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奇怪的病人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19-02-05 17:27:01 全文阅读

结果还是很出乎意料的。

首先,留下字条的人,应该是一个女人。韩城按照李进的指示,从信纸的生产,贩卖,店铺等等挨个调查,最后还真的查出了买这种信纸的人。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竟然是个女人。而且买了很久了,之所以记得,是因为那个女人的精神状况很不好,所以给老板留下了深刻印象。

而更加令人出乎意料的是,这个精神状态不太好的女人,现在正在精神病院里!

韩城向李进汇报的时候,眼睛瞪的可真像张飞似的。末了,还问了句:“李队,这还继续查吗?精神病啊!”

李进犹豫了下说:“那也还是去看看吧,沈墨在这方面比我强,查出具体哪所医院,调出病例,我要带着沈墨去见见这个女人。”

“好,好吧。”虽然韩城不明白,一个疯子还有什么可查的,但是既然李进说了,他们就没有不照做的道理。

等到病例拿到手,李进大概看了下,然后就去法医室找到了沈墨。

沈墨此刻正要下班,两个人在大门口撞了个满怀。沈墨微微皱起眉头说:“我是真的不愿意在这个时间段看见你,因为看见你,几乎就等于我的下班时间要无限后延了。”

李进陪着笑说:“不会不会,你看你这么想就太消极了。怎么见到我就得是加班呢?万一不加班,还能请你吃饭呢?”

沈墨皮笑肉不笑的冷哼了一声说:“那就更糟糕了,那意味着我大概又要离开我本来的岗位,给你充当一些有的没得现场顾问。一个人干好几个人的工作。其悲惨程度,恐怕比加班更让人消极。”

“……”李进心中暗想,和一个心理学专家聊天很没意思,和一个过于熟悉自己的心理学专家聊天更没意思。尤其,这个深谙心理知识的人,还是个常年搭档的法医。

想了想,李进拦住沈墨,晃了晃手里的病例说:“我可还没看呢,给你先看!怎么样?万一这其中有什么百转千回的冤情可怎么办?对不对?”

“死人了么?”沈墨问。

“目,目前没有……”

“死人的事我管,活人的事你管。既然没死人,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沈墨无奈的看着李进。

李进一看,也不多绕弯子,便直说:“你之前不也说了吗?查到留言的人,去见见就是了。现在查到了,可是人却在精神病院里。我对罪犯的心理还算了解,可是疯子……我并不擅长……”

“你的意思,我不但擅长死人,还擅长疯子?”沈墨俊眉一挑。

“不是…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在学法医的那会儿,还进修过心理学,和…精神病理学。你看,这样的话,有你在身边,我就能知道,那个女人是真疯子还是假疯子,是因为什么变成的疯子?这个疯的过程,是不是和暗河有关?是不是和冥王手下的杀手有关?你想想王鹏王磊,你想想小宝那可怜的一家子……现在这个罪犯已经不止杀害该死的人了,无辜的他也没放过啊!这个女人,很可能就是最后一个见过422凶手的人!”

败下阵来的沈墨,终于抬起手求饶似的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把病例留给我吧,我回家看看。然后明天带上队伍一起去医院。”

李进一听沈墨这么说,顿时精神了起来,连忙追问:“是是,那敢情好。只是现在并没有任何人报案,也没有案件发生,咱们还兴师动众的去刺激一个精神病患者合适吗?”李进觉得,这种调查没必要带很多人,毕竟很多事情还不确定。

  可沈墨却没有犹豫的回道:“你不合适的事儿办的还少吗?没关系的,你就当是给小川他们上一节精神病学的课了。你应该很了解,大部分罪犯的心理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异于常人。这也是当初我会学习这门知识的原因。至于这个女人嘛,她如果是真的无辜者,那我们就问候一下,看看病情就撤。如果她和422凶手有关,哪怕那么一点儿的关联,那咱们正好当场解决。咱们都清楚,你关心的,是王鹏留下的东西,是422的凶手,而不是一个精神错乱的女人。就这样吧,明天我们一早在精神病院门口见。”

“好!”李进看着沈墨,眼中的高兴已经代表了谢意。虽然沈墨总是口头上抱怨加班问题,但是每一次,却又从来没有真正拒绝过李进的请求。李进现在只希望,这一次能够有所收获。

