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18章 姜北臣
作者:采诗  |  字数:2013  |  更新时间:2021-12-19 14:29:12 全文阅读

鱼书忍不住回头看一眼,脸色复杂,问道:“表哥,他真是姜北臣吗?”

子修知晓鱼书另有所问,答道:“没错,他就是那个堂中客。”

鱼书脸色更复杂,她知晓母亲对这位堂中客恨得咬牙切齿,可自己却恨不起来。

因为那层薄弱的祖孙关系?

“表哥,你和我说说他是什么样的人。”鱼书叹息一声,她对姜北臣知晓一些,不算多。

子修思忖片刻,说道:“我儿时听老太史,也就是我亲祖父说过,当年华胥帝君还是姜太一时,年轻一辈人才辈出。

太鼎苗裔少鼎、姜太一之子姜北臣、子氏族子丑、少师氏族少师美政。

事实也如此,这四位都做到君临天下。不过真要分个优劣先后,姜北臣压过其余三人。”

鱼书一脸讶然,她知晓姜北臣是个厉害人物,没料到能压过其余三人,诧异问道:“我听说,那一代华胥帝子,可没有姜北臣。”

子修点头,解释道:“华胥联盟从姜伯起,王权更迭理应禅让贤能,姜伯本该禅位太鼎,临终前又改变初衷禅位其长子姜太一。姜太一不接受,于是姜恒继位。

后来姜恒惨败浣衣河,太鼎在南方建立夏联盟,另一位帝子姬常青勾结狄人留下污点,于是姜太一成为第二代、第三位华胥帝君。

鱼书你想,要是姜北臣还当帝子,说不定华胥联盟三代四位帝君都是姜家人,其余几家能服气?”

鱼书恍然大悟。

子修又说道:“再说姜北臣,老太史称他为经天纬地之人,旷古烁今奇才,文治、武功、音律、天文、地理,无不精通。

姜太一起初有意禅位少鼎,少鼎不接受,群臣推举子丑,后来子丑因为子音之事被弹劾,少师美政继位。

姜北臣偏偏没在庙堂履职,跟着少鼎在华胥游历。后来少师美政多次邀请,他才肯在华胥学宫挂个官师头衔,也不履职。

直到少鼎有意中兴,姜北臣才开始崭露头角,夏联盟变为夏王朝,姜北臣功莫大焉。

少鼎和他是极端,或者说有德的事都是少鼎干,缺德的是都是姜北臣操心。

马踏东夷泽国,是姜北臣;兵临西陲高地,也是姜北臣;南征社稷平原,还是姜北臣。若非虞小鼎扛鼎而死,姜北臣还打算覆灭你们虞人。

在夏人庙堂,姜北臣真正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甚至当时明堂里特地为他增设坐席,就在少鼎身边。

平定天下后,姜北臣在夏邑修筑学宫,只教少鼎第二子仲康一人。另外,又回华胥一趟,在学宫门楣匾额上添了‘豢龙’二字,开始履职。每年往返两处,在南方只教仲康一人,在北方则只调教三位帝子。”

鱼书听着咂舌,北方那三位帝子,她见过一位,听说过一位,还有一位却没听过,于是询问第三位是谁。

“你应该听说过。”子修故意卖了个关子。

鱼书沉吟片刻,问道:“是豢龙学宫那位最有名望的官师?”

子修点头。

鱼书谈道:“父亲和我说过,那位官师叫少师华,一人教授三门课,时常坐在衍媒神木下吹竹笛。”

子修则想起另一件事,那年虞凫和南宫断来华胥寻亲,他去豢龙学宫见了一面,留意到一向淡然处世的官师少师华情绪复杂又复杂。那时子修还小,未必懂其中滋味,现在再细想,恐怕那支竹笛和芙蓉琴一样,有故事。

“继续说姜北臣吧,”子修目光凝重,说道,“后来少师美政因病去世,姜北臣返回华胥,以三位帝子年轻为由僭越摄政,只称摄政君而不称帝君,依旧保留在夏王朝的官职。

姜北臣此举,在南方北方都不讨好。南方夏王朝认为姜北臣有不臣之心,华胥联盟则觉得姜北臣一心向夏。

夏人恨他,又奈何不了了,甚至少鼎对他从无戒心。华胥人也恨他,更奈何不了他。

现在看来,姜北臣果真是一心向夏。

他当年和少鼎有过一场密谈,只有老太史见证,后来老太史说给子兰,我无意中听到。

太鼎和姜太一浣衣河之盟是划水而治,少鼎和姜北臣密谈是天下归夏。”

鱼书微微诧异,问道:“姜北臣为何愿意将华胥拱手让给少鼎?”

“他又不吃亏,”子修轻笑一声,继续说道,“天下归夏的关键人物,便是少鼎第二子仲康,与姜北臣有师徒名分。

少鼎立嫡以贤不以长,立仲康为王朝摄政君。

姜北臣则力排众议,派遣老帝君少师美政之女少师蒹葭南下和亲,又暗自调换成你娘。另外,子兰也被他说服南下。

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你娘应该成为夏妃,子兰可以成为下一个姜北臣。你说,姜北臣吃亏不吃亏?

当然,其中恐怕也有姜北臣算计的因素,比如他知晓南方北方都不满这个决定。

南方,不满的自然是太康和戎侯,两人都忌惮姜北臣,不敢轻举妄动。

华胥帝子姬希圣也不满,他有望成为华胥帝君,不可能纵容姜北臣将华胥拱手相让,于是先派云上鹰,再派虞伯截杀和亲队伍。

姜北臣认南施为义女,如期完婚,还是华胥帝女和夏人摄政君。

他姜北臣自称奇谋百出,算无遗策,倒没想到江望舒能以区区百夫长完成封狼居胥的壮举。太康和戎侯有了可乘之机,假借江望舒之手谋害摄政君夫妇,再嫁祸江望舒。

少鼎这一回,忤逆了姜北臣的意思,他罚上戎部落迁离泰山去塞北戍守,再罚长子太康去塞北养马。

自此,姜北臣和少鼎关系破裂,他最后见了南史一面,然后放下在夏王朝一手遮天的权力,带子兰回华胥继承帝位。

好巧不巧姬希圣再度派虞伯截杀子兰,云上鹰也试图刺杀姜北臣,都被姜北臣化解。

可惜云上鹰并不死心,将箭矢对准子兰,少师蒹葭为子兰挡箭而死,子兰放弃继承帝位。

而我,仲康与南施之子,成了子兰养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