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19章 归一
作者:采诗  |  字数:2011  |  更新时间:2021-12-19 17:18:35 全文阅读

老车夫说完,留意姜北臣的脸色,分外平静,他一贯如此,喜怒哀乐从不写在脸上,让人无法察言观色。当初放下在南方王朝一手遮天的权力,又接连放下北方联盟那顶华贵冠冕,脸色始终如常,仿佛从不计较得与失。

一个毁誉参半的人物,前二十年被称为华胥最大纨绔子弟,风流浪荡;中间三十年是天底下最大掮客,一边是夏王朝,一边是华胥联盟;后二十年从逐利者变为豢龙人,留给天下人多少猜测。

没人信姜北臣舍得放下,可他偏偏放下了。

“二哥,你觉得如何?”老车夫主动开口,其中如何,自然是子修如何。

他内心忐忑,等待姜北臣的答案。同样期待的还有老舟子,老舟子心思多些,拐弯抹角说道:“老五死了。”

老五,自然是第五,本名穷羿,后来叫老兵甲。

“不如何。”姜北臣脸色如常。

本来老车夫心里有准备,他知道姜北臣眼界一向高,别说子修,就是子兰、仲康挨他打骂也是常事,等真正听到答案还是有些不甘,急忙辩解一句:“二哥,世上哪有完美之人。”

老舟子泰然自若,笑道:“老四,二哥肯出山,你还不懂?”

老车夫微微心安,自当年姜北臣出现在塞北救几位老兄弟一命后,再无音讯。后来华胥大将军姜王孙为姜北臣举行葬礼,瞒过多数人眼,他倒是再见到一面。此后,又无音讯。既然姜北臣肯出山,自然不会只是为见见两位老兄弟。

姜北臣徐徐说道:“我年轻时云游四海,寻找无暇之玉、足赤之金和完美之人,踏破铁鞋不过枉费心思。

后来放下权力后再回头看,子兰也好,仲康也好,已经足够优秀。

我又将希望寄托在子修身上,期待他能有仲康八分、子兰九分,也不枉我一番苦心。

老四知道,这些年我先借故豢龙北海,再假传死讯,无非是在调教几位关门弟子。其中一位,早早出山,跟在子修左右。

现在看来,事与愿违。”

“北人无谋?”老车夫微微诧异,得到点头肯定后诽谤道,“此人最是无能,我早想驱逐他,偏偏少主爱和他厮混。”

姜北臣洞悉老车夫的心思,无非是想把责任推卸到北人无谋身上,委婉说道:“其实北人无谋倒是看重子修。”

老车夫改口说道:“他倒也有点用,将夏娴二人送去上戎,至少眼下保住了夏家天下。”

“老四,你以为我当真想天下归夏?”姜北臣看似问人,实则自问自答,“我在乎的是天下归一,这个一,可以是任何人,前提是能得到我认可。

我探索过天下格局演变,最早是氏族,总免不了和别的氏族起争执;大氏族兼并小氏族,部落出现,还有别的部落;部落势必走向联盟,比如华胥联盟,对手是北狄;联盟禅让看似美好,背后的真相实则血淋淋。

所以,天下最终得是一家的天下,得归一,所以我协助大哥建立夏王朝。”

老舟子摇头否决,显然有不同意见,说道:“二哥,你看我们大夏,传了三四代便落在少康这个狗屁天子手里,归一,未必好。”

姜北臣摇头,道:“老三,你在自由之城待了多年,子丑不是信誓旦旦要将自由之城打造为新华胥?”

老舟子沉默不言,自由之城,未必自由。

姜北臣目光凛然,说道:“历史的车轮滚滚,天下归一是必然。这个一,该由谁,我也困惑过,是禅让贤能,还是父死子继?我最早的做法是将二者结合,父传子,立贤不立长。大哥的两个儿子,太康自幼在上戎部落长大,习性野蛮,难以纠正。所以自仲康降生,我便倾注全部心血,尽心培养,不说十分满意,起码有九分半。

可惜我的多年心血付诸东流,唯一入得了我眼的,只剩子兰,他也忤逆我的意思。”

老车夫迟疑许久,问道:“那二哥现在怎么想?”

“天下照样归一,”姜北臣的回答与之前一致,又说道,“这个一,可以是任何人。比如虞人覆夏,一就是虞人。”

老车夫一脸诧异。

老舟子笑答道:“老四,也可以是子修嘛。”

老车夫望向姜北臣,期待能从脸上读出答案,可惜他费尽心思,也看不出姜北臣的神色变化。

“二哥脸上又没花,有什么看头,”老舟子眯着眼,说道,“老四啊,等到禾丰节,咱还去华胥看姑娘?”

“嗯,也可以是子修。”姜北臣终于给出答案。

老车夫如释重负,又听见姜北臣说道:“我不会干涉。”

老车夫急了,忙说道:“二哥,你何必和一个孩子置气?”

老舟子笑道:“老四,北人无谋不是都出山了嘛。”

老车夫先喜上眉梢,然后一脸幽怨,说道:“北人无谋,不太靠谱。”

“二哥,你还有几位弟子?”老舟子打听一句,迟迟等不到回答,显然姜北臣不想回答,只好换一台说辞,打听到,“什么时候出山?”

“早出山了,不然我也没闲工夫来找你们扯淡,”姜北臣取下老舟子的青箬笠,戴在自己头上,又拍拍老车夫肩膀,说道,“老四,满意了吧?”

老车夫一脸愧疚,道:“当初我失职,害仲康惨死,这件事是我心头过不去的坎。”

姜北臣瞪一眼老车夫,说道:“照你这么说我才罪魁祸首,大事小事都是我干预的,我都没愧疚,你愧疚个屁。人力有穷时,妄图拿一己之力去改写历史不过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别说你一个轩辕辙,就是十个我姜北臣也做不到。”

老舟子也安慰道:“老四,都这个岁数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你看二哥,活得多透彻。”

老车夫果然扭头去看,又挨了白眼。

姜北臣瞪老车夫一眼,道:“出息,我也有放不下的,比如筷子,正好钓了一尾大鳜鱼,你小子有口福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