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五十五章:世上骑驴客,山中不老仙。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246  |  更新时间:2020-02-18 12:56:46 全文阅读

通往国清寺的山路多岩石,崎岖婉转。此时,天台宗人声鼎沸,幽僻的山路上倒是来了一位怪人。

这人从前面看根本看不清他长什么模样,一身宽大的道袍,正倒骑着一头黄驴。那黄驴走走停停好不自在,而那道人也丝毫不担心那驴子将他带到山沟里面去。

这等风情,怕也只有唐时张果老能盖过其一筹。

只是他这等逍遥自在,可把在他身后的一位女冠给急坏了:“师兄,麻烦你快点呀,那人都上去小半个时辰了。”这女冠看起来已过知天命之年,但肤色白皙,遥见昔年绝美风貌。

“心中无心,念中无念,方能纯阳,卓师妹,你在此桐柏宫修行这么多年,怎就不明白这理呢?”那人抬起头来,露出一张白净的脸。

都说老道人多是仙风道骨,鹤发童颜,此人唤那女冠为师妹,显然年事已高,但偏偏越老越秀气。白净的一张脸庞上,岁月未曾在上面留下一丝斑驳,看起来如而立之龄。

再看他那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更如明月一般,让人难以相信这是一位年过甲子的老道人。

那女冠听了这老道人的话,笑道:“你既然知道我是你卓师妹,怎么可能像白祖师那样悟得纯阳大道。师兄,这都二十年过去了,你还劲说这些没用的,你再不快点,天印那老和尚就得没命了。”

那人说的心中无心正是昔年道教南宗祖师白玉蟾说过的话,而这女冠恰是南宗道人,常年在桐柏宫修行,俗名卓世清。若人如其名,怕早就修得大道,偏偏性子急躁,话又多,所以其先师给其起了道号希言。

何为希言,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意思就是劝诫她急不可久,言不可多。

那老道人只是淡淡一笑。

卓希言见了,秀眉一扬,叫道:“尚青,叫你救个人还在这儿磨磨蹭蹭,磨磨蹭蹭,你不上去,我先上去。我倒要见识见识,那白衣人的手段!”

她话说完,就施展轻功,越过那道人朝国清寺而去。

还好此时山道中寂静无人,不然若有见识广的江湖人听她喊出的名字,定然吓一大跳。

尚青!

这个名字在江湖上并不响亮,但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崂山尚道人。据说,尚道人俗名就唤作尚青。再联想这桐柏宫的女冠唤此人为师兄,全真一脉也只有一位尚道人。

虽然尚道人所在乃王重阳北宗,占据的是全真七子长春子丘处机的道统。但道门中,谁不知道,自上阳子陈致虚始,南北二宗几乎一统。更别说如今,南宗北宗皆言全真。

这骑驴的老道人竟然是崂山尚道人?

尚道人看着卓希言远去的身影,摇了摇头,喃喃道:“师妹呀师妹,这都二十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般急躁。”

说着一拍驴子屁股,下了驴背,笑道:“白鹿,你慢点跟来呀。”说完,朝着卓希言追去。可怜那黄驴,干嚎两声,这荒山野岭,它怎听得懂主人的话。

国清寺中,天印法师双手合十,闭目静立,似乎已经束手待毙。

众人看着这一幕,不由纷纷露出不忍心的神色。一些人想着天印法师历来行的善事,看向白衣人的目光也充满了愤恨。就有一人突然站了出来:“大师,今日众多江湖同道在此,你不用惧怕此人,大不了和他拼了!”

“说的对,当年东海之事老夫虽然也有所耳闻,但大师品行我等都信得过,何必代他人受罪!”又一名灰衣老者站了出来。

其他人听了这老者的话,也纷纷露出明悟的神色。他们听刚才天印法师的话还以为是天印法师伤了那白衣人全家,所以人家今日来寻仇了。但天印法师这等高人,怎么可能为了虚无缥缈的蓬莱仙岛而伤害无辜人。

一时间,群雄激愤。

熊五魁和钱穆生对视一眼,也纷纷附和道:“这白衣人来历不明,近三月四处残害无辜,莫不是魔道中人?”

他们在人群中这么一喊,所有人看向白衣人的目光都变了,就连天印法师也睁开了眼睛。

自古以来,正魔不两立。只是无论哪个朝代,魔道都被正道压制。直至前朝晚年,群魔乱舞,魔道之势力更是前所未有的强盛。据说本朝太祖能开国,都是借助了魔道势力。

可以说,开国初年,魔涨道消,正派人士无不为之心悸。

若不是本朝太宗乾坤独断,威震寰宇,大力扶持武当派,整合正道诸门,将魔道一脉铲除殆尽。一百多年来,魔道虽然死灰复燃,但早已不复当年声势。

尽管如此,但江湖人士,对于魔道贼子还是深恶痛绝。一旦发现,多会群起而攻之。

这白衣人不仅剑法残忍,而且来历不明,若真是当年那柳家后人,这些年又在何处习得如此剑法,怕只有投身魔门一脉。一些人已经暗暗扣住手中兵器,只待有人动手,就上前帮忙。

熊五魁虽然暗中叫嚣一句,但他却丝毫不敢露面,他可是瞧过不止一次白衣人出手。

而在场大多数人只是听闻过白衣人手段,纵然亲见张山子之死也没多大畏惧之心。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在他们想来,那白衣人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

见到众人跃跃欲试时,熊五魁和钱穆生都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几步。

“沈……家……人还在吗?”

