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八章 看脸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192  |  更新时间:2018-10-15 12:43:01 全文阅读

相比沈墨,何蓉就没有那么顺从了,她走上前,挡在了李进的前面,一扬柳眉问道:“桃花?诶,你还是真有闲心呢!我们到底是干什么来的?”其实平日里的何蓉并不是这样的状态,只不过只要一遇到李进,她就会没来由的想针对他。关于这一点,她自己也不是很明白。

  李进站在原地,冷峻的面容又冷了几分:“我早就说过有你会浪费时间,真是一点儿都没说错。等到这个案子结案之后,我希望你能回去好好学习学习如何当一名刑警,顺便学习一下推理技巧和基本知识。那封留言信上有一句话,深红浅红,乱花迷眼。也许你会和前两句关于罪犯对爱情的态度联系起来。但是这个深红浅红,原句描写的却是桃花。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我不相信留下信的人只是忽然诗性大发,所以,这句话就是在指引苗圃内的具体方位。嗯,除了学习刑侦技巧,我劝你有时间也多看看古诗词。”说完,李进就绕过了何蓉,大阔步的朝着苗圃深处走去了。

何蓉站在原地,狠狠的攥着拳,眼睛里好像能冒出火来一样。这样冰冷讨厌的男人,即便是工作接触都让人觉得忍无可忍!但是眼前没有办法,也只能跟随着李进和沈墨往他说的那片桃林走去。

  夕阳,似乎把眼前的一切都映的比平时更加鲜艳。包括,那苗圃最深处的一大片桃花林。

  当李进他们看到了那片桃花的时候,不由得都加快了脚步,快速的朝那片桃林走了去。李进心里那种糟糕的预告愈发强烈了,那是每一次在凶案现场的时候,他都会有的无名感受。

  这个合适的季节,桃花开的正艳,粉红色的花瓣在晚风的轻拂之下纷纷扬扬。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李进小心翼翼的踏入这片土地,每一步都走的十分谨慎。他在找寻着他们之外的脚印和其他一些不该出现的痕迹。尽管他们现在还并不确定里面是不是真的有尸体,但仍要以不破坏现场为第一要素。

  落花成泥,在这样的地面上寻找足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脚印落下之后,经过一段时间,落下的花瓣就会覆盖住。花瓣腐败积压,慢慢的就会使原本的足迹深浅有了变化。凶手如果来过,一定也有段时间了。这一段时间,落花就足可以湮灭了他的犯罪证据。

  又向深处走了大概一百多米的距离,在夕阳的残红之下,李进第一个停下了脚步。而紧跟着他的沈墨,也在他身边站住了。之后,就是何蓉无法置信的一声惊呼。

  前方一棵大桃树下,落花被刻意的扫开围城了一个两米左右的圆圈,落花比中心地面高出了几公分的高度,就像是一个坟冢。而在那花瓣坟冢的正中央,正摆放着一个姿态诡异的尸体。

  那是一具年轻的女尸,光洁的皮肤,苍白的裸体,身形完美。乌黑的长发铺在落花满地的土地上,上方扬起的花语,又一层层落在她的身上,远远看上去,那就好像是一个沉睡中的百花仙。只是……她身体那种不同寻常的僵硬和诡异的扭曲姿态都足以显示出她已经不再具有生命体征了。任何一个活人,都不可能扭曲成这个样子,更不会像一尊木偶雕塑般的如此僵硬。只有尸僵,才能造成这样的效果。

  能让何蓉惊呼的原因,也就是尸体最为诡异的地方。尸体被强行扭曲成了戏曲表演中的强度高难度大的毯子功。整具尸体就像是一个定格的画面,下腰的弧度几乎是硬生生折断了腰椎才能换得的姿态。

沈墨是法医界权威,可饶是他见过了各种各样的尸体,这会儿也还是忍不住摇头叹道:“这种功夫在行家里都算是高难度的基本功,但死者明显并不是什么行家。她做不来这样夸张的姿势,更做不到按照凶手的变态意愿以这样的姿势死去。所以……凶手就打碎了她的肋骨、腿骨、手臂,又硬生生折断脊椎把她扭曲成了这样的姿态,借助尸僵的作用,固定尸体形态。李进,你接了这个案子是正确的……这个罪犯,不是一般人。”

何蓉已经被眼前的尸体惊呆了,她有些手足无措的说:“这,这不可能的…我追踪了那个变态那么久,他作案的手法非常低级,很普通的啊!”

李进不耐烦的抬眼反问了句:“那么低级,那么普通,为什么你们迟迟没有抓到他?”

