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九章 死亡美感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184  |  更新时间:2018-10-16 12:43:02 全文阅读

韩城面色不太自然的看了看尸体,又有些担心的看看李进问道:“李队,怎么,您认识?”

李进摇摇头,没再多说。只焦急的看着警员们忙前忙后。好不容易等到现场调查的警员朝他们招手了,李进这才迫不及待的快步走到了尸体旁边。

  扭曲的尸体,仰面朝天。当尸体脸上的花瓣都清理干净了之后,只见那张苍白的脸上果真有着两个黑洞洞的血窟窿。

  李进的感觉没有错,凶手也算是言出必行了。死者的眼球不见了,那个变态真的做到了留下最难保存的一部分。现在,那张娇小年轻的脸上,只剩下了两个血窟窿。如同在无助的瞪着头顶上的天空,以及漫天飞舞的灼灼桃夭。

  李进皱着眉,叹了口气:“从强奸犯升级到这个程度,他的速度似乎有些太快了。要是没有一个更加变态的老师教导,很难想象犯罪进化能这样跳跃。”

  沈墨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尸体说:“李进,凶手应该是有足够的时间折磨并杀死被害人的。眼球这个东西吧,虽然极其脆弱,但是要想扯出它其实却并不容易。眼球的周围被六条眼外肌环绕,总腱环对眼球是一种强有力的束缚,将六组肌肉紧紧的拧结在一起。换句话说,一般的人为方式是很难将它们分离的。而我们要找的凶手,无论从信里的留言还是行为来看,他最终目的显然是要完好的取出眼球,留下死者一部分,而不是单纯想要弄瞎了她。取走眼球这件事对凶手而言颇有仪式感,他做的必定是小心翼翼。因此,不可能在不安全的地方匆忙行事。”

  “取出眼球这事儿真的很困难吗?”何蓉在一旁疑惑的问着,并伸出手自己摸了摸眼睛。大概就像沈墨说的那样,眼睛太脆弱了,一般人都不会认为挖出眼睛是件困难的事。

  沈墨对何蓉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微笑,并用专业的语气肯定道:“取出眼球的过程确实不容易,这并不像是要把一个人弄瞎那样简单。而且凶手也表明了,他要保留死者的一部分。想要保留,就不能让眼球破裂。所以,这是一个技术活儿。”

  看着何蓉那似懂非懂迷茫的样子,沈墨伸出了自己的拳头耐心的举例解释着说:“眼球就像是这拳头,而手臂就像是六条眼外肌和总腱环,想要扯出眼球就必须连同它后面的一切全都扯出来。而总腱环的位置非常深,就算眼球脱眶,它也还是会与眼眶深处的那些组织相连。你们看这具尸体的眼眶内部血肉模糊,不像是有利器干脆利落的割断眼外肌的样子,所以……凶手用的应该是用手。”

  何蓉听的不寒而栗,愤怒使她脸色煞白:“这个该死的变态!等我抓到他,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这些女人无法反抗,他杀都杀了,为什么还要这样残忍的拿走眼球!几个月以来都是个色胆包天的强奸犯,怎么会忽然之间变成这样!”

  李进淡淡的回道:“杀人犯在杀人之后取走死者身上的器官,通常都是为了保存。这就好像是战争中的战利品一样,对凶手来说有着不一样的深刻意义。这些战利品可以满足他们的内心,同时,也可以在杀人之后与再次杀人之前的那段时间里,慢慢回味。还有,你不能用你那四个月的追查过程来定义这个凶手的本质。忽然升级的犯罪,原因有很多。也许有某些事情刺激了他,也许……他认识了某个比他自己更变态的人。”

  “……”何蓉呆呆的看着慕森,一时不知道该回些什么。

  沈墨这时在一旁补充道:“在恐怖电影里,那一个个圆滚滚、白花花的眼球都是骗人的。眼球脱离眼眶是必定会扯出眼外肌的。但视神经非常的坚韧,很难被扯断。所以若想扯出眼球,就必须连同总腱环一起全部都拉出来,并且扯断肌肉。在这之后,无论你怎么剥落,也不可能剥的特别干净。像电影画面里的玻璃球一样,不可能的。凶手做这件事的过程是很费时费力的。那么,他既然这样做了,想必眼睛对他来说就有很大的意义。可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之前的被害人,没有关于凶手伤害她们眼睛的证词呢?就算他那时候还没有那么大的勇气,但是对眼球的迷恋,也总会让他做出些什么的。”

