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三卷 剑仙风骨
第八十一章 良辰好景,璧人心弦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499  |  更新时间:2019-07-13 16:46:11 全文阅读

清粥白饭,不问人间诸多事;良辰好景,总有玉人伴山间。

西门隐多住在稚子山山脚,只在吃饭的时候会上山顶凑热闹。这位剑仙已经彻底大变样,成天不修边幅,有时酒虫实在管不住,便会下山几天,去市井间和那路边的醉汉称兄道弟。稚子山上当然也有酒,但枫卿童其实不经常饮酒,西门隐一个人喝总是会少些滋味。

至于山上夫妇两人,闲不住的时候便改造一下自家山头。因为枫卿童与西门隐建了不少木楼,山上两人便一起挑了一座,做成了藏书楼,每日一边读书一边将西门隐买的许多杂书分门别类。这种活计不是一时半会能做成的,二人也不急,每天有心情便做一些,没心情书便还是堆在那里。

让鱼幼薇有些郁闷的是,不知枫卿童从哪学的油嘴滑舌,日日都要来撩拨她。更可怕的是枫卿童的撩拨言语每天都不重样,一天天过去,似乎也没有个穷尽的时候。明明二人已经成亲,鱼幼薇还是经常会被枫卿童弄得脸红心跳,狼狈不堪。

新年那天,鱼幼薇和西门隐一起,为枫卿童庆了生日。鱼幼薇曾经问了枫卿童的生日,枫卿童没有多说,鱼幼薇便自作主张,将辞旧迎新的日子算作枫卿童的生日。

大雪的天气,西门隐照样从山林间猎了不少野味,摆了满满一桌。

枫卿童那一晚喝了很多酒,鱼幼薇也饮了很多。

这生活,好像会就这样一直美好下去。

但是,鱼幼薇匣中藏的那一根白发,始终放在她的心上。

那晚枫卿童醉得厉害,稚子山上不需要他有什么防备,酒气也并未驱散,他于是很早就休息了。鱼幼薇在这时候叫住了要下山的西门隐——她有些事情,想要问清楚。

“西门前辈,这些日子,承蒙前辈照顾了。”

西门隐驱散身上酒气:

“丫头,今天怎么这么客气?”

“幼薇一直将西门前辈当作家中长辈,现在晚辈有些问题想问长辈,不知道长辈有没有心思为幼薇解惑?”鱼幼薇眼中闪着光亮,要说的事情似乎并不是小事。

西门隐端正坐姿,试探道:“关于卿童公子?”

鱼幼薇轻轻点头:“算是,也是关于我们两个人。”

西门隐挠挠头,感觉有些压力——你小两口的事,我怎么插嘴?万一说错了话,在枫卿童那不得吃不了兜着走?但西门隐也断然是不好拒绝的,神情严肃,腰背更挺直了些:

“我洗耳恭听。”

鱼幼薇被西门隐严肃的模样逗得有些笑意,起身给西门隐倒了一杯酒:

“前辈,不用这么紧张吧?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你们的事,现在是稚子山最大的事了。”西门隐揉了揉眉心,接过酒水放到桌上:

“说吧丫头,不然这杯酒我可下不去口。”

“那我就说啦。”鱼幼薇坐在西门隐对面,望向远处黑黝黝的群山:

“前辈,你觉得卿童对我,究竟是爱吗?”

西门隐手微微一颤——这问题,叫我怎么回答?这是小事?在稚子山外的市井乡间,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确实算不了什么大事;但在稚子山上,可没有比这更大的事了!

眉头紧皱,西门隐不敢妄下断言,只好反问道:

“丫头,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呢?枫卿童欺负你了?不可能吧?”

鱼幼薇摇摇头:

“怎么可能。”

“那你突然想这些有的没的?枫卿童对你的感情,连我一个外人都看得出来,真的不能再真了。”

“前辈知道卿童的孤煞星命吗?”

西门隐点点头——枫卿童已经与他们都坦白过了,西门隐对于鱼幼薇提到这个话题也不是很惊讶,只是语气还是有些变化:

“丫头觉得受了牵连?”

“不是。人太闲了,就会多想。我只是想知道,当初的那次遇见,卿童执意要带我走,究竟是想赌一把自己的命运,还是真的喜欢我?他是太孤独,不堪重负才要找一个人,想要一个人和他一起去面对他的命运——至于这个人是谁,并不那么重要;还是说,他认定的就仅仅是我,其他人都不行?如果当时在弹古筝的是另一个人,是另一个人和他对视,他也会选择上楼吗?”

“当然,这些只是闺房话,没人可以听幼薇唠叨,就只能说给前辈听听了。”

西门隐拿起酒杯,饮了一口,良久,才从嘴边挤出一句话:

“你觉得,这很重要吗?”

