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六十九章 仙武同修
作者:雪中红  |  字数:3103  |  更新时间:2018-12-17 07:05:15 全文阅读

阳门有十八座外堂山峰,内门则只占九座,十八堂犹如十八护卫,将内门牢牢地呵护其中。

外堂即是帮派,江湖中的纷争与打打杀杀都经外堂之手处理,故外堂弟子杀气颇重,经验老道,不足之处则是本领普通,一般不过武力不过生脉。

除此之外,外门弟子还包揽了守护阳门的重则,来敌若想攻进阳门内门,必定下先过外门的十八守卫峰。在人间的江湖门派中,外门弟子多为杂役小厮,一般都不受重用,到了真武却恰恰相反,外门弟子要通透江湖亦要心系内门,职务之重,可见一斑。

听闻御史大人要亲临阳门,从正午开始阳门的动静就未消停过,掌门丰华早早地领着门中一干长老堂主下山,并按吩咐说的,阳门弟子从宝顶山道依次排排站,毕恭毕敬地迎接御史大人。

崂山主峰不知其高,山路栈道更蜿蜒盘旋,可路程虽长,阳门弟子还真能从峰顶排到山脚,就拿一人相隔一丈来说,没有个万余人也是徘不下来的,更何况阳门中还留有弟子看门——这架势,这气派,这人数,只有多的没有少的!

狄云枫栩栩升仙,一眼看尽了山道阳门众弟子,他们皆未带兵器,又身穿白衫,见男儿血气方刚,女儿落落大方,神采奕奕,豪气万丈,他们犹如一根白色的丝带,缠绕着主峰盘旋而上,与峰间云雾相互依衬,点缀青山绿水,远远望去,嫣然是一副旷世仙境的模样。

不知为何,狄云枫心里头却有些失落,也许是这样的景色太美了,也太近了,他不敢正眼去瞧看,因为他觉得这些美好自己实在很难配上,而就算配得上也很难去把持。

狄云枫一直都很羡慕这些风采依旧的阳门弟子,他即使再坚强也会有落寞之时,而他落寞时便是瞧见别人美好之时,兴许他的命格就是下贱,过不了舒坦的日子,故一直在流浪,一直在流浪。

努力和成功真的没有太大的关系,痛苦与煎熬才是成功最大的原因。

狄云枫嘴角微微一翘,他虽算不上成功,但自认为也算不上失败,即使他心里羡慕别人,他也会感谢老天给了他这样一个坎坷的人生,正因如此,他练就了一身不俗的武艺,磨练了一种钢铁般的意志!

眼前的光景的确美好,但怎好得过他心中的热火朝阳呢?那才是真正的美景,那才是他毕生追求且不放弃的希望!

狄云枫很仔细地留意着阳门的每一个弟子,他看到了左思思,林子方,霍达,秦英兰,却唯独不见白秀安。

白秀安与黄琛的死虽没有太大的瓜葛,但千丝万缕要寻个怪罪的理由,让他来背黑锅再适合不过了,所以阳门唯独不派他来,也是合情合理的。

恰好,狄云枫上阳门首要的目的便是找到白秀安,若他没记错,白秀安还欠他一个承诺。

……

……

阳门空空如也,仅山门前几个外堂弟子守门,外加一组日常巡逻的门客,拢共算起来门中不过三十余人。

人数稀少,用神识打探起来也方便许多,狄云枫肆无忌惮地穿行在阳门几座山峰之间,阳门高手已全部下去接待御史大人,谁管得了自己?——不过片刻,白秀安的身影便出现在他的神识之中。

“寒锋堂”在外门十八堂中只能算是末梢之流,寒锋堂主白秀安也是众主堂主中唯一一个武力只有生脉之人,不过万事不能只看一方面,白秀安的仁义品德皆受堂众认可,外堂弟子皆认他坐上主堂主之位是实至名归。

这样一个人人敬佩的正人君子,想必他承诺过的事情也绝不会反悔,仅凭这一点,狄云枫便放心大胆地找上了门,可当他走至锋堂门口,里头却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刚烈刀气!

有人在练刀?

狄云枫来了兴趣,欲想进去瞧瞧刀法的变换,可他步子才刚跨过门槛儿,一道刀气却直逼咽喉而来,他只好撤步退回,下一刻抽出蝴蝶.刀,凌空一挥——

“锵!”双刃碰撞,火花四溅!一股强劲的斥力瞬发四方!

