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一卷 尘世剑仙
第一章 亦家有剑世无双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2851  |  更新时间:2019-06-24 11:37:13 全文阅读

北疆,王氏南下夺江山时,被割裂出去以迟缓莽金铁骑南下步伐的广袤地界。如同一枚弃子,在多年战乱之中,只剩重重荒山险崖。如今夹在两大皇朝之间,疆界之内流寇横行,各自称王称霸,为祸一方,却始终无人管制。纵眼天下,北疆成了最水深火热之地。

同样有弃子身份的,是当年此处声誉遍及天下的铸器世家——亦氏。二十多年前的混战,令这里的一切都变了......

昏沉的火光将年轻人苍白的面色映成红色,他赤裸着上身,狠狠地挥舞着手中的铁锤,一锤又一锤的轰击着面前黑色的铁块。

汗水已经将他健硕的身体彻底打湿,他的手臂控制不住得有些颤抖,但他的神色仍然坚定,锤法更是精密如初。那一锤又一锤准确无误的敲击,将本来巨大的铁块不断轰砸精炼,最终化为拇指大的铁精。

长出一口气,将巨大的铁锤放在一边,亦南星蹲坐在铸造台旁边,静静的望着那一丁点的铁精,有些心酸。落魄和荣光,在大势之中,都是转眼之间的事情。哪怕是再如何庞大的一个世家,依旧如同狂风巨浪中的舟子,何去何从由不得自己。

早些年间,铸造中那一次次的挥锤,还能让他短暂的忘掉亦氏的困境,全身心沉浸在这唯一的快乐之中;但自从真的成为亦氏的掌舵人,他就再也没有过那种感觉了。他很累。

白天无休止的工作后,再在这漫长的深夜里,在这逼仄的地穴中,压榨出全身最后的力气,每天可怜兮兮的攒下一丁点铁精。

狼狈,落魄,这些词语,都已经不足以形容曾经贵为铸造界魁首的亦氏,今日所过的生活了。

头顶上响起脚步声,亦南星终于站起身,披上破旧的布衣来到地穴口,打开了门。

门外是他宗族中的叔叔,亦尘云。深夜之中,也只有他们叔侄二人才会偷偷来到这座隔音最好的铸造所,攒下亦氏未来的丁点希望。

“铁精呢?”

亦南星拿出那块已经变作银白色的闪亮铁精,神色有些掩不住的疲惫。遮住健硕的身材后,更显疲态。

他缓缓开口,声音有些沙哑,虽然疲惫,但眼神安静的吓人:

“这一年的铁精,够造一把剑了吗?”

亦尘云接过那一小块铁精,望着这个刚刚及冠就担负起整个亦氏未来的侄子,眼神复杂。将铁精放进衣服里,他抬起头,遥望那一片黑暗的北方,道:

“再等一日。”

亦南星深吸一口气,没有说什么。

亦氏曾是千夜皇朝铸器界的权威,但在面对来自北方的叛乱时,南方的千夜皇朝根本无暇顾及太过靠北的亦氏;亦氏也不能苛求什么,因为千夜最终,甚至连国都都没能守下。

每当想到这里,亦南星总是心情复杂——他不怪千夜皇室,因为据说十八年前的那一战,千夜皇室一个都不曾留存下来。相比较而言,北方的亦氏还有些星星之火,好得多了。

现在亦氏夹在南方新兴的东苍皇朝和北方一直强大的莾金皇朝之间,被北疆的悍匪偷偷困在这弹丸之地,得不到一点额外的资源,其实也是好事——终归不用被更强大的势力觊觎。

亦南星突然为自己的想法一滞:好事?好事?!

每日被人当猪狗般驱使,为一群土匪铸器,是好事?每日被逼着交出亦氏九铸之法,不交出去便永远被困在这里,看着无数亦氏族人活活病死,交出去便全部没有活路,是好事?每日吃不饱饭,苟且在那人的阴影之下,是好事?

亦南星心一横,望向自己身边的叔叔:“叔叔,我不想再等了!今晚,我就要补齐最后一把剑!”

什么时候,自己竟然也对封锁亦氏的匪徒王嗔生了惧意?亦南星发现,被奴役漫长时光后,人会开始麻木,开始退缩,他知道,他不能再等下去了。

亦南星望向亦尘云:“这样拖下去,根本不是办法。已经十九把伪神兵了,加上今天这把,就是二十把!”

