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象更新 > 第一卷 百鬼夜行
78 神秘声音点迷津 五妖祖力困身形
作者:观门  |  字数:6565  |  更新时间:2019-09-26 02:51:29 全文阅读

“啊!”白闹被深埋的仇恨唤醒,被接近的真相唤醒,内劲不催自动漫延全身,而后右手扬起冲出,正对上那蛇妖的拳头。

“轰!”随着两个拳头的对抗,整个空气猛然压缩,而后再向四方冲击而去,一面幽蓝,一面血红,整个空间一下子就炫彩夺目起来。

势均力敌,相持不下,白闹不敢多费内劲,正要闪身而退,一抬头,却正好对上了狡黠的眼神。

这眼神,与红尾蛇妖的身材和作风完全不符合,白闹内心正疑惑,胸口突然传出一阵钻心的疼痛,一低头,发现有一个锋利的纯白尖状物体插进了自己的身体,正是在心脏位置。

红尾蛇妖看着白闹的不可思议和懊恼悔恨,内心畅快,不自觉的呼啸出来,蛇尾蹬地,半空中一个翻转,就将尾巴狠狠地向白闹抽来!

母庸质疑,这一击中,性命难保。白闹只得狠心,忍着剧痛,将身体一扭,把那凶器扭断,然后立刻运转诡字决,闪身脱离战场,速度之快,红尾蛇妖根本反应不及,这一尾巴带着无穷的力道劈向了白闹身后的蛇妖,此蛇妖卒!

“活腻歪了!不折磨死你,我妄为妖!”眼看自己干净利落的杀了同胞,红尾蛇妖内心愤恨,怒指喝骂着,接着吩咐左右道:“谁要是把他抓住,赏食祭日免祭牌一个。”

白闹不知这免祭牌是什么东西,他只看见除了一直站在边缘垂手旁观的那六名蛇妖外,其他蛇妖的眼睛都发了红,短暂的延迟后,疯了般的冲白闹冲来,近距离更是有极度渴望的已然张开臂膀,向白闹“拥抱”而来!

白闹冷眼看着这群跳梁小丑,凭借强大的意识,心里不断的默念着距离的变化,直到再等无可等,方才一挥手,只见得幽蓝色内劲席卷一瀑元气,成暗夜银河,成黄昏连霞,腰斩所有进犯之敌!

一手攻击,立站主场,对面的蛇妖马上就被气势压制,一个个满脸犹豫,进退不得!

“免祭牌!”红尾蛇妖也是看见了这帮杂兵的怂态,马上扯着嗓子将那什么免祭牌再度高喝了一声,于是蛇妖们忽闪的眼神,在那不知名的诱惑下又缓缓变得坚定,整理好队形,再次向白闹发起了冲锋!

“混账!”白闹看着红尾蛇妖的举动,心里一阵怒骂,只是,除了怒骂,也再无法做其他的动作:伤口在恢复,占用了他太多的血液以及夹杂的内劲,而刚刚那杀鸡儆猴的手段又将剩余全部亏空,现在的白闹,就连行动也是困难了,何谈应敌!

白闹思前想后,终确定自己是无计可施,无路可退。也或许是,人之将死,其胆也壮,白闹盯着那密密麻麻的妖群,从苦涩,焦急变得兴奋,狠辣,右手龙爪亮出,体型弓着,随时打算出手。

殊死拼搏! 

战斗光是惨烈也就罢了,白闹的身上最不缺的就是伤口了,然而,除了惨烈,还有难缠的烦!或是有个个五颜六色的蛇身绑住白闹的身体,或是有条条锋利可怕的蛇尾冲向白闹的伤口,或是有细小寒光闪闪的尖牙扎进白闹的肌肤,或是有道道腥臭难闻的毒液蛇向白闹的双眼。

如此的密度,如此的花式,白闹的诡字决已经成了摆设,落脚稍有失策,就等同于自掘坟墓,更别提所耗费心神之庞大,于是,白闹干脆不闪不避不躲,硬捱,直锤,活脱脱的一个不念生死的战斗机器。

体力不会不支,只要白闹的右手还在,只要那条盘踞的造化还在,只要造化的那种诡异的能力还在!白闹一把将脖子上的蛇妖抓了下来,左手拍散肖小,右爪趁势扎进那蛇妖的身体,鲜血便不断倒流而来,眨眼间,这蛇妖已经成了蛇干!

