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五十四章:无情则无敌,有剑即有师!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333  |  更新时间:2020-02-18 12:56:38 全文阅读

黄昏,天台山国清寺。

“他上去了。”熊五魁说道。

“国清寺完了,这次定然威名扫地!”钱穆生道,二人都微微点头。他们这一路跟着那白衣人,从温州府到台州府,从老虎寨到天涯阁,白衣人一人一剑无人能敌。这人似乎很有目的性地杀人,除了他想杀的人外,尽管有许多人跟踪他,他都未曾动过杀机。

只要你不妨碍他!

所以,熊五魁二人才得以一路跟随。

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白衣人会这般光明正大的杀上天台山国清寺。国清寺可不是什么小帮小派,在整个江湖,也是排的上名号。住持天印法师乃佛门法华宗一脉大德,大般若掌掌力如渊似海,曾一掌击毙魔教十二护法之一的金刚头陀。

“当——”

警钟长鸣,熊五魁二人不敢靠近,只听得一阵阵脚步声,还有击棍声。二人对视一眼,施展轻功慢慢靠近了国清寺寺门。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遥遥传来,声音洪亮,中气十足。熊五魁惊道:“此人好深厚的内力!”

“是天印法师出来了!”钱穆生说道。

又过了一会儿,只听那声音再次传来:“阿弥陀佛,山下的诸位江湖同道,各位施主,老衲国清寺住持天印。今日诸位既然有缘随这位柳施主来到我寺,不如上山来做个见证!也好了结当年一番江湖恩怨!”

“当年的江湖恩怨?”钱穆生疑惑道。他瞧了熊五魁一眼,只见他眉头紧蹙。熊五魁眼中闪过一丝决然,说道:“钱兄,我们不如上去听一听天印住持说些什么?”

钱穆生自然没有异议。

他们二人才露出面来,只见一道青影一闪而过,只听得一道清冷的声音说道:“张山子来访!”

“他竟然来了。”熊五魁轻声说道,“这下又有好戏看了。”

张山子这名字虽然不出奇,但江南一带,却是赫赫有名。他乃是慈航道观方丈,江南最有名的剑客之一。就算是枯巢道人,也不得不将他排在地榜第二十九位。

这一次出山怕是为杨清尘之死而来,那白衣人的剑法虽然绝顶高明,但张山子也不是浪得虚名。

二人间怕有一场龙争虎斗!

“金华府廖三生见过天印住持!”又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这廖三生也是赫赫有名的江湖高手,本是少林俗家弟子,以佛法入剑法,号称一剑斩断前生今生来生。在廖三生之后,又有人说道:“处州府放鹤翁见过天印住持。”

陆陆续续,老的少的,竟然来了半百余人,让人稀奇的是,绝大部分都是使剑的好手。熊五魁二人混在其中也不觉得突兀,再看那白衣人却是未曾向先前那般,率先出剑,掀起腥风血雨。

“诸位施主,请随老衲来!”

天印法师年岁几何看不真确,但相由心生这句话用在他身上最为合适不过。你看他那慈眉目秀,悲悯众生的神态,就会不由自主心中生出一种亲切感。而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天印住持乃活佛在世,在他执掌国清寺期间,每年都有广施粥米救济周边百姓。

而最让人为之称道的,莫过于十年前华阴地震,天印法师一人独行千里,忍受瘟疫饥寒,前往灾区收拢尸骨,超度亡魂。

院中一株老梅迎寒怒放,众多和尚手持棍杖护在天印法师身后。天印法师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都退下。

“柳施主,自东海一战后,老衲等你已有十八年了。”

天印法师的第一句话就让江湖群雄纷纷色变,听他这话语,似乎与那白衣人是旧识。可是大家都曾经查过这白衣人的底细,根本没有一点头绪。这白衣人似乎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他的剑法师承是谁,他又是从何而来,都无人清楚。

眼下天印法师竟然认识此人?

熊五魁原本还疑惑的神色瞬间明悟过来,十八年前,东海那一战,江湖好汉死伤无数,到现在虽然很少有人提起,但熊五魁还记得那几个血雨腥风的长夜。

再看钱穆生,也明白过来,一脸凝重。

白衣人的声音有些生硬,似乎很久未曾与人交流一般,他说的甚至都不是官话,而是台州府这边的方言。

“十八年……你倒是记得很清楚,不像那些人,都忘了当年发生的事情。”

一些年长的江湖人都纷纷思索,十八年前东海一战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白衣人莫不是台州府人士?那一身青衣,脸庞消瘦的负剑老者突然脸色一沉,他正是张山子。

“你是那柳家之人?”张山子的话很是清冷。

白衣人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有回话。张山子却自顾自地说道:“杨师弟丧命你手虽然是他有罪在先,但贫道不能不为他报仇,且吃我一剑!”

