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休想带我出去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04  |  更新时间:2019-02-06 11:42:01 全文阅读

这时候孟小川小声音的问道:“沈教授,这个女人看起来也不像是个疯子啊。”

  沈墨目不转睛的看着房间内的薛媛,没有回头,轻声答道:“没错,你们看见她的眼神了吗?恐惧,心慌,还有一丝悲伤,这么复杂的情绪,不像是她所表现的那种精神病患者能做到的。所以,今天我们的任务,就是各自发挥特长,找出她到底为什么不愿意回家的原因。或许,这中间会藏着咱李队想要的结果。”

   李进这时忍不住说了句:“沈墨,我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也不必非要试图从她这里强行对号入座422的凶手。只是如果她的疯狂真有疑点,那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理。我觉得要想找出她不回家的原因,那自然是得从她家中查起。”

  “没错,所以等我尝试和她沟通过后,咱们就一起去她家里看看,顺便拜访一下她的丈夫。“沈墨的眼神,看向了韩城。

   李进笑道:“我说你怎么让我把他俩带来了呢,各种招数一起上,就不信看不出个真假是吧?”

沈墨没有再多说,那好看的眉眼间带着自信的笑意。他对身旁不远处的医生礼貌的微笑了一下,表示可以打开薛媛的病房门了。

   那医生一边开门,一边善意的提醒道:“沈教授,请您几位务必小心,千万千万避免那些令她情绪激动的话。因为只要一旦提起让她回家的话,她就会发疯一样的攻击人,或者伤害自己。您所了解的所有精神病患者的疯狂行为,她都会做,并且没有犹豫。”

   沈墨笑了笑,毫不在意的说:“你放心吧,不用太在意她的受刺激点是什么。如果她真的还有痛处,还有心智,那就证明她这一切都是装的。”

   那医生怔怔的看着沈墨,似乎是完全没有想到沈墨竟然会说出这样看似极其“不负责任”的话。

   随着薛媛的病房门被打开,沈墨率先走进了病房。李进带着韩城和孟小川就站在病房门边,一来是为了不打扰沈墨,其次也是为了守住房门,以防这个薛媛突然冲出房间对自己或他人造成伤害。

   在李进看来,刚刚那个医生的提醒显然是没有用的。以李进了解的沈墨,他今天应该就是为了刺激薛媛来的。不把她“逼疯”,恐怕是看不见真相的。这就和李进审讯时候的某种手段很相似。

   韩城和孟小川并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这会儿也不多想,只目不转睛的看着沈墨的一举一动。

   沈墨潇洒的信步走到薛媛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薛媛,然后一开口就说出了那医生刚刚提醒过的禁忌话题。

  “薛媛么,我很不能理解,这里难道比家更舒服么?”沈墨就像是和一个普通人在聊天一样,根本没有在意薛媛那突然紧缩的瞳孔和猛然惊慌的反应。

   沈墨见薛媛并没有开口,干脆毫不顾忌的继续问道:“家庭美满,夫妻和睦,生活条件也很富足。是什么让你觉得这个满是消毒水味道的精神病院会比家里还要温馨呢?这里时常传来的尖叫声、嘶吼声、以及深夜里那些垂死挣扎般的破碎哭喊声,难道不会让你惶恐不安吗?还是说…你家里有比这里更可怕的东西存在?”

   沈墨的话音刚落,薛媛就再也抑制不住的尖叫了起来。她疯狂的甩着那凌乱的长发,就好像是要甩掉刚刚听到的一切话语。她的双手在空中毫无目的的挥舞着,不知道是要抓住什么,还是想要赶走什么。

   韩城和孟小川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他们在工作中接触的只有两个极端的人。要么是好人,要么是坏人。要么是活人,要么是死人。像眼前这样,不知好坏,不人不鬼的情况,还确实是第一次见。

   薛媛看起来很虚弱,她好像没有过多的力气去攻击谁。但她还是尽可能的一边尖叫,一边靠近沈墨。

   李进在一旁看的紧张,那个医生在一旁看的更紧张。几次想要开口,但是话到嘴边都没有说出话来。因为他很清楚现在的状况,也知道沈墨在做什么。如果这是他故意对病人造成的刺激,那自己忽然开口必然会让效果大打折扣。

