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一卷 尘世剑仙
第二章 惊变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4909  |  更新时间:2019-06-29 01:41:56 全文阅读

晌午已过,太阳已经下了山,天边只剩下一丝微光,昏沉的暮光中,亦南星和被他召集起来的近二十个亦氏青壮,一同趴在一个土坡后面,屏气凝神。

他们前方不远处是一座高高的城头,在荒凉的北疆高傲的矗立。

这些面黄肌瘦的汉子面色沉凝,手中是闪着寒光的伪神兵,全都随时准备把命豁出去。就是这样一群亡命之徒,为首的亦南星却有些格格不入。他面色苍白,身形修长,此刻反倒更像是个纤弱的读书人。

“成败在此一举,”昏暗的天色下已看不清他的脸,让年纪轻轻的他也蒙上一层神秘和沧桑的感觉,“直取中门,进去后按计划快速行动,分三路赶向王嗔住所,先杀了王嗔的立即发信号灯,行动完成后仍按三路从叔叔安排的退路撤离,明白了吗?”亦南星低沉的声音让气氛更显肃杀,众人点点头,手不自觉更握紧了些,而亦南星更是手心微微出汗,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寨门的小护卫。只要影子把护卫解决......

“南星!出来吧!”一个浑厚的声音如闷雷般在城楼上炸响,众人都是心中一紧——王嗔!

为什么会暴露?他们明明是昨夜才做的决定!

“这样杀气腾腾的,本王可不是很喜欢!”王嗔的声音,此刻在众人耳中格外刺耳,仿佛他们的谋划都是一个笑话。

下一刻城楼上出现小影的身影——她不知何时被绑的严严实实的,已被扣在王三霸的身边。亦南星随时准备挥下的手僵在半空,脸色难看起来——小影是他们亦氏中少数有灵力的人,自带的暗属性已经让她多次完成了潜入,这次被派去解决门口的护卫怎么会被发现?

亦南星大脑飞速运转,难道有叛徒?强行让自己的脸色恢复风轻云淡的样子,亦南星缓缓起身,那一身灰褐色粗布衣服掩不住他身上的书卷气,更掩不住他身上天生的一股凛然寒意。

“王爷,别来无恙。”大大方方站在寨上弓箭的寒光之下,亦南星向着王嗔微微躬身。王嗔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对亦南星这不以为然的姿态冷哼一声,也不做声,就用他那如鹰隼般阴沉锐利的眼神盯着亦南星。

“王爷,为何事抓了小影?”亦南星依旧淡淡的问着,就像这谋杀的活动不是他策划的一般。

王嗔终于是忍不住了:“亦南星,别装傻了!你们谋划的事我都知道了,就凭你们这些连刀都不会握的家伙也想杀我!我王嗔在北疆争霸二十几年,还能阴沟里翻了船?!叫土坡后面你的人全都出来,不然我就放箭了!”

亦南星心中冷笑一声,北疆未乱时四处流窜的一个落草强盗,也好意思用“争霸”二字。不过是靠着阴险狠毒,趁着这乱世,才混出今天这副让人作呕的嘴脸。脸上依旧挂着冰冷的神色,亦南星缓缓开口:“王爷定是听了哪个小人的谗言,误会了我亦氏兄弟今日来的意思。王爷,那小人可曾告诉您,我们手中握着一批上好的刀剑?”

其实是不是出了叛徒,一试便知。昨夜才公开计划,交代清楚各色事务后,今天傍晚便到了寨门之下,王三霸恰好守株待兔,真有这么巧?

“为了杀我,偷偷克扣下精铁铸造而成的利器,你这不打自招是想让我罚你罚得轻些?”

果然是有人泄露消息......

“滑天下之大稽!”亦南星不退反进:“王爷,我今日就让您看看,我带来的上品刀剑是不是克扣下点精铁就能打造出来的!”说着,亦南星挥了挥左手,只竖了一个食指;右手背在身后却是五指张开摇了摇,随即右手又变作手刀状狠狠向下切了一下。

这些在外人眼中不明所以的手势,亦南星的身后自然有人能够看懂。

果然,队中亦尘云立即会意:

“你们几个拿着全部刀剑出去待在南星后面,注意避过弓箭射程。出去后表情全都愤懑一点,别多说话。还有,谁不遵守命令做出不正常的反应,不管暴不暴露,先把他干掉再说!最后一条其他人同样适用,去!”

亦尘云知道,亦南星肯定是要祸水东引,颠倒黑白了,他的任务就是恐吓住那个叛徒让他不敢冒头戳穿。边上的都不是傻子,大家经过亦尘云的说明,也渐渐明白一定是内部出了奸细,一个个都屏气凝神,不断紧张的环顾着周围。

亦南星见身后几人已经站好,每个人都背了许多兵器。他点了点头,继续转向王三霸说到:“王爷,我们若是来杀您得,应该不会每人拿上这么多兵器吧?”说着,亦南星随手拎了一把上好宝刀向着寨门走去——现在绝对要转移王嗔的注意力,只要土坡之后的人还没暴露,就有斡旋的余地。

“王爷,我一个人上去,给您看看这刀的成色。”

土坡之后,亦尘云拔出仅剩的神弩,环顾周围——一旦周遭有探子,必须无声无息除掉!这神弩,也是对那个叛徒的威慑。只是今日此局,怎么走似乎都是死路......

