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七十章 夜探藏书阁
作者:雪中红  |  字数:2662  |  更新时间:2018-12-17 20:21:16 全文阅读

白秀安就此对狄云枫刮目相看,在几番思量下,终于决定将狄云枫纳为寒锋堂的一名外门弟子。

事实上,寒锋堂已经没有堂众了。从黄聪死讯传到阳门之后,寒锋堂就被整体改编,怕的就是黄琛一怒之下发连坐之罪。但谁也没有料到黄琛造访阳门的当天晚上就遭人暗杀,白秀安顺理成章地回到了阳门,但他与黄琛之死总挨着边儿,寒锋堂更不可能在风口浪尖上重建,故整座堂院才会如此空旷寂寥。

是夜,狄云枫正躺在屋顶看星星。

天霜北斗,寒气冲牛。冬天的月亮仿佛受了伤,惨白惨白的,月色也无秋月那般温柔,反之要残酷一些。星星倒还是那么明亮,只不过却少了许多。

入冬了。

狄云枫枕了枕头,放下如常思念后,他又在深沉思考着一件很重要的事:

真武的冬天会不会下雪?

三月的清风,六月的大雨,九月的落叶,冬月的飘雪。

一年四季所蕴含的意义十分明了,从新生再到茂盛,枯萎凋零,直至沉寂。

雪,大多数扮演着一个送葬者的身份,它埋葬了整个秋季蕴含的悲意。

雪,大多是殇的。至少狄云枫这么认为,目前这么认为。如果他能和爱人重逢,也许这雪就是浪漫无比的。

世上有很多人都被一些不得已的事情所蹉跎,已至离别,擦肩而过,相见却不相恋。

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事情真的很少很少,能雪中一起白头的人也很少很少。

雪,从来不是让人赏的。

因为它落在掌心,会化。

狄云枫每年都会期盼下雪,但在他西南老家那边是不会下雪的,所以他一到冬天就会去最北方看雪。一般到了冬天,北方黑道上儿的价格就会翻倍,去那里杀人,很搞钱。

“喂,在想什么呢,我都站在底下老半天了你却瞧都不瞧我一眼。”

白秀安站在院中,他手里还提着两套白衣裳,外加一块檀木雕刻的“阳门”令牌。

狄云枫瞥了白秀安一眼,邀请道:“上来看星星。”

“我没那个闲情雅致。”白秀安将衣裳搁在石桌上便要转身离去。

“你去哪儿?”狄云枫坐起身问道。

白秀安道:“御史大人上崂山,掌门设宴,除阳门普通弟子之外,堂主长老皆要入席。”

狄云枫纳闷道:“关石老人不是死了?你们竟还设宴,接死人么?”

“关石老人?何意?”白秀安反问道。

狄云枫眯了眯眼睛,心里暗道:看来朝廷的消息封锁得相当隐秘,竟连阳门都被蒙在鼓里,亏这阳门还号称瀛洲第一大山门,这么点情报都拿捏不准……他跳下房顶,三下五除二换好弟子服饰,佩好腰牌,乍得一看还真像是个名门正派弟子。他笑了笑:“能带我一起去么?”

“不行。”白秀安回答得坚决果断。

“那今晚我总不能待在寒锋堂数星星,我一定要去阳门外走一走,去拿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譬如……”狄云枫顿了顿,狡黠地望着阳门内殿的方向:“譬如一些武功秘籍。”

白秀安皱了皱眉,抿了抿嘴,取下自己的堂主令牌丢给狄云枫:“真武世界没有武功秘籍,只有内力心法。我这块令牌虽看不全阳门的宝典,但作用至少比你的腰牌要大一些,”他又瞥了狄云枫一眼,告诫道:“可别捅出什么篓子了,否则我也帮不了你。”话毕,转身离去。

狄云枫接过令牌,点了点头笑了笑,揣进怀里,目送白秀安离去。或许这就是君子之间的默契,无需多言,信任彼此。

今夜阳门中的高手皆已受邀赴宴,去内门瞧瞧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意外。狄云枫抬头淡望一眼孤月,拂袖一挥,化作一缕清风扶摇而去。

……

……

内门山峰九座,一座主峰为掌门与大长老决策行政之所,五座侧峰供给内门弟子修行,两座矮峰分揽阳门的藏书阁、兵器楼,还有一峰立于崂山后山,飞禽走兽不过,浮云雾气不动,日月之光不侵,阴阳交错不定,当属阳门禁忌之峰!