“……”何蓉的震惊,已经让她没有心思和李进吵架了。

  既然已经发现了尸体,那当然就要马上叫人来了。眼看天就要黑了,总得尽快把尸体带走才行。

联系过了警队,李进慢慢的蹲下了身,不远不近的望着那具扭曲的尸体。

  何蓉这时好像变得虚心了很多,她面色苍白的问:“李进,你在看什么?”

  “是奸杀。”李进淡淡的说道。

  “你……你这样就能确定?”何蓉吃惊的问。因为沈墨就在身边啊,作为顶级法医的沈墨,在未经过尸检的情况下,都不可能斩钉截铁的判断一具尸体是否曾受到过侵犯。李进他又不是法医,他怎么能这样肯定?

  在这个问题上,李进似乎并不想说太多,只淡淡的回了三个字:“感觉吧。”

  这下子,何蓉有些忍不住了,急道:“这种事情你跟我谈感觉?”

李进不再说话,摆明了一副“就算是感觉我也不愿意跟你多谈”的样子。在警队的人到来之前,他们不能提前接触尸体。现场需要更为专业的鉴定人员来勘查拍照,他们留下的痕迹,会给警方破案带来困扰。

  李进和沈墨就这样蹲在花瓣坟冢的不远处,旁若无人,一人一句的进行着初步分析。好像何蓉从来就没存在过一样。

  “嗯,死者女性,初步估计年龄大概在22到25岁之间。尸僵之前皮肤光滑细腻,发质柔软干净,手脚均无老茧,生活条件应该不差。”沈墨作为一名法医,率先开口说出了自己第一判断。

  李进听后也点点头跟着分析道:“尸体身上,附近,都没有衣物,也没有任何身份象征。没有打斗痕迹,没有挣扎迹象,没有血迹。头发光滑柔顺的铺在地面上,身体干净,明显是特意摆好的造型。由此可见,这里不是第一现场。”李进的语气坚定自信,这让在一旁恼火着的何蓉,都忍不住悄悄看了李进几眼。这个男人,除了态度恶劣,性格冰冷严肃以外,似乎也找不到什么缺点。

  “死者身高165左右,尸僵大概会造成两厘米左右的误差。尸体在低温和土壤温度的特定条件下,腐败较为较慢,应该能够辨认清楚面容。只不过,你看现在死者的脸已经被那些飘落的花瓣完全挡住了,无法看清。不过这也给了我们一个提示,落花在尸体身上的厚度,能大致估计出死者摆放在这里的时间。”沈墨轻轻抚着自己的下巴说。

  “没错,从人被摆在这里开始,花瓣落在她身上的厚度就能说明时间了。 嗯……”李进说着,犹豫了一下,然后站起身,伸出手停在空中。静静地看着那落花纷纷的画面。

何蓉诧异的看了一会儿李进,他那站在落花之下伸手接花瓣的样子,还算是养眼……可现在不是摆造型耍帅的时候吧?

  就在她准备开口的时候,一直看着手表的沈墨忽然开口说道:“三十秒了,排除风速的差距,死者在这里的时间大概已经有一天一夜了。“

  李进赞许的看着沈墨,只觉得两个人能够成为挚友,是必定有原因的。沈墨说出的结果,恰巧也是李进推测的结果。

  沈墨又指了指尸体身下的土地说:“目前无法看出致命伤是什么,但即便死者生前有过大量出血,那么那片土地也吸收的差不多了。所以,你也还不能断定这里没有血迹。只是……这些花瓣实在是太碍事了,我没办法看清楚伤痕。”

李进十分赞同的拍了沈墨一下说:“这句话真是说到我心里去了!这些花瓣太碍事儿了!诶,警队的人怎么还不来!我已经迫不及待看看尸体的庐山真面目了!”李进有些兴奋的看着他们来时的方向。

  沈墨无奈:“李进,你这样,会让人感觉你比凶手更变态。”说着,沈墨还特意看了一眼何蓉。果然,那位骄傲的女警从站在这里的那一刻开始,脸色就不怎么好看,现在看着李进那副“变态的亢奋嘴脸”,脸色变得更不好看了。

  李进耸耸肩,无所谓的说:“别人怎么看我,我一点儿都不在乎。我现在最在乎的,就是尸体的眼睛。”虽然还没看到,但是李进几乎可以肯定,尸体的眼睛一定被摘掉了。

  正说着,远处渐渐传来了警笛声。不一会儿的功夫,韩城就带人赶到了。

  李进他们稍稍退出了一些距离,好让现场的勘查人员进入主要案发地点。

  韩城风风火火的跑到了李进身边说:“李队!我一接到电话就马上过来了!小川本来也要一起来,但是我没让他一起跟来。”

李进点头道:“嗯,那就对了。那孩子要是来看见这一幕,可能就不是吐那么简单了。”说着,李进推了推韩城催促道:“让他们手脚麻利点儿,快点儿拍照取证。我要走过去看看尸体的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