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一卷 尘世剑仙
第三章 谋士无双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4057  |  更新时间:2019-06-24 12:54:22 全文阅读

跟着刘崇喜随便转了转,所见的也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不过话说回来,赌博,喝酒,吃肉,这些倒也是外面见不到的“盛况”——亦村里每天只有不间断的打铁声,人人连饱饭都没有一顿。

亦南星已经不会再为这些生气了,从父亲去世的那一年他就看透了很多东西——有些事,不是因为你的心情就能改变的。

灯火通明中,刘崇喜看到的都只是一张宠辱不惊、冷如寒霜的脸。不过他也不恼不躁,静静的带着亦南星转了一圈,终于来到茶楼坐下。

“不简单啊,年纪轻轻的,脸上就看不出一丝感情。”刘崇喜抿了口茶,连他那沙哑的声音仿佛都在茶水的浸润下更好听了些。

“过奖了。”亦南星也抿了一口茶水,并不多说,言多必失。

“知道我在王爷那里说了什么吗?这可关乎你的生死的。”刘崇喜还是淡淡的说着,外面灯火的橘黄色光芒映在他的脸上,竟也与身上的黑衣蛮搭的。

亦南星静静的看着——这片土地,每个人修行之人都有对应的灵力属性,他本以为刘崇喜应该是和小影一样的暗属性,但在灯光下,暗属性的人在他的眼睛里应该是会蒙上一层淡黑色光晕的……

“刘士会告诉我吗?”亦南星面瘫的表情纹丝不动。

“很佩服你今天的三寸不烂之舌,圆得很好。”

“南星只是实话实说,不想村人被小人诬陷而遭杀身之祸。”

“我记得你的村人曾和寨里的人冲突,也是被你凭一张嘴给救下了?”刘崇喜仿佛听不到亦南星的话,面带笑意,自顾自的继续跳转着话题。

“刘士想说什么?今天留下南星不是为了这些琐事吧?”亦南星已经知道最起码这次刺杀是瞒不过面前这个人了,但显然刘崇喜却没有直接告诉王嗔,结合刘崇喜现在处处被针对的处境,他必然是有事要找自己。

亦南星心中的那一线希望,就是王嗔和刘崇喜之间的矛盾。

“首先,你在你们亦氏中还是很有分量的,亦氏也依旧还是一股绳,你们之间可能有胆小的背叛者,但不可能出现像你说的那种心机重重,设计谋害你们的人,派几个人来说明情况都不敢,太过牵强了。其次,土坡后面究竟藏了多少人,我们并没有去调查,在王爷下城楼,门哨恢复正常后你们完全可以撤走。”

“口说无凭吧。”亦南星又抿了口茶。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他们这次能活下去,都是面前这位留了一手。

“王嗔没你想的那么傻,他派过去摸情况的人被我的人顶替了,土坡之后才没起冲突。而且他放心地信了你的话,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在边上没作声,所以,你懂了吗?”

亦南星转了转茶杯,没有说话。王嗔对这个军师的依赖其实很深了,只是他自己还没意识到。军师没觉得有问题,那可能是真的没问题,便松了警惕,加上新得神器的喜悦,最终信了亦南星的一番诡辩。但在真正的聪明人面前,亦南星的说辞拙劣得完全登不上台面。

“明人不说暗话,把你亦氏的九铸之法交给我,我替你杀掉你想杀的人。”平平淡淡的口气,却压抑的亦南星不能呼吸,在面前这个人面前,自己身上好像没有一丝秘密。

当然,从亦氏之中出了个叛徒起,他就已经处处被动了。

刘崇喜接着道:“不要跟我说什么失传,我研究过,二十多年前亦氏并没有什么大的动乱,那场所谓的大迁徙是你们亦氏自己搞出来的。宝物自讳,你爷爷那一辈嗅到了千夜皇朝将有的腥风血雨,怕失去千夜的庇护后变成被哄抢的对象才出此下策对吧?只是亦氏没想到,北方的莽金皇朝爪子伸得那么快,窃走了你们藏下的护族宗器,而失去原来矿石资源的你们真的日渐衰败,沦落成今天的样子。

