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宋城的反应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2970  |  更新时间:2019-02-06 17:42:01 全文阅读

沈墨点点头说说:“是,怕你对这个结果感到失望,我还在斟酌应该怎么说。既然你已经有了这种心理准备,那我们就做接下来的事吧。只要进了她家,应该就能知道她到底是为什么疯的了。”

   两个人说话间,谁也没注意一旁的孟小川早就已经急的抓耳挠腮了。他那青涩的脸上似乎是写满了期待和好奇。所以沈墨刚说完话,他就迫不及待的激动道:“李队啊,那咱们还愣着干什么?快带我和韩城出任务呀!李队李队,我可是崇拜你那么久了啊!为了看你破案,我从文职努力挪到网络,从网络部门又努力挪到痕检,现在终于能出外勤了!但是你教我侦查现场的机会可不多!咱们快走,先去见那个丈夫,然后带着那个丈夫去他们的家,这不就行了吗?”

   韩城这时也充满期待的笑道:“是啊,这类精神病的案子我们还都没有真正的接触过。李队您看您真是……就算没有案子,自己找都能碰上个疑案。”

   李进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那就走吧,按小川说的那样。咱们先去见见薛媛的丈夫。诶,沈墨,你手里的卷宗里有他的基本信息吧?“

  “有,跟着我的车走吧。这些信息咱们路上说。“

   就这样,两辆车朝着市内较知名的一个装修设计公司出发了。

   在路程中,沈墨用电话告诉了李进,薛媛的丈夫名叫宋城,是那个设计公司中的一个渠道经理。业内口碑不错,同事关系也都没什么问题。可以这么说,在这个宋城的身上,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他兢兢业业的工作,加班出差从来不抱怨,而且每一次出差回来,不管多忙多累都会为他的妻子薛媛带回来一些小礼物。所以在大部分人眼中,这是一个对待工作认真负责,有着很强的上进心,并且专情浪漫的男人。

   刚听沈墨介绍完,李进就轻笑了一声说:“人民群众口中的完美故事,多半都是掺杂了水分的。要我说,对工作完全兢兢业业认真负责的话,那么必定就会造成对家人的忽视。毕竟一个人不能完美的分成两部分,又想加班出差,又想老婆没有抱怨,出去是商业精英,回家夫妻和睦,这在绝大部分的家庭中是不可能存在毫无矛盾的。”

   孟小川趴在驾驶座背上,一脸不解的说:“李队,您也不能这么说吧。人家沈教授不是说了吗,这个宋城虽然很忙,但是专情浪漫啊!每次回来都会给老婆带礼物,这也许就是人家可以家庭事业两丰收的原因呢?”

   李进笑道:“要不为什么说你还是太天真呢?你问问你沈教授,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长期独守空房,是一两件礼物就能解决的问题吗?这种可能性能有多大?如果说他们两人都很忙,这或许还能找个平衡点。但问题是薛媛没有工作,她的工作就是做个富家太太,而且看起来,还是个不能忍受寂寞的太太。这样一来,宋城的事业心,是不是就变成了他们感情的绊脚石?“

   韩城在一旁点头道:“对啊,我觉得李队说的是。你看看李队不就知道了嘛!太顾事业,必定会影响……”

韩城还没说完自己就闭了嘴,孟小川忍住在一旁偷笑。

电话那边的沈墨这时接道:“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像金丝雀一样的被养在笼子里,丈夫的定义,也绝不在于一个月见两面,每次送点儿礼物就行。可话虽如此,如果薛媛就因为这个疯了也实在是有点儿说不过去。日子过不了可以不过,这个男人给不了她温暖的话可以离婚另找幸福,不管怎样,都没有必要非把自己关进精神病院里。”

   李进回道:“对啊,如果不是因为这点实在可疑,说句不该说的话,我现在还真没有那么多富裕时间来侦查这不一定是案子的案子。”

   大家就这样聊着薛媛,没有多久就来到了宋城的公司楼下。事情远比他们想象的要顺利的多,因为他们刚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沈墨就凭着看过照片的印象一眼认出来了迎面走过来的人。

