的疯狂之色越发明显,所幸,她要对抗白闹的力量,尾巴紧紧支撑身体,不能再出杀招,双方就这样僵持着。

一番打斗下来,白闹也知这蛇妖黔驴技穷,遂不留后手,左手挥动,直接一道元气席卷而过。本以为蛇妖会有所忌惮,但没曾想,她不退反进,身子高高扬起,自那脖子上突兀的撑起一圈淡蓝色的硬皮来,好似屋檐,硬生生的撞上白闹的攻击,居然毫发无伤!

白闹心里正吃惊,突然浑身肌肉紧缩,这是日夜搏斗鲜血淋漓而处于高度紧张的身体对危机的预警,他的眼睛立刻向四周瞟去,只看见四周空气各有一处诡异的躁动,待捕清来影时,已然来不及了,四个蛇妖的尾巴齐齐向他抽来。先还各自分散,等到了白闹上方,蛇尾已经叠加在一起,惊风断光,声如洪钟撞耳,白闹甚至能感受到中间空气的仓皇逃窜。

这一击中,必然是个粉身碎骨,白闹赶忙挥手放出一道元气,却也是堪堪拖延了攻击的速度,去势不减,甚至有所增快,那四名蛇妖毫发无伤。

可恨身体受限,白闹无异于案板鱼肉,纵然如此,白闹也不放弃挣扎,他快速的搜寻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渴望找到一份可以抗衡的力量。无果,脑海里却突然闪烁出王铮的身影,那道血战迟朴永不服输的身影,耳畔则想起了卓一新的话语,也是自己一直没有整理过的内劲外放的手段:

力随意,意控万孔,意聚则力出一孔。

力出一孔,点破则面破,自是无比适用于现在的场景,白闹不敢再犹豫,左右手举起,食指伸出,用力冲天一指!

“噗嗤!”

没有等到变化,却是等来了那娇媚蛇妖讽刺的笑,粗略看去,白闹这双手过头的样子像极了投降,以至于半空中其他四名蛇妖下降的身形都迟疑了下。

白闹自认流程无错,也自认自己的内景修炼不差于王铮,可却偏偏无法做到内劲外放,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满脸错愕的狐疑道:“不应该啊!”

不信邪的,白闹接连不断的重复那动作数次,依旧毫无动静,倒是头顶的破空声越发刺耳。

蛇妖的攻击携带着巨风压顶而来,白闹所有的发尖都紧紧的拥抱着头皮,衣服上的褶皱也全被捋平,眼看着就要袭身,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还在尝试,白闹的心神全都被破字诀吸引,也不管处境,无脑的朝天连指,双手同上同下,似是攀岩。

等再抬起头来时,蛇尾已经盖住眼帘,世间万物只剩它们鳞片上的那点颜色,而无计可施的白闹此刻也彻底放下了对生的渴望,眼里只剩下疯狂和蔑视,嘶吼着,青筋暴起,左臂炸响,而后高举食指,冲着蛇尾,迎难而上。或许是向上的力度过猛,白闹左半身高扬,右半身则凹陷,肩膀的样子像极了滑滑梯。

遮天蔽日,蛇尾到!恐受牵连,信子退!

感受着那战斗中心的毁灭气息和恐怖攻势,游离在外的蛇妖立刻开心的笑了起来,如果没有注意到她那寒光四射的眼神的话,应该是媚态尽显的,只是此刻却显得有些诡异,不加掩饰的神情里面暗藏有太多对血肉的贪婪。

已经看不见白闹的上半身了,只有依旧修长的双腿还在宣誓着他的存在。

蛇妖笑得太忘我,前仰后合的,没有注意到那双腿蹬地的细节,同时,一道摧残的气柱出现,自那双腿之上,蛇尾交汇中心:

奇迹就此出现,最后的食指,带着无畏,带着专注,舍生忘死才是真正的聚意,于是,自那坚挺的食指上骤然发出一道幽蓝色的内劲,细小如丝,又源源不断,四周的元气感知到那蓝色的气息,纷纷跟随而来,队伍就这样无限壮大,最后凝成一股可怕的气柱,轻易就击穿蛇尾,白闹不敢懈怠,内劲齐动,右手龙爪再显,吸力乃出,一跃而起,直接伸到那缺口中心,只见得四股磅礴的血液马上就汇聚而来!

四名蛇妖哀嚎,焦急和恐惧更胜于之前的白闹,白闹听着,没有一点怜惜,反而泛起残酷的冷笑,杀招出,则敌必死。

不消片刻,四具干瘪的尸体就掉落到地,砸出四个硕大的坑来。

收了手,白闹挺了挺胸膛,慢慢的步步逼近那名仅存的蛇妖,然后站定,右手依旧有残留的血液包围,再配上那张金红分明的桀骜的脸,整个人显得邪恶。

眼看大势已去,这蛇妖再不敢挑衅,努力的挺直腰杆,将身前的骄傲向前递着,又梨花带雨的说道:“你,你,你要杀我吗?”