城楼之上,王嗔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将寨门放了下来。亦南星神完气足的缓步进了寨子,登上前门楼,将刀双手奉给王嗔,刀锋朝向了自己。

王嗔拿了刀,眼睛一亮,顿时心情喜悦,情不自禁挥舞两下。他朝着旁边一声招呼:“刘崇喜,把我的佩刀拿来!”

亦南星看了看被驱使的那个中年人——一身黑色长袍,面沉如水但出奇的让人感受不到恶意。他静静的把王嗔的佩刀递上,又缓缓退到后面,动作利落,一语不发,面色平静。亦南星知道,这个刘崇喜便是王嗔的最大的谋士。他不知道的是,这个刘崇喜也是他未来最大的敌人……

亦南星把目光收回,看着王嗔试刀——土黄色灵力运转,两把宝刀都附上了神光,但新刀因为开了禁制却未认主,颜色要淡些。

两刀相击,“叮”得一声脆响,两把刀都被崩出一个豁口。王嗔看到这个结果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整个人都兴奋了。他的宝刀是法器品质,跟着他已经有了些年份,是全寨最好的刀,如果下面那二十多柄刀剑全在这个层次,那……

亦南星在王嗔要伸出手来拎他领口前率先开口:“王爷,这是我们用点剩下的精铁就能打造成的吗?”王嗔正要回应,他的身后冷不丁传来一个沙哑虚弱,却能让每个人都能听到的声音:

“如果亦氏九铸之法没有失传的话,还是有可能的。”

亦南星眼皮跳了跳,而后缓缓转向声音的来源——刘崇喜。

“亦氏九铸之法在二十年前就失传了。”亦南星平静道,但此刻他的心中却是掀起了万丈波澜!

这亦氏九铸,连亦氏族人都大多以为失传了——他隐隐感觉,刘崇喜绝不是无的放矢,这个人也绝不简单……

王嗔瞪了瞪刘崇喜,对于他打断自己说话显得十分不满,甚至丝毫都不在亦南星一个外人面前隐藏。

亦南星眯了眯眼,心中会意——二人关系并不是水泼不进,于是暗暗松了口气。

“不是克扣精铁铸成,你们的刀剑从何而来?”王嗔质问道。

亦南星早有准备,娓娓道来:“一个月前我们发现了一个古亦氏的小藏兵所,这批神器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年份了。刘士确实有眼光,这刀剑,的确是用已失传的亦氏九铸之法铸造而成。而对于刘士的疑问,就算我们还掌握着亦氏九铸,以这批刀剑的数量,靠克扣也要打造积累二十年以上,那时亦某怕是还挥不动铁锤。”

亦氏世代善铸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更是唯一能铸造出神器的家族。但后来诸多变故,逐渐衰落,族中引以为傲的九铸之法也不再可见。现在的亦姓人,都称铸法还未失传时的祖先为“古亦氏”。亦南星和亦尘云是如今唯二懂得九铸之法的亦姓人,亦南星更是已经熟练掌握了九炼的层次,但这些,是如今亦氏最大的秘密。

“我们发现这一批先人的宝藏后,反而陷入了巨大的惶恐。王爷您应该知道,这周围不止您这一方诸侯,虽然我们在您的辖区,但也不能保证是否有其他歹人见财生贪念,让亦村变成是非之地。所以我们选择了保密,精心准备后想用最隐秘的方式将刀剑送给您。”

说是“诸侯”,其实就是几股强大流寇,各自圈了地盘。

王嗔将信将疑:“那你们为何不派人向我禀告,我亲自去取。”

亦南星佯装惨笑:“这个时候,谁还信得过谁啊。万一派来的人像这次的小人一样把我们说成反贼,引您过来屠尽亦氏,然后他独占功劳,我们又能如何?”

“你这是在说我嗜杀无道?”王嗔看着亦南星,目光不善,冷笑连连。

“我只是在慨叹亦氏的内乱衰亡……”亦南星静静地说着,神色平静。

“那这个女人你怎么说?”王嗔把影子推了出来,她被绑得紧紧的,连嘴都被塞得严严实实。一个十几岁的少女还从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眼里噙着泪,楚楚可怜的样子看得亦南星如同胸口挨了一记闷锤。强行压下心头升起的怒火,亦南星面色冷如寒霜,背在身后的手微微握起。

“还请王爷海涵,我们不知道行情,所以想让小影摸进城里看看,谈价钱时心里有个数。”

王嗔睁大双眼,蓦然间哈哈大笑:“南星,你是第一次跟我打交道?你们还想和我讲条件不成?”