好在白衣人没有立即动手,而是继续问道。

天印法师听了他的话,思绪不由回到十八年前。那夜,风雨瓢泼,他隐隐记得太白剑客楚江开抱走了那沈家唯一的婴儿。在一片剑光中,那裹着婴儿的棉袄满是鲜血,也不知是敌人的还是那婴儿的。

就在他正要答话时,一道气急的声音遥遥传来:“要想伤害天印老和尚,先吃我一剑!”

声音还在传来时,那白亮的剑光也随之而来!

却是卓希言遇到国清寺的和尚,听说天印法师要以身谢罪,不由急忙忙而来。也顾不上多问,径直拔剑朝白衣人刺去。她这一剑却是捅了马蜂窝,那白衣人原本就因为得知自己弟弟不知所踪而心中满是怨恨。

见人一剑刺来,手中长剑锵得一声,同样一道亮白的剑光亮起。

卓希言的武功也不能说平常,在江湖上怎么也算得上二流高手。但在白衣人面前,莫说二流高手,那张山子可以算得上一流高手,都被其一剑斩杀。

眼看她就要毙命当场时,一道暗青长剑突兀地横亘在两人之间。

众人如闻一声钟鸣,卓希言的长剑脱手落在地上,白衣人的剑也弹了回去。不知何时,一名道人站在了卓希言这位女冠身前。

熊五魁见了此人,不禁喜道:“尚道长!”

“崂山尚道人……”

一时间,众人无不惊喜。一喜是能遇见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崂山尚道人,二喜是这白衣人总算是有人能制得了他了。

“道兄怎得来了?”天印法师一声阿弥陀佛,对于尚道人到来,显得很是抱歉。旁人不知道,他怎么不知道,尚道人都将近二十多年未出山,纵然是当初蓬莱仙岛问世,也未曾再入江湖。

那白衣人看着尚道人,眼中闪过一丝凝重。

自踏入这大明以来,这道人可谓是他见过最高深莫测的对手。

“卓师妹相邀,贫道是不得不来。”尚道人淡笑道,“法师不用愧疚,贫道近年来静极思动,早就想下山走一走。”

卓希言冷哼一声,低声道:“怕是想去敬亭山吧!”

她声音虽轻,但在场众人十有八九都能听得见,何况尚道人。其他人之疑惑她所说的敬亭山是何意,尚道人却是流露出一丝苦笑。他不愿意搭理这话,便朝白衣人说道:“观阁下刚才那一剑,虽不似我正道路子,但也非魔道招数。今日贫道在此,你且下山去吧!”

众人听尚道人这般说,顿知这白衣人非魔道中人。但就这般放着白衣人下山,有些人着实不甘心。但尚道人的话,也没人敢反驳。

人的名,树的影。

自太白剑客和陆炳一战后,崂山尚道人可谓是江湖第一高手。

若换了旁人,尚道人放他下山怕立马下山去了。但白衣人却是摇了摇头,缓缓道:“我想看一看你的剑。”说完,他抱剑向尚道人鞠了一躬,又持剑直指尚道人。

尚道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随即又明白了。他没听懂白衣人的话,但白衣人这番动作却是让他明白了,这人是要向他讨教。

只听那白衣人冷冷得说了一个字,不知是不是请还是杀,他的长剑悍然击出。

江湖上的剑客使剑一般习惯性刺,而此人第一剑却不是直刺,而是仿佛把手中长剑当成了刀,竟然一跃而起,直斩尚道人额首。当然,若你以为他只会这一斩那你就要糟糕了。

就如尚道人风轻云淡,横剑挡住白衣人这一斩时,那白衣人蓦然变招,直刺尚道人喉咙。

这白衣人的剑法很简单,几乎没有任何套路,但可以说在场除了尚道人,其他人都躲不过他的剑。因为他的剑快到了极致,自古以来,江湖上就从未有见过这般快的剑法。

只是,剑再快,尚道人总能后发先至。

白衣人短短瞬间出了三十一剑,却每一剑都中道而止。

明明二人就在众人面前交锋,但在场除了天印法师,竟然无人能看清二人的剑,只见得一青一白两道身影交织在一起。

下一刻,众人只听得尚道人的声音飘忽而来:“且看剑!”剑字声音刚落,就隐隐听得一道闷哼声。那惨白的身影如离弦之箭,朝山下飞射而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