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三卷 剑仙风骨
第八十二章 你是我余下时光的一半意义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490  |  更新时间:2019-07-14 19:33:37 全文阅读

镇北辖境,桐花镇紫砂县,因为生产上等的紫砂壶得名。不过在尚武的镇北辖境,作为文人清供的紫砂壶销量并不好,紫砂县名气也不大;县内紫砂壶多为官府经营而后贩运到东苍境内,私营的几家火窑也都有固定的买家,就是个格外普通,没什么江湖气的小县城。

客栈中,刚刚帮着押完一趟镖的两个年轻修者没有和其他镖师一起回府,而是来这边二楼坐下。那年轻男子斜挎了一柄剑,只是长度与标准的长剑和短剑都不符合,折了个中显得不伦不类。剑鞘平平无奇,看不出什么特别,似乎是随便找了个路边铁铺打造,与做工精细完全沾不到边。

女子戴着一顶幕篱,透过那白纱能隐隐看到是个标致的小姑娘。

紫砂县江湖就那么大,所以这县城里的人对这两人都十分熟悉了。那年轻男子应了召给县里的秦家押镖,功夫不错;那女子则一直跟在男子身边,没见过出手。男子是个好说话的,对谁都有笑意,养气功夫极好,所以哪怕与年轻女子总是独来独往,与秦家其他的镖师关系也还都算不错。但是一旦有谁招惹了他身边的女子,这家伙护犊子的劲头立马就上来了——这也是为什么那幕篱女子明明看起来也是个练家子,却从未出手的原因——有人在一边代劳了。

所以县里认识这两人的江湖人,都从不承认那男子说的什么兄妹关系,向来喜欢开玩笑说那男子最大的一趟镖就是那幕篱女子,确实是个做镖师的命。

这种说法,风千陌从不反驳,他觉得合适得很。

“脸上的疤终于消了?”

二人在靠窗处坐着,吃着晚饭。天色还未完全暗下去,夕阳将整个街道染红,外面的大街上依旧熙熙攘攘,不少人还在奔波忙碌。

“嗯。”风沫羽此时已经摘掉了幕篱,话依旧不多,安安静静的吃着饭。

她现在已经不怎么与风千陌置气了,实在是置不上气。只要风沫羽生气,不管对错,风千陌都会认错;但往往最后变成风千陌反过来给风沫羽灌上一堆大道理,平时明明是一副呆呆傻傻、有些木讷的模样,却在掰扯这些时总能让风沫羽哑口无言。

风沫羽没心思针锋相对,两人关系也就和缓了许多,终于有了些哥哥妹妹的样子。

“那就好。”

风千陌望着窗外的夕阳,轻轻转着手中的茶杯。

“什么时候打开我身上下一道禁制?”

风千陌放下杯子,一手撑着眉头,食指轻轻点着眉心,有些愁眉不展:

“最近境界还是不怎么动……怪为兄,修行太慢……唉。”说着,风千陌忧愁地将茶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风沫羽只当是他惺惺作态,但也无可奈何,白了个眼继续夹菜吃饭。

风千陌的修行,风沫羽看在眼里。她现在能感觉到,哪怕此刻将她全身的禁制打开,自己与风千陌分生死,死的大概率是自己。

龙跃二境打不过一个入品境……她死都不会承认!所以禁制一事,她开多了口反而觉得十分没有面子。

瞥了眼那把本就不伦不类,加了个剑鞘之后更加不伦不类的木剑,风沫羽叹了口气。那道剑气究竟是哪来的?更可怕的是,明显不属于风千陌的剑气,为什么风千陌还能温养它,让它与剑主越来越契合,剑气越来越壮大?

没那道剑气和有那道剑气的风千陌,战力上根本就是两个人。

“沫羽,你也不用急着破除剑气禁制。有剑气压制,你的修行速度是变慢了,但其实你的底子更扎实了。你之前的破境都过于追求速度和短期效益了,底子不扎实,将来也走不远。”

“你也算尽心尽力了,哪怕只是入品境,也要对妹妹的龙跃境修行指指点点,我谢谢你了。”

风千陌对风沫羽的冷嘲热讽半点不生气,相反他现在满脸微笑:

“嗯,哥哥指导妹妹,应该的,应该的……”

风沫羽自觉失言,闷闷不乐,又扒了两口饭。

“剑道很远,脚步更长。”

风千陌没有乘胜追击,捧起茶杯,转头望向窗外。红色的夕阳染掉了半边天,将路上行人的影子都拉得很长很长。

风沫羽停下扒饭,右手拿着筷子,用手背托着腮:

“嗯,这句话,有那么点意思。”

风千陌撑了个懒腰,躺在椅子的靠背上:

“那是当然的。哥哥如果比不上妹妹,凭什么做哥哥!”

“夸你一句就要翘尾巴。”风沫羽只当自己没说过前面的话了,又低着头开始扒饭——她其实很能吃,刚开始跟风千陌怄气的时候其实把她饿坏了。

饭桌上安静了一会儿,风沫羽抬头看了一眼那家伙,他一直只是在喝水。

“你不吃?”

