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比试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124  |  更新时间:2015-10-11 21:11:07 全文阅读

那边银锭终于也交涉完毕,那个叫布勒台的蒙古将领果真也没有敢坚持去和顺义王去对质,他也清楚,城中的贵人们都喜欢这个眼前的少年汉商,也有一些世居青城的汉商一心想着与这个汉人东主合作,自己若是真的公事公办将人给带走,城里头立刻就能反弹,最终布囊台吉也保不住自己,为这事挨一顿马鞭,还把人往死里得罪,未免不值。

不过就这样将人放走,大张声势的赶过来,还有不少人围观着,自己也简直就成了笑话,布勒台心中不愤,用眼神示意命令,他的部下有五十余人,突然策动马匹跑动起来,原本是半圆的阵形,跑动之后,便是将张瀚等人夹在两列马队之中。

“哟荷……”

跑动时,所有的蒙古骑兵从腰间抽出弯刀,在手中挥舞过肩,刀光闪烁,马蹄翻飞,一时气势逼人。

银锭气的在马上站起来,他也毫无办法,布勒台又没有动手,只是策马来回奔驰,这是蒙古人中的一种挑衅行为,如果银锭和张瀚这边无人应战,那么就算是输了,进了青城之后,布勒台和他部下也会有武勇之名,就算因为这样桀骜不驯而被城中的贵人们在心里记上一笔,但付出的代价有限,仍然是值得的。

蒙古甲骑们还在呼喝着,向张瀚等人发出挑衅的声响,他们的马匹也是越跑越近,成两列后,他们在张瀚等人的眼前交叉跑着,不一会功夫就是左右交换了一次。

在交换时,有不少甲骑卖弄骑技,从马鞍上跳下,在地上急跳几步再跳上马,要么就是在马身上站立,拉开自己的骑弓,并不搭箭,但向着张瀚等人虚拉弓弦,弓弦拉动时,发出崩崩的声响,这些蒙古人就发出一阵阵粗野的大笑。

四周围观的人不怕事情闹的大,越热闹就越是解闷,不论是蒙古人还是汉人其实都是一样,除了少数汉商沉默,不愿看到这样情形之外,不少种地的汉人和蒙古人一样聚集起来,饶有兴味的打量着张瀚等人,还有人在拿出铜钱出来打赌,看张瀚等人能不能有胆量接下这个挑战,如果接战的话,又是哪一边的赢面大些?

“要我说那小东主白白净净的,胡子也没生出来几根,这样的人哪有胆子接这个茬?”

“也不知是哪家小郎君,仗着家里有钱,连这里也敢闯。”

“比这个汉人也敢和我们蒙古人比?”

“赌十头羊,我赌那个汉人小东主不敢接招!”

“我赌二十头,赌布勒台他们赢。”

不论汉人还是蒙人,在这事上倒多是见解相同,盘口开出来,可惜几乎无人应赌,有一些赌徒天生好赌,可看看张瀚等人,感觉就算以小搏大,赢面也是实在太低,犹豫着不敢出声应下来。

不远处的那些议论,张瀚也是听了满满一耳朵,他不动声色,梁兴等人倒已经是气了个半死,张瀚看向朵儿,问道:“朵儿,他们要比什么?”

“马技,射术,摔角。”

“那有什么不能比的?”张瀚道:“朵儿你去,同他们比比看。”

“好。”

朵儿狞笑一声,脸上面皮都涨成紫色,他说是鞑官,其实家族在汉人地界生活二百来年,因为是边军家族,家传的武学可是世代精进,没有丢下来一星半点,叫他接招自是乐意之至。

当下朵儿一骑当先,指着对方一个态度嚣张的甲骑,两人先是并骑到一处,接着便是商量好距离,然后两骑并肩,一同向远方一个小山包的方向飞驰而去。

这种奔驰较力,其实也很考较双方的骑术,马匹都差不太多,不会有明显的差距,而控马飞驰,转弯,爬坡,还有马上的较技,这是一个马上骑士的全套子本事,做不得丝毫的虚假,本事差一点,就是落后,甚至落马,如果真的交战,一个精锐骑兵足可挑落数十人而自己丝毫不损,马上实力的差距,远比地面上要来的厉害的多。

两骑冲出,不仅张瀚这边所有人都注意朵儿和那个甲骑较力,四周围观的人也是大声呼喝起来,惹动更多的人跑过来瞧这个难得一见的热闹,这可不是同部族的蒙古人在玩儿游戏,两边的效力一边是汉人商队,一边是蒙古甲骑,倒是瞧不出这个汉人小东主有这般的胆量,真的敢派出手下接住蒙古人的挑衅,这时候隐隐有不少赌徒心中后悔,刚刚自己有些胆怯迟疑,若是接下盘口,现在已经是几十头羊入帐了。