还不罢休,一条两条的远远满足不了白闹心里烦闷时的胃口,身形下蹲,遍布龙鳞的右腿骤然扫出,蛇妖极速前行的身影立刻失了方向,成片的七倒八歪,白闹见此,立刻左手撑地,一跃而起,而后一个翻身,右爪径直落向地面躺好的蛇妖身上。

飞身而下,其力也大,凡被白闹碾压的部分,立刻化成一摊肉泥,所有的鲜血跟着哀嚎的节奏飞速钻进白闹的身体,地面又多几具干尸!

这一下,比以往慢悠悠的一个一个的杀来的利索多了,白闹暗叹自己的机智,脸上更是浮现出恶魔的笑,正打算如法炮制呢,突然发现自己的右手沉重了许多,细看过去时,脸色马上就凝固住了,原来,已经有八条蛇妖趁白闹右手无法收回时,将它紧紧的缠住,然后各冲一个方向使劲,双手牢牢扣着地面,将白闹的右手死死的钉在地面。

失去杀手锏,白闹的处境自然糟糕透顶。更多的蛇妖冲上来,战斗又回归了开始时的状态,绑身的,刺尾的,扎牙的,喷毒的,五花八门,全面来袭,而唯一不同于战始的,也就是白闹了,先前他还能动,现在束手无策!

蛇妖好像很喜欢用尾巴抽人,或许这样是能让没腿的他们更有成就感吧,总之,十数条尾巴向白闹劈了下来,或许单个力量不及红尾蛇妖,但毕竟有蚁多咬死象一说,白闹浑身汗毛炸起,那种常伴左右的熟悉的死亡威胁再次降临!

遍想万法,毫无生机,白闹只得无奈的闭上眼,把自己的最后一刻留给无边的黑暗。

可能是红尾蛇妖笑的太猖狂,呲牙咧嘴的样子犯了天怒,结果终是事与愿违,那些必杀的攻击在距离白闹一人身位时,全都被震飞出去,而缠着白闹的所有,也都莫名死亡,耷拉着脑袋掉在地上。

不仅红尾们诧异,白闹自己也吃惊,戏外的人只以为白闹手段层出不穷,戏内的白闹则感恩戴德,在那个瞬间,白闹能感觉到莫名的一股力量凭空出现,外免了他的危机,内化了他的困境。

“好手段!”白闹暗叹一声,不提双管齐下,光是那精确的力道就让白闹叹为观止,多一分则伤及自身,少一分则不足灭尽蛇妖!

白闹只以为是赵宽来了,不知不觉被压弯的脊梁又不知不觉的挺起,不料,耳边响起的居然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你以为你给你的血脉找了个好手段?你试试只让他们见血...”

点拨到此,戛然而止,按最后的语调应该是还有叮嘱,但等了片刻,等来的只有身前那道气墙的消散。

正要追问,红尾蛇妖暴躁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呀,继续上。我倒是想看看这弱小的人,还能有什么手段!免祭牌等着你们呢!”

那神奇的免祭牌再次把士气调动到顶峰,蛇妖们嘶吼一声,悍不畏死的冲了上来。

“只让他们见血?”白闹反复琢磨着这句话,却始终没有揣摩明白,眼看包围圈又成,干脆硬着头皮顶上去,抱着一股实践出真章的心理,凡再出手,不尽全力,龙爪轻划,破体则止。

如此这般,重复数十次,依旧毫无奇迹,更是将积攒的主动完全变成了被动,白闹失了一门赖以生存的手艺,错过了一个可能成神的机会,只能恼怒暗地里打扰传授的人,咬牙切齿的模样太过明显。

或许是感知到白闹心里的愤怒,又或许是白闹愤怒时下意识借右手的内劲宣泄,右半身的造化忽然苏醒,畅意游走在四方筋脉,带动内劲疯狂运转,右手的龙爪自然随之成长,龙鳞是更加光泽逼人,龙爪是更加锐利无边,熟悉的吸力,可怕的吸力再次出现!