  李进看着眼前这片桃林,沉默了片刻说道:“如果不是凶手的意思,那就是其他人的意思。现在不排除有人帮助这个强奸犯做犯罪升级。只是,凶手如果想要真正完整的保存好眼球,要么是先取眼球再抛尸,要么就是带着特殊的保存器具来这里,抛尸之后再取走眼球。这两个方式都很冒险,而且都需要充裕的时间和令他安心的作案地点。”

  李进说完,难得的转身看向了何蓉说:“这个案子不是你负责么?那这里现场就先交给你了,不需要你做什么,先帮着大家查找尸源吧。死者是本市人,条件不差。失踪信息应该很快就有,尽快查出尸源,找出被害人最后到过的地方,也就找到了凶手下手的方式。”

  何蓉本来并不满意李进对自己像是吩咐手下一样的安排,但是在短短半天的接触当中,虽然李进的态度让她讨厌,但是李进办案时候的风采,却也让她有些折服。所以这会儿,何蓉只问了句:“那你干什么去?”

  “我和沈墨回法医室,等他做尸检。我觉得死者是被奸杀的,但也只是我觉得。到底是不是,还需要沈墨给我证据。等到沈墨的尸检结果出来之后,我们就大概能够知道罪犯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李进没什么表情的看向了远方。

何蓉点点头,转身带着韩城开始忙碌现场工作了。

  沈墨和李进慢慢的往苗圃外走,在路上,沈墨一直都没有说话,这让李进忍不住问了句:“你在想什么?”

沈墨犹豫着回道:“我总觉得这个现场有些地方不太对劲,但一时也说不出来什么。这个案发现场太不潦草慌乱了。抛尸还能抛的那么讲究并富有死亡美感,你说是不是很怪异?还有,凶手自己一个人,他怎么做到的诱拐,奸杀,挖眼,布置抛尸现场这一系列繁琐事务的?这些事情,单拿出哪件都不容易。”沈墨的眼神,大有深意。

  李进皱了皱眉说:“也许凶手离这里很近,也许他有的足够富裕的时间可以在这儿按照他想要的方式来处理尸体。可是……人死后尸僵发生的时间应该是在1到3个小时之后才开始,如果他是在这里固定尸体形态的,那就意味着他需要在这里呆上几个甚至十个小时!没人发现?胆子也太大了。”

    “这就是我觉得有怪异的地方,你有什么想法吗?”沈墨满怀期待的看向李进。

  可是李进却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说:“没有。我还得再想想,有些事情并不符合逻辑。”

  就在沈墨站在原地有些失望的时候,李进却忽然回了神儿一样的拉着他问道:“诶?你在这里发什么呆呢!分析那个变态的事情交给我,你倒是快点儿解剖了她啊。你只有把她拆开分析明白,咱们才能知道她生前最后发生了什么。知道了死者生前最后信息,咱们才能对那变态进行侧写啊!”李进理所当然的看着沈墨,并用实际行动拉着沈墨快步离开了苗圃。

  也不等沈墨有什么反应,两个人就已最快速度赶回了警局。之后,李进就不由分说的把沈墨推进了法医室,并且交代顾思琪“快点儿帮忙尸检,不要让沈墨干其他事情”。

  这种急切,不仅仅是因为这个案子的特殊,还因为李进内心深处想要迫切结案的愿望。越是诡异难解的案子,耽误的时间就会越长。他一刻都没有忘记,自己的手里还有四条人命没有处理。尤其是,那四条人命很有可能是默默付出生命的英雄。

想到此处,李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认真的再次分析眼前这个案子。只要这个案子了结了,他才能继续追查自己手里的悬案。

  在苗圃的时候,李进就已经注意到那具尸体异常惨白的肤色了,那种不自然的苍白,几乎可以肯定她生前失血过多。而且沈墨之前也说过了,死者必定有过大量出血,只是现场并没有血迹四溅的痕迹而已。于是李进开始考虑,凶手会用了什么方式让死者因失血而亡呢?

  常理来说,除非是大动脉割断损伤或者内脏严重出血,否则想让一个人将血液流尽而死也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因为血液中的血小板会起到止血凝血的作用,这就是人体自带的修复功能。而且这个死亡过程十分缓慢,至少在死者失去意识之前,存在的变数太多了。

另外,从尸体的皮肤和发质上,李进也判断这个姑娘的生活环境应该不差。怎么说也得是个中高档的生活水平。那被严重扭曲的身体和四肢,在一天一夜逐渐腐败变化的情况下,也仍旧能看出生前的滑.嫩细腻。这样的皮肤,不可能是外来务工人员或者辛辛苦苦种地干活的农民会有的。也正是因为这些体表特征,李进当时才十分肯定的对何蓉说,尸源要从本市人查起,并且还是家庭条件不错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