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神舟仙侠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蝶飞花烛夜
作者:金火地  |  字数:2255  |  更新时间:2021-10-14 12:23:01 全文阅读

  双方个个人逢喜事精神爽,连谢柔也兴致勃勃地帮着小荷采办凤冠霞帔、金钗玉簪、翡翠珍珠……成竹在心、一丝不乱,她为小荷梳起那繁复发髻竟也是轻车熟路、有条不紊,着实令大家刮目相看。

  “你看你,最在行的就是为她人做嫁妆,”老钟喝得七荤八素,口不择言,“莎拉-许也在外面排队等候服务了吧?”

  谢柔抓起金钗就刺过来,吓得老钟落荒而逃,跑了出门又偷溜回来,趁谢柔不备取回酒壶再跑……

  老陈这边就没啥讲究了,身边的老钟只知道喝酒,让他采办婚宴用酒,试了七八家的上等好酒都说美中不足差点意思,第九家终于定下来估计是那老板给了他点意思,毕竟他在养老院采购公物就有收回扣的前科。阿沐吧,虽然也乐于帮忙,但除了给买回一套九品官服在官帽插上大红花让老陈穿来小登科外,也想不起什么别的了……

  三书六礼的流程走了一遍,第三天一早就用花轿把小荷抬了过来,小荷的远亲近邻都来祝贺,最热情的,潘学也带着七八个大汉不请自来,阿沐把他们拦在门外,一根木棒,三下两下就把他们打得抱头鼠窜……这武术表演一番助兴后,新人正式拜堂成亲,老陈笑得眼噙热泪,小荷罩着红盖头恭谨羞涩,阿沐负责巡防安保,老钟负责喝酒起哄,武藏难得地笑意荡漾,阿通笑颜如花满心祝福,谢柔开心得像个孩子似乎还满眼憧憬……

  婚宴自然也丰盛热闹,山珍海味,美酒佳景,谈笑风生,其乐融融……

  一天的热闹喧嚣渐渐沉寂下来,一弯银月缓缓摇进星汉港湾。

  婚房里,檀香缭绕画屏山,烛影幻真红绣帐。新郎官一步步走进来,感觉一切美好得那么不真实,真想扇自己一巴掌确认是幻是真。披着红盖头的新娘静静地坐在八仙桌前,像一份上天赐予新郎的人生大礼,静待他去揭晓……

  新郎在新娘身边站住,定了定神,两手颤颤伸近盖头,突然又缩了回去,说不清的紧张。新郎深吸了一口气,顿时满腔芬芳,魂飘魄荡,如入花海,如游太虚。他呆呆地在那儿杵着……“愣什么呢?陈真艺!这就是你梦寐以求的小荷啊!”突然一个声音如潮声在新郎脑海中回荡,他振作勇气,慢慢掀起了新娘的红盖头……

  噢……他再次呆住了……

  七彩凤冠,珠光宝气,不如新娘樱唇玉面之尊荣;金凤霞帔,云飞光耀,不如新娘芙蓉出水之圣洁。盖头被掀开,新娘微微低下头,红晕如沁,这贞静娇羞的典丽更是寒梅傲雪也不能及。这积聚二十年韶华的一夜盛放,光彩太过耀眼,新郎如何不恍惚?新娘轻轻拉着他坐下来,合卺交杯,酒不醉人人自醉;一尝芳泽,百花春园不是香……

  锦香秀衾,馨雾纱帐,温雪香玉桃花笑,春葱娇藕长光皎。冬眠了不知多少个寒夜的灵兽,怯生生从春雪下冒出来,在料峭春风中微微颤抖,但属于它的春天终将到来,漫山芳菲,无边春野任驰骋……

  这一夜,纵马驰骋,越岭翻山,万里纵横豪情犹未尽;这一夜,锦衾抓破,玉齿咬碎,深海浮沉暖潮去又来……

  第二天,老陈满面红光,小荷一脸云霞,携手走出来与各位道早安,吃早点,相视含笑含情……

  老钟大口嚼着糕饼,大口喝着热酒,醉意笑意可掬:“哎呀!现在喝白开水都是甜的吧?”

  老陈瞟了他一眼,带着几分傲娇道:“我说你多少回了?不要贪杯!搞垮了身体怎么享受美好人生?”

  老钟又喝了一大口:“美酒就是最好的人生享受,你才要当心搞垮了身体啊……”

  阿沐连忙喝茶掩饰憋不住的笑;谢柔抿嘴偷笑斜眼来回打量这对新夫妇;阿通掩嘴淡淡一笑;只有武藏木讷依然……

  接下来的几天这对新夫妇都出双入对如胶似漆,美人的吸引力明显远胜美酒,老陈几天滴酒不沾,只有老钟自斟自饮自得其乐。阿沐和谢柔游兴颇高,江南百景看不尽。武藏恢复得很快,竟然已经能挑水劈柴给厨娘阿通打下手……

  三朝回门后,老陈把宅子送给了岳丈,与娇妻一起向二老告辞,携手远游。

  老钟旅行团添了一个新团友,又再次踏上旅程,一行人拖着行李走到荒郊外,居然遇上一伙强人……

  原来是潘学自觉得被横刀夺爱和多次羞辱,咽不下一口恶气,纠集了几十个山贼一路尾随,要在这荒郊野外动手报复。

  他们一个个持刀握剑狼牙棒,面露狞笑,眼冒怒火。

  潘学笑道:“这荒郊野外,杀几个人谁都不会知道的,你们伸脖子过来,还是我们砍过去?”

  老钟对老陈低声说:“快带女人们躲起来。”

  老陈惊惶道:“这都杀到眼前了,怎么躲?”

  老钟轻声说:“随便躲,别让这伙人的血污惨状吓到女士们就行……”

  老陈带着她们从岔道走开了,这伙人刚要追去拦截,却被武藏和阿沐挡住了去路……

  “先杀了这两个不知死的!”潘学大喝道。

  阿沐正深吸一口气,武藏已经拔剑冲了上去,但见黑影穿梭,寒光电掣,那把武士刀纵飞横扫,像一道白色旋风蛇形游走,所过之处,血肉横飞,人头滚滚……阿沐看呆了,潘学看傻了。

  “别……”潘学话没说完就人头落地,估计他不知道武藏忘了戴脑电波翻译耳麦……

  “走吧,别误了行程……”老钟盖上了酒壶,转身就走。

  三人追上了老陈几个,继续赶路。

  “潘学那伙人呢?”小荷惊魂甫定。

  “我们请客吃饭,把事情摆平了,不用担心……”老钟又忍不住喝起了酒。

  “什么请客吃饭?这么快吃完了?”老陈一脸狐疑,小声问道。

  “估计还没吃完,不过很快了,这一带豺狼野狗很多,都胃口很好吃得快……”老钟更小声说道。

  走到更荒无人烟处,确定不会影响科学史的发展后,七人穿戴上了飞行装备,在老陈的设置下,无人驾驶飞离此地……

  高空中,望着渐渐远去的繁华大明江南,老钟不禁心生一阵苍凉和唏嘘,念起梁任公的句子:“更能消几番风雨?最可惜一片江山!这个繁盛的皇朝也走到末路了啊……”

  越飞越远,不知飞了多久,终于又飞到喜马拉雅的白狮山,钻进雪豹洞,找到那巨大独木舟,一个个坐定之后,少不得再来一次终极疯狂过山车大穿越。

  这次穿越,独木舟从淮河跃出……

  不知穿越到了哪朝哪代,请看下回分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