先前凡被白闹所伤的蛇妖,伤口开始渗出血来,刚还是点点滴滴,继而涓涓细流,接着成浩浩奔腾,自四面八方,向白闹汇聚而来。

由分散到漩涡,由漩涡到笼罩,沐浴鲜血,龙鳞闪耀,阎王再临!

白闹只知自己可以吸血,却不曾想在造化主动的加持下竟可成寸草不生的场面,遂直接飞进妖群,举着右爪横划过去,左边恢复的点点元气也派上了用场,自手指而出,一条细小内劲带着元气串联起一排蛇妖,左右开弓,血自然越聚越多,更是将白闹盖的不能视物!力量在身,奇思妙想的白闹自然开始天马行空,他停了追杀,舍了机会,一跃向后,右手举起,凝聚所有内劲,成无边吸力,只见那有伤在身的蛇妖不仅鲜血跟着过来,就连身体也无法自控,全都倒飞到白闹身前,眼看积聚的差不多了,白闹直接停了吸力,龙爪捏成拳,一巴掌将这血球打出。

远远的,像是陨石俯冲,蛇妖们不知所以的瞅着,待临近跟前,方才想着逃跑,却已是迈不开腿。若是光砸一砸也就罢了,关键是那血球还会炸开,溅射的血滴穿透了不少脆弱的身体,这时候,白闹再次放出吸力,于是所有鲜血又飞回来,造成二次伤害,甚至带着他们刚认的“兄弟姐妹”。

仅此一击,覆灭数百蛇妖,白闹不觉残忍,反觉爽快,暗自呢喃道:“该起个什么名字呢?威力这么大,格局太小倒也是委屈了它。”

“血,灭亡,范围又这么大,嗯...有了,那就叫血域吧!”白闹无比满意这个突如起来的灵感,又接着狂笑道:“那你就叫八方血杀吧!”说着,白闹又释放了自那血域上感悟的新招,八方血杀。

白闹右手微微摆动,吸力再增,刚刚分散的血液再次凝结成血球,而后赶忙收回内劲,左手一挥,元气推动着砸向另一个方向的妖群,待到达,白闹手里的吸力再次出现,而且力道前所未有。

看见那血球又有回归的意向,白闹则不再在原地停留,利用闪字决,反复辗转腾挪,吸引着血球四面八方的乱窜,速度之快,将明晃晃的一个球拉成一道划分生死的细线。八方血杀,是炼狱,是折磨,是冷酷,是无情,是杀人如麻的刽子手手里的刀,轻轻松松再斩百妖!

前右溃不成军,左后妖妖自危,尤其是当白闹转过身来时,那注视的眼神被回归的血液慢慢遮住的情景,吓得他们仓皇逃窜!

手段已成,白闹不愿再在这些杂兵上浪费时间,他转而盯着红尾蛇妖,转而盯着青尾蛇妖,转而盯着黄尾蛇妖,转而盯着蓝尾蛇妖,转而盯着绿尾蛇妖,转而盯着紫尾蛇妖,嚣张的摆了摆手,其意再明显不过:你们一起来吧,我赶时间。

一次性挑衅整个蛇妖族群的首脑,也不知是悄然又爬上脸几许的猩红的鳞片给了自信,还是少年得志的风采上了头,不过,他确实有些托大了,单是红尾蛇妖的力量可就不逊色于他,更别提实力更在红尾之上的其他色尾蛇妖!红尾蛇妖发挥着他一贯的暴躁,在白闹伸手的刹那,已经当先冲了上来,除了紫尾冷眼旁观,其他都跟在身后,气势汹汹的向白闹袭来。

白闹面无惧色,右手猛地一吸,残留在外的血液更快的向他汇聚,而后一手血狱,扔向五妖,五妖之前一直关注着白闹的手段,自然有所防备,纷纷跳开,不做纠缠,白闹见此,立刻转血域为八方血杀,高速移动在战场边缘,在外看着是炫酷,进来才感觉到绝望。这血线锋利也就罢了,速度飞快也就罢了,关键是还拉的挺长,稍有不慎,就会被割裂一道口子,然后那恶心的吸力就会开始掠夺,五妖们又不得不留神压制,于是血线更轻易的就能击中他们,就此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不能再这样下去啦!我们一齐动用祖力,先乱了他的阵脚!”