“反应倒是挺迅速的嘛。”白秀安笑了笑,撤回刀刃。

狄云枫甩了甩发麻的双手,苦涩道:“多亏白堂主手下留情,否则我这虎口就要开裂了。”

白秀安豪气冲天,大笑两声,转身步入寒锋堂,边走边招呼道:“别客气,进来随便坐。”

寒锋堂内十分朴素,若大的院子里仅盆栽几束,还是半死快嫣的那种,院中竟有一张露天石桌,桌下连石凳都不曾修上两个,院子后横着一排排漆木厢房,无巧妙设计,无贴花纸窗,但至少瞧起来干净整洁。

这地方,也只能是随便坐。

好地方!狄云枫暗赞此间格局,能在繁华的阳门中造一处朴素之地,也不失为一种本事,住在此处的主人,也不失有一种情操。

“原先这院子里还是有很多花花草草的,但因我经常练刀的缘故,刀气横生,不慎摧花,久而久之就变成了这种光秃秃的模样。”

白秀安也不知从哪儿找来一个花洒,他悉心浇灌着院儿中那几株快要嫣儿死的盆栽,又叹道:“这几盆海棠花是小师妹特意从北滩时带回来的,送给我后日渐凋零,也真是奇怪,无论我怎么养它都活不成。唉……若是小师妹看到了,又得闹我不珍惜她送的礼物了。”

“白堂主一日真是闲情雅致,不是练武就是浇花。”狄云枫坐上石桌,取出一袋子酒,先冲白秀安晃了晃,问道:“你距完美生活,仅差一袋子美酒了,喝不喝?”

白秀安回首赤裸裸地盯着狄云枫手中美酒,他心里肯定是痒痒得不行,可最终他还是不得不摇头拒绝道:“现在阳门全体下山去迎接御史大人,我身为外堂堂主,必须刻意保持清晰的头脑,否则遭遇外人入侵那该如何是好?”

“白堂主倒是尽心尽责,”狄云枫拿起酒袋自顾畅饮,待一口气喝足之后,他又扯了两个酒嗝道:“可就算你不喝酒,那个外人也入侵了不是?”

白秀安只顾着浇花,但他心里明白,狄云枫便是那个外人。

狄云枫见其不说话,笑了笑,跳下石桌,边走向盆栽边道:“海棠开四季,本是生于海边的植被,受湿土培育,你用这盆栽限制了它的生长,又把它带到千丈高峰之上,它怎能活得成?”

“哦?你有何高见?”白秀安放下手中的花洒,静静地望着狄云枫道。

狄云枫不言,拂袖洒出一片灵力,灵力如零星雨点儿,洒下片刻那嫣下去的花朵儿又抬起了头,生机勃勃。

白秀安却并未感到惊讶,自然也不冷漠,他只是平静道:“你不该来这里。”

狄云枫耸了耸肩:“我无路可去,只能来找你,恰巧你又承诺过帮我在阳门谋上一分小差事。”

白秀安放下花洒,摇头叹道:“帮人也得在原则之上才行,你是修仙之人,我帮不了,也不想害你。你应该知道,修仙之人若再真武被发现,会死得很惨。”

狄云枫认真地瞧着白秀安道:“若不是我的灵法,也许林子方他们都会葬身于北滩,若他们皆死了,我看你自己都不打算活下去,所以间接而言,我用灵法救了你。”

白秀安摇了摇头:“我很想领情,可我不能领情,你有灵法,你可以在江湖中过得很舒坦,没必要来阳门遭罪。”

狄云枫笑了笑,又自顾讲道:“我又用灵法中的隐身术,悄悄地爬上清风殿将黄琛的脖子给抹了,这么算起来,我又救了你一命。”

白秀安终于皱起眉头,“呛”只听一声龙吟,刀出鞘,横在狄云枫脖颈间,他威胁道:“你若现在离开,我便当你没来过,否则休怪我要了你的命!”

狄云枫却从容不迫道:“你是外堂主,该知道黄琛之死,对整个江湖乃至朝廷都没坏处,御史的到来也仅是走个过场,阳门是无忧的。”

白秀安断然不会杀了狄云枫,他将刀收回,夺过狄云枫手中的酒袋,灌下几大口后才窝火道:“就算你做了这么多好事,但你终究是仙界之人,我怎能将你留在阳门呢?”

狄云枫摇头道:“我不是仙界的人。”

白秀安直言道:“但你也绝对不是真武界的人。”

狄云枫如实道:“我是人间来的。”

“你是……凡人?”白秀安一语否认:“不可能!凡人怎么可能会灵法?况且凡间与真武所隔几片汪洋,你一个肉体凡胎怎可能渡得过来?”

“所以你对凡间一无所知。”

狄云枫伸开双手,左手化一道灵力,右手聚一道内力,他又将双手合十,灵力与内力相互融合交织,最后竟从他手心中飞出一只紫色的蝴蝶。

翩翩蝴蝶,直上青天。

“仙武同修!”白秀安惊得目瞪口呆。

狄云枫目送着努力飞翔的蝴蝶,淡淡道:“越渺小的存在便越顽强,在不堪入目蝼蚁中,总会有惊芒问世,破茧成蝶——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虽然蝶变之人万中无一,但他们只要一出现,微微一振翅,必让天翻地覆,六界抖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