“收起你那恶心的姿态吧。”白闹一眼看去,就知道这蛇妖葫芦里的药,只是他的血气还没方刚到不计后果的地步,话语里尽是鄙夷:“说吧,鲲的本源在哪里!”

白闹讽刺的是做派,蛇妖却听成是对自己的魅力的质疑,暗自失落一阵,这才摆出一脸的疑问,回应说:“鲲我倒是知道,只是,本源是什么?”

“别给我装蒜!”说着,白闹一把按住蛇妖,锋利的龙爪刺入她的肩膀,威胁道:“好好说话,不然,你的下场只会比他们凄惨。”

刹那间,白闹原本人畜无害的脸立刻就变得阴森恐怖,哪怕曾经在有限的生命里都没有过威胁的先例,那模样倒也是装的惟妙惟肖,又或者,这本来就不是装的,而是他内心的邪恶全部被唤醒。

蛇妖好像也是来不及接受白闹这变化,被那凶残的样子吓得目瞪口呆,而后才下意识的嘟囔道:“本源,我真不知道本源,你非要说在我们这里的话,我倒是有个去处,不过,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你要的本源,但我们这一族所有的生命都是在那里孕育的!”

待得把所有想表达的含糊其辞的表述清楚,这蛇妖方才意识到自己的多言,紧张的捂着嘴巴。

错不了,白闹面上依旧是凶神恶煞毫无变化,心里却偷偷乐开了花,顺手一拳将蛇妖击晕,然后将她的尾巴缠在腰身,便为接下来的征程闭目养神去了。

“求你了,我只能带你到这儿,再往里,我会死的,真的,我会死的!”

哪怕白闹已经收起了内劲,脸色恢复正常,但蛇妖对他的恐惧依旧没有消退,也不敢仗着熟悉地形逃离,只得匍匐在白闹的脚下苦苦哀求着。

白闹没有丝毫于心不忍的样子,面不改色的威胁道:“不走?不走,我现在就让你死!”

也许是真的到了雷池,沿路上半推半就的蛇妖此刻居然无比刚烈,回应道:“反正横竖都是死,你杀了我吧,死在你手下,总比我进去留不下全尸好!”

白闹只以为蛇妖依旧是在耍计量,愤怒之下,右手直接出动,有那魔龙的盘踞,哪怕他此刻不动用内劲,力道也是奇大无比,掐着蛇妖的头就狠狠撞向旁边的老树。

树干折,蛇妖吐血。

白闹那阴森森的脸凑上来,即使没动用血红的肌肤,也是一副杀意昂扬的样子:“你最好给我规矩点,别以为我不敢杀你,就你们这种无恶不作的蛇妖,人人得而诛之!”

蛇妖听得,怯懦的面色总算变成了妖族该有的狠辣,信子伸出,冲着白闹的脸就狠狠地抽打过去。

白闹显然没有料到这蛇妖转变得迅速,冷不丁的被击中,虽然毫无损失,但因为底盘不稳,还是被抽飞出去,在空中转了两圈。

蛇妖不打算就此停手,同样是那条锋利的尾巴自身后冲出,直直的扎向刚刚倒地的白闹。白闹有感,来不及还手,一面唤醒内劲,一面横着龙鳞片片挤出的右手阻挡。

“叮”。

同样的相撞,蛇妖依然是对最后一刻完成加持的白闹毫无办法,只能借着前冲的力量将白闹一直像后压制,许是自知难逃一死,蛇妖借着这一刻的疯狂,呲着扭曲的面容,将掩藏的所有不满宣泄出来:“我们怎么就得而诛之了?我们怎么就无恶不作了!我们蜕变成妖短的不过三五年,长的也就十年左右,深居湖底,与世隔绝,你是我们接触的第一个人,我们怎知你是善是恶,为了保护我们自己,害你也是无可厚非,你要非说我们有恶的地方,那也只是对鲲,不过,弱肉强食,这是自然界的规律,你在这张口妖,闭口杀的,你说,你有什么资格剥夺我们生存的权利!你说啊!”

蛇妖如此一番质问,倒是让白闹觉得理亏,他茫然的看着蛇妖,一时语塞,手下的力道也不觉弱了几分,任由其推着,一如被压制的蛇妖,狠狠的撞在树干上,但又远超过蛇妖太多,毕竟身体坚硬,接连撞断好几根树干。

本是鬼门关前的肺腑之言,没想到居然把白闹唬住了,蛇妖那善变的心,立刻从苦涩活泛起来,信子也悄悄的盯上了白闹。

为了以防白闹再次反应过来,蛇妖依然保持着激动的语气,大胆将头凑近白闹,继续咆哮道:“你说啊!”嘴巴张的老大,信子在里面弓着,话音刚落,信子立刻弹射而出,带着一股粘稠的液体,直接向白闹的眼睛冲去。