青尾蛇妖看着不妙,焦急的叫喊着。众人纷纷响应,现在除了这样,再无其他法子,于是只见得五妖立刻原地站定,稍一宁神,自体内就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先不说那连风都阻挡的强大气场,光是身体变化就足够人欣赏:

红尾的肌肉猛然凸起,整个身形随之增大,就连鳞片亦是进化如碗口。青尾的牙越出嘴唇,两根如翡翠透亮,如长号粗壮,浑身更是密密麻麻的长出不少小刺。黄尾上身毫无变化,但那尾巴增长的过于凶猛,耷拉下来,居然足有五尺多长,仿佛是尾巴上长了个身体。蓝尾很是简单,不过是眼角悄然布上了两抹娇艳的红,但整个气质就变得妩媚而多情。绿尾的变化是最难分辨的,要是不注意,很难发现他背后有一个鳞片闪光,继而被所谓的祖力渲染成墨绿。

变化归变化,祖力引起的风暴也是不能小觑的。白闹费心形成的血线在力量的狂暴拉扯下失了控制,没了准头,少了压制,五妖立刻喘过气来,各显神通向着白闹冲锋过来!

红尾最快,但他的速度绝不是超群的,无非就是其他蛇妖借他的体型规避伤害。接下来是黄尾,一个可以和尾巴朝着同一方向前行的巨蛇,途中那不停拍打地面的尾巴,将他内心的想法暴露无遗。紧随着的是青尾,通过红尾偶然露出的胳肢窝,胯下,射出一道道尖刺。蓝尾和绿尾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一个眼睛泛光,一个喉咙发亮,像是游离在外却又全身参与的玩家!

八方血杀被破,白闹没有一点遗憾,毕竟还是个新招数,有太多的不足需要填补,那种对鲜血的渴望,对战斗的兴奋全都转介到了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之中,到了近身肉搏的时候了!

白闹率先出手,右爪高昂,直冲红尾健硕的肌肉抓去。

也不知发生了什么,蓝尾突然一声爆喝:“趁现在!”

刹那间,黄尾尾巴出,青尾刺针出,红尾肉拳出,绿尾毒液出。看着这架势,白闹不禁猜疑,要知道他面前可还是有红尾的呀,毒液能拐弯,尾巴能拐弯倒也是可以解释的明白,但直来直去的刺针就不怕伤及无辜嘛!

“妖族啊,就是一群心理变态。”白闹暗里再狠狠地鄙视一通,爪上加速,直直的划向红尾。

越来越近,近的甚至可以感知到鳞片的冰冷,白闹怀着满脸的期望和渴求等待着血液纷飞的时刻。

然而,就在白闹的眼皮底下,就在龙爪遮眼的瞬间,红尾居然换了个站位,距离白闹足足有两个身位远,不仅如此,趁着白闹一击不得收爪的时间,红尾突然又出现在白闹背后,将他的胳膊限制住,然后等待着非人手段的洗礼。

所幸,尾巴,刺针和毒液还都在路上,白闹有时间反应。他依靠出色的感知能力,探测到红尾头的朝向,然后默不作声的将胳膊肘狠狠的砸了过去。

出奇的,又是一场空。

那红尾的头居然是朝着另一边。惊讶,却也放下了心,因为白闹已经确定不会存在什么瞬移的,毕竟脖子传来的压迫感只会增加,期间毫无一点减弱。

花式攻击转眼即到,失去机会的白闹只得硬生生的捱着。

先是刺针破空,部分叮叮当当的扎在龙鳞上,然后变得弯曲掉在地上,部分无声无息的钻进幽蓝色的肌肤内,然后被内劲排挤再无法深入,至此倒还没有致命的威胁。再是蛇尾到,挥成鞭状,一鞭一鞭抽打过来,其之庞大,一鞭即可覆盖全身,力道层层叠加,龙鳞渐渐散乱,幽蓝色的纹络越发闪耀,更为恶心的是,刚刚钉在身体里的刺针被它一下一下的推进身体深处!紧接着,趁着血肉模糊的时候,毒液袭来,白闹只认为能力出众,全然不惧,挺身抗衡,却不料那毒液之可怕,转眼就腐蚀了血肉,身体幽绿的闪光!

