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绘图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252  |  更新时间:2015-10-10 08:56:11 全文阅读

“银锭……”张瀚已经只叫名字,连台吉两个字也省了,他看着银锭手中的物品,哭笑不得的道:“这是俵物,你会弄么,瞎买什么啊。”

银锭手中确实是从倭国传来的俵物,这东西在北方马市中十分少见,在京城和往南一些的大城市中能见到一些,吃的人也并不多。

这些俵物都是海参海胆鲍鱼一类的干海货,用草袋子装着,价格还不便宜,多半是从沿海地区甚至是日本贩卖过来的,买它的人也就图个新鲜。

“不是有你嘛。”银锭厚着脸皮笑。他要回青城,拜见的人很多,草原上这些贵族其实什么也不缺,就算普通牧人看都很少看到的上好绿茶,各色糕点,水果,这些贵人们隔一阵子也能补充一批,张家口这里的这些卖奢侈品的店铺,就是草原上这些大大小小的台吉们养活着,普通的牧人们一冬天能有一块黑茶砖就算不错,哪买的起那些上好的绿茶和白茶?还有那些当季的水果蔬菜,普通的牧人们消费的也少,多半是贵人们餐桌上的美食。

“这几支钗都不错,包起来。”

银锭和张瀚合作这么久,看起来委实是发了财的样子,进了一家金匠铺子,看中了十几支首饰,加起来总得十来两金子,他手一挥,便是叫人全包了起来。

也怪不得阿成台吉对张瀚那般友好,银锭这样的守口台吉在部落里只是中等偏下的水准,蒙古的台吉多如牛毛,重要的台吉可能在部落中担任要职,自己有几百帐上千帐的直属牧民部下,牛羊马匹都是以万为计量单位来算的,这样的台吉财富当然不少。可这种有钱的台吉毕竟是少数,蒙古人现在尊奉黄教和红教,草原上已经兴建了不少喇叭庙,一直到西北等各处地方,蒙古人供奉的喇叭也是越来越多,草原上原本也不剩下太多的财富,开销变大之后,诸多台吉已经穷的连汉人的小地主也不如,如果不是有牧民和牛羊群可以供养他们,只怕连衣着用度都很成问题。

银锭这般的豪奢举措,在小台吉里头是不多见的。

“这几样是给金莲买的……”银锭难得的红了下脸。

李金莲的事两人早说开了,当初算是张瀚开的小玩笑,买来的没圆房的女人说是自己的妾,银锭也不是好货,没怎么客气就自己收了房。对蒙古人来说,金莲那种银盘大脸大胸脯的模样长相正合胃口,想来这金莲在草原上也没有受什么苦楚。

晚间时,大伙都逛累了,该买的东西也置办的差不多了,计较一番后,各人不打算在张家口再耽搁一晚,趁着还能走一个时辰的路,干脆就离堡上路。

跟着银锭一伙,各人没费力就出了军堡,越过长城,大队人马在后,张瀚带着大量的货物,装了六辆四轮马车,负重不大,在草长过膝的草地上还是行走的很顺畅,张瀚和银锭等人策马在前,因为轻骑上路,又是头一次打算深入草原,所有人的心情都有些异样,有些轻快,有些期盼,也有些担心和惶恐,只有银锭这个蒙古台吉,毫无心事,策马扬鞭骑在最前头,跑了一阵之后,孙敬亭对鞑子起了争执之心,也开始加速追赶,张瀚等人也是策马追上,夕阳西下,他们往着西北方向赶路,所有人的身影很快都融入了绚丽的晚霞之中。

一个时辰,在平缓柔软的草地上快马奔驰,足以叫人深入很远,待天色转暗,张瀚等人停下来时,后头的车队已经被抛下来很远。

仅仅是越过长城防线往北几十里,晚风都似乎变凉了很多,徐徐微风渐渐变成凉意袭人的劲风,极目远眺,到处都是平缓的草地和一座座起伏的丘陵,草从,灌木,山丘,再又是草从,灌木,山丘,碧绿的草原几乎一眼看不到边,此情此景,初入时感觉新鲜甚至震撼,也叫人新奇有趣,在时间久了之后,就难免有些单调和乏味。

停下来之后,银锭跑去打黄羊去了,梁兴等人开始在硬纸板上构图勾勒,张瀚知道他们手生,好在有人教着,他也跑过去一起研究,孙敬亭对这事也有兴趣,也站在一旁看着,梁兴手中的图有大明这边的部份,也有大明和蒙古争战多年的得到的地图所构成的要点,比如极北的瀚海,位置就在张家口正中往东北方向,也有杭爱山和青城的位置,还有几个草原上大的戈壁荒漠的位置,但除了重要的山脉,比如大青山脉的位置和察汉浩特大约的地点外,大片的地方都是成片的空白,张瀚这一次带梁兴和李东学等人出来,就是要尽可能的画一些地图出来。