朵儿和对手瞬间就跑出老远,两匹马平行向前,隔着几十步的距离,两人都是经验老倒的骑手,都是紧紧贴合在马脖之间,两腿稍稍提高,大腿紧紧贴在马腹上,这样的姿式十分节省马力,也能叫马儿第一时间知道主人的用意,两人都是矮壮身材和罗圈腿,骑姿也是几乎一模一样,奔出去里许之遥之后也是几乎没有相差到半个马身,速度也是都提到最快,几乎如风驰电卷一般。

看到这样的情形,围观的人们都是喝起采来,张瀚倒是有些担心,拿眼看了看李从业,他和王朵儿都是打蓟镇来。

“东主放心。”李从业脸上露出笑容来:“他们还要比其它的,王朵儿在我们蓟镇夜不收里也是第一等的好手,那鞑子再能也不过就是个普通甲骑,王朵儿是赢定的了。”

张瀚心中稍定,一想确实是这么个理,他的手下不论是镖师还是夜不收,俱是千挑万选出来,眼前这些甲兵在蒙古人当中可能也是好手,但与张瀚挑夜不收时千中选一精中选精的功夫还是差的远了。

事实也果然如此,跑到三里开外时,朵儿便是与那个蒙古人拉开了距离,他在马上的姿式更加合理,也更懂得怎么调节马力,他们已经翻过两个山坡,拐过一个略有些狭窄的山道,往最后一道山坡驰去,待他们绕道后再跑回来,朵儿对跨下战马的掌控必定会使他与对手拉开更远的距离,叫对方拍马也追不上。

围观的人群倒是没有什么蒙汉之分,虽然他们不知道朵儿其实也是个蒙古人,他们只尊敬驾驭战马更好的人,看到朵儿追风般的姿态,不少人都是为他喝起采来。

布勒台气的面色发青,他的部下们也是眼中发急,不过他们自忖自己的骑术也未必比自己的袍泽高出多少,而看到王朵儿骑马之后,几乎没有人会认为自己的骑术还在那个明国汉子之上。

“这厮用弓箭了!”

王一魁眼尖,突然大叫起来。

各人也急忙注意那个蒙古甲骑的手上动作,果然看到那人已经把一柄骑弓拉开,弓弦被拉开成满圆,在众人的惊叹和叫骂声中,一支羽箭在肉眼清晰可见之下,飞速向朵儿疾射而去。

银锭提醒张瀚道:“这箭是屈了箭头的,马上射箭干扰,也是比试的一种。”

众人听到这才明白,不过看向那鞑子的目光还是充满轻蔑,不声不响的就一箭射出来,类同偷袭,实在是有些输不起。

银锭的脸上也有点尴尬,不管怎样,做出这般丢脸事情的是他的族人,亏得蒙古人还向来自夸豪爽真诚,这一下可真是把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没事,”李从业还是一脸淡定:“这箭朵儿要是躲不过,他也不配当夜不收。”

赵家兄弟还有任敬几个,也是一脸的淡然。

夜不收才刚刚进入这个团体,张瀚对部下真诚以待,薪饷又重,各人又搬取家小过来,当然也是真心想融入这个团体之中,只是他们加入的时间还短,各人彼此间还不算太了解,特别是夜不收们总有一股子傲气,所有的镖师都不被他们看在眼里,连同梁兴和杨秋也是一样,隐隐不被他们承认,只有王长富这厮身手确实了得,夜不收里除了少数几个外,多半也不是王长富的对手,加上王长富见多识广,能操练新兵,这一层来说确实比普通夜不收强的多,如此这般,王长富才勉强得到这伙人的认同,除了王长富外,王一魁和李来宾等立功过,阵斩过土匪见过血的镖师,在他们眼里也同新兵差不多,每次看到这些夜不收轻视的眼神时,镖师们就是气的发抖,若不是规矩严,恐怕群架都打过几次。

这时虽然同仇敌忾,听着李从业的话,众镖师还是有些不爽,这些夜不收,也未免太骄狂了些!

但王朵儿的表现,也是很快证实了李从业的话!

箭矢几乎肉眼难辨,几乎上眨眼间就飞到朵儿身前,对手射箭原意就是扰乱朵儿操控马匹,骚扰他的行进速度,以叫自己赶上来,这一箭看似射的猛,其实劲力用的不大,而且也确实折了箭头……那个蒙古人没有不要脸到留着箭头的地步,朵儿这样的沙场老手一眼就看的出来是断箭,没了箭头的箭也只能近射,稍远一点根本控制不好准头,就算离的近,这箭也是后沉前轻,劲力不大,觑准了之后,他稍微一让,在后面的人看来好象箭矢射中了他一样,待各人发出惊呼后,朵儿猛然一回头,所有人都看的清楚,刚刚那一箭,正好是被朵儿叼在了口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