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20章 遇见
作者:采诗  |  字数:2028  |  更新时间:2021-12-20 11:41:42 全文阅读

蒹葭渡,子修将自己听来的、看来的关于姜北臣的事迹简单叙述一遍,留给鱼书回味。他知晓此刻鱼书心情不比自己刚得知身份好受,毕竟自己早有猜测,只是证实猜测。相比之下,姜北臣的出现则显得突兀。

在蒹葭渡坐了一会儿,子修思绪复杂。姜北臣的突兀出现,显然有所图谋。难不成他当成想把自己当成第四个扶持对象?

第一个自然是夏天子少鼎,王朝建立,姜北臣功莫大焉。

第二个是摄政君仲康,也是子修生父。

第三个是子兰,是姜北臣的私生子。

枯坐一会儿,子修瞥见东方有一队人马过来,领头一人又是江月婵,一个月前她曾带人往东,姜获麟猜测是去华胥,结果不是。

除了华胥,还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东夷,一个是夏汭。

管她去哪,反正每回遇见她都倒霉,一月前在西塞山对岸遇见她,结果没多久便被狼咬。

江月婵也遥遥留意到子修,心生不悦,她对这祸害没什么好感,偏偏每回都能遇见,每回也没好事。

子修偏偏不识趣,朝江月婵挥手打招呼,笑问道:“真巧。”

江月婵柳眉含怒,去年姬采诗来自由之城养了两个月病,江月婵也从她嘴里听说过子修,华胥人谁不背地里骂他两句草包?果然是草包,整整一个月才走三百里,恐怕一路都在找乐子。

江月婵不接话,子修也不自讨没趣,拦住一个武卒,问道:“你们去哪?干啥?”

那武卒故意装聋作哑。

“听说月婵姑娘是东夷人,难不成是回东夷探亲?”子修猜测一番,又自我否决,江月婵要是还有亲眷也不至于认江望舒为义父,于是重新猜测,“或者是去夏汭?我听龙且说自由之城近来大动作不少,收留了两三万夏人流民,新添了八千军士,有了人,自然要马匹装备。马匹嘛,相戎最好最多,所以我祖父才去和司马相父谈;至于装备,去年我在夏汭,见到了欧匠,想必月婵姑娘是去找欧匠?”

江月婵略微惊讶于子修的推理能力,旋即又更不悦,终于开口骂一句:“祸害。”

子修莫名其妙挨了顿骂,讪笑问道:“没请到?”

江月婵冷哼一声,显然默认了答案。每回遇见子修,都没好事。

江月婵又留意到子修的懒散笑容,怒意更深,甚至觉得有幸灾乐祸的味道,讽刺道:“怎么,在夏邑待不下去,又不敢回华胥,想去自由之城抖擞威风结果被赶出来了?”

子修气乐了,道:“月婵姑娘,要不是我,说不定你还关在小黑屋里。”

江月婵显然并不领情,吆喝队伍准备离去,刚走几步,又听见子修说道:“鱼书,狄人已经开始南下了,我要是将司马相父和欧匠都请到华胥,你说帝君会不会把帝位禅让给我?”

江月婵收住缰绳,一脸怒意。

子修继续与鱼书说道:“我看不会,倒是给别人做嫁衣。”

江月婵试探性问道:“你请得动欧匠?”

子修也装聋作哑,和鱼书说道:“鱼书,想不想去夏汭玩玩?”

“不想。”鱼书吃吃笑着。

江月婵觉得自己被捉弄了,忽然拔剑。

子修早有防备,先跳开,再故意吓一跳,问道:“我惹你了?”

江月婵显然也觉得有些过分,又不肯低头,语气好歹和气一些,说道:“我问你能不能请到欧匠。”

“能不能,是我的事,和你有关系?”子修一脸不爽,心里诽谤江月婵几句。

江月婵沉默片刻,跳下马。子修一脸戒备,护着鱼书,恐吓道:“你别乱来啊,这里可是华胥地界。”

江月婵先收下剑,再微微屈身,说道:“以前多有得罪,抱歉。”

子修一脸诧异,揉揉眼,以为自己眼花,江月婵什么时候也会服软了?

子修略微思索,看来自由之城的处境不妙,否则江月婵也不会服软。

“谈谈吧,”江月婵率先往河边走去,等子修不远不远跟上来时又刻意放慢步伐,说道,“你走后我去黎明要塞接父亲回归,结果狄人已经南下,正在进攻黎明要塞,这一次狄人阵势很大。”

子修没惊讶,不止自由之城,上戎、华胥联盟都遭到北狄侵犯,戎侯和姜王孙已经各自回归,抵挡狄人。

狄人觊觎冰脊山南方的富庶不是一回两回,以往无非是南下烧杀抢掠,真正大举入侵也只是攻打一处,像这回一样三线入侵还是头一回,看来狄人是有意成为南方天下的主人了。

江月婵忧心忡忡,说道:“我们自由之城名义上有三万军士,其实除去老弱病残,真正有战斗力的不到两万。近来又有一批夏人加入,整编了八千军士,还在训练。即便如此,我们也没有补充兵源了,自由之城的成年男子,十之七八都入了军籍。

除此之外,我们什么都缺,粮食、衣物、武器、马匹。粮食,塞南那点地,要养满城人,弘农长老已经尽力了;衣物,你也知道,那位缫父长老是个什么人,我们也没办法,只能睁只眼闭只眼;武器的话,虽然守着一座流火矿山,但我们没多少工匠,打造的兵器很多都是劣质兵器;马匹,老城主也和相戎人谈过,并未谈妥,上回老城主那一万骑兵,有七千还是找相戎借的马。”

江月婵陈述完自由之城的状况,一面不动声色察言观色,一面斟酌措辞,该如何说动子修。

拿老城主?

正为难时,子修快步跑开。

江月婵轻轻叹息一声,叹息如微风,只能在河上涤荡一圈涟漪。

江月婵苦笑一声,别人凭什么帮自己,虽说江月婵打心底里瞧不起子修,可她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在夏邑还是华胥,他都可以当个败家子,过得有滋有味,正如他在自由之城留下那句话,就是求他,他也未必在乎一个小小城主。

“走吧。”江月婵翻身上马,既然请不到人,总得回去。

自由之城,总要人来守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