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七十一章 十六座石碑
作者:雪中红  |  字数:2596  |  更新时间:2018-12-17 20:22:56 全文阅读

三楼的结界,外门弟子的令牌已不再受用,可见自三楼开始阳门的“真家伙”才刚刚摆出来。

狄云枫用白秀安的令牌上楼。

三楼格局有变,先不说其种类,就所谓的摆台与分类,以及整洁度都是规规矩矩的,想找哪一类的书籍,一目了然。

三楼分有三大类,从左至右分别是心法,功法,力法;每一类又分了三小类,小类之下又有五到十种不等次分类,而此分类之中又包含了几十个大小不一的框架……总而言之,书多得无从下手。

狄云枫摇了摇头,虽说从三楼开始书籍已得到升华,但心法的品阶始算下等,拿之无用,便就不拿。

狄云枫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目的,现在他要的是一种能长久的突破,并不是仅局限于修为的功法。在他眼中,清心咒都要比这些低阶功法有用得多。

去四楼看看如何。

--------------

白秀安的堂主令上四楼亦轻而易举。

四楼与三楼几乎是一个模子的摆设,承载的书籍除了品阶高一个档次之外便再无特别,换汤不换药,一套又一套,怎么也入不了狄云枫的法眼。

狄云枫本打算粗略地逛上一圈便往五楼闯闯,但当他走至最右侧一处角落,眼睛闪亮,停下脚步。

角落里尘封了一堆古籍,它们能摆设在四楼,品阶一定不低,可为何被人尘封遗忘?

狄云枫轻抚尘埃,用袖口将书籍页面抹得一干二净,露出书名几个大字《霜天剑法》,再往下看一本:《阴阳九命勾》,在下则是《大力金刚掌》……

武功秘籍!

谁说阳门里没有武功秘籍?这不就是么?

狄云枫像是捡到了宝,来不及一一查阅便将这些玩意儿全都揽进了储物袋中,多多益善,多多益善。

武功秘籍这种东西天下多得是,但大成且有用者却屈指可数。

不论是在人间还是真武国,高手一提及武艺便嘲笑那是花架子,高手过招,招招就会分出胜负,久而久之这些武功秘籍也就被人遗忘了。

其实不然,招式的创立必有它的契机与道理,譬如攻防走势,应对招式,拆招招式,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千篇一律的招式若融会贯通,闭上眼凭感觉便能反手制敌。

武艺当然要练,毕竟这世上高手屈指可数,又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看破招式与强弱,花架子若使得好,气势也得强上三分。

狄云枫如获至宝,满心欢喜地朝五楼走去。

---------------

堂主令解开五楼的结界亦不在话下,但明显能感受得出,五楼结界已非同一般,也许白秀安的权限只能止步于此。

五楼与下四楼决然不同,不见五行八类的功法秘籍,唯有楼堂中央的十六块石碑。

狄云枫眼睛一亮,嘴角微微一翘,他知道,自己想找的东西来了。

碑体斜上,十六块朝向相同,人在中央可悉数瞧尽。碑上刻画的鎏金大字栩栩如生,一篇百余字不等,尽是些生涩拗口的心法口诀。

“真阳心经,无杀决,无量心经,冼君琴谱,红莲业火,十里悲字诀,伞刀,清风剑歌……”

狄云枫抠了抠脑壳,说句实在话,这石碑上的口诀他一句都看不懂,感悟这种东西恰好需要人的灵感,即便悟性再高差那么一点儿东西也只能是叹为观止、不知所意。所以不论是凡间仙武,门中弟子都要下山历练,精英也自会出山修行,为的便是大千世界中的机缘巧合。

机缘自然无处不在,狄云枫此刻站在十六块石碑前也是机缘。

“清风剑歌我想子羽应该会喜欢。”

狄云枫取出几张白纸,将十六块石碑的口诀一一刻录在纸上,不论看不看得懂,一并打包打走,没坏处。

之后,狄云枫在楼梯口踌躇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上六楼看一看,既然来了,瞅瞅总没关系吧?

