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青城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029  |  更新时间:2015-10-10 21:10:05 全文阅读

这座城池,是俺答汗在时和三娘子一同兴建,也是当时蒙古各部中罕有的大城,数里方圆外围全部以青砖砌成,所以又称青城,蒙语称为库库和屯,大明那边则称为归化城,以记念俺答受封顺义王,沿宣府至大同到延绥的几千里边关得到太平,而很多草原上的蒙人和汉人则称这座城为三娘子城,这个嫁了俺答祖孙三代的奇女子在草原上是不折不扣的传奇,如果没有三娘子就没有俺答祖孙一直保持的与大明的和平,也不会有眼前座落在草原上的传奇城池。

对汉人来说,青城这样的城池规模无足与奇,内地任何一座府城都比眼前这城池要大的多,但对居无定所,向来逐水草而游牧的蒙古人来说,眼前这座城池就是宏伟之至,也是他们最大的骄傲。

就算现在全蒙古公认的大汗共主林丹汗,他的察汉浩特建在巴林部的阿巴葛哈喇山下,也是费了不少心血和财力,但与眼前的青城比起来,察汉浩特也就是个小镇子,两者相差太远。

远远的有骑士策马奔驰而来,红色的对襟甲衣和红色的缨盔在地平线上上下飞舞,群马奔驰时发出阵阵闷雷般的轰鸣,各人得了银锭提醒,知道这是前来盘查的驻军,于是架梁马和塘马包括后队都收缩起来,与主队合并在一处。

梁兴和王一魁还有李来宾等人分别统领镖师护卫,隐隐摆出了一个迎敌的阵列。

就算寡不敌众,又深入草原,可梁兴他们都没有任人宰割的打算,张瀚给他们的训练也向来就是如此,不论身在何地,处于什么样的环境之中,随时都要保持警惕,也随时可以迎敌接战。

五个夜不收身手最强,此时和蒋家兄弟等人一起,摆成了一个小小的坚阵,如果真有意外,他们的任务就是护卫张瀚逃跑。

大伙的马力还是十分充足,每人最少都是双马,而且这些马都是上等战马,平均价格都在十二两以上,骠肥体壮,身量高大,脚掌厚实,因为轮流骑乘,现在又是秋高马肥的时节,每匹马的劲力都很充足,轻骑狂奔,换马节省马力,直线奔逃,两天就可以回到大同附近的长城线。

这也是张瀚等人精心设计过的,虽然有银锭和很多与走私生意相关的大人物们的保证,但安全问题肯定也是尽可能的要想办法多想一些出路,不能把自身的安危全寄托在别人的保证之上。

军马很快就赶至张瀚等人身边,一百来人形成了一个半圆,这些蒙古人均是戴着暖帽,帽子下面是一张凶悍的圆脸,矮个子,壮实如墙壁般的身躯,骑在马身上还是十分明显的罗圈腿,手中短小而紧绷的骑弓,左右一大一小的两个插袋,身上的甲衣则是皮制,形制是对襟模样,还有腿裙,皮甲从胸口到腿裙的位置都有铜钉在外,显示里头有一些菱形的铁制甲叶,这些皮甲或棉甲因为镶嵌铁叶,可以防住对要害的致命攻击,弓箭的伤害减轻,对削砍的防护也还不错,但对戳刺的伤害几乎毫无用处,比起明军的制式铁鳞甲来,这东西就差的远了。

不过大明的军队一般也就是皮甲和棉甲,铁甲的数量也严重不足,论起装具来,眼前这一百多个蒙古兵也确实有点儿精锐的样子,最少在具甲和装备上,还有马上的身手来说,与大明的边军精锐骑兵相当,仅次于少数能披铁甲的明军家丁。

“是银锭台吉在此!”

银锭的一个护卫也策马向前,高声宣告。

前来的骑兵并没有理睬,显然银锭的地位在青城这里十分平常。蒙古的统治架构十分明确,最上层的是大汗,以察哈尔部的林丹汗最高,他是达延汗的七世孙,是嫡系的大汗,从法典上来说,他是左右六个蒙古万户的共主大汗。

大汗之下,才是协助大汗管理右翼的济农,然后是诺颜和台吉们。

但实际上来说,各部自以为是多年,林丹汗继承汗位已经十年以上,统合蒙古各部也是这个大汗的志愿,可惜收效甚微。

惟一收获的就是林丹汗与内喀尔喀五部的联盟,另外就是分别派驻在青城和内喀尔喀的分管左右两翼的管理大臣,这是林丹汗派出来的爪牙,监视松散的各部,监管左右翼的原本也是有实力的大台吉,加上有林丹汗的任命,象银锭这种小台吉怎么会被看在眼里。

“这些是什么人?”

