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五十六章:蠖屈方得信,龙蛰以全身。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108  |  更新时间:2020-02-18 12:56:54 全文阅读

京都,身兼三公三孤,锦衣卫指挥使陆炳的府宅而今显然不如往昔。虽不至于门可罗雀,但曾经的门庭若市再也见不到了。当叶希鹏走进陆府的时候,远远就听到花瓶落地的声音,是异常的刺耳。

早已经升任锦衣卫指挥佥事的陆绎正大发雷霆,将奴婢下人都赶了出去。

“啪”

一声巨响,陆绎一手拍在梨花木桌上,直接将那精致的八仙桌打得粉碎。

“师兄,是谁惹你发这么大脾气?”叶希鹏笑道。

“还能有谁,整个锦衣卫里面也就那黄锈敢顶撞于我。哼,当年家父在的时候,那黄锈算什么东西,都不敢来锦衣卫报道。而今倒好,一介千户竟然敢和我争权夺利!”

陆绎是越说越气,一拍腰间长刀,怒道:“哪天我迟早也剁了他!”

叶希鹏心中微微不喜,这位陆师兄除了学得师父一两招刀法外,其他什么都没能学到,都这般大年纪,性子还是这般暴躁。虽说如此,但他喜怒不形于色,笑道:“区区黄锈,哪里值得师兄动手,平白脏了师兄的刀。”

这黄锈确实不算啥,但他有个哥哥叫黄锦。正是当今圣上的红人,司礼监大太监,还身兼东厂督主一职。纵然是当初陆炳在位时,也要给黄锦几分薄面。

陆绎听他这么一说才微微息怒,说道:“师弟,那胡宗宪可抓回来了?”

“已经押入大牢。”

“这一路还算平静吧?”

叶希鹏听他这般问起,不由想到那个从他手中救人的剑客。锦衣卫遍布天下,他早就探出了那人的身份,不禁微微感叹。却是摇了摇头,没有把白玉京劫囚的事说出。

“对了,”陆绎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前阵子我派人抓了一个江湖中人,叫什么探云手张子重,谁知道这人一点都不经打,三两下就死在了镇抚司大牢。”

说到这陆绎神色不免有些心虚,显然不是他说的什么不经打。他看了看叶希鹏没有露出任何神色,便继续道:“谁知道这家伙竟然是东厂的探子,也不知道这些阉人怎么会收一个有卵的做探子……现在竟然叫我交出人来,就是因为这事昨天他娘的黄锈身为锦衣卫竟然胳膊向着东厂,强硬着找我要人,当然被我轰了出去。”

“这小子今天竟然去东厂告状,刚刚东厂督主的手谕已经送过来了。”陆绎看了看叶希鹏,露出一丝讨好的笑容,他知道这位小师弟素来就有好主意,“师弟,这事你得帮帮我。”

先前他虽然瞧不起黄锈,但眼下真面对日渐强盛的东厂,陆绎却是没了主意。

“师兄,你事先不会不知道那张子重是东厂的人吧?”叶希鹏缓缓说道。

陆绎一阵尴尬。

“我见他与黄锈交好,就暗中拿住他了。”

叶希鹏摇摇头,看陆绎这般模样,他也不便多说,只好强笑道:“师兄,这事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去趟东厂和常公公说声就是。”

“师弟你说的是,杀一个江湖中人本就是一件小事。”

东厂在东华门内,叶希鹏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等东厂的番役通禀后,叶希鹏进了大堂。

东厂的大堂与寻常衙门无异,只是衙门悬挂的牌匾换成了一副画像。那画像中人头戴红缨帅盔,身穿紫色蟒袍,臂露金甲,足履武靴,右手握拳前抚,左手按剑,看起来是个将军。

你可能想不到他是谁,说出来都不敢让人相信,东厂这群阉人办公的地方挂的竟然是岳武穆之画像。

此时,大堂中除了随时听候吩咐的番役,还有三人正端坐着喝茶。那居首的正是常公公,黄锦身为司礼监大太监哪有那么多闲工夫忙活东厂之事,便指派了这位常公公来代他提督东厂。

端坐在他右手下方的正是与他一路结伴回京的姚公公,这一路上二人也结下了深厚友谊。姚公公见他来了,不禁点头示意。姚公公对面坐着的那人肥头大耳,身穿锦服,仿佛员外模样的正是陆绎为之大火的锦衣卫千户黄锈。

他虽然身为锦衣卫,其实也是东厂之人,早被黄锦调过来当东厂的掌刑千户。这人贪财,叶希鹏近五年来也送了不少银两,此时虽然气恼陆绎未来,但见了叶希鹏也没有无故发火。

只是冷冷道:“陆大人怎么没来?”大人二字咬的极重。

叶希鹏笑道:“陆师兄偶感风寒,不便出门。叶某听闻两位公公,还有黄兄都在,这不刚好回了京都特意过来拜见。”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坐在大堂中央的常公公,那对原本欲展翅而飞的长眉越发低垂。