这二十年你们都生活在王嗔的阴影之下,不可能无动于衷吧?那批刀剑,就是二十年来用剩下的精铁以亦氏九铸之法铸造成的?这个积攒的过程,并不是一代人完成的,才让你有自己未出生的托辞。”

亦南星静静的听着,并不说话。刘崇喜真的太可怕了,北疆竟然还有这样得人物......不过有些事情依旧是只属于亦氏的秘密:宝物自讳是没错,但当年亦氏其实是自分两脉,亦南星的爷爷身为族长,成了明面上衰败的一脉;另一脉,却在世人不知道的地方积蓄力量,等到战乱平息再接引族人,护族宗器当然依旧在暗脉手上。不过能看破第一层,就已经足够威胁亦氏的明脉了。

“上天给了亦氏顶级的铸器天赋,却也夺走了亦氏全部的修炼天赋。亦氏一族几乎全是无属性和最弱的力属性,就算出了像你和你妻子这样的异类,一个冰属性,一个暗属性,却因为族中根本就没有修行资源和功法,依旧成不了强者。因为没有自保之力,一代辉煌的亦氏,终归要走向末路,除非——”

刘崇喜终于又抿了一口茶,“像以前一样重新依附于强者。”

“亦氏,不会再依附于任何人,一朝侍千夜,终身千夜臣。”

“果然啊,就连与千夜一样强大的势力也无法吸引你吗?亦氏现在混在这些渣滓里面都出不了头,比之当年宛若云泥,成天跟这些最下层的人勾心斗角,你不累吗?”

亦南星心中一惊——刘崇喜果然来头不小!

和千夜相提并论,一是覆灭千夜的东苍皇朝,一是曾与千夜对峙,现在继续与东苍对峙的莽金皇朝。现在的北疆本是千夜的领土,但东苍新立,已无力再一举吞下北疆,而北方的莽金虽对北疆十分垂涎,却也不敢在东苍眼皮子底下染指北疆。

北疆现在无人管制的局面说到底其实是双方默认的状态,但不代表,私下的工作他们会少做……

“刘士的想象力真是丰富,亦氏九铸已经失传,不然何以会杀不掉一个王嗔。”双方既已挑明,亦南星也不再用那个令人作呕的“王爷”。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上好的资源,也做不出什么精品。王嗔虽无谋略,但一身蛮力连我都忌惮几分,想用精铁杀了他,就算有亦氏九铸也不行。”

亦南星冷笑一声,若能近身,四柄刀剑足矣!

“除非”刘崇喜故意一顿,玩味的笑了笑“血铸之法。”——他等的就是亦南星那一抹不屑的冷笑,现在,他无比确定,眼前这个少年就掌握着亦氏九铸。

亦南星已经很善于隐藏自己的心情了,但刘崇喜在城楼之上就发现,当情况关系到他内心最在乎的人或事时,这个少年人,还是太年轻了——无论是对那个影子,还是对亦氏的骄傲——亦氏九铸之法。

亦南星也立刻反应到自己露了破绽,但坐以待毙从来不是他的风格:“你背后是莽金还是东苍?我想你来这北疆的目的志不在小吧。亦氏虽衰,见识底蕴却还在,你若不是处境堪忧,不会兵行险招,更该徐徐图之,将王嗔吞掉。”

刘崇喜喝了口茶,不做声。

“寨中人都对你敬爱有加,这应该是你苦心经营才得到的一个“神机军师”的形象?在跟周围流寇的斗争中,王三霸没有一次吃亏,却始终无法一家独大。你就是要让他始终离不开你,最后终归是要将他吞掉的。”寨中人对刘崇喜的态度亦南星都看在眼里,结合刘崇喜透露的身份,得出这样的结论对他来说并不困难。

“王嗔要对你下手了?而你一个人偏偏不是他的对手?哦,对了,因为你是——无属性。你最强的,只是你的头脑。”反将一军,亦南星从来不是被动防守的人。而关于无属性的判断,亦南星完全是凭着自己的眼睛和心里的感觉,毕竟暗属性是他最熟悉的属性之一,眼前这个人绝不是暗属性。