沈墨回到家之后也是马上就开始翻看起了卷宗,找到那个确实有些奇怪的病例。

   患者名叫薛媛,今年33岁,从照片来看,在入院之前,她也算是一个非常有韵味的艳丽少妇了。她的丈夫在一家公司做经理,两个人的生活富裕幸福,和普通百姓家比起来已经条件很不错了。

有些奇怪的是,薛媛在此之前没有任何的精神疾病,家族也没有精神病史。发病之前也没有受过任何的打击,刺激和外伤。用她主治医生的话来说,这个看起来幸福富足的美丽少妇,仿佛是忽然间就变成了一个令人无法想象的精神病患者。她的发病情况,就是攻击性强,不能提起回家,宁可自杀也不回家。这种奇怪的病症,就连精神病院的医生都觉得奇怪,却又找不到诱因。在一次次的自杀未遂情况下,医院只能把薛媛束缚在病房里,并且不能提起出院。

   相关记录上也有记载,主治医生也有询问过薛媛的丈夫,那个男人看起来稳重斯文,而且非常疼爱薛媛。每每看到薛媛发病时的情形,他都难掩伤心,痛不欲生。

而这种离奇的发疯,也确实引起了沈墨的注意。在精神病学上,任何可能性都会发生。不能排除薛媛因为脑部病变或者不为人知的潜意识而忽然引发疾病,但是,要说一个人过的幸福美满,忽然间就疯了,这几率也实在是太低太低了。几乎不可能。从医学这方面,沈墨不能完全肯定的说这种情况没有,但是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再加上薛媛的丈夫又是那样的温和,对待妻子宠爱有加,用病例记录上他自己的话来说,他们的婚姻十分幸福。

   那么,这个宁死也不愿意回家的精神病患者薛媛,又是如何有的这种强烈心理障碍呢?

   沈墨始终坚定的认为,任何一种精神障碍都是有来源的。也许,那来源藏在大脑中浩瀚无边的潜意识里,自己不自知。但无论如何,既然是病,就必定有病因。所以,沈墨才会觉得这个病例确实古怪。也许,真应了李进的乌鸦嘴,就算与暗河无关,可这将牵扯上一件百转千回的冤案也说不定。

   隔天一早,沈墨准时的来到了精神病院门前。大概五分钟不到,李进的车也停在了大门前,一起同行的还有韩城和孟小川。

   大概是时间还早,孟小川那乱蓬蓬的头发这会儿看起来更像是还没睡醒的样子。这让李进看着不禁皱了皱眉头说:“小川啊,你还总抱怨别人觉得你是个网瘾少年。你看看你这模样,哪里像个警察?我要是不认识你,我也会觉得你像个网瘾少年啊!你看看你沈教授……”

不等李进开口夸赞,沈墨就打断了他说:“甭给我带高帽,你又迟到了四分半钟。”

   李进尴尬的笑了下,没有说什么。

   韩城看到沈墨也是十分开心,风风火火的过来打招呼:“沈教授!真没想到我们还能有机会跟着李队来实际看下心理鉴定呢!欠抽的罪犯接触的是不少,但是真正的精神病,我还真没怎么见识过呢!“

   沈墨忍不住笑了下说:“欠抽的罪犯啊……今天这里不管怎么说也是医院,你们不要太发挥专业才好。这些病人很有可能富有攻击性,但是你可要控制好自己的行为啊。我们走吧。”

   不再多说,几个人跟着沈墨就进入了精神病院的隔离区。

在这里,关着的都是非常危险的患者,要么就是自杀倾向十分严重的病人,要么就是攻击倾向十分严重的病人。若不是他们真的会伤人伤己,也不至于单独隔离。

   在医生的带领下,他们很快就找到了走廊尽头薛媛的病房。

   在病房外,沈墨叮嘱着韩城他们说:“这里不是监狱,病人和罪犯也是两种性质。罪犯有思想和意识约束,而真正精神病人的思维是你们完全无法想象的。所以,他们做出什么事情都很正常。一定保护好自己,不要轻易开口,站在门口就好。”

   韩城和孟小川使劲儿的点点头,笑着示意让沈墨放心,已经完全准备好了,可以去见见那位奇怪的病人了。

   透过方形窗口,他们看到了病房内的薛媛。

   此时薛媛正蜷缩在墙角里,一双眼睛木然且悲伤。她痴痴的看着地面,可眼神里却好像藏着一个令人不安的恐怖故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