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神舟仙侠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杀出重围
作者:金火地  |  字数:2584  |  更新时间:2021-10-26 13:00:48 全文阅读

却说这穿越旅行团的一行人又经历了一次疯狂过山车般的折腾,从淮河跃出……

  夜色中,阿通惊魂未定,花容失色,像个受惊的婴儿面对面紧紧搂住武藏,整个身体似乎都有点痉挛。而终极砍人王真是名不虚传,穿越地狱,依然一脸风平浪静,他低头轻抚阿通的颈脖,轻声安抚道:“没事了,有我在,不用怕……”阿通慢慢缓过神来,由惊恐转为尴尬,再转为羞赧……

  “你看他们两个像不像羞羞版的奥特曼……”谢柔第二次乘坐似乎就完全适应了,一路兴奋地欣赏奇景,看到一身宇航服的阿通武藏呈现出如此激烈的动作和姿态,更是兴奋得有些忘乎所以。

  “你也看那种东西啊?”阿沐用很奇怪的眼光打量着谢柔。

  谢柔脸一红,瞪眼反问道:“怎么?我不能关心救世主们的接班人问题啊?”

  “娘子莫惊,为夫在此……”老陈一路搂着娇妻小荷,极尽呵护与安抚,却也难免美人花枝乱颤,惊叫连连,香汗淋漓……

  眼见一对对相依相偎,老钟不免有些寥落感,又回想起明朝末年的风雨飘摇好江山,心生感慨念起《离黍》:“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老陈笑道:“哎哟,你还君王蒙尘哪?呵呵,大王,你的后宫三千装进U盘没有?”

  “我的手机内存够大,还用得着U盘?”老钟一笑,又喝了一口酒……

  靠岸后,老钟又用“物返符”与火送走了独木舟,领着六人走上岸……

  “我们这是要去哪啊?”阿沐四顾苍凉萧瑟,心中有些说不清的不安。

  “去听大型演唱会。”老钟边说边拿出折叠型荧光棒挥舞着招呼大家跟上,并照亮了夜路。

  来到空旷处,确定方圆几里无人烟,七人都穿戴上飞行装备,根据一张地图向北飞去……

  没多久,就看到下面有人山人海的军队驻扎在一个小村周围,小村自然被围了个密不透风,四面八方的兵士齐声唱着一种古老的歌声……

  “哪位天王开演唱会?这全场大合唱!这人气……”阿沐被这阵势惊呆了。

  “这曲调像是楚地的古曲……”小荷对乐曲颇有研究。

  “不是天王,是霸王!”老钟又喝了口酒,“小荷有见识,这就是‘四面楚歌’!”

  “西楚霸王项羽?!”“垓下之战?”“十面埋伏?!”……各位团友大吃一惊,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世上竟真有如此雄健之人!这腰腿臂膀,山也能推倒啊!”阿沐手机自动调焦,清晰拍到垓下中军营帐里的主帅。

  “世上竟真有如此美貌之人!这腰腿臂膀,山也能倾倒啊!”老钟的手机也不赖,清晰拍到主帅帐中的一位美姬。

  “偷窥狂魔中难得有你俩这么高雅的,台词还是诗经体哪。”谢柔调侃道。

  “刚刚是《诗经-王风-离黍》,现在是《神经-中风-大叔》,”老陈也拍着老钟肩膀毒舌挤兑,“哇!这美人……哪能跟小荷比!”

  “相公谬赞了,那虞姬是名垂青史的美人,我如何比得了。”小荷掩嘴笑道。

  “这样的舞姿美态,令人眼前仿佛开满了十里樱花呢……”阿通也不禁赞叹不已。

  “我们下去把他们救走吧!可怜这红颜命薄……”谢柔动情道。

  “这是重要历史人物,我们不能改变历史进程……”老钟摇了摇头,“老陈,你从多个角度拍摄捕捉项王的面部特征吧。”

  “啊?……哦”老陈想了想答应道。

  “什么历史进程,你最后带走项羽就不改变历史吗?”谢柔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消极态度。