刘崇喜瞳孔微微收缩——凭肉眼看出他是修行资质最差的无属性,自己的暗属性伪装可是连王嗔都无法看穿。

“小看你了”刘崇喜知道,这一回合算是自己落了下风了“你是当谋士的好材料,可是你这罕见的冰属性体质,在亦氏也算是少见的修行奇才吧?你的未来还真是让我好奇呢。”

“刘士是第二个跟我谈未来的人。”第一个是同他一起带队的中年人,也是他的叔叔,他的爷爷和双亲却是没来得及跟他谈他的未来……

“我敢谈你的未来是因为:孤煞星运,从不早夭。”

“你是占星师!”这次亦南星更是直接豁然站了起来!

占星师,天下总数不会出五,每一个都能提前洞彻风云,观人星运。而眼前这个人就是那五分之一!他说,自己是——

孤煞星运?

“告诉你也无妨,若不是孤煞之星必不得善终,我倒是很想和你在这北疆做些事情出来。你很有天赋。”

孤煞星运?怪不得,父母在自己出生不久就染病,因为无药可医而亡,连炼器宗师爷爷都在不久后……

平复了下心情,亦南星目光重新坚定起来——从今以后,自己都只是一个人了,就算下场如何惨烈,他亦南星也不在乎!孤煞,那便搅动这寰宇!只要还亦氏一个辉煌,自己下场如何,何惧?

“谈交易吧,我要亦氏九铸之法,你给我你的血,以及运转血铸之法的方法,我去替你杀了王嗔。”

“凭你的无属性?”

“无属性只是修行慢,而不是不能修行,我与王嗔境界相差并不多,差的只是属性。”

“就算我不杀王嗔,你也要杀他吧?你现在成了瓮中之鳖,再不动手,处境只会越发危险。”

“但我现在还是有办法轻易灭了亦氏。”

亦南星皱了皱眉,又转了转茶杯。

“王嗔身后也是有大势力的,北疆的很多事情,要比你现在看到的深远,不然我不会急着吞掉他。合作吧,不然亦氏的秘密,迟早也会暴露,亦氏九铸你们还是守不住。”

“情报交换。”

“他的背后是东苍。若你再不决断,等东苍从国内腾出手来,就不是交易那么简单了。”

“果然啊……北疆真是是非之地。我只想告诉你,亦氏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亦氏九铸的事,而知道的没一个是软骨头。”

刘崇喜想起一句好笑的俗语,罕见地露出一个笑容:“矮子里面拔将军啊?亦氏里面还有个硬乎点的核心?那你便是门主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亦氏的建制竟然依旧还在。”

亦南星不置可否,接着道:“我可以给你亦氏九锻的部分,完整的九铸之法却是不可能的。而你也应该再拿一些东西出来吧。”其实对于有野心的人来说,九锻才是亦氏最大的价值。在亦氏还隶属于千夜的时候,用的更多的也只是九锻做出制式的灵器,质与量兼而有之。九铸之法只用来铸造绝世神兵,九炼则对高端战力益处更大。

“九锻对我来说已经够了。那么,冰舞九天的修行功法和纵横之术的权谋之术,你选一个吧,文还是武?”

“千夜以武立国,枫氏血脉为修行第一血脉,最后不还是分崩离析,为外敌所乘。我选纵横之术。”

其实在亦南星心里,冰舞九天更让他心动——这是前千夜皇朝皇室中冰属性的顶级功法,不知刘崇喜从哪里得到的。但亦氏只有一个绝顶高手并不能决定什么。亦氏要在北疆不依附别人而重新立足,必须有人可以运筹帷幄,让亦氏所有人都可以发挥出自己的力量。

刘崇喜眼皮跳了跳,沉默良久道:“回我的住所,留下血就可以去休息了。”

两人都不是什么战力强大的修士,二人一前一后从灯火走向昏暗,心中不知怎地不约而同浮现出四个字:

谋士无双……

他们这样相信着,未来也会这样去向世人证明。

采茶煮酒
作者的话

嘤嘤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