带队的骑兵军官扬着手中的马鞭,故意不理会脸色难看的银锭,大声盘问着银锭的护卫。

“这是来做生意的汉商!”

“汉商?”那个骑兵将领冷笑道:“什么时候汉商也能带这么多部下,还带着兵器进入青城了?”

“布勒台,”银锭开口道:“这是我们大汗允准的,你要不服,可以到布囊台吉那里告我一状,和我们大汗对质。”

银锭说的布囊台吉,就是林丹汗任命的管理右翼三万户的永谢布部的台吉却热斯坦布囊台吉,当年达延汗立六个万户,现在的俺答汗的后人卜石兔,也就是土默特部的大汗和顺义王也是达延汗的后人,还有鄂尔多斯万户和永谢布部万户,这是右翼三万户,在右翼蒙古就是以土默特部实力最为强劲,其次是鄂尔多斯部,永谢布部实力最差,而林丹汗任命的管理右翼大臣恰恰是永谢布部的鄂托克布囊台吉,在本部中他实力强劲,但在整个右翼他又是实力很差,只能倚仗林丹汗给他的权力,出心出力的替林丹汗当一只好走狗,这样的角色在青城这里当然不讨巧,最好这一支兵马也是被后金兵在征伐林丹汗时击溃,消失在了历史的洪流之中。

不过最少在此时布勒台没有想到日后,眼前的张瀚和汉人们的底细来历,这几天青城内都传遍了,布囊台吉身为监视大臣,不可能对这样的大事不知不晓,上头贵人们的争斗下面的人不知道,布勒台是布囊的亲将,他只知道布囊台吉为这件事十分的不开心,这几天他就一直带着人在城外等着,准备把人拦截下来,好生的刁难一番。

四周已经围了不少人,青城是整个右翼蒙古的核心所在,土默特这些年的地盘发展的很大,比如火落赤台吉在青海一带雄霸一方,顺义王更是西部蒙古的共主,鄂尔多斯等部也都经常会赶到这里来朝拜卜石兔汗,青海和套部蒙古,还有西部的卫拉特蒙古都会到此,每日都有络绎不绝的商队从北方还有西边赶过来与土默特各部贸易,察合台汗国的后人们也从哈密和伊犁等地偶尔赶过来,带来西域和中亚那边的特色商品。

青城附近的繁华,在整个蒙古草原也算头一份了,也是仰赖和大明的马市贸易,这里拥有大量的各色毛料,丝绸绸缎,各种档次的棉布,堆积成山的茶砖,来自中原的纸张,金器和银器,还有蔬菜,水果,药材,各色货物也是应有尽有,虽是远不及张家口那种绵延几里全是商号店铺的商业底蕴,但最少在张瀚等人眼前不远的地方,也是聚集了过百家的店铺,摆满了各色的货物,这其中大部份都是各个台吉开设的店铺,也有不少是汉商所开,现在聚集了不少人,蒙汉均有,各人都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这边的情形,不少人交头结耳,窃窃私语着。

“怎么这里还有不少田地,似乎都种着菜?”

孙敬亭没理会这边的争执,他的蒙语底子一般,虽然最近已经加强了学习,毕竟还是听不懂过于急切的吵架般的话语,听不懂就索性不听,他扭头向一边,倒是猛然发觉了新奇的东西。

张瀚也看到了,菜地很多,依着青城四周的城墙开垦了相当多的菜田,也有一些是麦地,已经出了一层浅浅的青苗。

“这是板升地之一啊,虽不如板升城,也是汉人的聚集所。”梁兴这个喇虎出身的倒是知道这事,抢着答道:“青城原本就是板升地之一,汉人住多了,慢慢的就开垦荒地,种粮食种菜,咱们汉人嘛,就喜欢这耕作的事儿,也有汉人学着去放羊牧马,咱做这事怎么做的过蒙古人,还不如老老实实的种菜种地更好些。鞑子也有学种地的,他们种地就和咱们放羊一样,天生都不是那块料。”

“说的是喽。”一旁的李从业插嘴道:“当年俺答立个八个板升地,都替他种地种菜,青城这里的最大,汉人也最多,村落相连,阡陌百里,要不说的话,还以为是咱中国地界。”

蒋奎大咧咧道:“这老砍头的倒是会享福。”

张瀚看他一眼,说道:“故顺义王你也敢胡说八道,再有下次你就自己骑马回新平堡去。”

蒋奎头一低,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将在边军那边常说的话带到这边来,若是叫人听了果真是不小的麻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