  “我会在不改变历史的情况下带走他……”老钟也有些无奈。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阿沐打开手机的唇语功能,传出机器翻译项王悲歌的声音。

  项王歌之再三,末了,潸然泪下,左右侍从也无不默默掩泪。

  虞姬的舞姿更为恣情舒展,婀娜柳动,花流漩转,云飘霞飞,蔚为仙子……

  “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老钟也有样学样,打开手机的唇语功能,传出机器翻译虞姬应和的声音。

  虞姬应和再三,舞过项王身边,不知何时,手中握了项王宝剑,引颈自刎,血溅当场……

  虞姬像被狂风摧折的一支桃花,飘摇下坠,项王大惊,赶忙跳过来抱住她……

  “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将倒再难扶!”老陈触景动情,不自觉念起了《红楼梦》里的一对句子,小荷听了心中一震,扭头痴痴地望着相公,泪水纵横,泣不成声……

  任项王悲痛欲绝,仰天长啸,虞姬已然香消玉殒,飘然仙逝……

  “为什么不去救她?……历史?该死的历史!”谢柔情绪失控,哭喊得撕心裂肺。

  阿通也泪如雨下,掩面哽咽,武藏轻轻把她搂入怀里,偎依着好言安抚……

  安葬了虞姬,项王披甲上马,领着几百骑士,向南突围。

  项王一马当先,冲入敌阵,长戟横扫直推,犹如风卷残云,围堵将士顿时人仰马翻,虽百倍兵力亦不能挡。项王领着麾下骑兵夺路远去……

  “简直锡恩-威廉森虐幼儿园女队啊……”老钟说的不知是哪个年代的篮球明星。

  “这雪崩洪流一样的威势巨力,肯定能把汉斯手下的格斗高手全部撕碎!”阿沐惊叹不已。

  “他们跑远了,我们不追上去吗?”老陈提醒道。

  “黑灯瞎火的别追了,沙尘滚滚,错杀良民,万一项王以为我们是韩信的空军部队,一箭三雕,我们几个沙雕瞬间就化成滚滚沙尘。”老钟已经醉成一个沙雕样了。

  “那确实,以这猛男的神力,硬弓拉满,一箭上来,我们就是坐在J30战机上也不保险啊。”老陈也早想找个地方安歇了,娶了小荷后,他养成了不到九点就睡觉的好习惯。

  “那我们明天怎么找项王啊?”阿沐却有点着急。

  “我们去乌江亭守株待兔就行了。”刚擦干眼泪的谢柔倒是成竹在胸。

  “对对对,小白兔最可爱了。”老陈笑盈盈的,小荷也低头羞羞一笑。

  “老陈,你先别睡啊,把面具做出来再睡。”老钟外醉内清,边说边缓缓降落。

  “老陈还用面具哪?玩这么嗨。”阿沐瞅了瞅老陈夫妇,掩嘴一笑。

  “看不出你个木头歪歪二十年憋了一肚子坏水啊!”老陈假惺惺笑骂了阿沐一句,又对老钟点了点头,“这个很简单的,小荷铺好被褥之前就能完成。”

  “这么快?看来老陈要多喝补品了。”阿沐向来反应迟钝,似乎现在才想起要闹洞房,打趣个不断。

  “这小子,一肚子坏水今晚终于压不住了……”老陈指着阿沐笑着直摇头,又瞟了一眼谢柔,“谢柔,你要小心啊……”

  “滚!我小心什么?”谢柔涨红了脸怒斥老陈。

  阿沐堆着笑拉开了谢柔防止掐架:“别管他,你用不着小心,你现在是安全期。”

  谢柔一拳砸在阿沐肚子上,疼得他龇牙咧嘴,也吓了旁边的阿通一惊。谢柔快步走开,阿沐捂着肚子追上去说:“对不起,我错了,你应该是生理期,难怪这么暴躁……”,又被谢柔一顿毒打……武藏笑着摇了摇头,阿通偷偷看了他一眼,也掩嘴一笑。

  翌日,七人一行早早来到乌江亭边,在边上的树林里商量如何顺利带走项王。

  未知如何救走项王,请看下回分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