距离太近,白闹是真来不及阻挡,好在三番四次的动用内劲,已经无比熟练法门,眼睛瞬间闭上,金蓝和血红马上弥漫出来。

蛇妖再这么精明,在诡异的能力面前也是功亏一篑,部分毒液顺着白闹光滑的龙鳞滑落在地,部分毒液则激起金蓝点点纹络然后消失不见。

白闹在闭眼的同时,就早已经高高扬起右拳,继而猛然砸下,虽说是后手,却与那毒液一前一后,时间相差无几。

因为不确定毒液对自己的损伤,白闹这一拳是卯足了劲,直接将蛇妖砸进地面两米多深,其血溅四方,其脸无人样,头骨更是凹进一大圈。

等来等去,也没有什么剧痛感觉,白闹确定那毒液对自己没有损伤,立刻睁开眼来,凭借着耳力和对周边的把控,准确无误的直冲向倒地不起的蛇妖,龙爪血红,暗光慎人!

妖对自然的感知本来就强于人类,在白闹动身的那一刻,蛇妖就已知晓,虽然身体失了控制,但嘴上却不认输,费力抬头,一脸决绝,任由那锋利的尖抓在眼眸里不断放大,无畏的嘶吼着:“来呀!”

这一声,沙哑而洪亮;这一声,颤抖而坚定;这一声,柔弱而阳刚!于是,一个个鲜活的身影出现在白闹面前——白村那群在绝望的泥潭中挣扎的人啊,无不是这样的勇敢!

这一爪终究还是停了下来,与蛇妖的距离刚刚好塞得下一张纸,白闹瞪着眼睛,盯着蛇妖,他脑海里飞速的闪动着蛇妖的只言片语,不断试图从逻辑上找出漏洞来:

他们肯定是没有出过湖的,不然早就被人族前辈们灭门了。

对鲲的做法,想来也是因为本源所使,修行年头又短,还是没有摆脱身体的本能。

一切都无懈可击,白闹不免有些后怕,自己差点成了个不分青红皂白的刽子手,于是赶忙收手,顺便划破左手,给蛇妖滴下一滴美丽的血去。

“既有打斗,死伤难免,我对你那四位同伴的遭遇表示抱歉,你就此离开吧!若要复仇,找我白闹,胆敢杀生,我屠你一族!”说罢,白闹也不管蛇妖的表情是如何的纠结,果断闪身,冲着蛇妖供诉的地方疾行而去。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蛇妖久久不能回神,白闹也不愿再想起,只得把速度再加快,期望那些关于后患无穷的担忧,关于非我族人的否定,关于妇人之仁的悔恨全都随风消散!

思想太过于杂乱,白闹也没仔细观察周边的情形,一头就扎进了蛇穴,待的看见满地蠕动的花花绿绿时,已然来不及躲藏,随着那些小蛇的惊恐四散,众多隐藏四处的蛇妖慢慢聚拢上来!

妖气冲天,压得白闹喘不过气来。

“吆喝,这是人吧!”

“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来,那五个废物八成已经暴毙了吧!”

“那是肯定的了!你看看我们,一个个进化的能打能抗的,你看看那五个,都是些什么鬼,就是可惜青媚那副好皮囊了呀!”

“别磨叽了,快到大人吃饭的点了,我们这次给他个人看看中不中用。”

“来来来,我去抓,我去抓!”

嘶嘶的声音不绝于耳,白闹听得心烦意乱,好在听见了熟妖的名字,烦躁稍有消退。

嘈杂没有持续太久,就自那骚动的妖群中间闪烁出一道花白来,其猖狂之至,居然直接伸手像白闹抓来,自大和无情如同飞鹰捕食。

论爪,这世上年轻的物种鲜有能和白闹对抗的,更别提这蛇妖还只是后天长出来的未经开发的手,白闹内劲都未动用,身体轻轻一摆,直接抓住蛇妖的手腕,而后用力一抖,这蛇妖整个胳膊就被卸了下来。

“毕竟是自己安上去的,就是不经打!”白闹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然后随手一扔,嚣张之色更胜于前者,瞬间就激起了整个蛇妖种群的愤怒。

“嘁嘁嘁,这是遇上个硬茬子了?来,试试我的拳头!”妖群中突然有一道响雷起,说着,一名红尾蛇妖自体内猛然爆发出一阵纯蓝色的力量,类似于内劲加持体力,又类似于法相外放着元气,而后照直了一拳冲着白闹直冲过来。

这一拳的力道已经隐隐有压制白闹之色,但白闹却毫无反应,也不是仗着自己能力诡异,全是因为那突然而来的幻境:明明是一个虎背熊腰,身材魁梧的壮汉,往上看时却是无头,鲜血涌动;明明是一个圆润如瓜,携风带电的拳头,往细看时却是长枪,阴气森森!

“鬼兵!”白闹突然大喝一声,自进冰湖第一日那微弱的熟悉感来源于何处他终于知晓,这些蛇妖,还有鲲,还有自己体内属于鲲的力量,以及白村夜里的鬼兵,所有的气息都如出一辙,那么最直观的解释就是鲲丢失的本源催生了一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