狄云枫化一缕清风落至藏书阁前,隐匿身形将凝气珠含于口中,踏步入阁。

藏书阁是清净之地,闲时少有人会来借阅书籍,故守卫的弟子也十分松懈,他们食了酒肉早早便鼾声震天。

藏书阁高八层,通常而言,楼层越高书籍自然就越珍贵,狄云枫轻而易举地便来到了第一层,他不仅心头纳闷:就凭几个歪瓜裂枣的外门弟子来看门,真守得住这阳门的至高心法么?……他取出白秀安的堂主令,心里又道:不过白堂主会特意将自己令牌借我,一定是有他的用意,且走一步看看。

藏书阁底层乃一些简要杂书,譬如《真武图志》《真武概事》《真武野史》……这些书籍对于土生土长在真武国的人或许无用,但对狄云枫来说正是其想要的知识,特别是真武界的宏观、微观地图,修为等阶,近年来的一些大事,各大门派世家,行走江湖的概要,兵器谱,高手榜,衣食住行,吃喝玩乐……

身为一个江湖人士,走到哪儿就得适应当地的风俗习性,即便不是为了杀人,那也是为了自己。

真武的书籍不同仙人的玉简,无法侵入神识查看,只能按篇翻页,但刻字的工具并非墨笔,而是一类不知名的内力。往往一打开书籍,便是那浮光跃金的字眼,恍若天书。

狄云枫简单翻阅了几片书,若要他看完这满堂子书,十年八年都说不定,他哪儿有那么多时间?只好拂袖将自己所要的书籍全都收入储物袋中,日后在寻个法子统一印在脑子里。

收纳完底层的杂书后,狄云枫便随阶梯上入第二层,他本以为是畅通无阻的,谁知走尽梯口时却被一道结界给挡了回来。

狄云枫搓了搓脑壳上的包,这结界透明无间又坚如钢铁,撞上时一点征兆都没有,可疼得他不要不要的。

真武的结界不同于灵光结界,它们多是以念气存在的屏障,无形中有形,坚不可摧。

狄云枫这下总算知晓为何白秀安会借令牌给自己,原来藏书阁每一层都被结界限制——结界犹如一道门,而身份令牌则是开门的钥匙,身份越高,给予的权限就越大,能打开的门就越多。

为验证,狄云枫并未先用白秀安的令牌,而是将自己的木头令牌取下,映入结界中,果不其然结界大开,二楼可上。

藏书阁八层,以外门弟子的令牌能上几楼?以白秀安的堂主令又能上到几楼?

狄云枫舔了舔嘴唇,管他什么狗屁权限,今夜能上几层上几楼,能拿多少拿多少!

藏书阁二楼。

二楼开始,心法.功法已有记载。外门弟子可入,可见其所纳的法门也不会太高,《清元决》《修心决》《凝气书》……皆是十分基础的功法,也有医药类典籍,炼金法门,机关玄术,道家通书等等,但这些书籍无人问津,都结起了厚厚的一层灰。

不得不说武修将这些技术活儿都当成了旁门左道,认为练习了也百无一用,就搁置在一旁当成了摆设。

狄云枫将这些所谓的额“旁门左道”都抽其一本粗略观摩了一番,下时便惊讶得合不拢嘴……将这些珍籍所遗弃,简直是暴殄天物!若这里头随便一本书籍流落人间,那都得是当成传承供奉之所在!

依稀记得在人间,娄心月说其门中先祖曾有幸活到真武国,但因凡人体质修不了武,便寻了一门“机关玄术”的手艺,回到大燕之后,发明创造了无数机关,正如承载月满楼的大船,无人开桨便能动力远航,这难不是智慧结晶么?

“你们不要,老子要。”狄云枫咽了咽口水,将所有的珍籍都收入囊中,顺带捎了几本修心沉气的功法,转身上三楼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