“锵!——”

在场的人谁也没有料到张山子会突然出手,张山子的剑始一出鞘,散发着惨白的光芒,森冷如冰雪。这一剑,并不出奇,但却如蛇化蛟,蛟化龙,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一些功力不够深厚的都纷纷闭目,退避一丈之遥。

熊五魁二人也是纷纷躲开,他们不是怕张山子的剑气波及,而是他们见过白衣人的剑。

张山子的剑还有各种变化,仍然是凡间的剑法。但是白衣人的剑,早已经是大道至简。

刹那之间,仿佛天地飘雪,那璀璨的白光好似将天地一分为二。

这是何等的剑法!

看起来好像简简单单的直来直去,却带着一种有去无回的决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张山子行走江湖数十年,他也从未遇见过这等的剑法。

这根本不是凡间的剑,而是来自九幽黄泉。

“柳施主……”

值此紧要关头,唯有天印住持口绽春雷,但终究是晚了一步,因为白衣人的剑实在是太快了!张山子的剑法虽然只比白衣人差了一筹,但他盛名在外,一直闲云野鹤般,他的心思早已不如初入江湖那般坚忍。此刻为白衣人剑法透露出来的决然所慑,空门大开。

白衣人尽管听见了天印法师的呼喊,但他的双眸就如手中的长剑一般,冰冷而又无情!十八年来,他无亲无朋,唯有一柄长剑,便以剑为师。昼夜苦练,忘情忘我,才造就这一身绝顶剑法。

现在正是放光明之时,复仇之时!所有挡在他面前的人,都得吃他一剑。

一剑封喉,鲜血直溅三尺!

“阿弥陀佛,柳施主,你这又是何必呢?”天印住持低诵一声佛号。

白衣人默不作声,周围江湖群雄无不胆寒,一个一个噤声不语。张山子的剑法众所皆知,纵然比不过江南三大剑客,但也远胜在场所有人。这等人物竟然一招都挡不下,毙命当场。那白衣人的剑法又多厉害,实在是太让人惊骇!

而无论是天印住持还是在场其他江湖中人,都不曾想过的是,白衣人之所以能一剑制敌,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剑快,更因为他的剑带着一种有死无生有去无回的决然!

剑不出则以,一出必杀人!

“老衲请诸位施主在此,是为老衲做个见证。十八年前,老衲做差了一件事,今日愿舍命偿还这位柳施主!”

“住持!……”

“师父!……”

天印法师的话一出,江湖群雄无不惊骇。而国清寺那些和尚长老纷纷惊呼,看向白衣人的眼光都流露出一种恨意。

“住持,他一人再厉害,我们国清寺也不是好惹得,定要他丧命当场。”一位满脸络腮胡的大和尚囔囔说道。

“住口!常智师弟,还不将鲁光师弟带下去。”天印法师叱喝道,他看了看众人,又缓缓说道:“十八年前那件事是老衲心中永远的痛,这十八年来如附骨之疽,日日夜夜都提醒着老衲,罪孽深重。”

“今日,柳施主能寻上门来,正好做一次了结,老衲才能无愧于我佛!”

“那十八年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有人问道。

十八年前?天印法师脸上露出沉思的神色。良久,他才开口说道:“诸位施主可听说过蓬莱仙岛?”

蓬莱仙岛?

“莫不是列子书中所言的五座神山之一,一曰岱舆,二曰员峤,三曰方壶,四曰瀛洲,五曰蓬莱?”江湖中人不乏有学之士,听天印法师说到蓬莱仙岛,顿时想起了这五座神山。

“是也不是,二十年前,有人传闻渤海之滨,两户渔民发现了蓬莱仙岛。这两户渔民一户姓柳,一户姓沈,为躲避诸多武林人士以及锦衣卫等人纠缠,一路从渤海逃亡到东海,最后在台州府隐居。”

“武林中人找寻许久都未发现这两户渔民的踪迹,直到柳姓渔民家第二个孩子问世。当时江南倭寇横行,一批倭寇闯进了柳姓渔民家中,那柳姓渔民怒而出手。这出手本来也没事,那些倭寇又不知道这柳姓一家,但偏偏这些倭寇不是真正的倭寇……”

天印法师说到这儿,长叹一声。在场众人几乎都是江南一带的人,也都知道天印法师的意思。江南的倭寇大部分都是各大家族暗地里培养的水客,还有家破人亡的穷苦百姓,真正的倭寇少之又少。

“都说蓬莱仙岛上有起死回生之药,那时武林中人都纷纷着了魔一般。寻到那柳姓一家,逼问蓬莱仙岛位置,索要海图。可怜那柳姓一家,上有老,下有少,足有二十八口人,纷纷丧命……”他说到这时,那白衣人突然打断了他的话,“我那弟弟呢?”

他这话一出,众人也都明白这白衣人却是那柳姓一家幸存下来的人。

“你弟弟?”天印法师再次叹了一口气,道:“当时我幡然醒悟下,只能尽力护住柳施主。后来受了重伤,柳施主能存活至今来寻老衲复仇,老衲实在是高兴!”说到这儿,他双手合十,闭目道:“柳施主,当年犯下的罪过今日来偿还,你出剑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