   那男人西装革履,步履匆匆,手中拿着公文包,还不停的抬手看向腕间的表。这个人正是宋城,很明显,他现在很赶时间。如果李进他们再晚到一些,估计就要擦身而过了。

   李进和沈墨交换了一个眼色,在确定了这个人就是宋城之后,李进迎面就走了过去,直白的说道:“你好,你是宋城先生吧?估计需要占用您一些时间,我们有些事想了解一下。”

   由于李进并没有表明来意,所以这会儿宋城只是抬眼看了一下李进,就匆匆忙忙的说:“我现在很忙,有事先约我秘书,或者直接跟她解决。”

   就在宋城想绕过李进离开的时候,李进原地不动的伸手将自己的证件举到了宋城的眼前。并且语气也随之冰冷了下来:“宋先生,你的家事,可能你的秘书并不能解决。而且我也没有和人谈话还得预约的先例。”

   宋城一看到李进的证件,这才终于集中了精神看了看眼前这几个人。然后马上焦急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说是我的家事……难道说我妻子她在医院又出状况了?她没事吧!?”

   看着宋城眼睛都红了的样子,沈墨在一旁悠悠的问了句:“你妻子经常出状况吗?”

听着沈墨的问话,这宋城的眼里闪过了一丝不悦的神色。只见他阴沉着脸道:“我妻子的事情,说到底还是得去找精神专家,和你们这些警察说能有什么用?你们是能治病还是能帮助我妻子恢复正常?所以还是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了,我这就去医院看她。”

   李进听后笑着接话道:“巧了,刚才跟你说话的这位,在领队也算是心理学专家了。医院那几个医生,未必有我们见过的疯狂事件更多。你妻子在精神崩溃之前曾联系过一位危险人物,我们就是顺着这个线索找来的?既然已经到了这儿,不如我们去找找你妻子生病的根源怎么样?都说心病还需心药医,她如此病态固执的要住在精神病院,总不会是没有原因的吧?咱们一起去你们家里看看,或许,能找出治好她的办法呢?”

   李进说话的时候虽然是面带笑意的,说出的话似乎也是处处在与宋城商量,可是在场的人都能听出来。李进只是在和气的陈述着自己的一个想法,并没有征求宋城意见的意思。这一趟,他们是势在必行了。

   宋城自然也是看出了李进那微笑背后的强硬态度,只好阴着脸说:“好吧,我可以带你们去家里。但是我实在是很忙,还要去医院看望我妻子,所以还请你们动作快一些,不要占用我太多的时间。”

   李进没有说话,只用手势表达了个“请”的意思。

   几个人跟着宋城,来到了他和薛媛的家。

   这是一个带院子的房子,一家两层,其实也和小别墅差不多了。院子里的花草看起来好像是很久没有人照料了,院内摆放的铁艺桌椅上也早就蒙上了一层灰。穿过院子,打开大门,李进和沈墨跟随宋城进了客厅。

   孟小川和韩城紧随其后,刚一进屋,就听孟小川深吸了一口气说:“嗯!好香啊,这是花香还是清新剂的味道?”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们都看见了大厅内的几个大大小小的桌子上摆放着好几瓶鲜花,而且都是那种香气浓郁的花。

   宋城松了松领带,有些疲惫的坐在沙发上说:“一直以来家里都是这样,闻习惯了倒也不觉得有多香。你们随便看看吧,咱们抓紧时间,好吧?”

   李进和沈墨谁都没有回应,只各自开始在房间里随意的转了两圈,然后就听沈墨问道:“宋先生,请问你妻子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病的?”

  “大概半年前。”

  “什么时候住院的呢?”

  “三个月前。”

  “那之前的三个月,你为什么没有送她去医院呢?”沈墨缓缓踱着步子,走回到了宋城的面前,微笑着看着他。

   宋城有些烦躁回道:“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当然愿意把她留在家里亲自照顾她!不管我是否专业,至少我能看着她,我放心啊!那医院能一样吗?我看不见她,也不知道那些医生会怎么对她!我早就听说了,精神病院对待病人根本就不当人。算了,我就这么说吧,如果不是最后我实在控制不了她,我到今天也不会把她送进那个精神病院的!”

   沈墨看似很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她在家里的那段日子是怎样的?你所说的控制不了她又是指的什么?她会伤害你,伤害自己,还是会伤害别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