风千陌摇摇头:“没什么胃口。”

风沫羽犹豫半晌,打了满肚子草稿,最后还是又埋下了头:

“嗯。”

她知道,为了那句“哥哥不能比不上妹妹”风千陌付出了多少努力。本就是个经脉尽损,处处阻塞的残破身体,还要每天引那道剑气入体游走百骸,今天这副模样,想必昨晚运气又出了岔子。从走镖时候,她就看出他面色不对了。

塞了满嘴的米饭,风沫羽咕咕囔囔:

“回去我帮你调理一下……别又浑身飙血,怪吓人的。”

“嗯,”风千陌没必要拒绝,想了想,他又加上一句:“谢谢妹妹。”

“算了,你自己弄。”风沫羽埋下头,这句话说得分外清楚。

“别啊……”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那老头还是没来抓我们,也没听说官府有消息。”风沫羽随便找了个借口,转移了话题。

“邱山前辈放了我们一马,现在我们比想象中好过得多。”

“所以你现在还是有回头的机会,回去之后,你就又是镇北王府的宠儿了。何况,现在你也找到了修行的路子,将来成就不一定低……”

“吃你的饭。”

“哦。”风沫羽不知为啥,乖乖听话又开始大口吃饭。

等等……为什么听他的?

风沫羽抬起头,怒目而视,风千陌故作严肃望向窗外,嘴角却压不住的上扬。

……

夜晚,二人并不住在秦府,而是直接在平常吃饭的客栈住下。

“开始了。”

风千陌点点头,风沫羽开始运气,缓缓将灵力送入风千陌体内。黑色的灵力缓缓浸入风千陌的经脉之中,帮着修复风千陌练功时的创伤。但早年间彻底损坏的地方,灵力阻滞只得绕行,这是风沫羽也没半点办法的事情。如果强行闯过,打通闭塞,风千陌不死也得重伤。

这样的凶险时刻,两人都是屏气凝神,半点不能大意,风千陌更是时时刻刻受着莫大的痛楚。自认为已经很能吃疼的风千陌,在这种时候照样是满头汗水,紧咬牙根。

这种关头,风沫羽要杀风千陌,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但风千陌已经不是第一次给风沫羽这样的机会,风沫羽也默契地一次也没有好好把握这种机会。

灵力绕行良久,黑色的灵力一点点重新汲取回风沫羽的体内。

“收!”

最后一点黑色灵力也被收回体内,风沫羽一身大汗,头上还冒着若有若无的热气,显然并不轻松。

“早点休息,今天就别修炼了。”风沫羽撑起身子,略微有些腿软,但还是片刻不多留地往房外走去。

风千陌此刻也没办法多说什么,原地打坐,梳理散乱的气机。

……

深夜,整个县城都进入了沉睡,一只灵鸽翩翩然停留在了客栈某个房间的窗边,慵懒的理着自己的羽毛。一道娇小的身影隐匿在黑暗中,斜靠在窗边早有准备。

她轻轻将那灵鸽脚下的信筒打开,里面是一封短短的秘信。

她看完那密信上的一行字,暗暗松了口气。

“你不用死了……还要感谢我给你求情......”

风沫羽望着窗外无边的黑夜,心情复杂。

她第一次拒绝了执行任务,在回复上封密信时第一次为刺杀对象求情。这次密信,国师府那边也没有再勉强她杀一个已经不可能再回到镇北王府的人。作为交换,她需要尽力将风千陌拉到国师府一边。

可为什么国师府这么容易就松了口?是觉得强求自己执行任务,自己也不会真的杀掉风千陌吗?问问自己的内心,如果这封信真的还是强求她执行刺杀,她会怎么做?

她不知道。

所以,现在的她,在国师府那边是什么境地?

从获得真正获得“刺”这个名号开始,风沫羽从未像这一次一样违背命令,更是第一次心乱如麻——那个向来隐藏在黑暗中的刺,从未有过这种进退两难的困境。

为今之计,只有尽力拉拢风千陌了,如果风千陌归顺国师府,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但愿风千陌识时务,不然最后就是所有人都要杀他的局面——镇北王府,国师府,然后整个朝廷,以及……风沫羽。

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风沫羽眉头皱起,黑色灵力瞬间侵入那灵鸽的体内,随手将无声死掉的灵鸽尸体放在了帘后藏起。

“谁?”

“风千陌。”

“这么晚,你不好好休息,跑过来干嘛?”风沫羽打开了自己房门,神色已经恢复平静,声音安静和缓。

风千陌脸色依旧有些苍白,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有点疼,睡不着。”

风沫羽凝神一看,风千陌身上全是血迹,竟然又像上次一样浑身伤口。她赶忙上前扶住门口的少年,眉目间全是怒色:

“不是让你今晚不要修炼了?差这么一天?不要命啦?!”

风千陌在风沫羽的搀扶下进了房间,虽然浑身伤口,但是还是满脸笑意。

“傻笑什么?你现在修行速度已经很好了,不用这么卖命。”

风千陌摇摇头,缓缓坐在桌边,给自己倒了杯茶:

“功法很好,心法也很好,但是,为了很多人,我还要更强。”

风沫羽神色安静,坐在风千陌身边,静候下文。

“我要帮某个小道童给更多人幸福的权力,要给某位前辈一个更好的江湖,要给面前的你,一条不用受苦的正确的路。”

青衫少年身上已经有不同的气势,他的灵力在风沫羽面前依旧显得孱弱,但已经与白天的风千陌完全不同。少年眼中有光:

“妹妹,你是我剩下时光里,一半的意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