至此,白闹也不敢再傲视群雄了,现实的这巴掌扇得太狠。

外有红尾遏喉,黄尾抽打,内有刺针深入,毒液泛滥,两面开花,白闹终究是扛不住了,意识渐渐沉沦,眼皮越发沉重,头也扬不起来,虽然内心一股斗志,却也是无奈的接受了自己狂妄的代价。

“年轻人啊,不要太猖狂,猖狂的下场是很凄惨的,我当年见了不少...”

昏昏沉沉中,耳边又突然想起一道声音,白闹刚还以为是先前出声的陌生人,待被那喋喋不休的话击中脑海时,一阵无语,赵宽这老头子,话唠的毛病就是改不了。本就没把赵宽当什么大慈大悲的菩萨,白闹也没奢求得救,但当那毒液蔓延带来的疼痛和赵宽连弩似的话重合时,心里还是不免有些怨气,这怨气夹杂着苦难,变成了一声沉重而凄惨的咆哮!

“呀。这就扛不住了?算了算了,看在我血修就你这么一根独苗的份上,我先把入门的心法传授给你吧!”

赵宽唠叨一大堆,终于是绕到正点上了。

白闹当下的处境,也没法去细究什么血修,只注意到赵宽话里那种学之必生的自信,精神也随之振奋,仔细的听着接下来的一字一句。

“人体有血,发于心脏,流向全身,来回有度,进出守章,因而有,平静则精神迷散,激荡则身体奋发。血修法,意通过积蓄血液之量,调节血液之速,沟通身体之能,焕发爆发力量,并以血之自成轮回,成内劲源源不断。”白闹的脑海飞速转动,听着金玉良言,审视自身不足,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在赵宽一次次的威逼搏杀下,他已经踏入了血修的门!

现在血液和内劲的融合不过是沙子拌石,想成摩天大楼,继而发挥运用,少了一点关键的东西,白闹忙咬了咬舌尖,摒弃其他杂乱的干扰,全神贯注的竖着耳朵听着:

“人血两分,内为精,外为清。精者乃本源,动则亡,清者多杂质,炼则强。是以引内劲附精血表面,一为保护,二为淬炼,则清更清,精更精,而有意气风发。”

内劲在体内错综复杂的盘踞,毫无章法可言,果然是受了不懂门路的害,白闹眀了了自己那血肉内劲,相融相合却不相通的原因,满怀期待的等待着下一段落。一个只想生存,一个只想传承,两人谁都没有料到,此后,沉寂了二十年的血修真传,又开始在这天地酝酿风浪。

“身体为笼,血流不过方寸之间,终为死谭。清源于精,两者交融转化,这为活水。内劲化清,以其增长之势,补精血静止之态,你来我往,自成体系,一如江河湖海奔流不息,一如雨雾露雪默默无闻,终共成磅礴手段。”

除了彪悍的红尾,其余蛇妖看着白闹目瞪口呆的样子,皆是满意的收了神通,仔细的观察着他身体的变化:自见血到裂开,由猩红至幽绿,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如同之前斗败死亡的同类,也如同之前冒冒然闯到的骑兵。

只是,恐怕白闹要让蛇妖们失望了,他低头只是为了隐藏那难以自抑的激动,他失神只是为了研究那长篇大论的心法,也正趁蛇妖的轻敌,他将所有的疼痛一并打包压在心底,开始慢慢按照描述修行起来。

这模样,像极了白闹之前在白村病发时下田干活的样子,不同的是,那时的白闹道行低微,痛感也更胜于今。

不去管血肉的变色,也不看刺针的刁钻,只留一点出于本能而自发防守的内劲,剩下的,都被白闹一股脑的注入了血管之中。

反馈的,是一股前所未有的痛感,来的激烈,虽然内劲不剩多少,但本就饱满的狭小血管里也是多塞不下,总有种要血溅人亡的感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