鱼幼薇听出了西门隐潜在的意思,但还是固执点了点头:

“多少,是幼薇的一个心结。”

“我倒是觉得,没那么重要。但既然你问了,我还是说些一个外人的看法。用我西门隐的角度去看卿童公子,作为一个男子,喜欢好看的女子是没什么道理可讲的天经地义的事情。但卿童公子不是个贪恋美色的人,如果当初楼上的不是你,枫卿童会上楼吗?我觉得不会。修道之人,福至心灵,随随便便一个人便愿意为之付出一切,可能吗?不可能的。”

“就算上了楼,便真的会带走?如果当时楼上那个人不是鱼幼薇,是另一个女子,她敢像你一样就冒冒失失答应离开?卿童公子和你,有一个人做了不同的选择,后面的事就都要两说。”

“喝酒闲聊的时候,枫卿童那小子跟我说过,喜欢你的眼睛,第一眼就喜欢了,还臭屁的说你也第一眼就喜欢上他的眼睛了。我倒是没看到你们眼睛就有多美,换个人,怕是也与我差不多的感觉。这样说来,如果那天相遇,你们中间某个人不是某个人了……”

西门隐饮尽杯中酒:

“哪还有后面那么多故事?”

鱼幼薇沉吟不语,眼中晦暗不明。

“前辈,你说,卿童会为我去死吗?”

“会。”西门隐话一出口,立马觉得失言。但这样的问题,答案似乎已经很明确?偏偏这样说出来,就不太善了。

“应该……会吧。”

“你这脑袋瓜子,瞎想这些做什么?”西门隐半点不想在这样的话题上纠缠,吹胡子瞪眼:

“有这样的生活,就好好珍惜,每天快快乐乐,平平安安不好?”

叹出口气,西门隐自己将面前的酒杯满上,一饮而尽:

“身在福中,何不惜福?我钦佩枫卿童这个江湖后辈,一方面是佩服他的修为和才智,另一方面,何尝不是佩服他的敢爱敢恨?”

鱼幼薇识趣地拿起酒壶,再将西门隐手中的杯子续上。

“前辈,没有心仪女子吗?”

西门隐神色怅惘:

“那是好久好久以前了……”晃了晃头,西门隐苦笑不已:

“修为不济事,喜欢女子这件事上,更是与我们的大剑仙差了千里万里。”

“那时,我家境优渥,将来的一切都被安排得好好的,只要我按着这些计划走下去,一定会顺风顺水,成就不低。事实上我也是这么走的,也确实搏了个锦绣前程。”

西门隐怅然若失,整个人的气息都灰暗了许多:

“年少不知情为何物,回首怅然余下百年。我选了前程,放弃了她,好在她后来也找了好人家,我也过得不差。只是想起她来,这心里总是不得劲啊……这么些年,我越发喜欢追名逐利,现在看来,似乎也有这件事的影子;心里缺了个口子,总得找点什么往上填填,也不管填的对不对,总好过一直空落落的。”

“前辈后来没去看看她?”

“她过得很好,很幸福,她也很爱她现在的丈夫,爱她的孩子,我去看她做什么?”

“前辈后悔吗?”鱼幼薇双手托腮,听着西门隐讲些他的故事。

“说句实话,如果当时我选了她,我没什么把握会给她比现在更好的生活。当时狠下心就是没回应她,装作不在乎,也有对将来的考量……”

“所以,前辈并不后悔?重来一次,还是选择放弃她?毕竟这样,于你于她似乎都是最好的。”

西门隐放下杯子,眼眶有点泛红:

“狗屁!”

“我现在要是能回到我年轻些的时候,见到年轻些的我,一定一巴掌呼在那混蛋脸上,让他把那姑娘给老子抓牢喽!将来将来,管个屁的将来!我心里挂念那再也见不上一面的姑娘,挂念了几十年!”

西门隐又饮下一杯酒水,长出一口气。他揉了揉眼睛,脸上重新带上笑意,仿佛瞬间变回了那个老顽童:

“又在丫头面前说了些混账话,丫头可别放心上啊。”

鱼幼薇摇摇头:

“前辈有什么闷在心里的话,与我与卿童,其实都可以说的。”

西门隐站起身,摇摇头:

“与女儿说说还好,与那小子说了,怕又成了笑料喽......”

“今晚是解你的心结,怎么说着说着扯上我了?如何,现在都明白了?”

鱼幼薇跟着站起身,施了个万福:

“明白了,谢谢前辈。”

“对了,前辈,修道之人是不是都如您一般,看不出年纪啊?”

“丫头这是夸我年轻?”

“从没见过前辈有半根华发,脸上也没什么皱纹,确实看着年轻,只看面相,三十岁顶天了。”

“这好听话,听着舒服。”西门隐点了点头:

“于修道人而言,哪怕百岁不生华发,又有何难?如果幼薇你有兴趣,学上一些也挺好的。”

鱼幼薇眼神黯然:

“不了,我学这些,也没太大意义了。”如果有用,枫卿童肯定早就教她了。但她此刻心中黯然的,却不是这件事。

西门隐又觉得失言,只得又安慰了几句,便告辞下山了。鱼幼薇已经得到了自己心中问题的答案,也没有再挽留。

那早就换着白衫的窈窕女子拿出一个梳妆盒怔怔出神,喃喃自语:

“我对喜欢哪有那么多苛求,卿童简简单单的喜欢,其实纯粹又长久。真的抽丝剥茧,世间也没有感情更完满无暇了吧?只是……”

她打开那匣子,一双眸子望着里面的白发,眼眶有些泛红:

“你为我,真的要付出全部吗……”

她不是傻子,哪怕不知道究竟枫卿童在做些什么,但她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能感受到每晚身体中流淌的暖流;而枫卿童精神状态则明显下滑了,这些天似乎气机都有些紊乱......

本以为两年后自己死了,枫卿童也就自由了;可这两年,自己究竟会耽误枫卿童多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