这件事可不容易,画地图张瀚也不懂,梁兴和李东学他们也不是和张瀚学的,是张瀚托人从京师请了一个叫王安平的舆图师傅和一个徒弟,加上梁兴等人,一边打好舆图和测绘底子,一边加强算学和几何学的学习,中国的舆图水平其实不差,差距是差在现在的中国绘图师还没有采用角圆柱投影法来绘制,另外在制图水平和细节上,中国的制图水平也开始被西方拉下来,其实在从西晋到宋明,这段时期以来,中国的制图水平远远高于中世纪的欧洲,至于世界的其它地方,更是处于蛮荒之中。

“制图六法,分率,准望,道里,高下,方邪,迂直,把这些掌握了,大致也就不差。”

王安平眯着眼,教自己的徒弟同时,也是悉心教给梁兴等人。

他一边说,一边将四周的地理环境按制图之法慢慢绘制出来,每一图大约是方圆百里范围,重要的山峰,河流,包括河流走向,重要的支流,还有山峰起伏中的山道等等,中式制图法其实都有反应,一些明清时期绘制的地图,后人对比一下当世地图,发觉其实古人绘的图虽然看着简陋,但基本上从山峦到河流,还有主要的道路,城池,城镇,村庄,几乎都没有错漏之处,要紧的就是有没有心思做这样的事,张瀚的考虑便是日后最少在十年之内,他的商队会往返于蒙古草原和辽东之间,也可能会遭遇很多突发情况,掌握地图,才能掌握一切,纸上谈兵,最少得有这一张纸。

“若是我等这样做下去,最少得十年才能绘得到辽东啊。”

天黑之后,王安平等人收了工具,今晚时间太短,几乎没来的及绘出什么,张瀚答应明早迟早半个时辰,叫他们把这附近的绘图完成。

这一路到青城,估计也就绘出很小的一部份地图,要想把张家口到青城和大同各关隘的全图画出来,凭现下这几个人,恐怕真的要花十年之功。

张瀚道:“王师傅,此行先记录沿途的地图,可以画出简图,将来回新平堡后,请王师傅留在堡里,替我多带一些徒弟出来,这样日后可以由他们来继续进行此事。”

“张东主这个打算也好,”王安平先有些吃惊,接着一脸平静的道:“反正小可是吃这碗饭的,画图还是教人,都是东主你说的算。”

孙敬亭知道,张瀚这个决定,可能就是几千上万两银子的投入,当时的各地府州县都会绘图,那是官府的力量,花费不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而以一个商家来绘图,而且是绘的自大同到辽东沿边口外的草原图,花费绝不会在少数,一个商人,居然有决心做这样的事,这般的心胸已经不是一般的官员士绅能比的了。

“好了,”银锭早带人升起一堆篝火,远远传来诱人的香气,铁架上烤着整只的黄羊,银锭大叫道:“你们这些汉人真是呆子,有肉不吃只管画什么鬼图。”

张瀚听着一笑,迈步向前,其余所有人都跟着过来,各人低声说笑着,围成一个个的小圆圈,这时也不分前队后队主队,三十来人聚集在一起,分成小团体在说话,相处的时间还短,夜不收们和镖师们彼此还看不顺眼,孙敬亭等灵丘的人与新平堡的人不熟,王安平等人更是远远落在后头,只有常威没心没肺,在草原上撒欢的跑着,十五岁的少年,在家时已经是经商的一把好手,见人说事都得学着稳重,在这里,也算是把最后的一点儿天性给释放了出来。

人群之中,张瀚隐隐听到银铃般的笑声,他摇了摇头,队伍中包括银锭的在内都没有半个女人,又怎么会有女孩子的笑声传来?

……

翌日清晨,各人继续赶路,张瀚的队伍明显比银锭的人要严谨听命的多,照例分队,朵儿等人还是充任尖哨,散开四处哨探以确保安全,银锭的人和他本人都是懒洋洋的,他这个台吉可没有鄂托克给他带,总算也只有二十来个部下,多半人连甲也没有,或是有了也没有穿上,只有银锭身边的五六个护卫穿着皮棉甲,头上戴着铁质的瓣儿盔,神情懒散的跟在银锭的四周左右。

用银锭的话来说,草原上除了狼群危险,也就是靠近汉人地界的马匪要小心些,越往东去越多,在这里,也就是晚上扎营的时候小心野狼偷袭,需得把篝火生的旺旺的,另外心快冷了,扎营时帐篷要扎的牢靠结实,毛皮褥子得多带些,小心受风着凉,除此之外,也就没有什么要加以小心的了。

“看哪,这就是伟大的青城!”银锭策马在前,扬鞭大叫。

从张家口出关,先一直北行,再折向偏西方向,在草原和丘陵地区走了七天之后,“青城”终于在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