   可是眼看着薛媛扑向了沈墨,李进最终还是忍不住打算上前阻止。

   谁知,沈墨微微一侧身,就让薛媛扑了个空。他抬起右手制止了李进想要走过来的举动,然后看着发疯的薛媛,勾起嘴角笑道:“在刑警队装疯卖傻的人不计其数,但是目前为止成功的案例还一个都没有。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咱们坐下来好好聊聊不好么?何必非要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这样解决不了问题。”

   所有人看着沈墨那好看的笑容都呆住了。那个笑,甚至隐隐有一丝妖异的感觉。试想,在一所最危险的精神病院里,见一个最危险的精神病人,然而沈墨却面不改色,若无其事,并且全程面带笑意。这可能比精神病人本身更让人觉得诡异。

   薛媛趴在地上愣了一会儿,然后再次站起身,下定决心似的猛的扑向沈墨!这一次,她开口了!

   只听薛媛咬着牙愤怒的吼道:“你休想带我出去!休想!”

   终于听到了薛媛开口,沈墨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再次敏捷的一闪身,又一次躲过了薛媛的攻击。这一次,沈墨收敛了他那迷人的笑容,转而严肃的说道:“你果然是装的!可我看你的精神状态却也是真的极其脆弱。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因为你丈夫?还是其他人?你在害怕家里的什么?”

   薛媛不再说话,只是斜着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沈墨。那模样,十分骇人。

   沈墨轻轻叹了口气,便招呼着随行的那名医生道:“我们出去吧。”

  “啊,好好。”这名医生早就看傻了眼。这会儿连动作都不是特别利落了。

   按理说,每天在这个环境里,不应该会被一个精神病人吓到。可今天这个情况和往日不同。在正常的工作中,他们也不可能完全无防护的站在一个危险病人面前。可刚刚,如果不是沈墨躲得快,谁知道那薛媛会把他伤害到哪种程度?这医生既怕薛媛伤害到自己,又怕她伤害到沈墨李进。毕竟他们几个都是刑警队的,李进还是刑警队长,真要是在这里出了事,自己怕是没法交代。

   终于出了病房,在沈墨示意他可以离开的时候,这医生就像逃跑似的快步走出了沈墨他们的视线,好像生怕这几个比精神病还不正常的刑警再把他给叫回去。

   站在空旷的走廊里,孟小川第一个忍不住兴奋的说道:“沈教授!你刚才实在是太帅了!你这功夫就算是干我们这工作也没问题啊!还有啊,您就简简单单几句话,那女人怎么就疯了?她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您最后看出什么了?为什么忽然就出来……”

   就在孟小川依旧喋喋不休的时候,李进从一旁果断的伸出手捂住了孟小川的嘴,并冷声命令道:“你小子如果再继续罗嗦,我就把你扔进刚才那间屋子,让你好好去研究研究她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

   孟小川那双大眼睛无辜的眨巴了两下,赶紧自己捂住嘴,连连摇头,表示自己不会再说话了。

   沈墨微微笑了笑说:“我这只能算是自卫式躲闪,和你们追赶擒拿的功夫可比不了。大概是在刑警队时间长了,时不时又被李进拉去做苦力。什么妖魔鬼怪,什么现场外勤,早就已经习惯了。久而久之,就能感受到那些人攻击前的细微变化了。“

孟小川他们一定是很难想象,能凭细微变化判断出一位精神病患者的攻击前兆,那这个人本身到底正常不正常。只是这样的话听起来似乎十分无礼,所以他们尽管都十分惊讶好奇,却也还是没有说出口。

   不过办案无数的李进自然是和他们不一样,他全程也在注意着薛媛的一举一动,看起来确实有些不太正常。至少,她的目的性很强,那就是要留在精神病院,谁也别想把她带出去。为了留在这里,她可以不计后果,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这实在是让人很难接受。所以李进很相信沈墨的推测,于是这时他就直接对沈墨问道:“你是想现在就到她家去看看吗?她这么不正常,疯的疑点重重,我们理所当然可以进去好好参观参观。不过我还是觉得,咱们是不是应该先去见见她的丈夫?不管这个薛媛到底是在害怕什么,身为她的枕边人,她丈夫不可能一点儿都不知道吧?我相信,只要看见那个男人,大概一切就都明白的差不多了。而且我现在觉得,这女人和422凶手应该关系不大。这么脆弱的心理,怎么可能和杀人魔打交道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