物以稀为贵,口诀功法亦是如此,五楼只有十六座石碑,那么六楼一定会更少。五楼通用于外堂堂主,六楼的功法大致适用于内门各峰峰主与长老,如此加算,七楼将适用于大长老,副掌门,掌门等顶尖高手,至于八楼……八楼定为阳门的至高传承,非太上长老所不及!

白秀安为外堂武力最低的堂主,但也趋近于死脉,可见五楼石碑上的心法适用于生脉及以上等武修;六楼适用于死脉;七楼适用于天脉;八楼岂非适用于真武境?!

狄云枫站在六楼梯口,直顾摇头,唉声叹气,他甚至未曾试一试白秀安的堂主令便感觉得到差距,虽说人不可一步登天,可若是能再上三楼,岂不是就能窥探真武的奥秘了么?

真武境界是如何?那是叱咤风云的存在!

“唉,蹉跎了,蹉跎了……”他无奈一叹,见窗外的夜色也不早,得趁着宴会散席之前离开,否则难免意外。

“等着,我一定会回来的!”他咬牙做一声决定,拂袖清风,离开了藏书阁。

……

……

狄云枫前脚刚落寒锋堂,白秀安则后脚归来,闻得出他喝了不少酒,踉踉跄跄跨进门槛儿,一头栽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狄云枫摇了摇头,走至白秀安身旁,也不扶起他,而是在其身旁坐下,自己取出酒边喝边谈心道:“白堂主,你有没有发现,其实很多人都是醉的不省人事,但他们就是要等到跨进自己家门的那一刻才倒头睡去。包括我也是。那么你认为这是为何?”

白秀安一动不动,只是动了动嘴皮子,打起呼噜来,他真的睡死了?

狄云枫又自言自语道:“我认为这类人都是倔强的,他们的身体已经沉睡,但意志却未沉睡。能靠意志力让自己身随己动,这样的人能干大事,练功时也不会走火入魔。”

“屁话。”

白秀安突然吐出两字,又翻过身来,静静地望着天上孤星残月,他的眼睛里怎又浑浊?清澈如水,比星星还亮。他怎有醉意?

白秀安的确醉了,醉得他愿意用酒来掩实自己的悲伤。醉,从来都不是单指喝酒才会出现的状态……

隔了许久,白秀安才开口问:“那十六块石碑,你中意哪一块?”

狄云枫抚了抚下巴,摇头道:“哪一块都不中意,因为我都看不懂。”

白秀安在怀里捣了捣,取出一本蓝色小册子递给狄云枫道:“这是我将十六道石碑上感悟融汇,自创刀法《寒锋》,送给你。”他已将册子塞给狄云枫。

“寒锋?”狄云枫有些受宠若惊。

白秀安又道:“你放心,里边全是简言,通俗易懂的。我想你也用刀,我也用刀,也许你很适合拥有它。”

“可我有自己的刀法,也有自己的刀意,很难融合他人的,我不要。”狄云枫想将册子还给白秀安,但白秀安却伸手紧紧地将册子塞进他怀中,并极认真的望着他,眼里悲哀无尽愁,道:“我把这本册子送给你,并非叫你亲自传承,只希望你帮我好生保管,有朝一日若遇见合适的少年,传承于他,莫让我的心血就此消失于世!”

狄云枫眉头紧皱,只好将册子手下,却问:“你到底是怎么了?”

白秀安一定是怎么了,他颓然站起身,步态蹒跚朝屋子里走去。他本是个有大侠风范之人,他亦是个很坚毅果敢的男人,可现在瞧其落魄的背影,迟暮之中满是伤,让狄云枫这个男人看了都有些于心不忍。

狄云枫也未追上去问,不用去想都知晓此事关乎御史大人的决策,发生了这多事,阳门真该遭难,白秀安也该背黑锅……

“呵,我就说么,原来是一场鸿门宴。”

……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