亦尘云神色微变,而后苦笑:“事到临头,总会踌躇,怕犯什么错。叔叔老了,心志也熬没了,将亦氏的船舵交到你手里,终归是没错的。”

说做便做,二人将这一年来攒下的铁精全部找出,重新来到铸造地穴。亦南星眼中升腾起冰色的火焰——每一年,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那样为自己姓亦感到骄傲!

“准备好了吗?”亦尘云望着亦南星,有些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

亦南星没有说话,双眼闭合,调息一阵后,豁然睁眼,他的身上升腾起一股冰蓝色的灵力:“来了!”

大锤在亦南星手中像是没有了重量,亦南星的每次挥锤,只有更快、更准、更狠!那一锤又一锤的轰击,将锤下的铁精彻底降服,火星飞舞之中,一把神兵越来越明亮!

火舌燎人,亦南星像是完全感受不到那股炽热,他的眼中,只剩下那柄锤和锤下即将降生的神兵利器。当亦南星挥锤的速度达到顶峰之际,亦南星爆喝一声,将全部的灵力倾注到那一锤之下,一声巨响,那巨锤瞬间裂成碎片,长剑的剑光照亮了整个地穴。

亦氏九炼!

亦尘云浑身颤抖,热泪盈眶,完全不在意那把毁坏的铁锤会暴露一切,因为明天,亦氏会豁出一切!谁还记得啊,谁还记得当年在千夜境内无人不知的一句童谣——

亦家有剑,世无双。

亦氏深谙锻造之法,从低到高分九锻,九炼,九铸,分别对应灵器,法器,神器。出自亦氏之手的灵器、法器皆为上品;亦氏最辉煌时,天下成名神器,半数出自亦氏之手。至于九炼而出的伪神兵,则属亦氏独创;王氏南下,劫掠亦氏消耗性的伪神兵无数,在与千夜皇朝交战时发挥了几乎决定性的作用......

当晚,身为亦氏族主的亦南星暗中将每家的亦氏青壮集结在一起。当明晃晃二十把伪神器呈现在众人面前,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凉气。他们完全不知道,这位年轻族主何时竟得到这么多神兵。这批伪神器上的杀伐之气已经透出,充溢在整个房间。

“明日,王嗔身死之日。”亦南星眼神冰冷,抽出一把长剑,一剑划破手掌,率先用亦氏祖脉鲜血破了神兵禁制,一时间剑光大作,那把剑嗜血一般,微微染成红色,更加透露出危险的气息。

“神兵是亦氏最后的荣光,也是最后的希望。灵力薄弱又如何,难道你们想要祖祖孙孙困在这里,直到亦氏彻底绝灭?”亦尘云两鬓已有些斑白,他言语平静,却深深震撼着房间中的每一个人。言语之间,一把伪神兵便在他手上开了禁制。

“杀了王嗔!”一名中年男子声音低沉,如怒狮低吼。他胡子拉碴,衣衫邋遢。行尸走肉一般的他此时双眼通红,一把抓起一柄大刀,直接握住了刀锋,顿时鲜血直流,浸染了整个明晃晃的刀身,杀气四溢。他曾有个妻子,两口子在压迫之下其实也能勉强糊口,妻子是他最后坚守的寄托。可有一天,他的妻子忽然在亦氏村落之中消失了,他不顾村里人的阻拦,疯了一般直接冲向王嗔的营寨,回来时断了一条腿,也没了所有的精气神。没有人问他在营寨之中看到了什么,大家平日里都心照不宣地照拂着汉子。但今日此时,他绝对是最想杀了王嗔的那个人。

亦南星拍了拍汉子的肩膀,接着扫视众人。与亦南星一起长大的两个年轻人顿时会意,他们早早就被拉入亦氏“长老堂”,也早就知晓伪神兵的存在。此时二人当然当仁不让,一人抽出一把伪神兵,一个一言不发,一个则列出了众人在王嗔的压迫之下受到的无数屈辱。

众人陷入沉默,只是这沉默中,孕育着一股力量。

“杀了王嗔!”

“杀了王嗔!”

这一次,不知是谁先开了口,一时间热血激荡,众人终于认可了亦南星疯狂的决定。亦南星对着那最先开口的中年人点点头,而后手持长剑,在众人之前缓步出门望向北方,目光深邃。

他的身后,是近二十年积累的刀剑交错。

不远处一座房顶上,前几日借宿于此的一道白衣抱剑而立,将一切尽收眼底。他的腰上挂着一柄金色小符剑,微微闪烁着金色的微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