“赐座。”一名番役给叶希鹏端来座椅,上了壶好茶。

常公公和大部分的太监一般,白白净净,只是异常枯瘦,叶希鹏知道此人练的是昔日南禅宗少林的枯木神功,形如槁木,体若金刚。

“既然陆指挥身感风寒,咱家也不好为难他抱病过来,那张子重死就死了吧。”常公公的声音很尖细,常人听了很是不舒服,就如人夜间磨牙一般。难怪会被安排到东厂,就这说话声音根本别想讨好当今圣上。在宫中除了巴结好黄锦,别无他法。

叶希鹏也没想到这常公公会如此轻易揭过此事,不禁恭声道:“谢过公公。”

他的话刚说完,就听那常公公继续道:“只是,叶千户,听说你们锦衣卫在江南又有大动作?”

叶希鹏顿时心中一个咯噔,隐晦地注意到黄锈正噙着笑容,暗道:“以往看来小觑了此人,也不完全是个草包。”不过,江南之事江湖中人不清楚,但在锦衣卫中并不是什么机密,这黄锈能打听到也不足为奇。

“常公公明鉴,处州府锦衣卫风闻白莲教余孽在江南大肆活动,叶某唯恐其聚众谋反,才大量安排锦衣卫入驻江南一带。”

“是吗?”常公公不置可否。

那姚公公见此,笑道:“常公公,叶千户所言不虚,咱家在江南时也曾听说白莲教余孽之事。”

叶希鹏连忙朝姚公公露出一丝感激的神色。

常公公这才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圣上最近一心向道,只盼着耳根清净,可不希望听到什么风言风语。”说到这儿,他目光如炬,看着叶希鹏抬高了声音说道:“我们作为奴才的还是尽量少给主子惹事,江湖上的一些恩怨,你们锦衣卫也尽量不要插手。别到时候惹出什么天怒人怨,那可不好收场了。”

“谢过公公指点。”叶希鹏说道:“我这就回去告诫下面的人。”

常公公挥了挥手,示意让他退下。

叶希鹏朝三人施了一礼,径直出了东厂。站在东厂门外,看着那些趾高气昂的番役,叶希鹏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而东厂大堂中,常公公缓缓道:“锦衣卫中也只剩这一位是个人才了。”

姚公公笑道:“常公公果然慧眼识珠,咱家正想着将他拉拢过来。”黄锈虽然觉得常公公有些高看了叶希鹏,但常公公这般说了,他也不便反驳,反而和姚公公一般附和道:“这事容易,叶希鹏这人虽然年轻但还是很会做人,良禽择木而栖,他知道该如何选择。”

常公公点了点头。

“那这事就交给你去办。”

黄锈毕竟是黄锦弟弟,常公公也希望黄锈能笼络住叶希鹏,这般日后掌管锦衣卫自然轻松不少。

叶希鹏出了东厂,没有回陆府向陆绎报告,而是去了北镇抚司大牢。

说起北镇抚司大牢可谓是赫赫有名,无论是在朝的官人还是在野的江湖人士,没有一个不畏惧此处的。据说只要进了北镇抚司大牢,就算是神仙也得抽筋扒皮受尽磨难而无法逃出。

其守卫之森严尤胜过大内!

锦衣卫中武功最高强的十三太保往往至少有一半都会在此镇守,防止牢中钦犯逃脱。

而叶希鹏入了大牢,径直往大牢深处而去。一路上各种惨叫声不绝,还有一队队持刀锦衣卫来回巡视。

“公子,你总算是回来了。”

说话的是一名魁梧汉子,正是十三太保中的搬山罗汉祁天雷。这人也是锦衣卫千户,但面对同是锦衣卫千户的叶希鹏竟然毕恭毕敬,还以公子相称,也是奇怪。

“出什么事了吗?”叶希鹏说道。

“那倒是没有,只是那位这两天又闹事了,我们一位送饭的弟兄就不小心着了他的道。”祁天雷说道。

叶希鹏淡淡哦了一声,意思知道了。

“张贺他们呢?”

“按公子吩咐,大哥他们都出了京都。”

叶希鹏这才点了点头,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了大牢最深处。那是一间完全有别于其他牢房的牢狱,除了巨大的铁门和一个送饭的小铁窗,它就如一个巨大而又封闭的铁盒子,

“打开门。”叶希鹏说道。

“公子?”祁天雷有些担忧,但还是照叶希鹏的话用一把千机钥匙开启铁门的密锁。只是那铁门足有三尺厚,等闲人根本拉不开。好在建造这座牢狱时工匠已经设计好了开门的铁辘轳,他又安排几人拉动铁辘轳,那大门才缓缓打开。

牢狱中一人孑然独立,他神色平和,安静地看着大门打开,竟然丝毫没有想逃出去的意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