“王爷,我们的生活确实难以为继了……”

王嗔摇摇头,只当听了个笑话:“你们亦氏,是我珍藏的物品,物品没权利谈条件,懂吗?今天心情好才再与你解释一遍,以后别犯傻,后果很严重的。”拍拍亦南星的脸,王嗔走向影子,一把将影子的脸抬起:“是个水灵姑娘,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啊......”

“王爷,影子没偷什么东西吧?”不用王嗔说完,亦南星就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立马打断了王嗔的话头。

王嗔疑惑的看着亦南星:“偷东西?”

亦南星面对关乎影子安危的事,还是有些慌了神,一咬牙,强行解释道:“小影怀了我的孩子,村里没有足够的粮食,我怕她一糊涂干出什么傻事,偷了寨里什么东西呢。”

王嗔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冷哼一声:“什么?怀孕啦?”

亦南星点点头:“村里人都知道,我那夜醉了酒,宿在小影那,小影已与我订婚了。”说着,亦南星望了望影子,眼中罕见的有一抹柔情表露,不知是真是假。

影子自然是听到了,她整个人仿佛被电击了一般僵在那里,片刻后缓过来眼泪却流的更快了,但从眼睛看却又像是在笑,对着亦南星一个人。

亦南星也被眼前这娇小的女孩梨花带雨的样子惊艳到了——他其实不知道自己对小影谈不谈的上喜欢。

哪个男人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跟着自己做最危险的事情,甚至让她去做前锋?自己,只是在利用小影吧?看着她,亦南星第一次无法直视一个人,却还是强撑着对她点了点头,想让她镇定下来。

父仇未报,亦氏未兴,村人还全部都在水深火热之中,亦南星不知道的是,他甚至都谈不上喜欢他自己……

亦南星这样的说辞虽然事出突然,但其实也有些把握。他知道王嗔虽残暴无道,贪婪善妒,却极好面子,总是想摆脱自己流寇的本质,做一个真的土皇帝。这种强抢民妻,甚至强抢一个怀着孩子的母亲的事,他不可能在明面上做,这样说,最起码能暂时保住影子。而且亦南星身份特殊,王嗔要想不让亦氏彻底涣散,留下获得亦氏九铸的丁点希望,他就不能真的杀了亦南星。这漫长时光里,双方在熬,熬对方露出马脚,熬对方出现差错。

“你媳妇都怀孕了你还让她来打探消息,简直是禽兽,滚,都滚!”王嗔终于不耐烦,挥了挥手,边上的人终于开始给小影松绑。

“那这批刀剑的报酬……”

“兵器留下,人滚,听不懂?”

“可是……”

“老子的兄弟因为你这破事多干了多少活?你还想要报酬?我们没找你们麻烦就不错了!”

亦南星对此有所预料,他自然不是真的想要什么报酬——那根本不可能,他只是在继续转移王嗔的注意力。只是那个叛徒如果不揪出来,这次王嗔信了他亦南星,下次就会信那个叛徒。

只是,那批从亦南星父辈就开始积攒的兵器,这次便真的没有了......

近二十年了!亦氏衰落后,竟已被这个混蛋压迫了近二十年!

他亦南星毁了亦氏最后的希望......

亦南星深吸口气——来日方长,这次留下了亦氏的人,将来就还会有亦氏的器!只要有顶级的材料,能铸造出真正的神器,他日定手刃王嗔!

掩藏心情,亦南星依旧表现的很顺从:“那叨扰王爷了,麻烦各位兄弟。”他扶着小影,向着众人点了点头,“亦某告辞。”

“先等等吧,南星小兄弟。不如在王爷寨中住一段时间如何?”刘崇喜沙哑的声音不适时的响起,再怎么不惹人讨厌现在也阻止不了亦南星对他的厌恶了。亦南星看了看小影,作出为难的样子。而王嗔也皱了皱眉。

刘崇喜在王嗔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又转向亦南星:“小影姑娘让你的村人送回去就好,不用担心。怎么,不给王爷一个面子?”

“刘士既已开口,那我留下便是。”刘崇喜处处强调王嗔的存在感,表示自己无心相争,亦南星就偏偏不如他的意,只说自己是按刘崇喜的意思留下。

果然,王嗔瞥了眼刘崇喜,面有不喜,但还是沉住了气:“那就这样了!南星,叫你的人回去乖乖给我打铁铸剑,其他的事你就听刘崇喜的。崇喜,这事你全权负责,其他事暂时就不要管了!”王嗔都不看刘崇喜一眼,便自顾自走了——哼,借机架空你军师之职,谅你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刘崇喜对着王嗔走远的方向微微躬身,然后用他那沙哑却总是不惹人厌的声音招呼着亦南星:“走吧,南星。去寨子玩玩,夜晚请你喝茶。”

谁都没注意到,一道白色身影不知何时,跟着一起入了城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